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调查]私了(20120526)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26日 22: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aebee0388f9044a6b8824d74e95dbef3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图为医院院长在灵堂前致辞哀悼。

    安亚宏 百信医院院长 董事长

    钱学渊 百信医院业务院长外科医师

    闫占强

    袁文科 百信医院内儿科住院医师

    刘世亮 百信医院副主任医师 儿科主任

    郭占利 横山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

    付 炜 横山县卫生局局长

    陈海发 闫占强姨夫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2012年5月初,一段时长约3分20秒的视频在网络上迅速被传播。

    视频中作检讨的是一位医院的院长,而死者是曾在其医院就医的患者。之后,这位院长和随行的几十名医护人员一起下跪、磕头。

    “医生、检讨、集体下跪、羞辱”这些字眼连同视频一起刺激了大众的神经,那么到底是什么原因使得医院院长和医护人员做出这看似异乎寻常的举动?这一切的背后又是否有着不为人知的隐情和纠葛呢?

    这里就是“院长下跪事件”的发生地陕西省横山县,地处陕北黄土高原腹地,全县人口约36万,这个县的经济曾以农业为主。近年来煤炭、石油、天然气资源产业逐渐兴起,使得横山县与外界的交往不断增多,但是这里依旧保持了传统而淳朴的民风。

    百信医院是县里仅有的五家医院之一,据说也是县里设备最好的民营医院。在这里,我们见到了视频里的当事人百信医院院长兼董事长安亚宏,他在几年前和几个朋友一起出资1800万元创办了这家民营医院。

    记者:那几天是不是觉得自己在县城里一下子变成名人了?

    安亚宏(百信医院院长 董事长):变成……(地下)哪儿有缝钻进去,还什么名人,我是这个地球上最倒霉的人。

    安亚宏就是视频中致悼词并带领几十名医生下跪的人。

    记者:看到这个视频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

    安亚宏:哎呀,气得不得了。

    记者:为什么呢?

    安亚宏:真是有点过分了,对吧?(这是)让医院生存不下去的一种标志,满城风雨都知道,这个做法我觉得很恶劣的。

    据了解,这段视频早在今年四月就已经出现在网络上,但刚开始并未引起太多的关注,而后视频的标题几番发生变化,直至被注解为“医闹胁迫民营医院院长下跪”之后才备受瞩目。

    安亚宏:有些时候报道各有各的心态,各找各的人,这时候大家出来的味就不一样了。

    “下跪视频”被发酵成为热点事件,并派生出各种解读,这让安亚宏感到懊恼。但是,视频中最吸引人眼球的下跪和致悼词到底又是怎么回事呢?

    安亚宏:我跪下了,他们跟着跪下了。

    记者:那当时现场说要磕头的时候,你觉得意外吗?

    安亚宏:不意外,好友或者哪个亲戚或者年轻人,去了(葬礼)之后,你不磕头,大家(觉得)没有礼貌。

    记者:我看那视频里头,你还在那儿读了一段悼词,当时这悼词是你自己写的,还是别人给你写的?

    安亚宏:我自己写的。

    据安亚宏说,视频中和他一起下跪的医护人员共有39名。那么,他们又是如何看待这一行为的呢?

    钱学渊,业务副院长,在来到百信医院之前,他曾在公立医院工作多年。据了解,那天他也参加了葬礼。

    记者:(葬礼)那天是谁叫你去的?

    钱学渊(百信医院业务院长外科医师):就是医院董事会叫我去的。

    记者:是董事会开会之后决定的,然后通知你们?那有医生拒绝去的吗?

    钱学渊:反正是各科基本上能去的都去了。

    据钱学渊介绍,出席葬礼的39位医护人员中大部分都没有参与之前对那位患者的救治过程,也与患者家属素无来往,刚到医院工作不久的袁文科就是其中之一。

    记者:那你当时去是出于什么考虑,这件事情你也没有参与过抢救,你又不认识那个人。

    袁文科(百信医院内儿科住院医师):不认识,但是我们觉得是一个群体,因为老板从这件事情上压力很大,出于为了尽快把这个事情了结了,或者给老板分忧。

    记者:当时要求你们下跪的时候意外吗?

    袁文科:大家一块去的。大家都跪下了,就跪下了,真没考虑那么多。

    记者:觉得也无所谓?

    袁文科:后来就不觉得无所谓了。

    记者:后来,什么时候?

    袁文科:后来就是视频传上去,各种各样的说法出来以后,觉得这个事情,仔细地想,觉得确实有辱。

    记者:那让你觉得心里不舒服的到底是那个下跪的行为,还是那个视频传到网上以后,引起了那么大的社会反响,然后让你们觉得心里不舒服?

    袁文科:我觉得后者占得更(多一点)。

    记者:这事情传开了,觉得没面子,是吧?

    袁文科:嗯。

    那天参加葬礼的还有儿科主任--刘世亮,他也没有救治过那位患者。

    记者:那当时去之前知道去到那个地方会有可能下跪吗?磕头吗?

    刘世亮:因为陕北这个地方,可能跟你们其它地方不一样,风俗习惯就是这样,你只要到了灵前,如果不下跪、不磕头,那是不合乎情理的,你只要到人家那个地方去,先磕头烧纸,这个是很正常,很平常的事。

    记者:很多人都说这个当时让你们到那儿去,给这个死者下跪,是对你们医生的一个侮辱,你同意这种看法吗?

    刘世亮:不好评价。

    记者:那你总有感受?

    刘世亮:没有感受,我就说了就是跟着感觉走,跟着老板走。

    参加葬礼时下跪虽然是当地的习俗,但是在几十名医护人员下跪的背后是否隐藏着更多的原因呢?在死去的患者与医院之间究竟又发生过什么呢?

    2012年5月9日,我们在这里见到了死者的儿子--闫占强。

    闫占强:我最想(我爸)的时候,我就是把那个(照片)拿出来,就是每天晚上拿出来看一遍,我哭一哭,我就感觉我心里边(好些),要不然,我一天感觉肚里边,肚里边憋屈得(很),我只要一看那个(父亲照片),我哭一会儿还能睡,我就没事了,我每天都是这样,就是这样。

    闫占强的父亲去世不久,而他自己却被羁押在看守所里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闫占强:这个事我给你从一开始说,我们家就在那个旁边,离这个百信医院很近,隔一个广场,广场过来就是,我跟百信医院的这个院长,我们俩有十几年的交情,就是那个安院长,我们俩就是好朋友,铁哥们儿。

    记者:铁哥们儿?好到什么程度?

    闫占强:比说我们两个,我有钱或者他有钱,谁跟谁借钱都不需要打条子。

    据了解,闫占强在家行三,亲戚朋友们都叫他闫老三。据他自己说,他在农村长大,因为小时候家里穷,没念过几年书,现在也没有固定的工作单位靠做煤炭生意赚钱养家。

    2012年3月8日中午,闫占强外出和朋友吃饭,突然接到家人打来的电话,他的父母、姐姐、姐夫,还有他五岁的女儿一共五人,因吃了隔夜的剩菜,都出现呕吐、腹痛、腹泻等症状。

    闫占强:我赶快打电话,我就给百信医院安院长打电话,我说可能我家里边吃了小白菜中毒了,五个人,你赶快叫大夫、叫护士。

    记者:打的就是安院长的电话?

    闫占强:对,为啥呢?那个医院离我家又近,再一个我们又是多年的交情,谁都去医院愿意找个熟人吗,对不对?何况他还是个院长呢。

    但谁都没有想到,就在闫占强给安亚宏打完这个电话的十几个小时之后,他的父亲就去世了。那么,在这十几个小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记者:那当时你听到这个电话以后,做了什么安排吗?

    安亚宏:我当时给我们业务院长安排了,大概过了五六分钟吧,我从家里边赶到这边。

    据安亚宏说,当时医院组成了抢救小组对闫家五口人实施救治,而他和业务副院长钱学渊都在医院督阵。

    钱学渊:初步检查以后,认为是食物中毒,就按食物中毒抢救程序进行了抢救。

    据钱学渊介绍,在食物中毒的五人中,闫占强70多岁的父亲症状较轻,因此院方最后对他进行了洗胃的救治,这样做的目的是要彻底清除胃中食物残渣,理论上说操作并不复杂,可是没想到的是意外发生了。

    钱学渊:(洗胃)十来分钟的时候发现,就是出来的胃内物有血,肚子也有点胀。

    闫占强:我父亲就哭开了,哭了,就满屋子吼得,哭着说疼死了,疼死了,他受不住了,(父亲)那个人(本来)很皮实,我就感觉不对劲了。

    钱学渊:急诊做了CT,诊断是胃穿孔。

    记者:CT当时能看得非常清楚?

    钱学渊:腹腔里面液体非常多。

    记者:在洗胃过程中什么情况下一般会导致胃穿孔?

    钱学渊:现在也不好说,一个就是说是不是洗胃(操作)有什么不当的地方,病人有没有原来的原发病灶,再一个年龄比较大。

    据钱学渊介绍,在发现闫占强的父亲胃穿孔后,他们决定将其转往上级医院进行治疗。当晚,大约在23点多,榆林市第一医院为闫占强的父亲实施了手术。

    闫占强:做手术的时候,我就一直在那个旁边,一直在手术门口等着。

    3月9号凌晨两点多,手术结束。闫占强被告知,他父亲的生命已难以挽救。这份出院记录显示:患者系老龄男性,胃破裂、脾脏破裂、腹腔感染重、休克时间长、脑复苏可能性小、感染控制困难、凝血纠正非常困难、患者预后极差、生存几率小。

    2012年3月9日凌晨4时左右,闫占强的父亲在被送回家中后去世。

    闫占强:我就开始给穿老衣,老衣一穿完,我们所有的人都在那儿都哭了,我们有一个讲究就是父亲老衣一穿,不能在炕上睡,要在地下放一块干草铺开,把老人放在地下,头上枕一块砖块炭,就是你们说的那个煤,枕着煤,我在脸上盖一块白纸。

    2012年3月10日,在闫占强父亲去世的第二天,安亚宏带着业务院长钱学渊等人来到了闫占强家。那么,发生了这样的意外之后,这两个有着十几年交情的好朋友又如何面对彼此呢?

    安亚宏:去了以后,家里边有个家属情绪比较激动,踹了我一脚。

    记者:踹了一脚,谁踹你的?

    安亚宏:我也不知道谁。那时候你想,咱们顾不了那么多。

    记者:那天去是想做什么?

    安亚宏:我是给他汇报,当时咋样的抢救过程,给他家属阐述了。

    记者:你讲完之后,他们接受吗?

    安亚宏:有点接受不了。

    记者:那当时他们提出一些要求了吗?

    安亚宏:没有。

    记者:只是想确定责任?

    安亚宏:对。

    记者:当时你不认为这是你们医院的责任是吗?

    安亚宏:我不认为是全部。

    记者:那你认为你们也有一定的责任?

    安亚宏:这是肯定的,这是一定的。

    记者:3月10日去他们家的时候,见到老三了?

    安亚宏:见到了。

    记者:他当时跟你说什么?

    安亚宏:没有说什么。

    父亲去世后,与安亚宏的第一次见面,闫占强并没有说什么。但是,在他的内心里到底会如何看待好朋友所管理的医院对自己父亲的救治过程呢?

    闫占强:他最不对的时候是,第一个他不应该往榆林给我转这个院。

    记者:那不转的话,那么危险,他自己处理不了?

    闫占强:我跟你说,只要不转,而且当时那边榆林医院的李大夫就跟我这么说。他说只要在横山做这个手术,当时一发现这个,你就可以把这个胃切除了,血不会流成那样,不会有这么危险;再一个就是……

    记者:那他也是好心,想给你转到榆林,因为他也不知道?

    闫占强:这个他不是好心,这个他是为了推卸他医院的责任。

    记者:这是你的猜测?

    闫占强:我猜测他当时也是害怕了。

    记者:你问过他没有这个问题?

    闫占强:你说我能问吗?老人已经成那样了,我还能问吗?

    闫占强不仅对百信医院的救治过程表示不满,他还认为安亚宏作为自己的好朋友,在父亲最危急的时刻并没尽到应有的情义。

    闫占强:这边走的时候,就是他们百信医院打发了两个护士,跟着榆林医院的救护车,就跟着我父亲到了榆林医院过去,也没有联系好,又耽误了3个多小时了。

    记者:我们采访闫老三的时候,他就讲,他觉得你们转院也不是说不行,但是转院过程中,你没有跟人家医院打好招呼,结果到那儿耽误这么长时间,最后出这个事情。

    安亚宏:对,这就是我一直想阐明的,而且又没有机会阐明的地方,榆林医院那边我先后打了11个电话。

    记者:当时他们怎么讲的?

    安亚宏:他们说他们准备好了,他们正准备。

    记者:那当时没有想到自己或者派一个医生过去?

    安亚宏:这也就是我觉得他恨我的地方,就是如果我能去的话,他可能。

    记者:心里会舒服一点。

    安亚宏:会舒服一点。

    记者:如果是事后想一想,是不是去的话情况会稍微好一点?

    安亚宏:如果从感情上来讲,个人关系这块来讲,我是应该去的。

    作为相处十多年的好朋友,或许当时的安亚宏已经感觉到了闫占强内心的怨恨。那么,他该怎么办呢?几天后,安亚宏带着医院的副院长第二次来到了闫家。

    闫占强:他们三个过来,拿这么大一个那种食品袋,黑的,提了一兜子钱,不知是多少钱我不知道。

    记者:带来多少钱?

    安亚宏:带了30万。

    记者:当时你理解这30万块钱是,我觉得就是既然你有怨恨,大家看看能不能沟通一下这个意思。

    记者:他要了吗?

    安亚宏:没有。

    记者:但是一般的医疗纠纷出现分歧的时候,最终都是医院给患者或者家属补偿一笔钱,主要的分歧也主要是钱,那你当时是真不在乎这30万块钱吗?

    闫占强:我不是不在乎这30万,谁都爱钱,我当时就考虑说,这是用我父亲的血换来的钱,谁都不愿意往家拿上这个钱。

    记者:但是人毕竟去了,那如果要是有这30万总比没有强?

    闫占强:对,你说这个30万总比没有强,谁都觉得那比笔钱重要,我就感觉说我明天出去行乞,我都不愿意拿我父亲这30万块钱,我看见这个钱就难受,所以说我就跟他说的时候,我说你不用对我跟别人一样拿这个钱来跟我了事,我不要你的钱,我说我花这个钱,我父亲的血换来的钱,我花这钱我就感觉到他一直看我呢,看我花这个钱,我不能这么没良心。

    记者:但是假如说,安院长不是你的哥们儿,跟你不认识,如果要是你父亲到那儿去看病,发生这个情况了,你会要钱吗?

    闫占强:也不会。

    钱不能解决问题,闫占强这个表态让安亚宏无所适从。那么究竟什么才能解决问题呢?

    3月16日,陷入僵局中的安亚宏接到了一个电话,打电话的人叫陈海发,他是闫占强的姨夫。

    据了解,早年间陈海发是县百货公司的经理,在闫家,他既是长辈,又是娘家人中的能人,电话中他告诉安亚宏,3月17日闫家将为老人举办葬礼,希望他能参加。

    陈海发(闫占强姨夫):检讨也好,检查也好,忏悔也好,不管什么态度,都要在灵前跟人家来的亲戚有一个交代。

    记者:这是你提的建议?

    陈海发:我提的建议。

    据陈海发说,在陕北民间人们对老人的过世非常重视,亲朋好友不仅要出钱出力,帮忙安排后事,还要过问死者的子女,在老人的生前有没有尽责尽孝,而这关系到死者的子女日后在族群中的脸面以及与他人相处的信誉。因此,在闫占强的父亲死后,陈海发作为娘家人的代表之一,介入了此事。

    陈海发:最后闫家弟兄说哎呀,姨夫你这个办法好,我们得向亲戚有个交代,他们亲戚有一个交代,不然的话(亲戚会问),他爸爸好好的人咋就死了,我当时提这个建议后,我跟这个小安一商量,小安说他同意。

    记者:那假如说没这个事,他父亲去世了会请你去吗?

    安亚宏:那个必须去的,那肯定要去的,但那个我去在心里边去和去是不一样的。

    记者:就是没这事你也会去?

    安亚宏:对,肯定要去。

    记者:那去的话也会磕头?

    安亚宏:那肯定了,你去了不磕头,大家认为你没有礼貌,我们这儿有钱难买的灵前的孝敬,指的是这个磕头。

    于是在3月17日,闫占强父亲的葬礼上发生了这一幕。

    记者:但我看悼词里头写到,你说这个老人的去世你们有非常严重的责任什么什么之类的。

    安亚宏:对。

    记者:那不就等于承认你们在整个事件中间(有责任)?

    安亚宏:他说态度诚恳一点,事情以后就好解决。

    记者:你认为这是态度诚恳的一个表现?

    安亚宏:对,不管怎么说,他们情绪可能过于激化之中,不稳定之中,我觉得说这会儿承认一下也无所谓,等过去这个坎再说。

    在安葬了父亲之后,闫家开始讨论如何解决与百信医院的纠纷,对于通常意义上的医患纠纷来说依据《医疗事故处理条例》的规定,解决途径包括协商、卫生行政部门调解和民事诉讼。那么,闫家究竟会采取哪种方式来处理这场复杂的纠葛呢?

    闫占强:我们姊妹都是他们所有的人都是一致认为要咋着,要起诉,进国家部门。

    记者:你呢?

    闫占强:也有分歧了,因为我的想法跟他们想法不一样。

    记者:你是什么想法?

    闫占强:我跟他们是这么解释的,我说,第一个小安跟我是朋友关系,打官司这个事不一定,弄得能(两边都)恰好,因为一进了公家部门就不由咱们,对不对?人家公家能处理成咋样就咋样,不由咱们,对不对?在咱们横山这么穷的地方,就说是(安亚宏)创业起来,这么点事业(医院)很难,(安亚宏)一个白手起家的,农家儿子,创业起来真的很难,不要一下子把别人敲死,我也了解过一些律师,人家说是只要你起诉了,这个可能鉴定成一级医疗事故,营业执照可能就吊销了,就要关门了,一关门就倒闭了,不要把人敲死。

    记者:那你当时跟你兄妹,说这些话的时候他们什么反应?

    闫占强:他们争不过我嘛,我们这儿的风俗是怎样的。我哥他给我大伯过继去了,他是他们家的长子,我们这边的风俗就是大儿子没有,小儿子就是长子嘛,小儿子说了算的,就是这样。

    记者:风俗,就是你说了算?

    闫占强:所以说当时的时候,都闹得很不愉快,为什么呢?就是有的说是要起诉,有的说咱们都在一条街上住着,就这么大点街,早不见晚见,你们又是朋友,私了吧。

    顾及十多年的交情,闫占强打定了主意要跟安亚宏“私了”。但是,他同时还必须得跟自己的家人有个交代,那么,这个“私了”到底该怎么“了”呢?而安亚宏他又在作何打算呢?

    安亚宏:(我想)跟患者家里沟通,然后私下里调解,解决。

    记者:你们当时为什么没有想到去做一个医疗鉴定呢?

    安亚宏:我们当时想着,这个因为涉及到上级医院,而且病例是他们写的,鉴定也肯定,按照他们的说法鉴定。

    记者:你觉得鉴定的结果也会按照他们的说法来?

    安亚宏:对。

    记者:那即便那样的话,它毕竟是一个正式的鉴定结果?

    安亚宏:也可能这样,但是我们折腾不起,医院出来这个事情以后,你说耽误多长时间才能把这个事情弄完。

    记者:从内心角度来讲,你也是希望通过“私了”方式来解决?

    安亚宏:这样快嘛,这今天咱们说好,马上互相谁也不找谁的麻烦。

    一方顾及情义,一方权衡成本,安亚宏和闫占强都放弃了通过正规途径解决纠纷的打算,不约而同地选择了“私了”的方式,而闫占强的姨夫陈海发则被双方认定为所谓的“纠纷调解人”。那么接下来,在陈海发的“调解”下闫占强和安亚宏,到底会如何“私了”呢?

    闫占强:停业整顿三个月,再别叫这些医院再伤害像我爸爸这种无辜的人,提高一下警惕,他们小小一个失误就可以给家属们带来多大的痛苦,最后我又给加了一条,我是咋说的,谁违反了协议拿出来三百万,交给慈善协会那些有用的人。

    记者:当时怎么想到三百万这个数?

    闫占强:就随口就说出来了,就这么说的,实际这份协议就是,当时为了给我留一点出气,就这么个事。

    停业三个月,如违反协议,罚款三百万,对于这样的“私了协议”,安亚宏会接受吗?

    记者:你当时看到这个协议的时候,什么反应?

    安亚宏:没有反应,因为第一天姓陈(海发)的说,写个字据,大家互相面子下去就可以了,没事。

    记者:他那意思就是协议里虽然规定的是三个月,但是你停几天?

    安亚宏:你就开。

    记者:就没事了?

    3月21日,安亚宏和闫占强签署了这份手写的“私了协议”。其中规定:一、乙方(医院)停业;二、停业三个月后,如乙方想继续办下去,应当告知甲方并会同有关专家,对乙方的管理设施以及服务质量进行实地了解座谈,确信乙方的管理能力、医疗质量、服务水平等明显提高,能为社会提供正常的诊疗服务,确保不再发生伤害无辜生命的现象,之后经甲方同意方能开业;三、如乙方违反规定,则甲方有权向有关部门控告,依据法律、法规、追究乙方责任,同时,乙方还应向甲方赔偿人民币三百万元,甲方将此款作为善款用于慈善事业。

    记者:那你当时有没有意识到,让他停业整顿这种方式有什么不妥?

    闫占强:我没感觉到有啥不妥,但是我想的时候,那点整顿啥的无所谓嘛,就说是他那些医生叫来学习一下,开两天会,我就留这么一点点(机会)出气。

    记者:那当时协议签署的时候,你是什么心情?

    安亚宏:心里边还挺放松的。

    记者:觉得终于又了了?

    安亚宏:对。

    记者:如果他当时真按照协议管你要三百万,你会给吗?

    安亚宏:那……那不一定。

    记者:你的意思是说,这个协议一开始签的时候,你就没太把这协议当回事?

    安亚宏:对,因为电话说过完了以后给个面子,大家过去就行了,所以我没太在意。

    2012年3月21日,闫占强和安亚宏达成“私了协议”,他们之间的纠葛似乎算是有了了断。但是,让所有人都意想不到的是,4月17日“私了协议”签署还不到20天,当地的公安机关就接到百信医院的报警,称闫占强不仅打碎了医院的玻璃,还用铁链锁住了医院的大门,这到底又是为什么呢?

    2012年3月21日,就在闫占强和安亚宏签署了“私了协议”的当天,双方都不想“叨扰”的“公家”县卫生局不请自到,他们出现在了百信医院。

    付炜(横山县卫生局局长):发生了患者死亡之后,我们就组成了一个调查组,邀请了我们卫生监督所,还邀请了县医院的一些专家参与对整个救治过程,(所)进行的调查、了解。

    记者:当时觉得他们处理,比如确定患者病情、处理方案等方面,还是有一些问题是吧?

    付炜:还是有一些过失,尤其这个这个老人根据他的情况,适合不适合洗胃。

    记者:针对医院做出哪些处理呢?

    付炜:(调查组)认为,在这个救治过程中,还是有一些过失的,根据有关的法律法规,对参与抢救的三名医务人员做出了一个行政处罚,同时给医疗机构,就是百信医院,下达了一个整改意见,要求他们是进一步加强内部管理,提高医疗服务水平。

    记者:这三名医护人员做出的处理结果是什么?

    付炜:停职执业六个月。

    但是,让卫生局感到费解的是,他们只是下达了让百信医院内部整改的通知,而在3月28日百信医院却彻底停业了。经过了解,卫生局才发现导致百信医院停业的原因,是那份看上去比“公了”更为严厉的“私了协议”。

    记者:那你怎么看他们双方签的这个协议?

    付炜:医疗机构停业必须由我们省卫生行政部门做出,任何组织个人没有这个权利。

    记者:如果医疗机构依据这个协议自愿停业呢?

    付炜:这个就是一个比较尴尬的问题,我没要求它停业,它停业了,从我们监管这个角度来说,只能督促他尽快恢复营业,再也没什么好(办法),法律上规定也没怎么你,必须强迫你下达你要必须开业(的通知),没有这个东西。

    根据安亚宏的粗略计算,医院正常营业每天毛收入在三万至五万元人民币,而假如真的停业三个月,累积损失将接近三百万元人民币。2012年4月16日,在停业近20天后,本没有把“停业三个月”当真的安亚宏拨通了闫占强的电话。

    安亚宏:(我说)书面写的一个东西。

    记者:写的什么?

    安亚宏:写了一个就是和他商量,请求开业的一个申请。

    记者:他当时在电话里怎么说?

    安亚宏:电话里说不能开。

    记者:那你当时没说吗?你说当时不就是说停几天就行了吗?

    安亚宏:他没等说电话已经挂了,实际上沟通时间也很短,他心情特别不好,平时脾气也比较暴(躁)。

    当天打完电话后,安亚宏自己做了一个决定让医院重新开业。4月17日,百信医院营业了,那么对此他那位“暴脾气”的铁哥们闫占强会作何反应呢?

    闫占强:我们另外一个朋友跟我说,百信医院开了,开门了,我说你也应该跟我打声招呼,想开你就跟我打声招呼,就跟他们心目中想的那样,就跟原来咱们商量时候说的,他找上两个人来一起商量,说明白是撑不住了还是咋了,那咱再看么,你就理也没理我,就把这个门都开了,那咱们签这份协议顶屁呢,对不对啊?当时你(安亚宏)也同意,它就是一份君子协议,对不对?就说不管法律上生效不生效,咱们这块儿君子协议常签吗?我们这里就说理,既然是个男子汉,你说出的话就要算数,(否则)你就不要说了,对不对?就这么,我从老家起身(去医院)的时候,其实我就拿了两跟狗枷。

    记者:拿了两个什么?

    闫占强:狗枷,就那种铁链,栓狗的那种铁链,我过来的时候,又在路边下来买了两把锁头,我就不信他开业,开了我就把他的门锁了。

    记者:就你当时之所以想去锁门,就是因为你觉得他没跟你打招呼?

    闫占强:就是,就生气的是你既然是个男子汉,你说了就不算了,你想开门就该跟我打声招呼,就我们这边说句最土的话是,你放羊的,你打羊,那肯定先喊一声,才能把手里那块石头扔出去打羊,对不对?

    4月17日下午,令安亚宏意外的是闫占强锁住了医院的大门,阻止他们继续营业,安亚宏当即向县卫生局汇报了情况。

    付炜:给我们分管领导打电话说是,他们正常营业的时候遭到了患者家属的锁门,我们要求他尽快给110公安报案,他就给公安报了案。

    记者:要求他们给公安报案?

    付炜:嗯,锁门了以后,像我们就没法处理了。

    院方报警后,警方很快来到了医院现场,并要求闫占强立刻将门打开,而后警方带走了闫占强。

    郭占利(横山县公安局治安大队大队长):他当时到派出所就说是他们原来有个协议,说是要停业三个月,所以说他依据这个。

    记者:那你们当时怎么跟他讲的呢?

    郭占利:我们认为就说是你锁医院的大门,这个事情是违法的,至于说你这个协议成立不成立,合法不合法,不是他闫占强说了算,要有相关的部门来认定这个协议。

    闫占强:进入公安局了就不是我说了算了,人家治安大队说你们签的是狗屁协议,你们的协议是无效的,当时就不由我来说开不开门的事了,人家治安大队给我讲的是,你再不要管这件事了,就至于医院开门不开门,跟你没关系了,我们法律部门介入了,你不要管了,那就不由我了。

    记者:你当时什么反应啊?

    闫占强:我没反应了,我有什么反应。

    记者:你认吗?人家说这事你管不了了?

    闫占强:这事就我管不了了。

    记者:你认吗?

    闫占强:我认了,我还能不认,我不认我有啥办法。

    4月17日当天,闫占强被允许回家,但他并不知道警方已经开始着手调查他的锁门行为。当晚,县政府专门为此召开了会议。

    付炜:我们的县政府主要领导,把我、我们卫生局、公安召集在一块开了一个会,要求百信医院正常营业,任何人不得干扰医疗正常秩序,所以我们下去以后要求他们营业。

    安亚宏:他们亲自……高局长亲自到我这儿来过两次,说你不要管他,你把医院开了,我心里压力比较大,回来之后,我说既然,他心里还有那么大的怨恨,咱们再稍微缓一缓。

    记者:你们当时对他们这个解释怎么看?

    郭占利:他想如果再开门很可能患者家属又要进行锁门,出现一锁门,可能我们公安就介入,可能双方矛盾就进一步激化了,他不想走这个途径。

    记者:你们把他们双方叫到一起协商了吗?

    付炜:通过各个渠道,包括我们县上主要领导和患者双方做过一些工作,初步达成了一个意见,就是我们五月份,五一过了,放假以后,把患者接到一块开一个座谈会,正儿八经就不会出现类似的事了。

    但是,就在5月2日劳动节假期还没结束,安亚宏与医护人员们在葬礼上,下跪的视频便出现在了网络上。不久,各路媒体蜂拥而至,本想“私了”的纠纷成了广受关注的热点事件。

    记者:你觉得这事闹得有点大了是吧?

    闫占强:就是闹得有点大了,我就跟他(安亚宏)说不要弄了,你也不要那个了,我也不要那个了,这个协议咱俩一把把它扯了,谁也不要那个了。

    安亚宏:他还主动给我承认了错误。

    记者:他怎么跟你承认的?

    安亚宏:他说兄弟对不起,这事情给你带来这么大的伤害,他没想到,他没有想到。

    2012年5月3日,闫占强和安亚宏撕毁了“私了协议”,而百信医也重新营业,但是谁也没有想到,5月8日,就在闫占强和安亚宏握手言和之后的第五天,当地公安机关完成了调查,并对闫占强进行拘留十天的处罚。

    记者:那拘留他的具体理由是什么呢?

    郭占利:依据《治安管理处罚法》,第二十三条第一款规定,他是属于扰乱单位秩序的行为。记者:那你觉得委屈吗?

    闫占强:委屈。

    记者:为什么呢?

    闫占强:因为我医院有这么大的医疗事故,我父亲被治死了,我还要进到这里边,肯定委屈。

    记者:那你听到这个他们闫家的老三被抓起来之后,你是什么感觉?

    安亚宏:很伤心,心情很复杂,抓他不是解决我们这件事情的目的。

    记者:但是他已经违法了。

    安亚宏:不是说今天把谁处罚了,这件事情就扯平了,我觉得有可能会引起更大的误会和伤害。

    记者:他放出来之后,你们再见面,你们还会成为朋友吗?

    安亚宏:作为我来讲,我还会把他当朋友。

    记者:那你觉得经过这件事情以后,你们还能成朋友吗?

    闫占强:不会影响。

    在即将离开这座黄土高原上的县城时,我们偶遇一场殡葬仪式,当地人解释说送葬队伍穿过大街小巷是在为亡者招魂,而这个习俗已经流传了上千年。

热词:

  • 新闻调查
  • 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