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钢铁”是怎样炼成的?(20120529)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9日 22: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6df4a68042714cf28a79951c9eef55fb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700亿钢铁项目终于获批,国家发改委门前动情一吻,无比兴奋,无比激动,他们说这是湛江人民追求多年的一个梦。

  王中丙:我们湛江人做这个梦做了30年,我们满怀信心五年崛起。

  解说:面对这重重的钢铁,面对这新下的批文,有人看到了希望,有人却充满了忧虑。

  彭辰:整个钢铁行业都处于一种严冬的状态。

  解说:产量仍在增加,利润下滑却位居各行业之首,钢铁业能成为这个城市腾飞的动力吗?

  周大地:我也感到比较困惑,中国的钢铁产量我个人认为已经达到饱和的状态。

  解说:经济数据开始疲软,重大项目审批是否又在提速?《新闻1+1》今日关注。

  主持人白岩松:在我背后的大屏幕上,给您看张照片,这张照片在这两天非常火爆,看过的先不说了,没看过这张照片的肯定会想,这得什么事能把这个人高兴成这个样子,我们中国古人说了有四件事能把他高兴成这样子,第一个是久旱逢甘霖,第二个是他乡遇故知,从这张照片上看都不像,第三个是洞房花烛夜,仔细看也不像,第一个是白天,第二个没有女方,那就是第四个了,金榜题名时比较靠谱,但是这个金榜不是上了状元,而是金子的金,而是利益的这种金。

  这张照片给您坦白地说,是广东湛江市的市长在在国家发改委来寻找上项目的时候,他们一个34年的钢铁项目终于获得国家发改委的批复,这个市长激动的一出门就亲吻了批文,他是乐了,一个城市的开心,但是很多人又开始忧虑,一个国家的忧虑,因为我们的经济转型是不是又因此走回头路,是不是走走回投资拉动的这样老路上去,来,走进这个激动的一吻故事中。

  解说:当湛江市市王中丙高举关于广东湛江钢铁基地项目核准的批复文件走出国家发改委的大门。当他低头亲吻这份核准批文,这一刻被精确的记录了下来。2012年5月24日17时08分,这一刻被认为是湛江人期待了34年的钢铁梦终于实现。

  湛江市市长王中丙:钢铁项目是期盼已久的重大项目,我们湛江人做这个梦做了30年,昨天国家终于最后批准了这个项目。这标志着我们湛江钢铁项目从前期的准备已经转入到项目的大规模、规模化和现代化的工业进程里面。

  解说:湛江从1978年要建立大型钢铁厂,到2008年国家发改委批准钢铁基地可以开展前期工作,再到今年的5月24日总投资696.8亿元,年产1000万吨钢的钢铁项目,终于拿到国家发改委的核准批文。这样看来湛江的钢铁梦做的实在太久。

  而这则消息在第二天也成为了《南方日报》、《湛江日报》等米体的头条新闻。《湛江日报》更是在总共16个版面中用了七个版面,将这一重大喜讯做了全方位的报道。

  通过《湛江日报》的报道,我们也了解到更多的细节,我们要无比珍惜湛江的钢铁梦一定可以写在大地上,市长王中丙眼眶发红,几度哽咽地说到,在王中丙个人简历中我们看到,从2007年到2011年他连续四年人任广东省发改委副主任,一直在为湛江钢铁这个项目奔波。

  5月24日当天,还有很多湛江人一同守候在国家发改委门前,《湛江日报》的报道说,一纸传来全场欢腾,当市长王中丙手持批文满脸笑容的从国家发改委走出来时,在门外苦候多时的湛江市发改局以及驻京办的工作人员们群情振奋,早已顾不得周围的人来人往,握拳、叫好、击掌、拥抱、欢笑,兴奋地庆祝这个来之不易的好消息。对于这个钢铁项目,5月26日的《湛江日报》以“为钢铁项目搬迁,值!”为题还报道了曾为钢铁项目腾出用地,而整体搬迁的1万移民东海岛居民,在得知喜讯后表现出的喜悦之情。

  王中丙:我们这个湛江开发区,还有东海岛这个全体的市民,是他们在各个关键的时候,都给予了无私的支持,甚至奉献自己的家园,所以才赢得了我们国家各部委各方面的支持。

  解说:同时在《湛江日报》的官方微博上,以“你回来湛江发展了吗?”为题,提到获准的钢铁项目将需要大批各类人才,而湛江的这个钢铁项目也被看作是推动湛江市决心的动力之一。

  白岩松:看刚才这个片子,以及背后这个大屏幕亲吻批文的照片,让我想到北京申办奥运会成功那样一个激动人心的时刻,那就是2001年的7月13号,但是我觉得他们又有不同,因为北京申奥要更容易一点,只经历十年的申奥历程。但是湛江拿下这个项目历经了34年的历程,在这样的过程当中,现任国务院副总理、政治局委员张德江当时在广东主政的时候就认定说在湛江发展钢铁业,然后政治局委员现在在广东主政的汪洋,而且他曾经在发改委当了四年的副主任,2008年的时候又在推动这个项目,即便有这两位的护航,这个项目直到今天等于说这个月才正式被批复,可见其实也是相当不容易和谨慎的。究竟这个项目给湛江带来如何巨大的一个变化,我们看到这位市长在激动一吻之后离开北京,回到湛江之后接受记者采访所谈到的远景。

  王中丙:现在的工业总产值是2200亿,到两个项目建成以后包括这个上下游产业也会到2000亿的工业总产值,我们的工业总产值将会突破4000亿甚至更多,所以我们满怀信心,五年决心,也是信心满怀为了湛江的未来的幸福。

  白岩松:特别像北京市申奥代表团回到北京的时候,大家一起去迎接这样一个场面,一想他的高兴又是有理由的,我们看到这样一个数字,仅仅一个湛江钢铁总投资就接近700亿,年产量是千万吨以上,带动就业近7万人,历经了34年,还得到了发改委给他的另外一个项目就是化工项目,这两个项目一加起来让它现在这个经济总量几乎要翻一倍,而且在几年的时间里面,别的其他的城市还不是羡慕、忌妒、恨,但是并不一片都是喜悦之声,一个城市在高兴,但是相当多人可能会担心,担心咱们再往后说,来回到它这30多年的历程当中。

  解说:从湛江上北京,从北京回湛江,像这样冲冲来去,往返奔波已记不清有多少次,这次却不一样,因为湛江钢铁项目终于批了,终于获得了国家发改委下文核准,30年好事多磨,30年梦想成真,不仅国家发改委门前动情一吻,广东省湛江市市长王中丙还写了一篇文章,记录了自己的内心的兴奋。细心的人发现王市长发表的这篇名为“湛江钢铁湛江梦,而在湛江钢铁基地项目核准之际”的博文的时间,而已是凌晨0点11分,显然这应该是一个难眠之夜。对于这份国家发改委的批文,文中写到“企盼的时间太久太久,等待的过程实在太长太长”。从1989年广东省政府正式向国务院呈报建设湛江钢铁基地项目建议书算起,这个项目经历的过程的确有点漫长。

  2008年,湛江钢铁项目上马开始变得清晰,湛江钢铁项目终于获得了国家发改委开出的路条,批准这个项目开展前期工作,但是好事多磨也是在2008年金融危机席卷全球,湛江和防城港两个钢铁项目,尽管已经开始了前期工作,整个项目审批却不得不停了下来,当时国家发改委给出的答复是,金融危机之后全球钢材需求下降,我国钢铁产能过剩,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在这种情况下启动这两个项目可能对整个结构调整产生一定的影响,至于什么时候启动要看整个行业的发展状况而定,这一等又是四年。但是为了这个项目湛江的前后的投入已经超过100亿,包括跨海大桥、码头、供电、公路等配套项目建设,其中甚至还包括广东史上投资最大的水利项目——鉴江供水枢纽工程。其次为了该项目一万多东海岛居民也进行了整体搬迁,成为湛江历史上最大规模的搬迁,也正是基于以上的原因,如果项目迟迟得不到审批,湛江市的压力就会越来越大,所以在获得批复后王中丙在博文的首段就发出了这样的感慨“面对湛江700多万父老乡亲,面对东海岛上万搬迁村民,几年来压在心中的那块巨石终于放下了”。

  王中丙:在未来的两三年之后,我们可以说是具有国际竞争力的世界一流的大型钢铁厂,将会在东海岛建起来,那么我们这个东海岛人民可以说通过这样的项目,完全可以实现从农业岛到工业岛,从一个农村到城市的转变,而且这个转变的时间一定不会很长。

  白岩松:我们再把视线回到这张照片上,这张照片看到的是市长的狂喜,相信整个湛江的老百姓也是狂喜的,是广东很多人也会是狂喜的,但是见到这张照片的时候一定会有人不高兴,首先第一个不高兴就是国家发改委会很不高兴,因为这事你低调一点就完了,结果如此高调,结果这两天在网络媒体上以及在报纸上这张照片的转载率简直是太高了,如此高调显现出来,让大家都在议论国家发改委简直是太有权了,在5月21号一下子又新批了100多个项目,大家都在跑步前进,而且有点范进中举的意思,把这市长给激动的,这事终于成了,更加凸现出国家发改委这个权威的地位。换一个角度说,也有它一定的道理,为什么说目前大家又会开始有一些担心呢,我们来看经济的发展,经济的发展主要靠三个,一个是投资,一个是消费,一个是出口,其实中国已经打算下大气力,不再仅仅靠4万亿,那时候投资来拉动经济的发展,最好是靠消费和经济结构的调整,但是现在问题出现了。

  第一个出口,现在大家知道欧洲金融危机整个这样一些大的问题迟迟没有解决,甚至希腊有可能推出欧元区,因此人家需求不增加你一点招儿没有,出口呈现下滑趋势。

  消费呢,消费不是一天两天就能够解决的,我们在整个社会保障又存在很多问题和不足的情况下,我们虽然出台了很多很多的招儿,但是消费咱不能说下滑,基本持平略有上扬。但是,在这个时候情况出现了,我们做好了经济调结构转型这样一个打算,甚至我们把GDP的目标往下调了,但是头四个经济数据比我们想象的还要难看。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连总理嘴里都出来了稳增长,这几天稳增长成为非常热门的词汇,于是面对如此难看数据情况下,只好又动用出传统的法宝——就是投资,问题就在于,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大家更多担心就出现了,这是不是发出一个新的信号,我们又要通过投资拉动去强行要让我们这架飞机起飞,避免硬着陆但是会留下很多后遗症,其实不只我,大家看看最近两天的声音。

  时事评论员李千帆,经济下滑趋势明显采取一定的措施维稳在情理之中,但是必须传达出积极的信号,例如坚持房地产调控不松动,坚持淘汰落后产能不动摇。

  《时代周报》的评论员谢勇,“跑步钱进”的模式,这种从发改委伸手要项目的经济发展模式,本身就是需要改革的,本身就是计划经济的残留。

  余丰慧,钢铁产业已经严重过剩,这里我提示一下,在今年一季度全国的钢铁产业整个钢也全面亏损,这真是建国以来几乎没有过的,在这样的情况,湛江的钢铁上项而且离它500公里的广西的钢铁大项目也上项,大家难怪有一些担心。而且是高耗能高污染的企业请注意余丰慧根的这段话,“今天拿到湛江钢铁项目批文的市长亲吻批文喜极而泣,未来的市长可能欲哭无泪,会吗,也许湛江市长不会,但是其他的市长呢,来,大家关注在市长高兴背后的忧虑。

  解说:位于北京市西城区三里河路的国家发改委大门口已经是车流马龙了,记者5月25日在发改委传达室门前看到拎着沉甸甸资料袋的地方官员排起了队,等着拿进门条。4、5月份以来国家发改委门前的热闹引起了很多媒体的关注。

  官方网站数据显示,今年4月以来国家乏发改委对重大项目的审批的确在提速,仅5月21号就公布了100多个获得审批通过的项目,为此舆论都在分析,中国新一轮经济刺激政策是否开始启动,而在5月23日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说,要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并准备启动一批事关全局带动性强的重大项目。

  解说:为什么要把稳增长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5月27号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或许可以提供一些注解。

  解说:经济数据出现疲软,经济下行压力又在增加。其中钢铁行业的数据似乎更不乐观。

  武汉钢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总经理彭辰:从去年四季度以来,整个钢铁行业处于一种严冬的状态,今年一季度这个情况也没有什么大的好转,我们觉得就是会有一个比较长的区间,中间不会有根本性的反转。

  解说:数据显示,今年1到3月,中国钢铁行业整体上缴利税润比减少了近65%,利润更是负的10.34亿元,同比减少104%,利润降幅位于各行业之首,这也是中国钢铁行业自新世纪以来第一次全行业的亏损。

  河北钢铁集团唐钢公司董事长于勇:钢铁行业到目前为止真正到了重新思考用,什么一个思维方式,什么一个发展模式来重新发展的钢铁和对待钢铁行业的问题。

  解说:与利润下滑相对应,今年以来我们的钢铁产量却还在增加,出口也在增加,显然新增的市场份额是拿降价和亏损换来的,也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一些舆论对包括湛江在内的新审批钢铁项目的未来并不乐观。

  中个能源研究会常务副理事长周大地:现在的两个钢铁项目如果仅仅是为了拉动经济增长的话,而对整个市场估计足的话,你这个建起来就可能意味着别人关门,甚至你新建的也未见得就有很好的市场环境,这个我觉得风险是比较大的。

  白岩松:从局部角度看南湛江钢铁上项目是有合理性,为什么?现在我们的产能过剩主要集中在环渤海地区,对于广东经济大省来说,显然并没有过剩,同时从原材料进口角度说,它在南海边更靠近澳大利亚等地区,这样的话成本也会下降。另外这并不是一个简单长钢厂的项目,必须要自己压缩,为什么,在国家发改委的批文当中已经强调了,广东已经淘汰了1164万吨粗钢产能的基础上还要再去继续关闭淘汰,就是400多万吨,一方面要往下压,另一方面让湛江钢铁厂去上升,因此还是有一定的谨慎的合理性。但是问题在于这是不是在向目前的中国发出一个信号,我们又要通过投资去强行起飞了,会不会有很多的后遗症,这个时候怎么办,一系列问号,接下来我们要连线一个嘉宾,他是中国社会科学学经济学的博士马光远,这两天我已经注意到很多媒体都在采访马博士谈到这个问题,马博士你好。

  马光远:你好。

  白岩松:您怎么看待湛江钢铁厂上项目一下子外围很多人,都开始忧虑变得更多,这是不是发出一个很不好的信号?

  马光远:大家担心是非常重正常的,一方面我们看到经济可能下滑的速度有点快,遏制经济下滑采取相应的政策措施是必须的,而且也是必要的。在这个关键是我们要采取什么样的措施,因为大家非常担心,说如果我们的一些项目,一些没必要的项目甚至产能过剩的项目,甚至从长期来看对于中国结构调整、发展模式的转型有负面效应的项目,趁我们目前整个可能在稳增长的背景下,悄悄过关,大家为什么对湛江这个项目极大的关注,给了很多的符号,这个符号本身已经超出了湛江的项目,而是把它拓展到现在,我们在稳增长的同时能不能确保未来我们稳增长这些项目部要出现负面效应,就是我们把一个具体的项目已经从未来我们的很多很多的原由联系在一起,我们觉得目前情况下,包括老百姓在内,包括学界在内,包括一些机构在内,想的问题是比较清楚的,就是一方面我们要稳增长,因为目前下滑的速度有点快,但是同时我们一定要确保我们采取的措施,我们的应对本身能够尽可能不影响我们目前正在进行的结构调整这么一个大局,如果说我们把一些本来以前认为对结构调整个,为产能过剩的项目,把它放出来,随时可以拉动经济增长,即使经济可以往上拉一下,从全局讲未来我们可能付出的代价很大,所以湛江的项目之所以成为大家的关注的重点,是因为它已经具备了我们所担心很多的要素,这点很重要,我认为调结构更重要。

  白岩松:但是马博士,从另外的角度说,头4个月经济运行数字的确很难看,而且是否存在硬着陆的可能?

  马光远:你怎么去定义硬着陆,我们如果从一季度经济增长8.1%来看,仍然是全球最快的,所以我认为我们对目前整个4月份经济数据本身,保持足够的警惕这个是必要的,但是关键目前如果说全球整个经济存在不好的下滑周期的话,最起码我们对速度上不是可以要求我们走得稍微慢一点,因为我们今天定的是7.5%,非让自己处在不好的环境下,比如说现风吹草大,我们就不能按照正常的速度要求我们跑得很快,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采取一定的举措,我认为没有任何错,但是关键是我们怎么样来协调速度跟结构调整之间的关系,这个更重要。

  白岩松:马博士我要打断您一下,现在是否存在另外一种担心,我们又回到老路上,其实经济情况还算可以的的时候,我们下定决心要去调结构,因为中国必须要过这一关,当经济数据很难看的时候,我们又矿了,又必须用投资来进行强行拉动,又给未来留下了很多后遗症,您觉得会不会?

  马光远:我们完全具备什么机会,我们完全可以把调结构与保定一定的增长速度能够完美结合起来,就是说目前我们可以有很多的办法来保证我们的速度,不至于下滑到我们非常担心的程度,比如说我们减轻中小企业的数量,我们下定决心来促进内需,我们把一些必须上马的项目我们积极上马,这些都是可以。但是我们没有必要为了保证度把一些我们可能认为淘汰的,已经产能过剩的,已经认为对我们未来结构调整非常不利的项目上马,这些项目上马以后,增长速度上去了,数字是非常漂亮了,但是留给给我们未来的难题非常大,所以我认为这个保证一定的增长速度与调结构之间并不矛盾,如果我们的政策能够协调好的话,这两点都可以保证的。

  白岩松:好,马博士时间的因素,我们就先聊到这儿。显然这是有表见的,我们要做这件事,要稳增长但它这一次跟4万亿的时候又有很大的不同,我们必须有一个强有力的底线,我们必须去满足未来发展的时候,留下足够的空间,不能寅吃卯粮。

热词:

  • 新闻1+1
  • 湛江
  • 市长
  • 发改委
  • 钢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