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3元补助换来"三无"面包 吃不到热菜孩子直喊饿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16日 17:4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从3月1日开始,云南省政府将国家从2001年逐步实施的“补助寄宿生生活费 ”(简称“一补”)的范围扩大到全省农村义务教育全部寄宿制学生。多数学校都重新修整了校舍和厨房。

大多数村民都去5公里外的乡里赶集了,大山中的村庄显得异常沉寂。

村中心破旧的篮球场是孩子们的天堂。

  10岁的玉妮今年上2年级,和自己的表弟云昆不同,她非常喜欢学校牛奶+面包的早餐。男孩子则纷纷表示吃不饱。

  家中的男子壮劳力都下田去干活了,剩下奶奶和妈妈在家里带着孩子。这样的场景十分普遍。

  中国网4月16日讯(通讯员 伍阅 记者 雷滢) 2011年10月,在记者邓飞发起的“免费午餐”运行半年多之后,国务院启动了“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选取全国680个县,总共约2600万在校生,提供每位学生每天3元钱的补助。

  从民间公益组织到政府介入,这原本是一件值得欢呼鼓励的事情。

  然而,这一计划的实施并不顺利:3月29日,贵州毕节市织金县八步镇中心小学86名学生在吃了学校统一下发的营养早餐后,出现了疑似群体性食物中毒症状。

  4月9日云南昭通市镇雄县塘房镇顶拉小学,337名学生在食用营养餐(午饭后)出现腹泻、腹痛、高烧等症状。

  此外,“免费午餐”、“给孩子加个菜”等公益项目由国家“接棒”之后,问题频发:云南宣威市某小学提供给学生的面包是“三无”产品;青海有学校直接将补助款采购沙琪玛;云南腾冲象山小学原本的免费三餐没有了,改发牛奶面包,饭菜都要收费了……

  “政府学生营养餐不到半年时间,问题连连;民间的免费午餐行动,同样在半年创造奇迹。”在此鲜明的对比下,众媒体接连发出“营养餐到底营养了谁?”“学生营养餐跑冒滴漏零容忍”的呼声。

  然而,在众多质疑声中,真正的主角却沉默了。对于那些月收入不足200元的贫困家庭来说,3元钱究竟应该怎么吃?他们真正需要的是什么?没有人可以为他们代言。

  牛奶面包定价模糊 3元钱至少有5毛不知去向

  今年10岁的朱小仔是云南泸西县阿定乡连城小学四年级的寄宿学生,每周日下午三点半,朱小仔就要出门,沿着山路从5公里外的大水井村步行1个多小时,来到学校。

  清晨7:00,山间浓浓的雾气还没有散去,连城小学的孩子们早已在教室里整齐坐好,等待老师发放“营养早餐”——一小袋草莓味牛奶和一块面包。从3月1日开始,连城小学开始向全校153位学生发放每天3元的“营养早餐”:牛奶加面包。此前,孩子们从来没有吃过早饭。中餐和晚餐则延续之前的做法,都由学校食堂提供。

  “我喜欢在学校吃饭!”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告诉记者。“我以前从没吃过早餐。”“牛奶很好喝!”“是甜的。”每一个孩子的脸上都洋溢着极其幸福的神情。

  事实上,孩子们喝的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牛奶。

  连城小学所在的整个泸西县统一从个旧市乍甸牛奶厂,订一种270ml塑料袋装的“草莓乳酸菌饮料”,保质期90天,口感、成分都与优酸乳类似。该牛奶在个旧市当地批发价约1元左右,乍甸牛奶厂销售部的工作人员称,由于山区通行极其不便,从牛奶厂至泸西县各中小学送货上门储藏和运输的费用相加,“每袋卖1.6元钱,已是能给出的最低价格。”

  与来自正规牛奶厂的牛奶不同,孩子们吃的面包没有包装,也没有任何地方标注厂家、保质期、以及生产资质。记者在三塘乡的小卖部中就可以随便找到这种散装的“鸡蛋糕”,零售价1元1个。

  对此,连城小学武校长称:“这都是乡里三四个小学统一在有资历的厂家订购的。每天晚上9点左右,面包厂家会将新鲜的面包送到学校,第二天一早就发给学生,偶尔会有没有发完的面包,就放在学校冰箱里保存。孩子们不会吃到不新鲜的面包。”

  “一个面包1.4元。国家补给的3元就这样用:每天给学生吃一袋牛奶一个面包,有时候时一袋牛奶一个鸡蛋。”

  “鸡蛋也是1.4元一个?”“……用不完的就补给午餐、晚餐了。”

  记者在当地粮油店看到,30玫鸡蛋零售价为14.5元,平均一枚0.48元。

  当地村民告诉记者,自从3月1日学校开始发营养餐起,他们曾多次质疑这3元早餐的价格:“3块钱就买一小袋牛奶一块面包?要么就一小袋牛奶一个鸡蛋,你说值多少钱?”

  村民也曾经建议学校,能否用着3元给孩子们提供更多更好的蔬菜和肉类,但由于“牛奶+面包”是县政府对全县所有小学的“统一决定”,这一建议并没有被三塘乡所属的8所小学所采纳。

  热菜热饭吃不饱 孩子回家直喊饿

  据教育部财务司副司长田祖荫证实,“农村义务教育学生营养改善计划”自2011年秋季学期起启动实施后,160亿资金就已准备好分发给地方各级单位,并于12月对各县负责人进行为期半个月的培训,其中包括:每天要提供肉蛋奶、每日二餐争取改为每日三餐,中央及时跟进、监督落实等等。

  根据新闻报道显示,自12月20日起,各地纷纷将“营养改善计划”投入筹备阶段,其中一项主要工作内容,即是从当地正规厂家订购牛奶和面包。

  去年5月,云南腾冲县五合乡象山完全小学在“给孩子加个菜”公益项目的帮助下,建起了一座功能齐全的厨房,以800元每月的工资雇佣2名工人,为每名学生提供一天2.5元的饭菜补助。孩子们每天都能在学校吃到2餐饭,每餐都是两菜一汤。

  2012年3月1日开始,由于国家3元钱补助的介入,公益项目从中撤出。然而,孩子们拿着3元的补助,反而没有2.5元时吃得好:学校只在每天早晨10:40,给学生发牛奶、鸡蛋、面包,如果想在学校吃中餐(当地人称为早餐)和晚餐,就得自己掏钱买——一份菜卖5角钱,四两米饭卖5角钱。为了省钱,大多数孩子都是从家里自带米饭,即便这样,相比之前每天还是得多花1元钱买菜。

  更为可惜的是,由于从来没喝过牛奶,有些孩子喝不惯,就把互相牛奶挤着玩。

  在学生和家长多次反映之后,学校终于在4月1日起,把牛奶、鸡蛋、面包换成了一份肉菜、两份小菜供给学生。

  如何更好地使用政府补贴?大部分已接受国家补贴3元钱的试点学校,至今仍旧处于摸索阶段。

  去年10月,云南省将国家实施十余年的“补助寄宿生生活费 ”(简称“一补”)的范围扩大到所有农村义务教育阶段的寄宿制学生,每人每天4元钱。再加上3元钱的营养膳食补助,每个寄宿学生每天就是7元钱的补助。

  连城小学的武校长告诉记者:“我们现在不仅早晨有牛奶面包,中餐晚餐还有鸡蛋、有米线。在这之前都是没有的。每顿饭不仅管饱,还有两个菜:一个汤菜,一个炒菜。”

  “我们学校的厨房早就有了,做饭师傅是学校申请了一个代课教师的名额招进来的,每个月固定有250元,学校再给点补助。一天给学生们做两顿饭。”教室旁边一间10平米左右的房间就是学生们的厨房。除了角落里一个砌起来的灶台外,厨房里并没有其他设备,简单的炊具摆放在地下。“一周两顿肉呢!我们学生现在的营养,绝对没问题。”

  正是这“一周两顿肉”的承诺,使得村民们对学校普遍表现出不信任:“学校的饭是够多,但菜也就那么一点。抢得上就吃多点,抢不上就吃少点。肉更是少,一周两顿怎么可能?能吃饱就不错了!什么营养不营养的,根本没法想!一个孩子一天7块钱,这都没吃饱,剩下的钱去哪里了?”

  “住宿的孩子在学校不敢说,回来了就天天喊饿。没人知道这些钱到底用作干什么了。”

  记者在学校唯一的小冰箱里只看到一根黄瓜、一块豆腐、两个不大的土豆和一大脸盆米饭,这是孩子们中午吃剩下的。

  中午饭过后,记者悄悄问朱小仔:“学校的菜里面有肉吗?”

  “有的。”他随口回答。

  “你吃到过吗?”

  “嗯……很少……”朱小仔皱着眉头。

  家里实在太穷 孩子在学校能吃饱就行

  “原来还能种点苞谷稻米,如今一直不下雨,春天种不了,秋天能收个啥?现在家里基本就没有收入了。养些猪啊鸡啊,卖点钱过吧。”星期五下午四点半,当朱小仔满头大汗的回到家时,父亲朱强明刚刚从田里回来。这是一个普通的小村庄,村民们三两成群的坐在村口的大水塘前聊天。四年大旱,水塘早已干涸。

  在云南数字乡村官方网站上,大水井村共有106户村民,人均年收入1377元。“根本没有那么多,一户一个月能有200元收入,这在村里就是高富了。”村民如此说道。

  “其实吃啥都行,能给孩子吃饱就行。”朱强民说,“孩子还是在学校吃饭好,至少吃得饱啊。比家里条件好。家里一周吃顿肉就不错了。”

  “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害怕娃吃不饱。离家这么远,娃吃不饱,万一吃不干净的生病了,我们又没得办法。”妻子在一旁叹气:“村里没了小学,楼都废了两年了,上学都那么远,你说怎么办?学校能给多吃点,吃啥都行,吃饱点,就好了。”

  尽管有很多担心,但大多数村民还是希望学校能够给孩子提供三餐,至少可以让家里减轻一部分负担。因为最大的负担,还是一年860元的学费。据村民反应,106户人家中有十余户的孩子因为没钱上学,只能辍学在家,帮家里放牲畜,或干点力所能及的农活。

  “家里还是比较困难的。两个孩子,一学期要给学校交430元,这个各家都是一样。我家两个孩子上学,每个月中少得花100元吧。剩下100元就是全家老小其余全部的开销。” 朱强明叹了口气告诉记者。

  “孩子总说吃不饱,这个问题你向上面反映过吗?”

  “怎么没有反映过?但你觉得能解决吗?我这辈子都在这村里,就是个农民。现在就想让仔出去。别像我们一样,这辈子都受苦。”对于识字不多的朱明强来说,孩子的未来很简单:“我的孩子,不能再像我一样了。”

  壮大监督力量 这仅仅是一个开始

  “免费午餐”发起人邓飞曾经这样总结项目成功的经验:首先,因地制宜建厨房,保证安全、卫生就行,可以在教室吃饭;其次,就地取材做午餐,尽量多利用当地食材,保证安全、新鲜、营养而无公害;然后,要动员乡村资源提供帮助,组织家长、村民、村委会为学校提供各类帮助和财务监督;最后,积极利用新技术,如运用微博、记账软件和捐赠的智能手机等增加学校的信息披露能力。

  今年两会,云南省教育厅厅长罗崇敏说:“对于每个学生增加营养要吃什么,一般根据各地孩子的饮食习惯来做的。一杯牛奶一个鸡蛋这个不现实。所以这个要实事求是,因地制宜,因人制宜,实事求是,要尊重那个地方的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

  然而,就在两会之后的一个月,云南大部分地方政府选择了“牛奶面包”这种“一刀切”的供餐方式,与“因地制宜”“因人制宜”的政策要求相差甚远。但是,即便如此,家长和孩子们依旧会因“终于能在学校吃早饭了”、“在学校能吃上饭了”而感到欣慰和满足。

  “中央给了这160亿,但没有规定省里要出多少钱,县里要出多少钱,要解决厨房的建设,人员的工资,这两项都要钱。”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如此建议道:“在国家投入160亿资金的680个县中,相关部门应把已建成没建成的食堂名单列出来。让大家看看,国家、省、市、县在投入大笔资金后,哪些地方做得好,哪些地方做得比较落后,不能让这笔钱白花了。”

  只有不断的加强监管的力度,吸纳、接受民间组织的参与,壮大监督的力量,才能让这160亿元花到实处,结结实实地吃到孩子嘴里。而现在,仅仅是一个开始。

热词:

  • 3元补助
  • 换来
  • 三无
  • 面包
  • 吃不到热菜
  • 孩子回家
  • 直喊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