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民间公益微基金全裸晒账本 收支公示精确到每分钱

发布时间:2012年04月09日 08: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我们迎来了“自公益”时代

  以微博客为代表的互动平台,终于将汶川特大地震后潮涌般的民间慈善,推到了“人人可公益”的阶段。就像新闻传播进入“自媒体”时代一样,我们迎来了“自公益”时代。

  区别于传统的公益形式,“自公益”由个人自主发起,亲身实践,参与度更高。无论关注的对象是一群人还是一个人,无论他或他们是亲友还是陌生人,“自公益”都以朴素的向上向善的力量,带给网上网下如春天般的温暖。

  本报自今日起开设“关注自公益”专栏,寻找公益互助的故事,展现普通人之间平凡的爱,探寻“自公益”与其他公益力量融合互动的模式,欢迎读者朋友们提供线索,提出智慧,共同推动“自公益”成长。

  每一个希望向上向善的人,都请加入进来。

  正式运作一年后,“微基金”通过网络晒出了过去一年的账本。

  2011年4月2日,本报以《贵州百余小学生第一次吃上午餐》为题,报道了民间公益人梁树新等来自广东的志愿者,在贵州省黔西县红板小学成功为学生提供免费午餐的情况,这也成为第一个由民间公益力量成功实施“午餐援助计划”的样本。

  两天以后,为了让“午餐援助计划”持久健康运行,贵州省青少年发展基金会与民间公益人梁树新合作,宣布贵州省青基会成立专项基金——“微基金”,帮助贵州山区孩子免费吃上热腾腾的午餐。

  2012年4月6日中午,“微基金”通过官方微博“@快乐微基金”发布了“【微基金】项目执行过程披露平台”,在这个域名为“wjj.imore.net”的网站上,没有专业的财务报表,“捐赠收入”和“捐赠支出”的金额数值,都精确到小数点以后两位,每一笔超过0.01元的捐款,都能查到捐款时间、捐赠人、具体金额和捐赠渠道,每一笔超过0.01元的支出,都能查到支出时间、具体金额和用途摘要。

  这就意味着,“微基金”每一分钱的善款流入和支出,都有据可查。

  捐赠信息披露随即引来众多网友的围观,有网友感慨:这可能是史上“全裸晒”的第一部公益慈善账本。

  善款收支公示精确到每1分钱

  点击“【微基金】项目执行过程披露平台”,主页面正中间显示着“微基金财务收支状况(元)”的彩色柱状图。柱状图显示,截至2012年4月8日,捐赠收入为2709571.74元,捐赠支出为886337.21元。

  柱状图下方的微博评论区可以随时发布评论,评论窗口的下方显示着网友的留言。评论区左侧的两个饼状图分别显示着“微基金总收入结构”和“2011年度行政费用结构分析”。

  “微基金总收入结构”图显示,“淘宝公益渠道”的捐赠占61.28%,其次分别为“支付宝公益”、“农行汇款”、“联合募集”和“一分钟V捐”。

  “2011年度行政费用结构分析”图显示,“办公室租金、管理、水电费”占34.18%,职工薪资占33.26,固定资产占17.79%,交通差旅占8.42%,其他行政支出占6.35%。

  与这些图相对应,整个页面左侧竖直排列着一项项数字:捐赠收入¥2709571.74元,其中一分钟V捐:¥56415.00,支付宝公益:¥495130.51,淘宝公益:¥1666905.90,农行汇款:¥302334.33,联合募集:¥188786.00。

  点击其中的任何一种捐款渠道,都能查到具体的捐款时间、捐赠人、具体金额和捐赠渠道。

  以“支付宝公益”为例,中国青年报记者看见总共807页捐款信息,包含了2011年4月12日18时14分到2012年3月31日期间的12096笔捐款。2011年4月13日凌晨5时4分,“朱××”捐赠的0.01元显示在第803页第一排。绝大多数捐款在1元到100元之间。

  “公益组织有义务对每一点爱心负责,不是应该公示,是必须公示。”梁树新说。

  捐赠支出的项目显示,捐赠支出总额为886337.21元,其中项目拨款719558.60元(待拨款1161838元),行政办公166778.61元。

  记者点击“项目拨款”看到,两页拨款记录记载了拨款时间、拨款金额和资金去向。

  “行政办公”支出被细分成了151项,包括了人员、办公室租赁、购买办公用品、支付宝交易服务等各个方面。金额最大的单笔支出为2012年1月10日支出的1.2万元,用途为3个项目人员工资,金额最小的单笔为支付宝交易服务费0.30元。

  “‘微基金’目前只有两名全职工作人员。去年12月新招聘1人,因没有通过试用期已经在春节前离职,现在的两人每月工资4000元。”梁树新说,扣除社保费,两名全职工作人员每月拿到手3772元,这在广州是中等偏下的收入水平。

  中国青年报记者同时发现,在“行政办公”费用的首页上显示着一项“公益合作洽谈餐费”,支出金额是554元,这是所有行政办公支出中唯一的一笔就餐费用。

  梁树新对此解释说,这是邀请了十几位专业人士和公益伙伴为“微基金”发展“把脉”,并商谈如何展开合作后的晚餐费用,平均每人花了39.57元,“一直纠结这要不要算在行政成本里,毕竟是吃饭啊。”

  后来,“微基金”管理小组讨论同意把这笔钱从行政成本里开支,“因为这是单纯为微基金发展吃的饭,没有其他议题。”梁树新说,这也显示出微基金这个1岁的“婴儿”还需要继续完善制度,到底什么情况能吃饭,如果吃饭按照什么标准安排,“但这笔已经花了的钱一定要公示,让捐钱的人心里明明白白。”

  信息披露同时显示,过去一年里,罗甸县边阳镇兴隆小学等18所小学的4000多名学生累计免费就餐121773人次,“微基金”还帮助救助了一个贵州患红斑狼疮的女孩和一位广州白血病女童。约有30万人直接参与捐款。

热词:

  • 过程系统
  • 微基金
  • 公募基金
  • 公益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