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农民工密集“裸体求助”引争论 一脱再脱谁蒙羞?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07日 08: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 一家四口,为了1500元治疗费,脱下衣服,上街求助。

  □ 一个农民工,为了200元报酬,出演“裸体讨薪秀”。

  □ 密集的农民工“裸体求助”新闻引发人们激烈争论:蒙羞的是他们自己,还是整个社会?

  有关这个家庭的信息实在少得可怜。

  人们只知道他们来自河南舞阳,在广东省茂名市电白县以捡废品为生。已经50岁的丈夫和37岁的妻子养育着3个孩子,最小的那个刚刚出生两个月,还在当地妇幼保健院住院接受治疗。

  正是这个突然到来的小生命将整个家庭拖入了绝境。11月27日,他们想将孩子接出医院,却怎么也凑不齐最后1500元的治疗费。

  这对农民工夫妇也许再找不出什么像样的选择了。就在当天下午,他们带着两个年幼的孩子,脱光了衣服,走上街头求助。

  在路人偷拍的照片里,这对夫妇一直昂着头,紧紧攥住被晒得黝黑、只有半人高的孩子的小手。他们穿过了安静的居民区,也经过了一条车水马龙的大道。现场围观者回忆,路过的摩的司机不停地骂这对夫妻,“不应该带这么小的女儿,影响小孩的”。但他们似乎完全听不见也看不见了,直至赶来的民警将他们接到车上。

  有人说,就在2011年即将过去的时候,“这凄凉又可悲的一幕成了这一年最震撼的画面”。两张偷拍得来的照片在网络上疯传,成为人们争论的焦点。有人“不能理解他们为何选择如此极端的方式”,还有人激动地斥责:“丢不丢人,我都为你们感到羞耻!”

  但许多人也理解这个家庭抛弃尊严的无奈,尽管对他们来说,1500元更接近于一顿朋友间的聚餐、一件漂亮的大衣,或是一双新款球鞋。可在他们看来,社会先“没能给他们应有的面子”,他们才“回报给社会更加难堪的场面”。

  一位评论者为此撰写了一篇文章,并在最后这样写道:“‘失节’的是他们一家四口人,但蒙羞的是整个社会。”

  丢了面子也不怕,我就怕饿死也没人理

  事实上,关于“尊严”的话题已经进入农民工问题研究者的视野。

  就在刚刚过去的11月28日,华中师范大学中国农村研究院在北京发布了《中国农民状况发展报告》,而“农民眼中的尊严”正是其中一章。

  在进行调查时,项目主持者之一、华中师大政治学教授邓大才发动了自己的学生。他鼓励那些生长在农村的学生报名成为观察员。在学生们返乡前,这位教授还特别叮嘱,不要用“尊严”这样抽象的词语,而是换种问法,比如“你受到过不公平的待遇吗?”

  就在2011年寒假时,学生们和务工者一起返回了家乡。这项调查最终覆盖了31个省、270个村庄和4794户农户。而在一组组数据背后,那位出身农村的教授发现,眼前的调查结果并不乐观。

  调查表明,农民在就医、工作、购物、就餐、乘车、住旅馆、与政府官员交往、与有钱人交往时感觉受到尊重的比例分别为4.7%、6.0%、10.9%、9.3%、7.2%、6.8%、3.7%、2.5%。与之相应,上述场合中农民表示受歧视的比例分别为21.2%、19.4%、16.8%、15.9%、9.9%、7.9%、35.2%、34.5%。

  此外,年轻人的尊严感明显低于年长者。“年轻人有知识、有信息,又比较敏感,他们会把自己和城里人做比较。”邓大才说。

  在结论处,这项调查写道,农民的尊严感有可能持续下降。“当年轻人逐渐成为农村的主力军,在贫富差距、城乡差距逐步拉大、干群关系愈加疏远的影响下,农民的尊严感可能出现下滑势头。”

  但至少在眼下,“缺乏尊严的环境”并没有使农民们停住走向城市的脚步。一批又一批农民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土壤,艰难地想要扎根于城市。《中国农民发展状况报告》的调查者发现,一半以上的人认为农民是社会上的弱势群体,“比其他人低一等”,而这其中就有很多背井离乡的务工者。

  就在那个四口之家裸体上街求助的同时,在距离电白县不远的深圳,又发生了一起农民工“裸体讨薪”事件。事件的主角、河南籍农民工韩文德已经在深圳生活了整整21年。但是当面对难题时,他就像很多初来乍到者一样,几乎找不出任何办法。

  从去年5月到今年8月,他和13个同乡加入了深圳一栋27层大厦的外墙翻新工程。而今,他声称工程公司和工头拖欠他们共21万元。可工程公司却坚持,自己已经付清全部款项。

  “我简直走投无路了。”54岁的老韩说。11月末的一天,这个“没什么文化”的中年男人找了张旧纸板,请人用黑笔重重地写下3个问句:“要不到(工钱)是老板黑心?还是工程被层层转包的原因?我们该怎么办?”

  他举着这张牌子在马路边站着,心想“大城市总有个管事的”。可这个希望很快就被行人泼了冷水。“你这样没用。”一个梳辫子的男人走过来指点他,“你找个人,把他衣服脱了,上街去。”

  就这样,韩文德从站在街边、举着牌子等待打零工的农民工里找了一个重庆男人,经协商后决定,付给他200元,“在街上站10分钟”。紧接着,就在一条人行道上,被雇用者“全副武装”起来,他脚踩解放鞋,穿着一条贴身短裤,戴上一张写着“黑心老板”的纸壳面具。韩文德和另一个工友则分别站在两侧牵着他。

  那一刻,尊严已经不再重要。他只想着,打工者都是自己的亲戚,如果不尽快把钱讨回来,“过年没法回家”。

热词:

  • 裸体
  • 邓大才
  • 重庆男人
  • 温铁军
  • 农民代言人
  • 黑心老板
  • 裸体讨薪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