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周刊]人物:失独者(20120714)

发布时间:2012年07月14日 23: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39efb77e47fc4174a15d2432f0d3bfbe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笛儿妈在女儿墓前祭奠,四年前她的独生女儿因车祸离开。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走进《新闻周刊》选出的本周人物,他们也是失去孩子的人,他们的失去更不该只是私事。

    笛儿妈:2008年5月份,孩子在美国出的车祸,当时她是25岁。

    叶儿黄了(网名):走了吧,天就塌了。当时就搬家了,家里住不下来了。

    潘教授:我是34岁结的婚,35岁有了孩子,等我70岁正要用他的时候他就走了。

    笛儿妈:想得很多很多,想想自己老了怎么办?等走不动的时候怎么办。

    据卫生部发布数据:在中国,至少有一百万个这样的失独家庭。

    失独者 叶儿黄了(65岁 五年前唯一的女儿因突发病毒性脑膜炎去世):2007年(女儿去世),她身体很好,3月15号那天还参加了厦门马拉松群众赛跑,6月25号她生病了,3天就昏迷不醒,抢救了45天,走了吧天就塌了。当时就搬家了,家里住不下来了。后来人家老和尚一条腿不好,请我老公去看病,到了庙里面去,那种环境,好多人在里面念经,那个佛音就让人心慢慢静下来了。

    庞医师:你来啦,先在那边坐一下吧。

    叶儿黄了:他挺好,他就是不能回家。他一直在这个寺里面,为人看病,他皈依了。

    庙里面没有网络,也没有电视,但就听念经的声音。就觉得心里比在家里好受一点。一天天呆下来,一晃两年过去了。

    我老公39岁,我34岁才生的这个孩子,结婚以后1981年,就是计划生育最紧张的时候,那时候满大街都是只生一个好只生一个好。

    在年近暮年失去唯一的孩子 他们的生活也因此彻底改变。

    失独者 笛儿妈(57岁 四年前独生女儿因车祸离开,女儿过世后,她从居住了几十年的辽宁沈阳搬到另一个陌生城市):从那一刻起,我就改变了,在这之前我们这个家庭那么幸福,三口之家。

    她曾经和我讲过,她说妈妈你遇到什么事情都不要害怕,有我呢,这个家有我。

    我们失去了一个孩子其实是失去了一群孩子,这个孩子他在,她就会有工作单位的同事,有同学,以后她还会找对象,结婚, 她回到家里会给我们讲外面是怎么一回事,现在流行什么。

    我们就选择了逃离,逃到一个没有人认识你的地方,一个陌生的地方。

    失独者 潘教授(75岁 在清华大学工作了53年,五年前独生儿子因心脏病去世):我很着急的就是养老,我年龄比人家大,我自己跑养老院已经跑了好几个,都不收,人家说你没有子女,我们不敢收,出了问题谁签字啊?

    这些东西全是他的东西,拉过来了。最早就住这,这都是他的书桌么。

    原来我的颈椎、腰椎活动都不灵,按照他的办法运动,到现在什么病都没了,但是他走了。

    这块馒头已经被封陈了5年,上面的小纸条写着:“这是小宏2007年2月13日早晨吃剩下的最后一块馒头。”

    这是一个被忽视的庞大群体,很多失独父母选择了独自疗伤。

    笛儿妈:有的妈妈就和我讲,有一个QQ群,都是我们这样的家庭,进了这个群以后才知道全国各地有那么多的家庭是失独家庭。

    从40多岁的到70多岁的都有,我这个年龄段的比较多,也比较集中,我们都是第一代的独生子女父母,风险降临了以后不能弥补的就是这个年龄段的人。人的生育期已经过了,再生育已经很困难。

    五十岁以上的失独人群正在日益庞大,并开始面临医疗、养老等现实困境。

    笛儿妈:从你出生到死亡这个人生过程,不是你一个人能完成的,一定要有人来帮助,我们失去了这个孩子,他就是帮助我们走完人生过程的一个人。在我们等到老了的时候,有病的时候,失去民事行为能力的时候,他就变成了我们的一个法定监护人。我们失去的是法律的保障,所以我们最大的担忧就在于此。我们病了、有困难了,我们自己不能解决的时候,谁能来帮我们,没有一个法律的保障,没有一个制度的保障,没有一个管理和监管的机构,我们的老年就是裸露和无助的。

    失独者 潘教授:每个月我们双方每人200块钱补助,一年2400。但是这个政策全国不统一,要政府动起来,把我们管起来,我才觉得心里踏实,因为凡是独生子女的家庭都是在走纲丝,只不过我们从钢丝上掉下去了。

    世态炎凉(网名 独生儿子去世12年):就是怕后面老了怎么办,有一个人去(医院)么还有一个人照顾,剩最后一个人怎么办呢?

    叶儿黄了:眼前很担忧的一件事情就是住都没有固定的地方,不知道住到哪里好,哪里都住不下去。再一个看病多难?

    笛儿妈: 我们群体担心的事很多,有时候觉得是不是我们要求的太多?但是我们真的是很无奈,真的自己解决不了。

    “叶儿黄”家中,桌子上永远摆着两瓶女儿爱喝的冰红茶。

    失独母亲用日记表达对儿子的思念。

    潘教授仍然没有完全退休,每天弓着后背往返于职工家属楼和办公室之间。

    在卫生部发布的《2010中国卫生统计年鉴》统计中 中国每年新增失独家庭7.6万个

    北京推出暖心计划,每年为每位失独父母出资2800元,购买养老和医疗保险。

    国家计生委表示,将加大对计划生育家庭的养老扶助。

    白岩松:中国计划生育的政策已经持续三十余年,它为中国的前行减少了人口爆炸的风险。但是它也为一些家庭增大了生活的风险,失独家庭正是如此,在这样的家庭中几大挑战同时存在,养老、精神疾患、返贫等等,因此个体与家庭曾经为国分忧,国家也到了该为这样的家庭分忧解难的时候。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