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人民日报评论:中国航天固体动力事业50年巡礼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13日 04:5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人民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人类文明的发展进步离不开动力,“国之重器”导弹离不开强大的“心脏”——固体火箭发动机。

  中国航天事业的奠基人、“两弹一星”元勋钱学森曾这样评价:中国固体火箭发动机取得的成绩,完全是靠自力更生得来的,没有外国援助,没有经过仿制阶段,这是一个伟大的成绩,是中华民族的骄傲。

  诚哉斯言。自1962年至今,几代航天固体动力工作者牢记“强军富国”的历史使命,50年筚路蓝缕、披荆斩棘,使我国的航天固体动力事业实现了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的重大跨越,助推一枚枚倚天长剑横空出世、仰天长啸,谱写了一曲自力更生、自主创新、爱国奉献的历史壮歌!

  自力更生、艰苦奋斗,无数个“第一”挺直民族脊梁

  “导弹是现代国防的杀手锏,宁可千年不用,不可一日不备;而研制导弹,离不开其最重要的核心关键技术——航天固体动力。”在古都西安的东郊,坐落着我国固体火箭发动机两大基地之一——中国航天科技集团第四研究院(以下简称航天科技四院)。82岁的老院长、中国科学院院士邢球痕的思绪穿越历史的烟云,回到百废待兴、强国虎视的半个世纪前——

  当时,固体导弹因为具有结构紧凑、可靠性高、机动性好、辅助设备少、维护简便、生存能力强、发射准备时间短等明显优势,成为世界超级大国角逐的热点,他们相继研制出“北极星”、“民兵”、“白杨”等系列固体战略导弹;在我国周边驻扎着世界上最强大的军队,他们手中握有具备核打击能力的导弹武器。

  面对西方大国露骨的核威慑,新中国的领导者下定决心:我们也要搞固体导弹!

  1956年10月8日,我国第一个导弹研究机构——国防部第五研究院成立,刚归国不久的钱学森任院长。五院在发展液体燃料火箭技术的同时,做出了研制固体燃料火箭发动机技术的战略决策。在北京南郊卢沟桥畔的东山沟,五院成立了固体推进剂研究室。在工业基础十分薄弱、相关领域一片空白的条件下,面对国外的严密技术封锁,一批风华正茂、怀揣强国梦想的大学毕业生四处奔波,在浩如烟海的国外公开资料中寻找蛛丝马迹,开始了固体动力技术的艰辛探索。1958年7月的一天,一根铅笔大小、用手搓成的复合推进剂灰色药条——“中国固体第一芯”,点燃后腾起了耀眼的火焰,照亮了中国航天固体动力事业的希望之路!

  1962年7月1日,在四川南部小城泸州市远郊的高坝,国防部五院宣布成立固体火箭发动机研究所。这就是航天科技四院和中国航天科工集团第六研究院(以下简称航天科工六院)的前身,中国航天固体动力事业从此正式起航。

  “我国的航天固体事业真是一部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历史!几代人听从祖国的召唤,转战南北、栉风沐雨,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许多人甚至献出了宝贵的生命!”忆往昔,航天科工六院院长焦继革忍不住感慨唏嘘。

  此言不虚。伴随着国际政治格局的风云变幻和国内“大三线”建设的战略部署,这支神秘的英雄队伍背负祖国的重托、民族的希望,钻深山、走荒原、进戈壁,从北京东山沟到四川高坝草原,从内蒙古塞外戈壁到陕西秦岭深山、湖北谷城峡谷……足迹遍及大半个中国;他们迎酷暑、战严寒、斗风沙,喝过黄泥水、住过干打垒……物质的极度匮乏、条件的极端艰苦、环境的异常恶劣、道路的坎坷曲折,丝毫没有动摇他们对祖国的铮铮誓言、对人民的庄严承诺。他们历经无数次失败,用智慧、汗水和血水,创造了中国航天固体动力事业无数个“第一”——

  1965年6月至8月,我国第一代实用固体发动机——300毫米发动机研制成功,中国从此有了自己的复合固体推进剂火箭发动机;

  1970年4月24日,我国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东方红一号成功发射,他们研制的第三级固体燃料发动机圆满完成末级助推任务,把卫星准确送入预定轨道;

  1975年11月26日,我国第一颗返回式卫星——尖兵一号侦察卫星成功发射,他们研制的返回式制动发动机将卫星回收舱精准送回地面预定区域;

  1982年10月12日,我国第一枚潜射战略导弹巨浪一号由水下发射成功,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专程发电,盛赞“中国固体运载火箭技术又有了新发展”;

  1983年,我国第一台直径两米大直径金属壳体、第一台直径两米大直径复合材料壳体发动机试车成功,直接推动我国第二代远程战略固体导弹正式立项;

  1984年4月8日,我国第一颗试验通信卫星东方红二号成功发射,他们研制的远地点发动机准确将卫星送入同步轨道,开辟了我国卫星通信的崭新领域;

  1995年11月28日和12月28日,EPKM近地点固体发动机与“长二捆”火箭两度联袂,将亚洲二号卫星和艾科斯达一号卫星送入36000公里的地球同步转移轨道,开辟了中国固体火箭跻身国际发射舞台的新纪元……

  这些惊天动地的“第一”,强军威、壮国威,让中华民族挺直了脊梁!

  自主创新、奋勇攀登,一次次跨越展示大国雄风

  在航天界有一个共识:发展航天,动力先行;导弹型号研制,固体火箭发动机先行。

  “作为导弹武器系统的‘心脏',固体火箭发动机技术始终受到发达国家的严密封锁和严格限制。”航天科技四院院长田维平告诉记者,“这就决定了我国的航天固体动力事业只能走自力更生、自主创新的攻坚之路。可以说,中国航天固体动力50年的发展历程,是整个中国航天事业自主创新、奋勇攀登的生动缩影。”

  上世纪60年代,在北京郊区的机车库里,在四川高坝简陋的土墩试车台上,在塞外荒原的干打垒里,航天固体动力工作者披星戴月,研制我国第一台直径300毫米实用固体发动机。当时试车台还没建成,也没有交通工具,研制人员人拉肩扛,把发动机抬到附近一个山沟里,把山崖当推力座,用附近一座山神庙的废墟做测试房,一次次进行试车。试验、失败、改进、再试验……他们先后攻克了固体药柱裂纹和不稳定燃烧等一系列“拦路虎”,终于取得圆满成功,标志着中国已经有能力自行研制以固体复合推进剂为动力的火箭发动机!

  就这样,在风飞沙扬的戈壁滩,在远离城市的“大三线”,在人烟稀少的秦岭深山,航天固体动力工作者瞄准世界固体火箭技术发展制高点,边学边干、刻苦攻关、不断登攀,以较少的投入、用较短的时间,突破、掌握了一大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航天固体动力核心技术,实现了中国航天固体动力从单一技术突破到全面掌握研制、生产、试验各环节技术的重大跨越:从突破以聚硫、丁羧复合推进剂、金属壳体、固定喷管为代表的第一代固体动力技术,到全面掌握以丁羟推进剂、全轴柔性摆动喷管、复合材料壳体等为代表的第二代固体动力关键技术,再到陆续突破以高性能推进剂、大外载复合材料壳体、大型高性能高压强壳体、延伸喷管等新一代固体动力关键核心技术……我国的固体发动机直径由小到大、能量由低到高、应用领域由窄到宽,一次次爆发出惊人的力量!

  50年自主创新,50年书写辉煌。中国航天固体动力技术在探索中起步、在实践中提高、在创新中发展,逐步形成了覆盖战略、战术、防空以及宇航等全应用领域、多尺寸、宽射程、系列化的固体动力产品体系,有力支撑和推动了我国完备的固体导弹武器装备体系的形成和航天事业的跨越发展。其中,地地战略、战术导弹逐步实现了从液体动力向固体动力,从近程、中程、远程到洲际,从陆上发射到潜艇水下发射,从固定阵地发射到机动隐蔽发射,拥有了有效的核威慑力量和防御反击力量;防空导弹已形成了高空、中低空、低空等地空导弹系列,拥有了不同发射方式、攻击不同空域的防空装备体系。各型固体战略、战术导弹批量列装部队,极大增强了国防实力,为我国构筑起了陆、海、空、天全方位的“钢铁长城”,向世界展示了大国雄风!

  爱国奉献、薪火相传,几代航天固体动力人书写对祖国的忠诚

  在航天科技四院和航天科工六院采访,总能听到老一辈科学家、国际宇航科学院院士杨南生的故事:1950年10月,获得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博士学位的他,婉言拒绝汽车、洋房、英镑的“邀请”,辗转回到祖国,投身航天事业。1965年冬,他从阴冷潮湿的四川高坝转战千里冰封的内蒙古,主持某型号固体发动机的研制。他骑着一辆破自行车,顶着刀子似的白毛风,每天在相距几公里的设计所、装药厂、试验站间穿梭。过度劳累和异常严寒,使他患上了坐骨神经痛,一条腿不听使唤,他就用另一条腿蹬着自行车赶到现场;痛得站不起来时,他就让人抬着,照常指挥……

  “在异常恶劣艰苦的条件下,我国的航天固体动力事业之所以能取得现在的辉煌成就,靠的就是爱国奉献!”航天科技四院党委书记张康助激动地说,“正是凭借对祖国的无限忠诚,一代代航天固体动力工作者选择了无私奉献,献出生命也在所不惜!”

  在航天科工六院,上世纪70年代的一处试验爆炸工房遗址上,至今还悬挂着纪念牌,为的是让人们记住一位为航天固体动力事业献身的英雄——王林。那天,本不是王林当班,可由于第一次使用新配方,作为主管技术的车间副主任,责任感驱使他又到了岗。蹲在地上清理料桶时,推进剂突然爆炸,王林倒在血泊之中,年仅36岁……

  “50年来,青山黄了又绿,黑河干了又润,人换了一茬又一茬,但‘国家利益高于一切'的信念没有变,无私奉献的精神没有丢!”航天科工六院党委书记王忠民说。

  航天科技四院副院长候晓,是我国第一位固体火箭发动机博士。1990年,从西北工业大学毕业的他离开繁华的都市,来到地处“大三线”的四院,很快成为某型号固体发动机的技术负责人。为掌握高能发动机的生产过程,他不顾危险,亲自到高能推进剂生产最危险的工序跟产,终夜守候;为查清发动机故障,他常常忍着刺鼻的气味,钻到发动机内部查看隐患。强烈的责任感,使他常常处于巨大的压力之中,以至于每次试车前都让同事陪着散散步,缓解紧张情绪。有人问他:为何不换个轻松点的工作?候晓笑答:“这里可以实现我的人生价值,青春无悔!”

  航天科技四院7416厂三车间整形组组长徐立平,自1987年参加工作起,就从事固体发动机药面的修理、开槽、挖药、灌浆、修补等高危工作,一干就是25年。用金属刀具为发动机药面整形,无异于虎口动刀,稍有不慎就会引起爆炸、机毁人亡。每逢有重要任务,他总是主动请缨,第一个钻入狭小的发动机内操刀。为了让同事少一份危险,他总是想办法延长自己的操作时间,置安危于度外。他曾荣立“个人三等功”,获得“航天人才培养先进个人”、“航天技术能手”等称号。每当好朋友劝他早点换个岗位、脱离“虎口”时,这位“航二代”说:“我喜欢当‘发动机美容师'。通过我的努力,消除了质量隐患、实现了产品零缺陷,比什么都有意义!”

  地处呼和浩特的航天科工六院,默默耕耘、无私奉献的事例同样不胜枚举——

  被称为“工人教授”的刘孝义是怀揣绝活的高级技师,数十年工作在简陋昏暗的厂房里。社会上高薪聘用他的单位很多,都被他拒绝了。他说:“我有时也自卑,想在市里买套房子都买不起。可这里需要我继续带接班人,我走不开也不想走。”

  杨思孝的爱人身体一直多病,有时连自己都照顾不了,家里家外全靠他一人。即便如此,他仍然抽时间加班加点工作。可是,每次奖金分配,他总是把自己放到最低档。

  作为航天科工六院第一位海归博士的41所党委书记孙再庸,1987年在航天科工六院参加工作,后留学德国、英国、美国,并拥有了自己的科研团队。2003年,他毅然回到航天科工六院。为了自己的梦想,他与妻子离异。面对记者的提问,孙再庸说:“到了国外,我才知道我是一个中国人,这一点是刻骨铭心的,也是我回国的原动力”。他作为某喷管项目负责人参与研发卫星用远地点固体火箭发动机,取得圆满成功,这是我国首次参与国际卫星发射任务。他说:“这种成功的满足感、成就感和喜悦感,我在国外8年都没有体会到。”

  富国强军心中记,爱国奉献脚下行。在这里,总有一种信念,任凭风吹雨打,纹丝不动;在这里,总有一种精神,不论世事变幻,永远坚守。

  剑舞九天,傲啸长空。当一条条“火龙”冲天而起、直上九霄的时候,一代代航天固体动力工作者,把对国家的忠诚、对人民的热爱铸进了共和国的倚天长剑,让民族的尊严巍然挺立于天地之间!

热词:

  • 中国航天事业
  • 奠基人
  • 两弹一星
  • 航天事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