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今日关注]“保钓”人士回家 捍卫主权不容侵犯(20120817)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7日 22:1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959f1cb0db784cbba885a88d41f50587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央视网消息:遭到日本非法扣押两天之后,17号,14名香港保钓人士分海空两路回国。尽管最终日本没有对登岛的香港保钓人士进行起诉,而是实施了所谓的“强制遣返”,用日本国内法处理发生在钓鱼岛的问题,日本政府有没有这样一个权利?而且,在这期间的一些细节表现来看,日本政府究竟是想达到什么样的目的?借钓鱼岛大做文章,日本究竟隐藏着怎样危险的野心?面对右倾非常严重的日本,要捍卫领土主权,中国还应该如何来应对?今天我们继续来关注一下相关的话题。演播室里请来两位权威嘉宾,先为大家做一个介绍,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罗援少将,欢迎您。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杨希雨教授,欢迎您。

    在节目的一开始,我们先来通过一个短片来了解一下这14位保钓人士的情况。

    12号晚上6点,香港保钓船“启丰二号”从香港筲箕湾出发,展开保钓行动。15号凌晨,“启丰二号”离开台湾前往钓鱼岛。15号下午2点,“启丰二号”抵达钓鱼岛外27海里的海域。

    随后“启丰二号”遭日本海上保安厅船只拦截阻挠和水炮攻击,日方船只曾先后多次撞向保钓船头,导致船身毁烂,方向盘也损毁,只能靠电脑导航。

    下午3点半,“启丰二号”突破重围,抵达钓鱼岛十海里的范围内。下午4点20分左右,“启丰二号”成功抵达钓鱼岛。船上5名香港保钓行动委员会成员率先涉海登岛,并把五星红旗插向钓鱼岛宣誓主权。登岛的5人随后被日方控制,之后日本海上保安厅又非法扣留了保钓船上的另外9人。事件发生后,中国外交部向日方提出验证交涉。要求日方确保中国公民安全,并立即无条件放人。中国驻日使馆也第一时间派出工作组,磋商相关事宜,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和驻东京代表处也派人参加。

    16号,被日方非法扣留的14人分两批送往冲绳线那霸市。

    17号下午5点36分,第一批7名中方人员从那霸机场登机返回香港。另外7名保钓人士及船员乘“启丰二号”返回,中国海监船和香港特区海事船前往接应。

    主持人:这次是1996年、2004年之后保钓人士能够成功的登上钓鱼岛,来宣誓我们的主权。当然这次我们现在看到这14个人分两路,一个海路、一个空路,然后七人一组平安的返回。当然我们也是感觉到他们能够平安返回,我们的心可以稍微放下一些了。但是我们就看目前日本政府在这个事件上的处理,包括给这些人戴上手铐,保钓 人士戴手铐,用自己所谓的国内法来处理钓鱼岛问题,这是不是其实就是一种违法行为?

    罗援 中国军事科学学会副秘书长 少将:在这里首先先向这14位保钓英雄致以一个崇高的敬意。刚才刚强提出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这个问题的核心就是钓鱼岛是不是属于日本的?如果它属于日本,日本在实施国内法,应该说是还是情有可原。但是现在问题是,钓鱼岛根本就不是日本的,你跑中国的领土来实施你的国内法,你本身就是非法的。现在应该被驱赶、被拘捕的不是中国的这些爱国人士,而应是日本的海上保安厅和它的一些警察,你到了中国的领土,去拘捕中国的国民。但是现在带来一个问题,钓鱼岛是不是日本的?一个岛礁的归属在国际上它有四大要素,第一谁最先发现?第二谁最先命名?第三谁最先管辖?第四国际社会是否予以承认?在这四方面,中国都有充足的历史法律依据。

    首先我们是最早发现,在1403年到1424年,当时我们出版了一个叫古籍叫顺风相随就提到了钓鱼岛,也就是我们最早发现。在1562年的时候我们还有一个古籍,就把钓鱼岛纳入福建的管辖范围之内,而且纳入中国的行政区划和军事防御区,也就是我们最早管辖。我们在1933年、1947年两次对外公布钓鱼岛的名称,也是我们最早命名,日本是在1884年一个据说叫古贺辰四郎的人到钓鱼岛上去探访,说钓鱼岛上没人,他说是无人岛,日本把它确定为是无主岛。从时间上来看,我们是1403年,它是1884年,整整晚了我们400年,而且从后来日本它是在占领了琉球群岛和台湾。那在二战以后,根据开罗宣言波茨坦公告,它要归还台湾,那当然包括钓鱼岛。而且在波茨坦公告中明确的讲到,二战以后日本的版图就是四国、九州、本州、北海道,及其战争国所确定的这些岛礁,根本就没有琉球群岛,更不要说钓鱼岛,所以钓鱼岛根本不是日本的,日本凭什么跑那去执行你的国内法。

    主持人:所以说我们看到包括中国外交部对日本的一些严重的立场都在不断地声明,说你日本采取这样的所有这些手段都是非法、都是无效的。包括对钓鱼岛所谓的这种它宣誓的主权。我们看到今天新华社有一篇文章,希望日方可以从几个方面来反思,一个方面反思历史,当然刚才罗将军给我们再次讲述了钓鱼岛发现和命名的历史。但是现在看起来,日本政府显然不愿意去反思历史,第二个反思,反思目前为什么现在钓鱼岛事情会被激化到这样一个程度,之后反思日本将来如何和他的邻居去相处。您觉得这个事情可以让日本去想这些事情吗?

    杨希雨 中国国际问题研究所研究员:日本应该就这样想,因为钓鱼岛争端和一般的有关国家国与国之间岛屿争端还不一样。钓鱼岛有两个问题:一,钓鱼岛问题之所以成为问题,完全是日本的那段丑恶的侵略扩张历史造成的,第二他之所以成为问题,又是美军在战后,也就是说去年移交的时候,我们讲叫私相授受,违背了联合国宪章、违背了波茨坦公告和开罗宣言。做了这么一个模糊的,大概是有意的留下一个矛盾的决定,这个交给你了,但是主权又不归你。这样的话,美国人走了,留下了这一个矛盾,我就想到央格鲁萨克逊人大概是有这种天分,你比如英国人走的时候,在印巴大陆,他留下这么一个印巴可能几百年也解决不了的矛盾。现在美国人当时离开琉球群岛钓鱼岛的时候,他把钓鱼岛故意在中国人民和日本人民之间留下一个火种。

    主持人:故意留一个隐患?

    杨希雨:就留个隐患。而且它就是说,到现在还是假装公平说我对主权问题不持立场,就是不是日本的,当然它也没说是中国的。但是两个历史因素就造成岛屿现在复杂化,所以说在解决钓鱼岛问题的时候,就不能不把历史因素给它考虑进来,而且不能把历史因素引进来来寻求一个和平的解决方案。所以正是这样,就日本在钓鱼岛问题上,它不得不反思,自从它19世纪末走上侵略扩张道路给亚洲人民,特别是半岛人民、中国人民带来深重灾难的这段历史,反思历史其中就包括矫正被他扭曲了的历史事实。这个是我们必须要努力做到的事情。

    主持人:所以我们看就这次关于钓鱼岛香港保钓人士登岛宣誓主权这个事情,现在这些保钓人士能够平安的返回,我们可以稍微放心。但是接下来这个事情是不是就画成句号了?因为我们看到还有一个消息说,世界华人保钓联盟会长,中华保钓协会的秘书长黄锡麟在昨天中午还发表了一个四点声明。他也说了,将会选择一个合适的时机来出海,继续赴钓鱼岛,时间可能是在9月3号。9月3号这样一幕还会再重演吗?

    罗援:我觉得这一幕还有重演的这种可能,因为现在是日本它在不断激化这个钓鱼岛问题。我们从今年7月份开始算起,7月4号日本的啊一个右翼团体叫日本奋起,他提出来要在钓鱼岛上驻军。然后7月5号,日本两个地方议员登岛钓鱼岛。7月6号,石原慎太郎说要在年内完成钓鱼岛的购岛计划。7月7号,野田首相他提出要将钓鱼岛国有化,而且最近他在议会已经提出来,要在明年4月份完成国有化的目标。这个问题越演越烈,实际上是日本它挑衅在先。中国的一些保钓的爱国人士,他们要做出一些这种强烈的反弹,也是为了宣誓主权。在这方面我觉得两岸三地大家还是有一些共同点的,在保钓这个问题上,我曾经多次呼吁两岸军人要携起手来共同捍卫祖权,我说这个祖权,不是我们通用的主权,我说的“祖”是老祖宗的“祖”。就是我们两岸军人要携起手来共同捍卫我们共同的老祖宗给我们留下的权益。当然台湾方面可能对这个反映淡漠一些,我和他们的一些学者和一些退役将领有所接触,他们有些顾虑,他们说是现在时机还不太成熟,但是他们提出了一个口号叫什么?叫兄弟爬山、各自努力。我说这也行,只要你承认钓鱼岛是我们的祖权,我们不能同心,我们要协力。这反而可以造成南北对进,东西夹击,轮番出击这么一个效果。让日本疲于奔命,两项作战,可能这个效果还更加。

    主持人:对,其实这个钓鱼岛的问题目前可能也是两岸三地合作的一个新的方向。当然我们看到从日本方面来讲,它不断地在近期炒作,或者叫放大钓鱼岛这个问题。但是我们看到今天有一个数字显示,野田内阁的支持率反而已经降到了20%以下了。可以说大家对他的很多做法,包括他的一些执政的方向确实产生了很大的怀疑,野田政府在钓鱼岛这个问题上是不是等于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杨希雨:这个石头显然是野田政府搬起来了,但是也不完全它自己搬起来的。这里面还有日本国内的右翼势力。现在之所以支持率下降,当然不完全是因为钓鱼岛,它有内政问题。还有即便从外交问题讲,它现在至少叫三面楚歌吧。俄罗斯、韩国、中国这个都闹翻了,岛的问题上也都是越来越被动,所以它的这个支持率在下降。但是我们要讲,就是说野田政府这次在中国严正的外交支持下采取了一个快速放人的这个做法,那就使中日两国避免了一场大的危机,但这个危机并不能使我们松口气,我们看到的情况是什么呢?这场危机应该讲只能是说被延迟了,也就说这些人被放了之后,刚才罗将军讲,我们不能排除我们有后续的登岛,保钓行为。但是更严重的在于什么呢?就是这一次登岛之后,我们以前有多次登岛,关键在于这次登岛之后,日本可能要动一些更具挑衅性的行动,这个是在以前是没有的。比如说他在编制上、预算上,还有军事管理措施上下一步要强化在钓鱼岛的所谓管理。甚至要加强所谓要驻人常态化,这些行动显然就比以前我们看到的各种挑衅行动更加严峻。所以我这担心的是,钓鱼岛危机应该讲是老鼠拖木锨,大头可能还在后头。中国人有一句话叫凡事预则立,不预则废,所以我们不对于这个日本政府也好,或者日本的一些右翼势力准备下一步采取行动,必须有充足的预案,这样才能使我们采取争取主动。

    主持人:对,所以我们现在看到日本政府究竟是只是盯在钓鱼岛上,还是说还有更大的这种野心呢?这一方面的背景我们也来通过一个短片来做一个了解。

    日本《产经新闻》报道,日本政府于8月13日正式拒绝了“保卫日本领土行动议员联盟”原计划于19日登陆钓鱼岛的申请。日本政府认为,如果同意申请,将有可能导致中日双方发生“无法预测的事态”,并对野田政府的钓鱼岛“国有化”计划造成负面影响。

    不过,尽管“议员联盟”的申请被拒绝,提出“购买钓鱼岛”闹剧的东京都政府却还在计划于本月末登陆钓鱼岛,目的是对钓鱼岛进行实地测量。

    除了不断围绕登岛做文章,日本还针对钓鱼岛进行了更加严密的军事部署,日本首相野田佳彦最近甚至表示,当包括钓鱼岛在内的“领海和领土”遭受“非法入侵”时,日本出动自卫队进行“坚决应对”,日统合幕僚长岩崎茂已在7月底要求自卫队尽快制定应对计划。

    此外,据日本媒体此前报道,为提高岛屿防卫能力,日本自卫队将于8月21日-9月26日与驻日美军举行联合军演。演习区域包括从冲绳至北马里亚纳群岛天宁岛的海域、以及关岛和天宁岛。分析人士认为,该军演是日美两国促进“动态防卫合作”的一个环节,意在遏制中国。与此同时,美国的“鱼鹰”、“猛禽”、“全球鹰”等先进装备也正在更加密集地部署到日本。就在16日,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纽兰再次宣称,钓鱼岛列岛适用美日安保条约。

    主持人:尽管我们看到日本政府是拒绝了在议员联盟8月19号登岛的这样一个申请。但是在这次8月15号的这个中国保钓人士登岛的这样一个大的背景之下,那接下来东京都政府提出的所谓登岛是不是会被允许?那接下来就像刚才杨教授您说的,可能事情这次只是一个序幕,那接下来事情还会如何发展?

    杨希雨:这个恰恰是目前非常令人担忧的可能性,日本政府有可能阻止石原慎太郎更激进的行为,但是日本政府本身就已经准备好了一套极具挑衅性的挑战中国主权的计划。比如说国有化,这个事情无论是野田政府的寿命还有多长,他一定要推进的。我想如果后续的日本政府大概也会接着这个球,我们把它叫石头。就是你刚才讲到野田是不是搬了石头打自己脚,我说这石头严格讲还真不是他捡的,是别人搬起来,他接过来,他可以有两个态度,他可以不接的时候,但是他接了。所以下一届政府可能也要接这个石头,但我相信在强大的中国面前,在团结一致的两岸三地,在全球华人的团结面前,这个石头肯定会打到它自己的脚,但整个这个形势就是应该我们看到一个更深层次的背景,就是什么呢?中日在钓鱼岛问题上本来有一个战略默契,就是周恩来、邓小平老一代革命家那个时期。他们作为战略大家,讲的既坚持原则又有灵活性,就说中日两国人民应该求同存异,然后大家对争议问题,如果我们解决不了,留给后代,说后代比我们聪明,让聪明人去解决,我想这个是解决不了的情况下,一个次佳方案。但是现在的问题在于什么?就是日本极右势力特别想打破这个现状,打破这个默契。这就造成了新一轮的钓鱼岛紧张态势的升级,而且这个升级还没有完,还在往下走。但是如果它这样走下去的话,恐怕中日之间更大风波就不可避免。

    主持人:所个我们看到中日在钓鱼岛这个问题上现在气氛好像是越来越紧张,在这样一种状态之下,我们来关注日本一些军事部署的时候,就格外引起我们关注了。我们看到像日本的2011年度的防卫计划大纲它就改变的以前所谓均衡部署这因一个谋略。把重点转向西南,显然钓鱼岛这一方向是它关注的非常重点的一个区域,接下来它的军事部署是不是一定会朝这个方向继续来加强?

    罗援:是,现在钓鱼岛问题我们不能把它作为一个独立事件来看,现在钓鱼岛问题你现在我们和日本关于钓鱼岛的之争,俄罗斯跟日本关于南千群岛之争,韩国跟日本关于独岛之争,它这个都是在一个非常大的背景下来看。什么一个大的背景?日本它要改变战后对它的一种战后安排。从刚才你讲的军事上,它以前的军事叫专守防卫战略,但现在已经改成什么了?叫基础防御,或者叫动态威慑战略。它现在战略重心由以前的在北方对前苏联或者俄罗斯,现在转向了西南。它这个战略部署也是在往西南倾斜,现在已经把它的爱国者三型导弹部署到了冲绳,而且现在它的战后对它的一些约束性的政策,比如无核三原则、出兵三原则、集体自卫权的问题,武器出口三原则,它都在逐渐的松绑。

    主持人:您的意思就是说,日本现在的所作所为就是想突破二战之后给它形成的所谓的束缚?它要突破这个?

    罗援:它要摘掉它二战“战争策源地和战败国”的枷锁,它所谓的要恢复到一个正常国家,实际上它要恢复到战前他的版图。

    主持人:所以面对日本可以说在钓鱼岛背后更具野心的这样一种思考和行为,我们应该如何来面对这种威胁?中国应该如何制定自己的方针政策?这方面的内容我们也通过一个短片来做一个了解。

    近日,钓鱼岛、黄岩岛及西沙群岛全部岛屿附近海域的卫星遥感影像,被纳入中国国家海域动态监视监测管理系统,这也是国家海域动态监视监测管理系统对中国近岸海域实现业务化定期监测后的又一重大进步,标志着中国海域动态监管逐渐实现从近海到远海的覆盖。目前,这些海域的首批影像已全部完成处理和入库,该批影像分辨率为0.5米,覆盖面积总计500余平方公里。

    与此同时,由中国国家海洋局、民政部今年3月授权发布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标准名称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岛保护法》颁布实施后,中国海监对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附近海域一直进行常态化巡航。

    日本非法抓扣14名香港保钓人士后,日本《读卖新闻》报道称,北京时间当晚10点10分左右,中国海监船“海监50”驶入钓鱼岛黄尾屿西北偏北44公里处海域进行巡航。

    事实上,除了报道中国海监船巡航,日方还应该明白,中国海监力量在中国海域内进行例行性巡航,无可非议。

    主持人:中国海域的动态监视、检测的范围覆盖钓鱼岛,这对于今后我们声张自己对钓鱼岛的主权,包括保护这个主权会有什么样的帮助?

    杨希雨:这个无疑是一个非常坚强有力的行动,而且我相信随着我们国立的增强,我们会有更多的有效手段来维护主权。特别是表示我们在这个岛屿的主权存在,但是问题在于什么呢?除了我们自己的措施之外,其实我们也应该 联合整个国际社会,给国际社会敲一个警钟,就说日本当局现在在钓鱼岛乃至其它岛屿上行为,它不只是个岛屿争夺,刚才罗将军讲到,要改变二战以后的版图。二战的规则要不要改,要不要改这个问题就涉及到了19世纪以来我们看到的历史,每当有关国家,特别是战败国试图改变战后安排的时候,这离世界大战就不远了,离大规模战争就不远了。所以这个倾向,比如说一定要突破无核三原则,要突破什么宪法第几条,这些我们把它总体来看,就是所谓日本现在要迈向正常国家,是走向一个什么样正常国家,我们必须从这个大的背景来看。如果真正走一个和平发展的正常国家,我们不仅欢迎,而且还支持。但是如果是想通过走正常国家来改变战后版图、战后秩序,那个是必须坚决反对,因为这是非常危险的事情。

    主持人:显然日本选择走正常国家的这条道路现在看来选的还不太对,因为它选的是通过军事上的,方向是不对的。面对日本这样的想法,我们现在应该如何来加强,因为现在这个事情我们看到包括民众的一些观点,包括民众的情绪,其实还是期待着我们在维护钓鱼岛主权上能够有更多的作为。现在我们知道中国的海监渔政其实都在不断地增加巡航来对相关的海域进行巡航。那今后我们这方面的工作将会越来越多的开展起来?

    罗援:我觉得应该把它常态化,但是我觉得还不够。光是渔政、海监还是不够的,我还是主张要尽快组建国家海岸警备队。

    主持人:这是您多次提到的。

    罗援:拿渔政海监去和人家一个准军事力量对抗,这是一个不对称的对抗。我们要尽快组建国家海岸警备队,另外我们的海军也要到属于我们的疆域去巡航。再一个刚才杨教授提到非常重要的观点,我们要结成一个国际的统一战线,就是在维护二战的胜利成果这方面,我们现在以后关于俄罗斯和日本,关于北方四岛和南茜之岛之争,我们再也不要叫北方四岛,就是南茜驻岛,韩国和日本关于主岛之争,我们就叫独岛。另外我们还可以和韩国、和俄罗斯在东海搞一些联合海上搜救演习,来凸现我们要维护二战成果的这么一个决心。另外就是我认为我们经济手段也要上,应该组成一个国家的钓鱼岛经济开发集团,负责钓鱼岛及其附近海域的石油开发、渔业开发和油气开发,另外我们要抢占冠名权。现在关于钓鱼岛我们应该把我们的第一艘航空母舰就冠名为钓鱼岛号,使全国人民不忘国耻,激发全国人民爱国热情。

    主持人:所以在钓鱼岛这个问题上,我们在表达严正立场的同时,同时还应该通过立体化的、多种的手段来真正维护钓鱼的主权。好,今天非常感谢二位嘉宾来到演播室给我们做分析点评,谢谢!

    好,各位观众,今天的《今日关注》到这里结束,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制片人:滕双双

    策 划:马 敬

    编 辑:寇 春 高佳鑫

    编 制:王未来

    E-mail:chinanews@cctv.com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