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煊一会客厅]周孝正:当代社会价值观的转变与反思

发布时间:2012年05月09日 14:1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184132cd83774f4ab820a86a1d46ab8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本期节目,我是主持人煊一。建国60年来,特别是改革开放30多年来,我国的社会发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随着经济的快速发展,人们的生活水平也在不断提高,一些新事物、新思想不断涌入,使人们的价值观也在不知不觉中发生着变化。
  今天我们就将邀请专家一起来探讨现在的一些充斥在我们这个社会当中周围的一些不良的社会价值观,为大家介绍一下我们演播室现场邀请到的嘉宾是人民大学社会系教授周孝正老师。

  周孝正:您好。

  主持人:周老师您好,今天我们来探讨社会价值观的一个变化以及带给我们一些反思的问题,我们先从几十年前探讨一下,那个时候的人们,他们是怎样的一个价值观,跟现在有多大的差别,我们找了一个比较有代表性的人群,比如说知青时代,那个时代的人们是当时怎么样的一个生活状态和价值观。其实现在的年轻人没有办法去了解到,但是我们可以通过一些影视剧当中或多或少能看到那个时候的一个状态,比如说物质极其匮乏,大家都是基本上没什么私心,都是公心,都是非常有勇气地去面对各种各样我们可能无法想象的困难。周老师,您能不能先给我们讲一讲,知青时代,那个时代的人们是怎样的一个价值观?

  周孝正:那个时候中国是二元封闭的社会,就是城市一元,农村一元,而且是封闭,首先城市对农村封闭,农民一般进城叫盲目流动,简称“盲流”,都要收容遣送回去。中国又对外国封闭,所以说现在我们叫双重对外开放,一个城市对农村开放,一个中国对外国开放,所以那个时候就是二元封闭。那时候的物质比较匮乏,叫普遍贫穷,现在叫两极分化,贫富差距相当大,而且现在越来越大,所以说均贫富是不对的,为什么?只能均贫,不能均富。我们那时候就是一个均贫的状态,叫相对剥夺感很弱,中国的人都差不多。像我们到了黑龙江去所谓建设兵团,基本上属于插队。

  主持人:您当时也有这份经历是吗?

  周孝正:对,当时我们是一个月32块钱,我们连里头那个最高的,人家是抗美援朝的一个军官,他68块钱,而且只此一个。

  主持人:感觉那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叫劳动改造?

  周孝正:那时候不叫改造,大伙都差不多,一去的时候三十二块,十年以后还是三十二块,一天一块二毛五,那就叫均贫。那个时候的价值观诚实劳动,那时候没有合法经营,只有诚实劳动,劳动最光荣,不管你是当工人、当农民还是当兵,我们叫工农兵,基本是一个意思,那时候像我们也算是军队,叫中国人民解放军,黑龙江生产建设兵团,军人叫穿军装的老百姓,我们叫不穿军装的军人,穿军装的老百姓,差不多。


  主持人:那时候的人们,他们对社会包括自己的生活,比如说未来,我工作上要怎样,生活上要有个什么变化,有这样的一个期望吗?

  周孝正:那时候有无知跟狂妄的意思,比如说要解放2/3处在水深火热之中的被压迫、被剥削的人民,当时社会主义国家是12个,大概地球上的人那时候是36亿,社会主义国家大概是12个,所以叫1/3,解放了。还有2/3,他们生活在资本主义水深火热,所以那时候有狂妄、无知的这种感觉,为什么要解放人家,认为人家比我们差多了。可是改革开放以后,中国派了很多人去考察,我们才认识到了我们落后了,所以这才有改革开放。

  主持人:所以说其实那个时代的人为什么像您说的可以均贫,并且大家每天都是以劳动最光荣这样一个状态去期望改造别人,可能那个时候也是因为看不到,没有改革开放,也看不到周围的人跟自己有什么不同,比如说像现在那个人很有钱,我是这么贫穷,他会有这样的对比,但那个时候是没有的,他没有一个不同的价值观?

  周孝正:那时候我们叫绝对贫困,就是周围都一样,你就看不出多大差别,现在叫相对剥夺,那时候叫绝对剥夺,那时候大家都是基本上60年还捱饿的,连吃饱肚子这件事都是很困难的,所以那时候有一句话叫吃饱了撑的,现在人就不理解这事,那时候的意思就是你都吃饱了还要折腾吗?意思就是你是吃饱了撑的,其实人们吃饱了才有各种活动,比如说体育、文艺,连吃不饱还有什么去锻炼体育吗,还敢中长跑吗?是这个意思,所以他们不理解那时候的话。
  那时候我们有好的,叫做劳动,但是那时候也有愚昧的一面,比如我们都要做螺丝钉,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也就是说现在是2003年3月15日人权入宪,一直到今年人权入刑诉法修正案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尊重和保障人权了,十七届三中全会已经强调了党员的主体地位,说我们这个党是八千万党员的党,要强调党员的权利、党员的主体地位。比如说现在差额选举,给你100个候选人,得差额到15个以上,如果不差额,说100个就选100个,那就作为一种废票了,那个时候社会主义是一个大的机器、大的车床,我们都是一颗螺丝钉,一切听从党的安排,放到哪里哪里亮,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现在可以双向选择,我们有择业的自由,有出国留学的自由,那个时候没有这个事,那时候没把自己当成一个人,因为那时候不提人权,那个时候就是螺丝钉,就是专政工具、国家机器,你让我上哪儿我上哪儿,一切听从党安排,怎么还有差额选举这种事呢?党说的候选人100个,我们就鼓掌通过,最多最多我们举手通过,哪有说100个还得差掉15个,这是改革开放以后非常大的变化。

  主持人:周老师,您觉得我们中华民族有很多非常优良的传统文化,您觉得哪种传统文化、哪种精髓,这种精神应该是那个时代应该去遵循,到现在这个时代依然我们要去继承、去发扬?

  周孝正:比如说我们叫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我不想你欺负我,我也不欺负你,从一个儿童就应该培养这种同情心,如果没有同情心就不会构成社会,更不会构成和谐的社会。第二句话就是己所欲也勿施于人,比如说我喜欢吃肥肉我就吃,我喜欢吃辣的、吃咸的、吃甜的都可以,我不能说我喜欢吃你也得吃,这叫己所欲也不要施加于人,这就是中国现在的理念,叫尊重和保障人权。你18周岁了,你是个成年人,你有权决定你的生活方式、价值取向、审美情绪,你有的你的脾气、秉性、偏好,别人要尊重你,你也要尊重别人,那个时候这点比较差。我们老要解放人家,要解放人家2/3,人家压迫被剥削人民,而且我们认为人家需要我们去解放。但是一直到十一届三中全会,邓小平有一句话叫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团结一致向前看,那个时候解放思想不是说解放全人类,是解放自己的思想,自己的思想被束缚了,我们要解放思想,只要有利于生产力的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综合国力提高,发展就是硬道理。那时候我们哪儿能不问,宁要社会主义的草,也不要资本主义的苗,就相当于贴标签了,是防止卫星上天、红旗落地,我们那时候叫极左,那时候的价值观,比如说我们尊重劳动,认为我们要劳动,劳动最光荣,而且不分体力劳动、脑力劳动,大家都光荣。

  主持人:我觉得劳动最光荣这件事情,无论是在那个时代还是在先进这个时代,还是在未来,我觉得都是一个永恒不变的一个话题。因为现在的社会真的看到很多人有这样一种思想,就是不劳而获?

  周孝正:比如说去买彩票的都知道,有一多半都是想改变自己的经济状况,并不是说发达国家,买游戏,游戏中了就中了,不中就不中,而且彩票还有提成,可以慈善。但中国的大部分人不是为了这事,因为他诚实劳动致不了富,合法经营他也很难致富,于是就想歪门邪道,这就出问题了,这实际上是世界的问题。
  比如2008年华尔街金融危机五大投资银行全垮台,房利美、房地美 基本也垮塌,为什么?因为他制造了泡沫。所以当时全世界的实体经济是60万亿美元,虚拟经济6000万亿美元,什么意思?1厘米的啤酒100厘米的泡,所以有的经济学家就辩论,说没有泡的啤酒你喝吗?我说一杯啤酒,1/3的啤酒,2/3的泡我喝,1%的啤酒,99%的泡你喝,他说他们也不喝,问题出在这了。玩实体经济的基本都很困难,玩虚拟经济的都发财了,所以为什么美国有个占领华尔街,为什么还有个口号叫99%、1%,1%玩虚拟经济的他们发财了,99%的实体经济的都不行了,这是世界的问题,也是中国的问题。中国也是一样,凡是亿万富翁的,问问他们都是干嘛的?他们小一半倒房地产的,小一半他们是炒股票的,像这两件事有度,适当的可以,比如投资,投资有回报,买股票是投资有回报,这可以,但是人家说了,股票股票不炒谁要,中国没有长期投资人,只有短期投机人,那些投机人毫无疑问百分之百剥削,为什么?他们根本就没打算去投资,也没打算要那回报,就是炒作,并且他们形成了一个有组织的诈骗集团,难道不是剥削、不是压迫吗?所以说那是赤裸裸的有组织诈骗行为,这种事影响了年轻人的价值观。
  而我们那个年代,不是说我们多好,我们那个年代没这个,我们那个年代连吃利息都算剥削,其实利息不应该算,比如现在的年利率是3.5,可是通货膨胀去年是5.3,现在是负利率,负利率还没赶上通货膨胀,辛辛苦苦挣那些钱要养老、医疗、子女上学、住房,结果推迟消费了,推迟消费没想到贬值了,这怎么叫剥削啊?所以那利息都叫,现在不是了,现在不是说3.5%的回报了,尤其这股市上,大部分人是亏了,世界有股市以来一成人赚,两成人停,七成人亏,中国不是,中国有股市94%的亏,34%的平,34%的人赚,这是畸形。所以我们说这是个度,不是说股票。

  主持人:我明白您的意思,就是说由于投机的这些人在进行一些不合法的方式来攫取自己的利益,导致整个链条是不正确的,并且是混乱的,并且影响了不仅是中国股票市场的发展,而且对大多数股民来说都是非常致命的伤害?

  周孝正:对。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这是马克思辩证唯物主义一个非常基本的基石,比如他通过傍大款、傍富婆,通过投机、炒股票、炒房地产,通过大规模的有组织的诈骗集团他富了,对于年轻人怎么办?你说他们怎么办?他们想诚实劳动吗?中国有2.6亿农民工,基本都是诚实劳动,一个月挣一千、两千、三千,连房子都买不起,所以说这些年轻人就得想,既然是存在这么暴富的人基本都不是诚实劳动,也不是合法经营,注意这是绝大多数的,这是一个基本判断,对于年轻人的影响就来了,所以这是一个难点。你现在竖的标杆全是这种人,让城市的人、让那些青年人像我们那时候的上山下乡、诚实劳动可能吗?不可能了。

  主持人:所以说真的是值得我们非常深思的一个话题,就像刚才举那些例子都在围绕着一个主题,金钱都是万能的,大家都在拜金。其实现在这个社会生活水平已经很好了,相对于很多年前,大家不愁吃、不愁穿,但是大家仍然不断地在追求自己的这种欲望,追求自己的这种需求,可能正像您说的因为他有对比,他看到周围的人,为什么他不劳而获,然后生活的很富足,为什么我们诚实劳动的人只能获得这么少的一个收入。

  周孝正:就是由绝对剥夺变成了相对剥夺,人家住草房,你也住草房,大家都一样,但是人家住了砖房了,你住了摩天大楼了,所以这叫相对剥夺,其实大家都进步了,可是人家进步的太快了,而且进步并不是诚实劳动、合法经营,这是一个毁灭性的打击,因为年轻人不可能让他说我就是要宁肯穷,我也要所谓的守住底线,现在叫道德底线全无,只谋最大利益。所谓“抬头向钱看,低头向钱看,只有向钱看才能向前看”,这种所谓拜金主义盛行是不能完全打到年轻人身上,因为你的导向不对了。怎么办?当然也不能完全我们举世浑浊唯我独清,这是比较狂妄的事,但是也不能说一逼就当娼,逼良为娼也是不对的,但逼良为娼也不能说还没逼或者刚一逼就当娼也不对,逼的太厉害了当一回娼也得容忍,为什么?因为不当票他要杀你,他要让你跳楼,让你摔成残废,所以得劝我们的学生如果碰见这种事就当一回,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得这么讲。所以人是在两个极端之间取一个状态,既不能说我就是举世浑浊唯我独清,太狂妄了,还有一个也不能说随波逐流,大家都这样我也这样吧。

  主持人:所以说个人的这种道德底线的把握,个人一个做人的原则,我觉得太重要了,但是往往很多时候,尤其可能一些年轻人很多经历的比较少,可能世界观、价值观都没有稳定的时候,就特别容易被各种诱惑所吸引,然后可能去做一些不应该做的事情?

  周孝正:这就是突破了所谓的道德底线。举个例子,你要跟大人有仇,我们还能理解,人家那孩子刚生出来,招你惹你了,婴儿只能喝母奶,母奶不够喝就只能喝牛奶,牛奶给放上三聚氰胺,没法躲,这就叫突破了底线。第二,掩盖了这么些年,这又突破了底线,发现曝光了,曝光了之后大家就知道了,就给解决了,你又不让曝光,2005年就曝了,到2008年奥运会才曝,又掩盖了三年,这就更加突破了底线道德,底线伦理被突破,这是中国一个大问题。

  主持人:我们先来分析这道德层面代表性比较强的几件事情,分析完之后我们再来看看,请周老师来说说究竟,您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些引导,来引导这些年轻人或者说很多人会有这样一个不良的价值观,是不是很多可能各个领域还是有一定责任的?比如说您说到的道德,大家可能都注意到了,近几年大家一直在谈离婚率的问题,一直在持续攀升,比如差不多近20年来,上海的离婚率好像是呈20倍的增长,离婚率特别高,其中调查发现离婚率当中有一个主要原因是婚外情比较占主要原因的因数,这也是道德上可能大家出现了一些问题,比如相对于很多年前知青时代,那个时候大家对婚姻的看法肯定跟现代人对婚姻的看法是非常不一样的?

  周孝正:对,首先是男女平等中国的基本国策,传统的中国社会叫,对一个妇女叫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可是从来不说那男的娶鸡是鸡、娶狗是狗,不说这个事,这就是不平等了。如果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那男的就是娶鸡是鸡、娶狗就是狗,意思是说你要对你的选择负责,既然经过自由恋爱了,既然不是包办的了,你们经过自由恋爱了基本要对行为负责,这就是现代人,我们叫公民,什么叫公民?自由和负责任来决定自己行为的人,你自由太多了那不成,责任太多了也不成,所以自由就得负责任。自由什么意思?就是自己走,所以自由没有别的意思,就是孩子生出来他肯定得躺着,慢慢大人把他抱起来,最后坐,最后爬,大约一到两岁之间,大人领着孩子走,走到一定程度,大人一撒手,孩子自己走,自由了,就是这个意思,但是自由你得负责任。想想走两步肯定摔倒,大人就说爬起来,自己再爬起来走三步又摔倒了,爬起来,经过一个过程他自己走了,所以自由就是这个意思,自己走,自己走就得负责。现在离婚率太高了,这是不对的,因为现在叫闪结、闪婚,简单一眨眼结婚了,必然导致一眨眼就离婚。

  主持人:我觉得离婚率高最严重的一个因素就是导致下一代孩子的成长,在单亲家庭中对孩子的成长肯定是不利的,这件事情对于祖国的未来可能是非常令人担忧的?

  周孝正:对,他的打击应该是根本的打击,因为从小他过的是单亲或者是跟爷爷奶奶过什么的,都缺少了父爱或者缺少了母亲,他缺少一个爱叫遗憾,缺少两个爱叫痛苦,如果连手足之情都没有,虽生犹死,这就是大问题。

  主持人:这是信息化时代看到的一些不太好的变化,信息化时代缺少不了网络,因为互联网真的是给我们的生活带来很大的改变,给我们带来了很多的方便便利的同时,我们也看到互联网当中有一些网络亚文化,当然这个网络亚文化当中它虽然有别于主流的网络文化,比较边缘。但是这个边缘文化里面有积极的一面,但是也有消极的一面,这个网络亚文化当中这些消极一面的因素就给尤其是未成年人,对他们的影响非常之深,而且非常之消极。比如说我们看到的一些“炫富”,网上的,“富二代”、“官二代”、“拼爹”、“拼背景”,还有前一段时间的凤姐征婚事件,还有干露露浴照事件等等,太多的这样一系列问题了。发现道德成了商家追逐利益的一个牺牲品,很多网络衍生的这样现象当中,您觉得网络一些不良的文化给这些年轻人带来了一个怎么样不好的引导?

  周孝正:这个网络应该说是一个表达的平台,有一个作家说过一句比较幽默的话,说在地球上唯一可以随地大小便的地儿就是互联网。在现实生活中一般人都有文明,他不可能说随地大小便。但是由于在互联网上是个虚拟空间,于是它的约束就很少,特别是匿名的时候,不知道是你。所以在看网上经常有一些,说难听的就是有点精神病了,胡说八道,极端言论,满口喷粪,这就是随地大小便了。但是怎么办?注意这句话,这句话叫“滥用自由”,你上互联网没人管你,比如说你发表文章在报纸,编辑还得审,给不给你登,出书还有所谓出版社把关。可是在互联网上,这么手指头一动就进去了,这叫自由。但是你滥用自由,注意这句话,对于滥用自由怎么办?只有一句话“更加自由”,什么叫更加自由?批评批评者,监督监督者,也就是说你造谣你造啊。
  大家说造谣有两种,一种是在现实空间中造谣,比如人多的时候你就喊爆炸了、地震了、着火了。柬埔寨有一次活动,上千人挤在一个吊桥上,估计那吊桥可能有点晃,有人就喊要塌了,大家一跑,大约死了一千多人,这是违法犯罪行为,为什么?你在那喊,人家堵耳朵了吗?但是在互联网上发表观点就相当于你写了日记,把日记本扔大街上了,但是我扔大街上你看不看那是你的行为,你捡不捡,你看哪篇。所以说互联网上叫表达,也就是胡锦涛说的那四句话,“保障人民的知情权、参与权、表达权、监督权”,那叫表达,但是有不得人心的表达,有所谓胡说八道的表达,不要紧,关键是你要培育这些公民意识。比如有人说地震了,你信不信?你说我就信,信你就躲,晚上就不要在家里睡觉,明天还有人说呢?地震了,你信不信,你信,你再躲,天天你在外面睡觉,早晚就病了,这就是自由,就得负责任。另一方面他说地震了,正经八百的专家说没有,你这就是造谣,都是在网上的你为什么看这个不看那个,那就叫如蝇逐臭,有什么办法?但是别忘了,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实践是需要时间的,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所以就出了一个叫信誉度。时间叫信誉度,品牌忠诚度,比如说我父亲、我爷爷小时候就告诉我,同仁堂的东西是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相信了,为什么?几百年了。同仁堂蒙你吗?他卖假药吗?他受得了吗?他卖假药想赚点钱,他损失的是无形资产,他得损失成百倍的钱、成千倍的钱,所以说以后的网站就有所谓的信用,比如说人民网就不能造谣,他造谣受得了吗?所以说以后的广大老百姓就会看那些有信用记录的、权威的网,就不会你在网上弄一个什么微博就信了,而且还去传。我的意思是让他传,让他信,最后怎么样?自由就得负责任,最后在现实中碰的头破血流。比如地震就是这意思,你老相信就老是担惊受怕,就得必须得有负责任的网站,这是需要过程的。
  我们一再说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但是实践是需要时间的,记住这句话,为了对付滥用自由只能更加自由。让这些公民们信不信?信谣,首先那谣言有的时候要没经过一段时间,还不能说它是谣言。比如说国家技术监督资产管理局说河北省的地方大国企三鹿集团是免检的,信吗?最后告诉你三聚氰胺,三鹿集团现在也取消了。所以说不要那么着急,是不是谣言,怕什么,让它搁那,让它传,大家都信吗?大家都信就证明公民社会太不成熟,要怎么成熟呢?还是得经过实践。

  主持人:一个是经过实践,还有一个我觉得您说的特别对,要有负责任的网络媒体,我们去了解信息的时候通过一个什么样的渠道?是莫名其妙的一个匿名的人在莫名其妙的网站发了莫名其妙的帖子你就去相信?

  周孝正:像我这样的人根本就不理他,人不怕被反对,怕被忽视,你理他干嘛,叫做骂人人不理等于骂自己,他在这骂你干嘛去接骂,别理他。

  主持人:所以从每个人自身做起,我觉得特别重要,你从哪儿来了解这个信息,你了解这个信息想确认,找一个权威的机构来确认一下,我觉得这个中是可以的,而不要盲目地去轻信或者去传播?

  周孝正:而且你把它给关了,这也是很霸道的事。你关了,我们公民怎么锻炼?从小大风大浪的锻炼,给他说的都是温室的花朵吗?他不行,因为他将来一进了社会,一到了开放的世界,他必然是鱼龙混杂、泥沙俱下,就要求公民有这种责任、有这种意识,这是非常关键的事,说给他抓起来,他要是在现实中造谣,比如说商店他嚷嚷要着火了、要地震了,那大伙有从众心理,引出来从众行为,结果一挤给挤伤俩,一定要给他抓起来,那要现行。但是人家在互联网上他爱怎么说怎么说,理他干嘛?这是公民社会的一个成熟度。

  主持人:还有一个是网络媒体自身作为媒体,这个责任心就比每个公民要更强一些,比如说最近北京车展很热,但是我们发现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现象,比如先从网络媒体开始铺天盖地报道北京车展,进而进行传统媒体也开始转载于网络媒体报道的一些信息内容来进行进一步传播。而我们发现在关注北京车展的时候,上网浏览发现没怎么发现有媒体在关注车,或者大家也并不关注车,而是关注车旁边站的美女车模,美女车模无可厚非,关键令大家觉得奇怪的是很多车模几乎于全裸,穿着很的衣服,以至于我看到某家地方传统媒体报纸的报道,标题就叫做“你去胸展看车了吗?”大家现在这样一个价值观,北京车展,这么大的一个车展,大家并没有关注车,却是在被这样一些因素去吸引?

  周孝正:这说明缺什么吆喝什么。他为什么想看美女,为什么没有专门的,比如说世界三大美女的比赛,怎么不转播,如果要转播那个,人家真要看美女就看那个去了,干嘛看车,关键是缺那个。
  而且还有一个是公益广告和商业广告一定要配套,比如中央电视台是全体纳税人办的,它播一条商业广告,说某一个美女一甩脑袋秀发如云,洗发水广告出来了,这叫商业广告,它并不违法。但是注意一定要备着一个公益广告,这边应该请一个负责任的知识分子或者说一个学者家,说秀发如云这件事是遗传素质,用老百姓的话,她就是那种,跟她用的洗发水牌子没有任何关系,你们要信学者的就不用买,要不信就去买,为什么?他就认为你要用我的洗发水,你的头发跟我一样,秀发如云,所以说一条商业广告配着一条公益广告,这样信息对称,让老百姓兼听则明,你信谁?公民信这个就买,不信这个就别买,这样的话社会慢慢就成熟了。
  包括前几年有一个妇女在电视台搞广告,我家用过很多热水器,人家说改革开放20多年,热水器进家庭也就20多年,你是个家庭妇女,你说我家用过很多热水器,人家说你家有毛病啊,没事老换热水器玩吗?如果你说我是一个热水器的研究所所长,那可以,你说我研究很多热水器。所以说像这种商业广告可以配上一个公益广告,这样信息对称了,公民社会就慢慢成熟了。再造谣我们信吗?一个大家逮什么信什么的社会,就相当于它不成熟。

  主持人:前一段时间看到大学里也有这样一条标语,类似的这种还有很多,其实很多年轻人也在想办法去引导,引导这些可能接受不良引导的孩子们看能不能走上一个正确的道路,比如说就有这样一条标语叫“Dota毁一生,网游穷三代,天天上自习,必成高富帅”,“Dota”是说一种网游,10个人能够连线玩的一种网游,这个标语也在学生中引起了不少的反响,这个标语引导是希望大家好好学习,就能够可能达成你的这样一个愿望,“高富帅”等等,但是您觉得这种方式是不是可行?

  周孝正:可以,他随便说,有人说他高富帅,有人说我干嘛要高富帅,有人说成功,我干嘛要成功,一将功成万骨枯,干嘛要成功。
  《中国青年报》有篇文章我总推荐,“成功是一粒毒药”,它是一家之言。一般人心态平和,比如说传统的中国价值观叫做内心充满善意,不懈追求完美,努力维护公正,完成内心超越,人家认为这叫成功。有人认为发了大财、出了大名、当了大官这叫成功,那是价值观。这些价值观都让他知道,最后问他选择哪个?自由和负责任,你愿意选择哪个选择哪个。还是那句话,得信息对称,因为信息不对称的话我们叫温室的花朵,大风大浪中受锻炼,因为社会上确实有各种的所谓邪恶说教都有,叫邪教。麻原彰晃,他让他的信徒,1995年的时候到日本首都东京地铁放毒气,毒死了12个,毒伤1000多个,那些信徒里据说有名牌大学的学生。

  主持人:还有很多高材生?

  周孝正:对,很多高材生,你信了吧?怎么治?怎么对付这邪教呢?那就用美好的来对付邪恶的说教。我们说邪教的教不是宗教的教,是邪恶的说教。邪恶的说教为什么这么有效?包括本拉登,被击毙一年多了,他也不是靠着暴力,也不是靠着金钱,他就是侃,所以他作为一个所谓的基地领袖,他会侃,结果底下的人就五迷三道的,就提前见真主,就劫飞机往世贸撞,撞死三千多人。你得明白老说邪教,我就问问为什么邪恶的说教有效,美好的说教没效,你不会说,如果美好的说教要会说,当然就能战胜这邪恶的说教了。

  主持人:所以大家一直在有这样一个疑问,怎么能够让美好的说教,这种优良的精神文明,还有社会主义这样正确的价值观怎么能够很好地让大家接受、理解?

  周孝正:还是老马的那句话,就是马克思比较成熟了,我们叫老马,马克思年轻的时候我们叫小马。还是老马那句话,每一个人都能够自由的和全面的得到发展,我们希望生活在一个自由人的联合体,这是老马的精髓,也是马克思主义的精髓。老说过时,马克思主义没过时,关键是曲解了,总把马克思年轻的时候那些激进的话当成正宗马克思主义了,现在像我们学校有马克思主义的专门专家,人家都叫老马,就是成熟的马克思说的话是对的。刚才讲了,精髓就是这两点,让孩子从小自由和全面得到发展,什么意思?必须得告诉他兼听则明,偏听则暗,得告诉他各种信息、锻炼他。绝对不能说全告诉你好的,那我们管他叫温室的花朵,就是所谓的一到社会就完,比如你让他上自习,学生信这个吗?说我老上自习,我好好学习,毕业了我就所谓的“高富帅”了,门都没有,等于开他玩笑。所以说像这种论点,也是一家之言,我们一再说百花齐放、百家争鸣。


  主持人:比如说您刚才说的这段老马的思想,无论说到哪儿都能被人们所接受,并且非常深刻的理解,理解其中的这个精髓。就像您说的得会说?

  周孝正:你不能说教,得会说教。

  主持人:尤其是现在的年轻人最排斥的就是说教,把书本拿出来说你把这三条背下来,这三条就是你的座右铭了。

周孝正:还是实践是经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光说你好好的就怎么怎么着,结果现实生活中看这些亿万富翁,统计亿万富翁估计中国有好像2.65万个,接近3万。把这些亿万富翁调查他们都怎么富的,改革开放30年以前肯定中国就没有亿万富翁,他们到底怎么富的?哪一个是诚实劳动?哪一个是合法经营?哪个是有组织诈骗,这是最关键的事,老说中国人仇富,胡说八道,中国人从来不仇富,叫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这些亿万富翁哪个有道、哪个无道说清楚了,这是关键。说中国人是仇腐,没有人仇富。
  比如说姚明,我一再举这个例子,姚明2.26米,也不傻也不笨,到了NBA是状元秀,简单说是拍卖的一个产物,谁给钱我就到哪个去,这样他一年挣个几千万、上亿。谁仇过姚明?姚明就是诚实劳动,怎么不是诚实劳动?人家打球大汗淋漓,而且骨头断了七八回,那不叫诚实劳动吗?大腿骨都断过,脚指头就不用说了,人家容易吗?所以说没有人仇姚明,而且他是合法的,他交税,他肯定不能逃个人所得税,包括在美国的税、在中国的税,他都没逃过。所以说他就属于诚实劳动、合法经营,他富了,没有任何人,我就没有听见任何一个人去仇姚明。但是那些炒股票的、倒房地产的,靠着权力发了,他们还说你们不要仇富,谁说仇富了?我仇的是你取之无道,仇的是无道。

  主持人:您说这一点还真是,大家不仅没有仇姚明,反而还在以一种崇拜和追随的心态。

  周孝正:对,姚明也成了一个榜样。

  主持人:像比尔盖茨,大家也没有仇视他,尤其是您说的那个榜样,说比尔盖茨的成长经历的时候很早就辍学了,自己创业,所以很多孩子就觉得我也要辍学。

  周孝正:这就错了。

  主持人:我也去创业。

  周孝正:这是误导,像比尔盖茨是大约十七八年蝉联世界首先富,现在问问幼儿园的孩子,说你们想干吗?想当比尔盖茨,一个幼儿园恨不得有一半想当比尔盖茨。70亿人十七八年就出一个,所以那个是误导,说我大学念两三天就不学了,想当比尔盖茨,那叫做梦。

  主持人:这个绝对是误导,但是这个误导当中我们也感受到了榜样的力量,他可能觉得这样去效仿他,我就能够成为他这样的人,这个绝对是误导,大家不要从这当中吸取这样的经验,但是大家应该能感受到榜样可能比传统的说教要更容易让大家接受一些。
  社会主义的精神文明除了我们改变一些引导的方式之外,还有哪些方面,比如说社会、学校、教育或者是政府,哪些领域来共同努力,来改变以往的一些方式,可能更好地引导大家?

  周孝正:首先是中国的传统文化,里头有这个积极的,比如说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惜,天助自助者,包括孟子讲的,人必自辱,别人才辱之,家必自毁,别人才毁之,威武不能屈,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这些传统价值观的精华就叫巨人,而社会主义的现代价值观是站在巨人的肩上,你先爬上去,得爬到巨人的肩上站起来再创造。所以我们对于孩子来讲,特别反对一个幼儿园孩子创造创造,那叫误导。幼儿园的孩子叫命好不如习惯好,一再给他们讲,决定一个人的事一辈子95%以上是习惯,所以要把他养成一个良好的习惯。小到讲卫生,文明礼貌,大到思维的习惯。举例子,早上起来一睁眼,今天起不起需要决策吗?习惯。到了时间就起,起了之后又开始决策了,梳不梳头、吃不吃早饭,那都是习惯。所以说从小养成一个良好的习惯,而我们中国至少有文字记载的大约有五千年了。所以说社会主义的核心价值观必须得站在巨人的肩上,为什么总书记说全世界我们要办几百个孔子学院呢?以前是孔老,叫批雷批孔,现在是要办几百个孔子学院,就是这个意思,得站在巨人的肩上。传统精华里有很多价值观,社会主义的价值观就是站在巨人的肩上,适应现在的形势。比如现在有1.4亿人没有兄弟姐妹,独生子女达到1.4个亿了,他们没有兄弟姐妹他们就不可能有手足之情,于是他们的亲情就有了重要的缺陷,怎么办?这是新问题,传统的中国社会这不是主要问题,现在是主要问题了。原来说多子多福,现在告诉你丁克家庭,二人世界,双倍收入,尽享人生,过八就死,不当孩奴,这是现代题,怎么办?就得与时俱进,站在巨人的肩上,再把这些新的问题解决。包括互联网,互联网就是给你一个平台,拿手机也可以发,什么时候都可以发,而且还有照相功能,看见了就给照下来了,照下来就敢发上去了,这就有假的了。他可以造一个局,做一个假的,你也不辨真假,也给转发了,包括网络推手,像曲别针换别墅,那都是成功的诈骗。但人家那种诈骗也不是说没有意义,就锻炼公民要动脑子,不能逮什么就信什么。我们一再说现实的谣言一定要坚决制止,商店人多的时候你喊着火了、爆炸了,那不是造谣吗?必须得制止。网络上的谣言让他造,这就是锻炼每一个公民、每一个年轻人,逮什么信什么,用不了多久就死了,就得淘汰了。所以说自由和负责任还是一个硬币的两面。
  现在的核心价值观一个是控制不住,因为信息太多了,信息爆炸、信息的污染,怎么办?从这些信息中你要挑到你认为好的,这个能力从小得培养,这个能力就是大风大浪,凝沙俱下,你要知道是金子总会发光的,你得有这种识别能力,这就是你得负责任,我想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主持人:没错,我们都要追寻自由,自由非常重要,但是在追寻自由的同时要有责任心,要有最基本的自己个人的一个原则和自己的信仰。

  周孝正:对,像你刚才讲的,结婚自由就意味着离婚自由,但是如果闪结就必然导致闪离,而闪离的后果,没孩子还好办,有了孩子单亲家庭出来了,没孩子也有问题,现在据说从登记结婚到离婚的已经缩短到一天之内甚至缩短到一小时,就几十分钟结了就离了,这就不对了,怎么也得红杏出墙,怎么也得三天吧,也不能说头天就出墙了干嘛还要结呢?怎么也得有一个度的问题。

  主持人:个人原则、道德底线、精神信仰各方面,也是像您说的,从小培养到成长起来的这样一种价值观,然后引导未来的生活,每个人都希望成功,但是不要盲目去效仿,盲目去学人家、盲目去追随,因为没有一个成功的案例是可以完全复制的,所以大家还是要有自身各方面不同的因素在里面。

  周孝正:因为前些年有句话叫“我的成功可以复制”,那叫“诈骗”,胡说八道。首先他说他能变成一个亿了,别忘了全世界的钱要变成一个亿,70亿人都能一个亿吗?你的成功怎么复制?逻辑就是。

  主持人:大家很快就可以均富了。

  周孝正:对,全世界的钱是一定的,一个亿能有多少人,说全世界70亿人,每个人都一年收入一个亿,可能吗?这不叫诈骗吗?所以说他说“我的成功可以复制”,马上有人就揭发他,从简单的行事逻辑就告诉他,你就是在忽悠,忽悠就是有组织诈骗。所以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主持人:比如像您说这个“我的成功可以复制”,看你怎么去理解?成功是不可以复制的,但是里面某一点因素,比如说他可能是在某种特定的时刻有了一个特别好的机会,并且自己抓住了这个机会等等一些类似的细节,可能你可以去学习或者去复制,但不是这个人的整个成功道路都可以去复制,这个大家一定要自己有一个判断分清楚。

  周孝正:复制给人一个复印机的感觉,那是完全荒唐的事情。 

  主持人:对,所以当我们看到完全充斥于信息化时代,大量各种各样信息的时候,我们一定要有一个自己的判断,自己的一个价值观在里面去左右。
    今天时间的关系我们就聊到这,非常感谢周孝正老师谈了很多非常深刻的话题,也希望能够带给您一些反思,感谢收看本期节目,再见。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
  • 周孝正
  • 社会
  • 价值观
  • 转变
  • 反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