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暴雨:能否让城市更清醒!?(20120822)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22日 22:0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3afb1bf148ce4097b32758816cf86f5b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主干道被淹,下水道井喷,车辆人员被困。

    市民:车发动不了。

    市民:(抛锚的车)到处都是,拖车都请不到。

    一场暴雨让一个城市再次陷入困境。

    记者:昨天晚上这个地方的水位最深应该是达到了两米。

    7-21北京暴雨,8-21南昌暴雨,拒马河上为什么会有106处违建需要拆除?刚开通两个月的隧道为什么会瞬间变成冲浪滑梯?

    《新闻1+1》今日关注:“暴雨:能否让城市更清醒!?”。

    受冷空气南下的影响,昨晚今晨江西南昌出现了一次强降雨过程,雷雨天气导致南昌的数十条主干道被淹。

    多座立交桥涵洞也出现了积水现象,积水最深处达一米之多。

    此次强降雨共导致南昌46处地段短时受涝,一人死亡。

    南昌市的部分地区降雨量都在134毫米以上。

    记者:我现在所在的这个位置是南昌市区京山老街,水深的地方甚至达到3米,进一步深入到里面。

    央视网消息:暴雨在不断地给这个夏天做着注脚。在昨天南昌遭到了暴雨的袭击,我们不妨看一张照片,在我身后,这张照片在5月12日,也是在南昌拍摄的,当时开车这名女子,开着车冲进了积水的部位,深陷其中,不能自拔,后来是通过别人的帮助,才得已脱困。遗憾的是在昨天,一场暴雨让南昌这样一个城市,就像途中的这位女子的神情一样措不及防。

    我们不妨来看一下南昌市减灾委员会办公室提供的数据,截止到今天上午10点,南昌昨天的暴雨使得12800人受灾,电击死亡1人,紧急转移安置人口375人,农作物的受灾面积298公顷,因灾直接经济损失超过千万元。在为失去生命惋惜的同时,我们注意到几个细节。就在昨天,南昌市这样一些预警做得不错,因为我们通过报道可以看到,他们的电视台一直在播送着相关的信息,而且当地的气象部门,当天晚上曾经两度更改了暴雨预警信号,但是还是要说一下,就像刚才我们看到的那张图片一样,昨天这场暴雨里面,南昌市民还是试图去冲这些积水的地段,事实证明这样的险是不该冒的。

    再通过媒体关注到一个地方,就是刚才短片也提及了,南昌市区有一个京山老街,那么在这次暴雨中再次被淹。我们不妨再看几张图片,人们划着船出行,每次大雨,这里的大街小巷总是被淹,那人们就要问了,为什么每次都要这样,这样的问题什么时候才能够得到解决。刚才我们提到的京山老街,如果说它是一个历史遗留问题的话,的确解决起来困难重重,因为毕竟这是一个涉及到多方的一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但是如果那些新建的,我们现在在建或者刚刚建成的隧道或者立交桥,是不是可以避免排涝这个问题?是不是可以在规划设计的时候,就把排涝这个问题想在里面呢?继续看记者的报道。

    (2009年10月资料)

    晚上19:19分,东西贯通的鞭炮声在隧道中响起。

    记者:洛阳路下穿隧道东西双向正式贯通,在这里我们也可以看到工地上是燃起了烟花和爆竹,庆祝这一历史时刻。

    “这是一条真正的民生通道”,对于今年6月底洛阳路隧道开通的消息,南昌日报用了这样的标题,但是在昨天,一场暴雨过够,这里更像是一个水上通道,那么是什么原因让一条开通还不到两个月的隧道,一场暴雨就变得如此不堪一击。

    南昌市政公用集团工作人员:造成洛阳路隧道被淹的主要原因是洛阳路隧道排水的出口为洛阳路排水老箱涵,这也是此片区路段排水系统中仅有的一条东西雨污河流的排水箱涵。建成年代较早,所以排水疏导能力有限。受昨晚暴雨影响,此箱涵满流,加之此箱涵排水出口玉带河水位上升的顶托,致使隧道排水受阻。同时洛阳路与洪都大道交叉口的附近,有较大面积的积水。

    据该工作人员介绍,昨晚10点左右,隧道的管理人员发现积水后,立即组织交通疏导,采取了封闭隧道等措施,目前管理方正在排水疏导。

    记者:据您估计像这种规模的积水大概需要多久能清理好呢?

    南昌市政公用集团工作人员:目前还不清楚,今天没有下雨,应该疏导工作比较好,可以完成。

    记者:以后是不是还会有一定的预案来防止这样的事?

    南昌市政公用集团工作人员:对,我们马上会制定。

    马上制定的预案让人期待,不过眼下的问题首先需要思考。根据江西日报报导说,洛阳路立交隧道工程总投资约2.4亿元,全长约1.4公里,承担分流北京路和解放路,进入南昌火车站30%交通运量的重任,同时也希望缓解八一大道及八一广场周边道路的交通压力,使城市路网更趋合理,工程设计顶进框架总长115米,顶长132米,顶进长度为全国之最。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工艺先进,顶进长度全国之最的隧道,却在一场暴雨中现了原形,不仅没能在昨天的暴雨中发挥应有的交通分流作用,而且自身难保。

    记者:之前建这个隧道的时候,有没有考虑建一个排水设施?

    南昌市政公用集团工作人员:会考虑的。

    记者:南昌市政公用集团工作人员:以后会考虑的。

    主持人:请注意记者与南昌市政公用集团工作人员的问答,她说以后会考虑的。不知道她是不了解情况还是什么原因,因为做过装修的人,给自己家里做过装修的人,比铺木地板更重要的是把家里的排水系统先搞好,因为大家都知道一个规律,就是如果排水系统做不好的话,有一天如果水流不畅的话,会把地板给淹了,不管多贵也会泡坏,自己家里做装修,都知道要把排水放在第一位,为什么这样工作人员在说,建立这样一个公用市政隧道的时候,排水的问题却以后要考虑呢?根据南昌市交管局官方微博的公布,洛阳路隧道的积水深达2米,预计要到今天积水才能消退,接下来我们就连线本台驻南昌记者张红清了解一下现场情况。

    张红清,你好,首先根据南昌市交管局计划,今天积水要排清,你看到积水已经排清了没有?

    张红清 本台记者:我身后的隧道积水已经完全排干,现在车辆基本恢复了局部通行。

    主持人:有一个问题,既然这样一个隧道刚刚通行,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为什么在遭遇一场暴雨的袭击的时候,就会积水,甚至于断行,到现在才局部通行呢?

    张红清:其实这个还得从隧道设计本身来说,隧道设计的时候,两边的边坡其实是一个吸水和排水的作用。大家可以看到在我下面隧道这个位置是排水沟,两边收集来的雨水,从沟里面排放到西面蓄水池里面,通过隧道设计的泵房,排到城市管网里面。昨天晚上雨水比较大的时候,泵房也是一直在工作,但是泵房排水的能力,排水到城市管网的时候,受到一定影响。市政部门介绍,昨天晚上南昌市雨水比较大,当时在南昌市多个地方,都出现了暴雨的情况,局部的暴雨达到了170毫米以上,整个城市管网排水趋于饱和,尤其从这个隧道的水排出去,到达最后终点是城市的内河叫玉带河,长时间暴雨让玉带河水位也是猛涨,通过管网排到玉带河里面的水也是被顶住了,这个水位落差非常小,排放速度也是非常慢。通过隧道的泵房排放到城市管网里面的水,被这样反复顶回,排出去又回来了,出现了倒灌情况。

    而且我们了解情况,据设计方介绍,隧道的水量设计,泵房排水能力,一个小时排水量2400立方左右,昨天到现在,今天白天排水一直在进行,但是由于水排出去之后的流速比较慢,而且反复被顶回,所以排放作用并不大,而且昨天晚上整个雨量,南昌市局部暴雨达到170毫米,刚才说一个小时排水量在2400立方的概念是什么?一小时能排2400立方,应该能够应对日降雨量达到150到170毫米的情况。

    主持人:谢谢红清。根据红清的介绍,我们知道这样一个新的隧道,在考虑排水问题不是没有考虑,而是考虑局部问题,但是整体排水问题似乎并没有考虑进去。城市在发展,刚才我们也看到了,城市隧道在建设,但是管网却几乎跟以前没有太大问题。因此,内涝问题自然出来了。

    不妨再看一下南昌市水务局发布一条信息,很有意思,8月21日下午开始下雨,这条信息上午10:25分公布,信息内容是什么样,江西省投入5.1亿元建设排水管网,将彻底解决城区积水、积涝问题,下月全省排水管网建设将受检。南昌市将重点改造升级强降雨积涝严重的地段。本来说下个月全省排水管网接受考验,但是没有想到,考验在当天晚上老天爷先来了一次考验,但这次考核中南昌却并没有过关。

    这是一个老问题了,接下来不妨听听专家对这个问题怎么看。

    李红玉 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发展与环境研究所城市规划研究室主任:新增的建设内容当中,造成的一些规划上不合理、建设上不配套,也可能很大程度上造成再发生新的内涝的可能性,所以其实每一步的城市规划和建设,也是对原有的城市的更新、改造,不仅在新一轮城市建设当中,高水平上降低内涝发生的概率,同时应该一定程度上补救传统城市内涝、传统规划建设当中出现的一些缺陷,或者建设当中的欠账。

    主持人:其实内涝的问题之所以产生,部分原因因为前人在想这样问题留到以后考虑、解决,而我们的现在就是前人的以后,所以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我们再也不要把现在的问题留到以后去考虑了。

    北京房山区7?21特大暴雨受灾最严重的地区之一,直到今天灾后各项建设工作依然在进行,同时一项为期30天的清楚河道违章建筑,其阻碍河道行洪障碍物的整治行动也已经进入到第七天。

    郭宝东 北京市房山区水务局副局长:这次经过调查,在全区十几条河道里,大体统计270处,截止到今天,区属局联合成员单位其他各乡镇,总局已经对小清河、永定河、拒马河、骤定河(音)以及大石河流域的房屋树木共极拆除49处。

    7?21暴雨曾导房山区16条河流堤防决口,河水暴涨。其中源头自河北涞源县的拒马河沿线的受灾最为严重,拒马河流经野三坡、河北经房山区十度,两处著名旅游景区,当时最大洪峰量曾达到每秒2580立方米,倾泄而下的洪水不但造成大量房屋损毁,也将占据河道而建的众多旅游项目一扫耳光,损失惨重的同时,河道中大量违章建筑的问题也由此暴露。

    2012年8月6日新闻:这条被誉为“北京百里画廊”的拒马河两侧几乎都建满了农家乐饭店、娱乐场、旅游度假村、垂钓池等,它们有的建在河床上,有的则建在河边。据当地的政府工作人员介绍,这些建在河道边上和泄洪区内的各类建筑设施,大多都是违法建筑。

    高福金 北京市房山区水务局副局长:有些私搭乱建,有些违法种植,因为在河道里边还有百姓的土地,这些都是造成河道淤堵的一些原因。

    禁止在河道、湖泊管理范围内建设妨碍行洪的建筑物等,这是我国《水法》中的明确规定,但是拒马河周边的违章建筑却遗憾地只能被洪水摧毁。对此,北京房山区水务部门负责人表示,他们也曾经计划全面清除这些违规建筑物,但由于涉及各方利益,最终没能执行。

    郭宝东:政府是很重视的,我们每年都要投入,特别是汛前都要投入一定人力、物力,专门发违章清障通知书,跟多少年干旱,群众法制观念比较淡薄还是有一定的关系。

    一次特大暴雨或许会让我们清醒很多,我们看到在北京房山区政府发布的房山区清除河道内违章建筑及阻碍河道行洪障碍物工作实施方案中,房山区内的16条河流河道,将按照谁设障、谁清除的原则,限期责令所有违章主体自行清除。而对于阻挠执法的单位或个人将予以训诫,对情节严重者依法给予治安处罚或追究其刑事责任。

    主持人:有人说城市内涝算是城市规划问题,但是通过北京市这样的教训,106处违规乐观建筑要移除,并不应该把这笔账算在城市规划的头上。我们听听专家怎么看。

    李红玉:具体实施规划可能从选址的角度有规划方面的职责,在建设阶段不涉及管理权限。违规建筑肯定不是城市规划范畴里的内容,不存在规划合理不合理问题,这个是城市管理方面问题。防洪都有专门的安全控制区,安全控制区内很多禁建项目应该严格遵守,但是很多违章、违规建筑,民间自发做出来,城市后期管理、调查这方面有点没跟上。

    主持人:由此可见,防洪不仅仅是地下工程的问题,还涉及到诸如城市管理诸多问题,一个夏天的暴雨让我们可以看到有多少问题要让我们思考。

    夏季到武大来看海,在武汉不会开公交车的司机不是好船长,去年连续五场特大暴雨袭击武汉,在大家的调侃中,一座又一座城市需要努力补上自己的欠账。从北到南,从东到西,暴雨之中,很少有城市能给公众交上一个满意的答卷,不是排水系统不给力,就是预警系统滞后,暴雨过后,大家都在提相同的问题。

    8月21日新闻:从昨天晚上8点钟左右开始,安徽省合肥市出现了强降水、雷电大风等强对流天气。安徽省气象台在昨天晚上11:40分将暴雨蓝色预警提升为暴雨黄色预警。

    北京大雨一个月后,安徽合肥也遭遇了一次暴雨,今天新安晚报就在连续发问,在暴雨中受灾最严重的几个区都属于新城区,为何新城区积水最为严重,而刚建成不久的合肥市首座雨水调蓄池,这个新排水设施为何没有起到应有的作用,新与旧的对撞,在一场又一场暴雨下,凸显出另外一个问题。如果说在一座又一座城市,我们需要为历史遗留问题和陈旧的设施来弥补欠账的话,那么新的城区、新的排水设施为什么还是无法经受大雨的考验。今年6月24日,一场暴雨袭击福建的福清市区,作为福清近年来城市发展的重点区域,福清新区也没能逃过内涝的的命运,新区的排水系统不是应该更完善吗?有关专家表示,即使相对完善,但原本可以起蓄洪作用的稻田、水塘等在新城区基本消失。此外,新城区都是水泥路、柏油路,雨水无法渗透。另一方面,每年当多个城市因暴雨而陷入内涝的时候,江西赣州北宋年间修建的福寿沟就会被屡屡次提及,这个已经有近千年历史的排水系统,仍在为赣州发挥着重要作用。同样被标榜的还有北京团城,无论城外因暴雨遭遇了怎样的瘫痪,没有排水明沟的团城永远是水穿青砖而过,人们疑惑为什么福寿沟和团城这两个数百年的系统至今能发挥巨大作用?而一座又一座的现代化城市却屡屡遭遇掣肘。

    主持人:在很多城市现在亡羊补牢的同时,我们更应当问自己的是,我们应当现在就注意一些什么,别再给后人列下我们现在要面临的同样问题。接下来我们就连线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工程规划设计所的谢映霞所长。

    谢所长,您好,您不妨给我们介绍一下,现在您不妨给我们介绍一下,我们现在城市建设,不管市政工程还是民用设施,对于排水这样一个考虑,究竟要占到什么样的比例,另外有没有一些硬性规定,对于这个问题?

    谢映霞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员工程规划设计所所长:首先,我觉得对排水问题也有这么一个认识过程,其实现在各个城市都发生这样的问题,它反映出这可能是有一定的必然性,下大雨是偶然性,但是各个城市都出现这样的问题就有它的必然性,主要是在规划中,过去可能考虑这个管网排水系统比较多,但是实际上这么多城市出现这些问题,更多的是大系统出了问题,应该是像刚才南昌介绍的,上游有顶托,外边的箱涵排不出去,实际上这些就不完全小的排水系统问题,而是大的排水系统。过去因为城市建设发展太快,可能在规划和建设中,对于这一块考虑的没有跟上城市建设发展的步伐。

    主持人:谢所长,有没有可能从现在开始,对于这些城市的一些基础设施,包括民用建筑排水系统有一个硬性规定,要求必须达到这个规定,才能够上马,有可能吗?

    谢映霞:会做这方面考虑的,而且在城市规划中,以后一定要综合考虑这些问题,要系统地考虑,要综合地考虑,而不是上交通就上交通,而没有考虑它的排水,要考虑这个地区的整个汇水面积,而不是光考虑这一点,而且也要做一定的风险的评价,然后知道什么地方容易发生暴雨,容易发生内涝灾害,频率是什么,然后这样好有针对性地采取措施,加大投入。

    主持人:谢所长,今天节目里关注南昌新的隧道,通车不到两个月时间,遭到了今天暴雨袭击,然后出现了积水情况,记者也介绍了,它并不是没有考虑,而是城市这样的排水管网,能力就这么大,难道因为排水,能力还不足够大的时候,不考虑解决交通问题吗?这个问题怎么去协调考虑?

    谢映霞:排水管道只是排水一部分,只能应对常态的排水,暴雨的积水。如果遇到特大暴雨,应该有更大的通道来解决。过去其实自然界形成了很多很自然的这些排水系统不管沟渠、河道,甚至道路,可是现在建设中,这方面由于城市的整个考虑不够充分,所以就会出现这样的问题,所以应该是双管齐下,不仅要考虑管网的设施标准要提高,而且这个大的排水通道,将来要预留出来的。

    主持人:谢谢谢所长给我们介绍这些情况,其实我们在短片里面今天同时看到了在江西省有900多年前的福寿沟,900多年了,仍然畅通无阻,看到了同样在江西南昌出现这样一个才开通不到两个月已经受阻的新隧道,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以前的古人能够为以后的人把一些问题事先想到,而我们生活在当下,却没有为以后的人去考虑一些问题呢?这恐怕是这个夏天留给我们的一个思考。

热词:

  • 新闻1+1
  • 暴雨
  • 城市
  • 清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