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视频]刘长乐: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要分两端看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05日 03: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1044f86e0008490cb4c57b663103efb0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 3月4日,中国网络电视台《代表、委员面对面》节目组记者庞帅、李春海,采访了十一届全国政协教科文卫体委员会副主任,凤凰卫视总裁刘长乐。以下为采访实录:

  刘长乐:文化大发展和大繁荣的确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件事情,我们通常把这个社会的发展、这个人类进步的发展比喻成一只凤凰,比喻成一只凤凰,它应该有两个翅膀,一个翅膀是经济,一个翅膀是文化,而我们现在应该说经济发展已经相当迅猛,但是我们的文化发展相当地滞后,相对地滞后。所以,我觉得那就是在,这样就是出现了一个不平衡,所以,经济强省、经济强国,同样也同样是文化强国,但是我们现在经济强国我们基本上实现了,但是文化强国方面我们还有距离。所以,中央提出来关于文化的这个大发展和大繁荣,应该说是非常及时的,也是非常必要的。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就是文化大发展对于我们来说实际上是实现了一种非常好的平衡,也是为了能够中国的这个社会或者是中国的这个整个中国的发展能够有一个,实现一个平衡的、持续的这样一种进取的一个非常必要的措施。所以,我觉得对于文化的发展我们应该说不能把它单纯看成是一个简单的文化产业,它实际上是社会的发展的两翼,这么一个观点。

  对于文化的发展,现在目前中国特别强调了关于文化体制改革的问题,文化体制改革是从对文化的产业化文化的机制,进行一种体制的调整和改革出发的。但是在这一点上,我们一般是把文化的发展分成两个部分:一个就是文化事业的发展,一个就是文化产业的发展,文化事业的发展一般是公益性的,文化产业的发展一般是市场性的,所以说我们现在强调的文化体制改革一般地来讲,就是首先要有一个非常清晰地地位,就是把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要做出区分。比如我们说的芭蕾舞、交响乐这些东西是属于经典的,而且本身政府是需要有一定的补贴,公益机构有需要的赞助。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下,如果我们完全让它走入市场,它也可能就没办法运行了,其实这个不仅是中国,就是在西方也是一样,但是有一些完全对市场化运作的一些行当,一些文化产业,就可以走向市场。比如电影或者是流行音乐,这些都是毫无疑问的,没问题。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讲,文化在很大程度上要做一个准确、清晰的定位,那么现在文化市场的定位是越来越清晰了,在文化市场定位方面,我觉得现在目前大家都比较关注的,关于文化市场的大发展和大繁荣之间叫IPO的问题,就是市场的问题。我个人的看法就是IPO这条路是可以走的,因为为了能够集资,能够走资本运作这条路是非常好的一个选择。但是文化大发展和大繁荣完全就是靠IPO呢?我觉得这个要慎重。所以,我就强调在文化大发展、大繁荣走IPO,就是走上市这条路上急不得、乱不得。因为急了和乱了就容易出现一些闪失,那么当然我想我们首先要搞清楚,文化的产业化是要按文化市场的发展规律来办事的,那么文化如果走IPO的资本运作的这条路,那么资本运作也有资本运作的市场规律,所以比如说资本运作的市场规律,我们都很清晰了,就是资本运作市场规律大家要靠非常好的回报率、市盈率,大家叫PE,你必须得回报。如果你的企业没有很好的PE,没有很好的回报率,它就不可能完成上市公司对它的要求和渴望。

  同样,在上市公司的运作中间,还希望非常好的、透明的管理机制,所以在这方面我认为我们的企业是不是都准备好了,是不是都能够适应这样的一种上市公司的运作这样一个规律和机制。所以,我觉得应该摸着石头过河,就是在大发展和大繁荣的时候,也不是一窝蜂,也不是一哄而起,说得具体点就是不是大跃进,也不是大革命。所以,我觉得就是对文化大发展和大繁荣,我们需要做一些清晰的、冷静的分析。我们非常关注这个事情的发展,我曾经在深圳的有一次讲话中提到了,就是动物和昆虫的一个对骂、对阵,因为它说是狗,另外昆虫就是蝗虫,但是我对这个看法是这样的,就是我认为两地,就是大陆和香港或者包括了港澳台和大陆,就是我们一般都叫两岸三地吧,之间的文化差异是存在的,但是并没有在加深。我不认为这是一种加深了的现象,我认为在过去,因为我到香港有20多年了,开始的时候,20多年前对大陆的那种鄙视和那种蔑视和现在相比完全不一样了,所以我认为现在实际上包括对台湾,台湾我也是去了十几年了,我每年都去很多次,对大陆的一种蔑视或者歧视,实际上现在是越来越淡,所以现在并不是矛盾激化或者是深化,或者爆发的这样一种情况。

  但是为什么会出现这样一个辩论或者这样的一个争吵?我觉得跟我们媒体的公开化和互联网,包括微博这种非常透明的、非常公开的、非常爆炸性的这种信息爆炸有很大的关系。因为现在等于全民都可以做电视台,全民都可以做广播电台,全民都可以做报纸,全民都可以做媒介,通过微博,通过互联网,这样就把一些本来并不是主流的一种对抗、一种对峙变成了主流了,因为它通过媒体,所以我觉得不一定需要大惊小怪,我觉得当然这种文化上的差异,这种文化上的对峙应该去化解的,就像刚才我们参加了这个习近平副主席和港澳代表团的谈话一样,他也其中特别讲到了兄弟协力,其力断金,就是这种兄弟之间应该是要同心协力的,要团结、要和谐,不应该兄弟再直接再斗来斗去,你斗我我斗你,这就没有必要了。

  所以,我觉得从这个意义上讲,我认为我们媒体人要特别小心,就是媒体不应该夸大、渲染或者参与、放大这样的一种斗争,放大这样的一种不和谐,在这方面我认为媒体人应该去弥合、消除、淡化这样的一种矛盾,这样才能够做到起到媒体的作用。

  这又回到了我们讲到的,这关于一个文化自觉、关于道德底线的问题,这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我认为作为道德底线作为我们每一个媒体人,不管是媒体人,包括政治领袖都应该有道德底线,就是道德底线实际上是一个普适的价值观,就是说他并不是中国特有的,道德底线应该说是全世界、所有的人类应该共有的一种共识,那么当然我认为新闻集团所出现的这样一种,在新闻领域所采取的这样一种手段或者说这样的一种超越人类道德底线的一种做法,我是不能接受的,尽管我跟默多克先生也是很好的朋友,他也是凤凰卫视的股东之一,但是我觉得未必是他本人参与的,参与其中的,现在他可能看到底线的问题,但是我觉得对他来说,应该是一个很大的一个危机。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一个警示,是一个非常重要的一个提醒,就是我们媒体人应该怎么样子把握我们媒体的道德观,我们媒体的价值观,我觉得在这一点上,现在由于泥沙俱下、鱼龙混杂,现在目前媒体的手段越来越开放,媒体的空间越来越广阔,在这样的一个情况下,我觉得重谈道德底线的问题是非常有必要的,所以我希望我们媒体人都应该注意,都应该尽守我们作为一个媒体的职业道德。。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