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周刊]视点:7.21的遗产(20120818)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8日 22:5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c767ea88e9434c45b7645e8e349c532d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央视网消息:

  主持人:

  7月20号那一天,由于要参加伦敦奥运会的报道,我们从北京启程去伦敦。到了伦敦的第二天,一直在下雨的伦敦晴了,而没多久却传来北京下大雨的消息。刚开始没太当回事儿,以为就是“北京四处可看海”这样的尴尬或笑话而已。但是又没过多久,事情就不太对了,死了人,而且不是个位数。一场雨,即便是暴雨,怎么会造成这么严重并让人悲伤的结果呢?记得当时感觉不对的我的众多同事们,一时间纷纷打电话回家,脸上带着不安的神情询问家人的安危。一转眼一个月快到了,回到北京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但是我们知道,不变是不可能的,或许这一个月的变化赶得上过去几年的。这是补课吗?我们可以对今后放心一些了吗?《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大雨过后的日子。

  7.21北京暴雨围城,成为生活在这座城市的人们 这个夏天里最深刻的记忆。一场60年一遇的暴雨,让北京这座拥有2000万人口的特大城市变得似乎有些无序和脆弱。如今将近一个月过去,截止目前遇难人数升至79人,受损的房屋、道路正在修复中,而暴雨之后的北京也正在发生着某些变化。

  市民1:预警警报天天都有,只要有雨都会看得到。

  市民2: “7.21”之后有两次,看了预报,我们老板开会,让我们带好伞,带好雨具,提前下班。

  市民3:一听说要有大雨,吓得很多开车的人不敢开车了。

  就在7.21特大暴雨之后四天,7月25日,北京再度发布蓝色暴雨预警,当日许多单位提前下班,市民匆匆赶回家等雨,而全市多个保障部门十几万工作人员 以战备状态值守一线,一场并未如期而至的暴雨让整座城市变得草木皆兵。在过去的一个月,北京气象部门密集发布气象预报,暴雨前甚至是一日三预警,北京市防汛办也首次发布了北京市洪涝灾害受灾人口图,标注了“721”暴雨当天的63个积水点,供市民雨天出行查询。短短几周内,北京还启动了针对防洪排涝的三年行动规划,“逢大雨必涝”的下凹式立交桥首当其冲成为改造对象。

  北京城市排水集团抢险大队大队长 王长兴:

  那天整个的暗沟的水全部爆满,并且把井盖顶开,出来的水头将近1米高的水,冒出来的水全都送到 三环的辅路,流到莲花桥桥下,造成桥下积水,达到两米5。

  “7.21”特大暴雨造成中心城区60多条路段严重积水,其中绝大多数是下凹式立交桥。当日在积水深达近4米的广渠门桥下,数辆汽车淹毁,而一家杂志的负责人丁志健因无法打开车门溺亡在车内,而另一个著名的“淹点”莲花桥也再度成为暴雨来临时的“重灾区”。7.21暴雨之后,在北京首批公布的四座桥区排水改造方案中,莲花桥就位列其中,只是在2004年就曾发生过严重积水的莲花桥,八年过去,积水问题为何久而未决?

  北京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 城市公共安全规划研究所 万汉斌所长:

  在城市发展过程里面,大量的地面硬化,包括地块开发,导致这些低洼地段的汇水面积和积水面积在扩大,远远超过了以前设计的排涝指数。

  2004年那场暴雨之后,莲花桥两台雨水泵站的功率从44千瓦升级到170千瓦,但升级换代的泵站,雨天里排水部门的疲于奔命,依然没能改变莲花桥屡屡被淹的尴尬。也许与地下管网改造相比,地上的变化更是日新月异,高楼拔地而起,小区星罗密布,随之而来的是地表硬化,蓄水地质结构被破坏。城市里无处可去的积水涌向了低洼处,下凹式立交桥变成了暴雨中一个巨大的蓄水池。

  北京城市排水集团管网部部长 邝诺:

  以这个桥区为中心,应该四周城市的变化,地面的硬化程度还是 比较高的,我们通过几次降雨,水量的返算,应该说我们实际桥区的汇水面积基本增大的五倍。

  从8月开始,北京市排水集团开始逐一打开位于莲花桥的下水井盖,用直径500毫米的下水管道替换原有直径200毫米的管道。而按照规划,未来在莲花桥区的绿化带还将兴建四个蓄水池。今年汛期结束以后,北京市将在20多个下凹式立交桥区开建蓄水池,而全市74个雨水泵站将在三年内改造完毕。

  由于在“7.21”暴雨中,很多小区缺乏排水、蓄水设施,小区雨水“入侵”道路排水系统,阻断交通,北京水务局、北京规划委等部门将出台新规定,新建建筑物不配建蓄水池不批规划。暴雨之后,北京对下凹涝点等城市顽疾的治理似乎正在提速。本周,对特大城市排水和防洪体系的反思和追问还在继续,在快速的城市化建设背后,7?21特大暴雨将留给北京和其他城市哪些思考?

  主持人:记得在伦敦,《奥运1+1》刚开始没两天,台里告诉我,今天的直播要延后一些,因为先要播大雨中遇难者的名单,于是,在伦敦,在直播中,我带着耳机听着北京的同行在慢慢地念着一个又一个、我们不认识但曾经同样生活在一个城市里面的人的名字,然后想象着他们家庭的悲伤。当然,从一个更大的层面看,我们也都是一个大家庭的。记得几分钟之后又进行奥运内容的直播,我开口对同事说的是,在生命的面前,其实奥运很不重要,很轻很轻,有什么能比生命更重要呢?也正因为如此,我们也更该想一想,是什么不足夺去了他们的生命?而该改变什么才能保护更多的生命?

  本周五,在房山碧桂园小区紧邻的哑叭河边记者看到,一条新河堤已经修建完成。据碧桂园的业主介绍,在7.21暴雨后两天有关部门就组织人员修河堤了。

  八月初,《新京报》的记者针对房山区多条河道的违规情况进行了一番调查。“河道上游,一座在建桥梁工程致使河道拥堵。中游,农家乐拦坝截水、筑池养鱼。下游,人为更改河道、侵占河堤。冲下的洪流,被河道上的设施四次抬高水位。。。”这是他们对房山南泉河的描述,这条河被当做了改变河道的样本。
  电话采访:新京报记者甘浩:往往是在这些地方,这些村落还有这些厂房受灾是最为严重 这就是成正比的关系 改得越重,洪水下来受灾的情况越为严重

  住在房山周口店河边上的王大妈家在这次暴雨中损失不小,半边院子被冲塌,养的猪、藏獒等也全部被洪水冲走。
  同期:周口店村村民 王大妈:以前这个地方是什么样 这个地方就是大河滩,两边都是大河滩。我这个房子批的才15年,原来都没有,都是大河滩

  王大妈说,从六十年代开始他们这儿的河滩就被用来建房子、种地。1988年村里批了这块地让他们家修房子。最近这些年,河滩上的房子是越来越多,河边又凉快又敞亮,村里人都喜欢住这样的地方。虽然村里今年已经对河道堤坝进行了重修,不过面对这次的暴雨袭击,新建的河堤显得不堪一击。
  电话采访:新京报记者甘浩:在这次大灾中,很多地方新修的河道没有用上,洪水不往那边去,往往冲垮了原先建的不太合理的水利工程之后,洪水反而是沿着老的河道倾泄而下。

  7.21暴雨之后,房山水务局对17条河堤进行了行洪排查,并联合城管部门对吴店河、拒马河、大石河等十一处违建进行了拆除,拆除面积550平方米。然而,几十年来积累下的问题要想一下子改变却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电话采访:新京报记者甘浩:河滩上面已经建了很多住了几十年的房子,像这种住户怎么进行清理?这个河道走老河道还是走新河道,下一步怎么弄

  在北京暴雨之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城区路面发生塌陷近百起。热力井伤人、立交桥没顶、路面塌陷的不断出现,为何我们生活的城市变得如此危险。显然,我们的软肋并不仅是下水道、立交桥等,也并不仅是修几个蓄水池就能解决的。我们的城市在经历了几十年的高速发展之后,历史欠账仍然在那儿等着我们。
  同期:北京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所长 万汉斌:以前城市发展非常快,现在它的问题已经暴露出来了,我们更多的应该转向研究城市的安全发展、可持续发展,或者说一个城市的安全观的问题

  主持人:这次北京暴雨暴露出城市当中的一些软肋。其实很多都并不是第一次暴露出来,甚至有一些早已经世人皆知。那么值得反思的就是,为什么屡屡出问题,却一直没有得到解决?难道是没有能力解决?可为什么出了大事之后这些问题又在解决之中?难道真的像有些行业曾私下里说过的那样,一下子都解决好了,接下来谁再给我拨款呢?显然,灾难在城市当中屡屡出现,除了修补软肋之外,在机制上如何修补漏洞,让小问题不至于演变成大问题,是关键所在。

  这是8月8日强台风“海葵”袭击之下的上海,暴雨倾盆,持续一天,但由于市政府提前下发预警,并且前所未有地要求,“全市企事业单位”能放假的一律放假,所以绝大多数市民得以在家中平安避灾。事后公布,除2人因高空坠物和房屋倒塌意外身亡外,无溺水或触电伤亡。比起半个月前北京暴雨78人遇难的惨痛,上海的应对应算合格。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工程规划设计所 谢映霞 所长 :

  因为内涝相比起一些灾害来讲,不是像有一些真是灭顶之灾,/靠应急措施也是可以的,像这次(应对)海葵。包括天津,北京这个灾害在前,天津再预报下暴雨的时候,一看暴雨来了,适当的地方就封路,立交桥前面就封路,这样也减少一些损失。

  天津的暴雨发生在7月25日,当时北京721暴雨刚过去4天,血的教训让天津打起十二分精神紧急应对,最终,降雨量与北京相似,却没有一例人员伤亡报告。不过,暴雨之后,天津,上海、南京、宁波等国内最先进的大都市,全部出现严重内涝,城市的硬件系统,的确病得不轻。

  谢映霞:很多人一说起来马上就提到,说排水我们的管网标准太低,但是我们经过了和国外的一些排水体制方面做的比较,发现除了管网系统以外,他们还有一套大排水系统。国外讲一个是小排水系统,实际是指管网系统,一个是大排水系统,指的是整个汛期的雨水通道要考虑好。

  这就是人们津津乐道的东京地下宫殿,最大直径达12米的下水道,建在地下60米处,当极端降雨到来时,它能将大量雨水储存起来,雨过之后再排入江河大海。类似的设施,在日本大阪、德国慕尼黑、马来西亚吉隆坡等城市也有。要让雨水有路可走,除了增加几个泵站,建设几个蓄水池之外,显然还需要更加系统化的解决方案。在这方面,中国古代的城市曾经做得非常出色。

  谢映霞:古时候城市建设用地选择都是非常合适的地方,像常熟这些城市过去就有诗篇来描写,十里青山半入城,七溪流水皆通海,所以这个城市都是在比较高的地方建的,又有皆通海的这些通道,所以就不会被淹。北京过去也是有很多水面的,所以会有莲花池,有海淀区,但是现在城市发展得很大,都在往低洼地发展,占了很多河湖,原有的水系,比如说莲花池这,那个地方能够存20多万方的水,但现在全是立交桥,水没地方渗,就只能被淹。

  8月14日本周二,中国社科院发布了最新一版《城市蓝皮书》,宣布中国的城镇人口数第一次超过农村人口,全国城镇化率超过了51%,这是一个历史性的转变。然而,今天,中国的许多繁华都市,只需一场大雨,就会变成恐怖空间,淹水,漏电,地面塌陷,每一样都足以致命,这显然不是人们期待的生活空间。

  谢映霞:就像家里,咱们装修时隐蔽工程是更重要的,水电这些线路比你刷墙、挂个画更重要。所以随着城市发展,建设城市的理念也要更新,也要上下一起建,使城市的功能能够发挥。大家生活在城市里能够感到安全,舒适。

  主持人:

  时间过去两年,不知还有多少人记得上海世博会的口号——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回头看,这句话更像是一种理想,而之所以拥有这样的理想也恰恰在于,随着全世界城市化进程的步子加快,城市脆弱和危险的一面也越发显现出来。城市灾难正成为人类面临的巨大挑战,表面上看,城市一天天长高,光鲜、时尚,可仔细看里子,却有太多隐患。显然,这不是我们要的生存空间。城市该如何让生活变得更美好呢?

热词:

  • 新闻周刊
  • 7.21
  • 遗产
  • 暴雨
  • 北京
  • 搜索更多新闻周刊 7.21 的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