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1+1]性别失衡,静悄悄的危机(20110817)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7日 22:3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f9121b83daef4d6a713c78b8c142c78e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2020年中国3千万男性面临娶妻难(视频截图)


  中国网络电视台(新闻1+1):如果您是家长的话,我邀请您看这期节目,如果您的孩子年龄在0岁到19岁之间的话,我就更要邀请您看这期节目,如果您的孩子是女孩,那我要恭喜您,您就是皇帝了,因为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如果您的孩子是男孩的话,我就要替您也替我自己担心了,将来他们能找到媳妇么?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中国目前的人口结构男女比例失衡。

中国进入男盈女亏时代 危害不亚于上世纪中叶的人口膨胀

    "男女比例协调本是自然进化的规律,然而在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已成为一个社会顽疾。"南开大学经济学院人口与发展研究所教授原新说,"目前,除西藏之外,其他省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均偏高。"

    出生人口性别比也叫婴儿性别比,正常情况下,每出生100个女孩,相应出生103—107个男孩。

    由于男孩的死亡率高于女孩,到了婚育年龄,男女数量趋于均等。因此,联合国设定的正常值为103—107。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持续偏高。"原新说,108.47、111、119、118.06,将1982年以来,全国人口"三普"、"四普"、"五普"、"六普"的出生人口性别比数据连成一条曲线,"V"型反转初露曙光。这意味着近年来综合治理工作取得成效,但当下水平仍高出警戒线11个百分点。

    "我们正进入一个"男盈女亏"的时代。"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翟振武指出,出生人口性别比长期失衡的累积效应已现端倪。据国家统计局人口统计资料推算,目前我国0—19岁年龄段人口中,男性比女性多2377万。10年后,上千万适龄男性可能面临"娶妻难"。

    "其直接影响是"婚姻梯度挤压"现象凸显。"翟振武说,同龄适婚女性短缺,男性就会从低年龄女性中择偶,"老夫少妻"增多;挤压到一定程度,就要向别的地区发展,"城里哥找乡下妹"。

    "婚姻挤压之痛不仅在于产生多少"光棍",更在于其后果主要由贫困人口承担。"翟振武忧虑地指出,由于农村出生性别比失衡比城市严重,今后"剩男"将更加沉积于边远贫困地区。贫穷又无子嗣的男性剧增,可能会增加买卖婚姻、拐卖妇女、卖淫嫖娼等违法犯罪行为,危及婚姻家庭和社会的稳定。

    国家人口计生委宣教司司长张建强调,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长期失衡与人口老龄化交织,将加剧人口结构的不合理性,未来的社会阶层结构、消费结构、组织结构等都将更为男性所主导,其深远危害,不亚于上世纪中叶的人口膨胀。

    集中整治"两非"专项行动领导小组组长、国家人口计生委主任李斌表示,依法打击"两非"行为,是综合治理出生人口性别比失衡的最有效方法之一。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持续偏高近30年,给人口安全、社会稳定带来巨大隐患。

六部门:违规检查胎儿性别可追刑责

    非医学需要的B超鉴定胎儿性别以及将女婴人工流产的行为将被依法重罚。涉案机构和个人可能被吊销执业资格、撤职、罚款直至追究刑事责任。

    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高达118.06。根据《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母婴保健法》等相关法律,人口计生委、公安部、卫生部、食品药品监管局、总后卫生部和全国妇联16日起开展为期8个月的集中整治“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行为”专项行动。

    行动的实施方案提出,对涉案公立医疗保健机构和人口计生服务机构,一经查实,依法对单位负责人和直接主管人员给予降级、撤职等行政处分;对进行“两非”行为的直接责任人员,依法吊销医师执业证书或母婴保健技术执业资格,直至开除公职。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对涉案非公立医疗保健机构、个体行医人员,依法没收非法所得及相关医疗器械,从重给予经济处罚;对情节严重的机构吊销《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对进行“两非”行为的直接责任人员,依法吊销医师执业证书或母婴保健技术执业资格;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方案提出,严厉打击非法行医机构,一经发现立即依法取缔;对非法行医人员,依法没收非法所得及相关医疗器械,从重给予经济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方案提出,各地要采取设立有奖举报电话等多种形式,对举报的每一条涉案线索抓紧排查,一查到底。

 

  解说:非法的胎儿性别鉴定,非法的人工终止妊娠,严打多年,“两非”行为为什么依旧猖獗。

  胎儿性别鉴定中介机构工作人员1:8周以上就可以通过抽妈妈的手臂血液(鉴定)。

  胎儿性别鉴定中介机构工作人员2:血液鉴定费是5000元人民币。

  解说:国家人口计生委、公安部、卫生部六个中央有关部门8个月的全国整治,能否遏制非法鉴定婴儿性别的泛滥。

  刘谦:情节严重的吊销医师职业证书,直至追求刑事责任。

  解说:出生人口性别比已达118.08,严重超出警戒线,四次人口普查,持续攀升的出生人口性别比又会带来什么样的社会问题?

  市民:男女越来越不平衡。

  重男轻女。

  几千年的传统。

  解说:《新闻1+1》今日关注“男女失衡,依法整治!”

  主持人(白岩松):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在直播的《新闻1+1》。

  如果您要是家长我邀请您看这期节目;如果您孩子的年龄是在0岁到19岁之间,我就更加邀请您看这期节目;如果您的孩子是女孩儿,我要恭喜您,因为您首先就是皇帝了。为什么这么说呢?皇帝的女儿不愁嫁;如果您的孩子是男孩儿,我就要替您,当然也替我自己来感到担心了,将来他们能找到媳妇儿吗?

  话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中国现在人口的结构方面男女比例失衡。我们来看一下,近30年来,也就是从1982年的第三次全国人口普查来说,108.5的意思是说100个女孩儿会有108.5个男孩儿;到了1990年增长还不是特迅猛,100个女孩儿有111.3个男孩儿;到2000年的时候提速了,100个女孩儿有116.9个男孩儿;到最新的这次,第六次人口普查2010年的时候,100个女孩儿已经有118.08个男孩儿了,而且这还是一个平均数,在很多这种比例比较高的省份来说甚至超过了130。

  这个问题重要吗?当然非常重要了,在政治局的学习会议上,国家主席胡锦涛都表达了对男女比例在人口当中失衡的一种担心和打算解决这个问题的决心。面对这样一个非常残酷的现实怎么办?治本、治标,首先还得在治标上多做点文章吧。一起看一下。

  2011年8月16日新闻

  主持人:今天国家人口计生委、公安部、卫生部等六部门联合启动了集中整治“两非”专项行动,严厉打击非法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终止妊娠的行为。

  刘谦(卫生部副部长):对涉案的医疗保健机构一经查实,依法对机构的负责人和直接主管人员给予降级、撤职等行政处分;对情节严重的机构,吊销医疗机构职业许可证;对进行“两非”行为的直接责任人员依法给予处罚,情节严重的吊销医师职业证书,直至追究刑事责任。

  解说:整整持续8个月,严厉打击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严厉打击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行为,事实上,有关部门的专项整治已经不是第一次了。早在1986年9月19日,卫生部、国家计生委就联合转发《关于不得任意进行胎儿性别预测的通知》;1989年5月,卫生部下发《关于严禁用医疗技术鉴别胎儿性别和滥用人工授精技术的紧急通知》;1993年4月15日,卫生部、国家计划生育委员会再次下发《关于重申严禁进行胎儿性别预测的通知》;2002年11月,国家计生委、卫生部、国家药监局联合出台《关于禁止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的规定》;2006年9月,卫生部又一次发布《关于严禁利用超声等技术手段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和选择性别人工终止妊娠的通知》。

  那么昨天上午举行的全国集中整治“两非”专项行动电视电话会议背景又是什么呢?卫生部副部长刘谦就指出,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形势严峻,而“两非”行为是导致出生人口性别比偏高的直接原因,从1982年到2010年,我国的四次人口普查数据可以看出,性别比例失衡的状况一直在不断加剧,2010年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就显示,我国出生的人口性别比已经达到了118.08。

  主持人:说一下“两非”,可能用专业术语的时候大家不太好理解,简单地来说,第一个“非”就是非法地,比如说用B超这样一个手段来判断一下媳妇儿怀孕了究竟是男孩儿是女孩儿;再接着一个“非”就是一旦看是女孩儿就要采用非法的手段,就流产了、不要了,打算隔一段时间再要男孩儿。这可能也是在目前的现实生活当中导致男女性别比例失衡一个重要的现实原因。

  我不知道您的老家在哪儿,或者说此时此刻看电视的时候,您就是哪个省市自治区的人。说到这的时候一定会很关心,既然全国的平均数118点多一点点,究竟在全国的各个省市自治区当中,哪些省市自治区的男女比例失衡的情况更加严重呢?我们来看,当然这是一个相对来说老一点的数据,这是2000年全国人口普查的时候,因为最新2010年人口普查的数据还没有出来,也许会有所变化,我们先看这个老的数据。

  排第一的是海南,已经到了100个女孩儿居然有近136个男孩儿这样一个比例,排第二位的是广东,然后是湖北、安徽,我说我生活中好多的朋友,男性的朋友竟是这些省的,开个玩笑。接下来是湖南,然后广西、陕西、河南、福建、江苏。说到这的时候,可能就有一个不完全归纳的概念就出来了,男女比例的失衡跟经济发达的情况或者说落后的情况并不成直接的正比,无论是广东、湖北、湖南、福建、江苏等等,这都是经济非常发达的地区,但是在男女比例失衡的方面可以说非常严重。

  我们要关注一下,哪个是比较靠后甚至是比较正常的,联合国公认100个女孩儿,如果有102到107个男孩儿,这个比例是非常正常的,因为男孩儿的死亡率偏高一点,等到婚育年龄的时候男女基本上就平衡了。我们国家有没有一些省市自治区比较接近正常?有,非常靠后,排倒第一的是西藏,这是一个非常先进的数字,然后是新疆、贵州、云南,恰恰不是经济特别发达的地区,而且往往是少数民族地区,可能有这样的一些因素:第一个因素来说,其实在很多少数民族地区可以生二胎,不受严格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指的是少数民族;第二个,是观念跟汉族相比较的时候,这种重男轻女、养儿防老这种传统的观念并不是特别深,因为我是内蒙人,我也会感受到这一点;第三个,可能也有宗教或者自然的因素,导致这些地区对生命更多的是一种敬畏。所以可能相对的比例来说反而是非常正常的。

  谈到这的时候就说,我们会不会有一个拐点呢?什么叫拐点?我们会不会慢慢就会发生一个变化,将来向正常的比例去看?在过去这30年我们是不断在增长的,最高值是在2004年出现的,达到了100个女孩儿居然有121个男孩儿,这是平均数,后来有所下降,但是后来又有所反弹,2010年的人口普查又下降了,这会成为一个拐点吗?计生委的主任在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谈到了她自己的看法。

  2010年资料

  李斌(国家人口计生委主任):通过这样的综合治理,2009年出生人口的性别比下降了一个点,这也是“十一五”以来首次出现的下降。但是即使下降一个点,仍然还是在高位上运行,所以治理性别比偏高问题的任务还是相当艰巨的。

  去年出现下降以后,有些同事们就说是不是拐点了,我说要力争把它作为拐点,就是我们要坚持不懈地抓下去,一定要把性别比降下来。所以我们希望能够把这个下降的趋势保持下去,这也是我们“十二五”要做的一个重点工作之一。

  主持人:

  期待,但不一定说是特别乐观,但首先我们当然都希望去治本,但是治本可能需要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让人观念改变起来多艰难,治标这个工作就得抓紧不放。在治标上就涉及到我们刚才的新闻所关注到的打“两非”,现实生活中情况是什么样呢?

  法律明令禁止胎儿性别鉴定,但在生活中想做有的是办法,网络搜索各种胎儿性别鉴定的广告扑面而来。

  今天,按网络上的广告记者随意拨打了几个电话。

  记者:我想鉴别一下孩子的男女,咱们这边可以吗?

  胎儿性别鉴定中介机构工作人员1:可以的,8周以上就可以通过抽妈妈的手臂血液,准确率最高可以达到98%,B超的准确率可能只有80%左右。如果说您(赴港)证件不是很方便,也可以在我们深圳咨询处,香港医生是不定时来深圳的,(血液鉴定)是5500元,B超是3500元。

  胎儿性别鉴定中介机构工作人员2:我们是一个中介服务公司,血液样本(鉴定)费用是5000元人民币。

  解说:B超3500元,采集血样5500元,这些提供服务的中介组织到底是什么机构。在这家金宝宝公司网站明确写明,可以预约香港医生来做鉴定胎儿性别。而除了中介组织,生活中鉴定胎儿性别也不是一件太困难的事。

  市民:做B超都在医院做,有的就是托关系,关系好的他就可以告诉你。

  解说:一边是国家有关部门持续地打击,另一边各种鉴别胎儿性别的服务却是越来越丰富、越来越便捷,甚至一些地下很B超已经成为了很多私人诊所的主打业务。

  比如河南省固始县的这家樊庆丽私人诊所,鉴定胎儿性别的生意就十分火爆。每次检测费用数百元,如果想做人工流产还提供一条龙服务。

  记者早期调查资料

  祝明海(樊庆丽的丈夫):你要想要男的,可以给你找个地点做,我也能做,我给你找个地点做,还可以不跟你要钱。

  解说:像河南的这家黑诊所虽然每次都被罚款几万甚至数十万,但还是屡打屡犯,两三个月就换个地方开张。此外,很多地方一些公立医院的医生也会提供这种服务。

  患者:不到三个月能看出来是男还是女吗?

  河南省驻马店市泌阳县第三人民医院医生:

  那看不出来,到时间给你复查再看,早期做看发育情况。

  解说:接群众举报,河南省泌阳县这家医院一次就查出17人有非法鉴定胎儿性别的行为。

  市民1:关键严查医院,关键是医院,这人的观念其实他没有人给她(鉴定),医院不做鉴定,她再想生男的,生不出来也没办法。

  市民2:重男轻女,传宗接代的那种观念。

  解说:传统观念自然存在,但是从法律的角度,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不断失衡升高的背后,反映出来的又是一个什么样的医疗体系呢?

  主持人:打击“两非”其实在城市当中更难执行,但是造成的这种恶果还不一定特别明显,话为什么这么说?在城市里可能大家都会找着认识人,然后用你知我知这样一种方式可能很早就会知道你怀孕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但是在城市里,尤其很多的大中城市当中,知道了也就知道了,不会采取下一步的行动,比如说流产或者怎么怎么样;但是在农村或者说城乡结合部的时候这个问题就非常明显了,因此打击的重点恐怕也在这样的一个领域里。这样的打击是一个非常好并且有效的方法吗?当然不是,只能说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为什么?这样的打击背后一个逻辑是这样的,通过让你怀孕了之后,不知道怀的是男孩儿还是女孩儿,即便知道了你也无法进行流产,因此只能把这个孩子生下来。但是这样的一个逻辑在现实生活当中挑战也蛮大的,不要说它有很多漏洞,即便生下来的女孩儿,将来人们的观念不改变,很多这种各方面的,求学、在家里的地位、社会地位、亲人看待她的眼光都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毕竟没有办法,得先去治标,这8个月不要说解决观念了,8年、80年都很难解决,所以要先从治标做起。但是要治本的时候就要回到我们如何做到真正的男女平等呢?计生委副主任接受记者采访的时候也谈到了这一点,关爱女孩儿。

  《决策者说》2006年7月

  赵白鸽(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副主任):全国24个县现在是关爱女孩试点县,基本上都形成了非常完整的一个扶助政策,比方像生女孩的家庭,当他们到60岁以后他们可以获得600元,每一位女的或者男的,加起来是1200元,我们叫做奖励扶助制度。这个钱很要紧,跟生一个儿子这个钱大概差不多的,这个投入。第二个,我们采取了一个所谓“少生快富”的工程,也就是说对于这样一些家庭,独女户家庭或者双女户家庭,我们给予特别的经济资助,比方像小额贷款,比方像树种、育苗、宅基地,在很多政策上促进他们致富。第三个就是帮助独女户或者是双女户家庭,他的孩子们能够获得很好的教育机会。

  主持人:其实听到这种政策解读的时候都会觉得真好、真不错,但是在执行的时候往往走样,现在很多的情况都面临着执行难。比如说一个时事评论员就谈到了这样一点,谈到了农村非常具体的像宅基地这样一个问题,比如说各地基本上都把家庭人口数作为家庭承包土地等生产资料的标准。实际操作过程中,农民家庭中女儿的出嫁意味着劳动人口的减少,进而意味着土地的减少和整个家庭收入也随之减少,而家庭中男性没有这个问题。相反,儿子娶妻生子,劳动力充足,能够承包到更多的土地,从而增加家庭收入,无形中增强了民生育儿子的愿望。

  说到这一点的时候,当然接下来我们就要关注婚姻的问题,毕竟涉及到人口比例失调了之后,中国可能同龄人当中就有3000来万男的,多出3000来万,他们怎么找对象。

  在这样一个男多女少的时代,中国首当其冲需要面临的人口难题是什么?其实早在2007年,时任国家人口计生委主任的张维庆就曾指出,我国出生人口性别比长期居高不下,现在已经成为全世界出生人口性别比最高的国家。预计到2020年,将会出现3000万“光棍”。这个数字将引发一系列的社会问题。

  字幕提示:

  “老夫少妻”

  翟振武(中国人民大学社会与人口学院院长):

  这样他会去找下一个年龄组,这样一年一年往下下,五年以后同年龄组的女性都被上几个年龄组娶走了,越找越年轻,必定受到一定的限制,比如受到《婚姻法》的限制。

  解说:那么当身边的年轻女性被年长的男性娶光,适婚男性又当怎样面对?

  “城里哥找乡下妹”

  翟振武:在这种情况下,城市里的人开始到农村里去寻找配偶,农村的男青年又过剩,然后到山区里面去找,山区里面再到贫困更远的山区去找。

  解说:而这种周边化传导最终将婚姻压力倒向了最贫困的男性。

  “贫困男求跨国婚姻”

  翟振武:最后挤压的结果,找不到配偶的男性,最后基本都集中在边远的山区,集中在贫困的人群身上,要想解这个难题跨国婚姻,在中国这个国度以外,到国外进口新娘。

  解说:也正因此,近年来,越南新娘等跨国婚姻在我国愈加火爆,万把元娶个外国媳妇成了很多农村男性的希望。

  重庆打工者:我觉得现在的女孩子,农村的看上城市里面的,城市里的看上更高等的,我们农村的男的不好找(媳妇)。

  记者:那看到这个娶越南媳妇信息的话?

  重庆打工者:有信心了,更加有自信了。

  翟振武:进口新娘或者叫跨国婚姻,都无法来满足和解决我们所说的性别比偏高所造成的婚姻挤压的这种局面。中国在未来肯定会在年轻人当中留下将近三千万找不到配偶的男性,这个已经是可以预见到的一个格局。

  主持人:还仅仅是一个婴儿,但因为是男婴可能就成为3000万当中剩男的一个,这样一想的确挺让人担心的。但是在现实生活中,解决富裕男性婚姻的问题往往采用的是一种挤压的方式,就像刚才短片中也涉及到,一个是大城市当中条件好的,把门当户对的同龄的都给抢跑了,然后差一点去中小城市去抢,中小城市又抢到农村,农村又抢到贫困的地方,但是总是条件好的去优先,这是一种挤压;第二种挤压,就是30岁的向25岁这拨去抢,25岁的去抢20岁的这拨,同样也是一种挤压。

  其实男女比例的失衡带来的这种社会危害绝不仅仅是一个婚姻的问题,找不着对象的问题,还会涉及到性暴力的增加,另外这种非法行为的增加,比如说拐卖妇女儿童等等。所以打击“两非”,也就是说别B超测男女,测出男女也别去做流产,这是一个治标的方面。根本之道还是要治本,但是治本治起来就非常难了。我们听听一位专家的看法,他是南开大学经济学院教授原新,他如何谈治本?

  原新(国家人口计生委关爱女孩治理出生性别比专家组组长):

  从根本上来说,我们一方面要完善养老保障制度,尤其是农村的养老保障制度,要在保基本、广覆盖的基础之上,做到基本的标准能够提高,同时能够做到全覆盖,这样就降低了他对儿子的一种需求。另外一方面,我们农业的现代化、农村经济的现代化,也可以降低我们从经济上对男孩的需求,同时我们广泛地开展关爱女孩的活动,提高女孩成才的环境、成长的环境,这样改善女孩的生存和发展环境,提高女孩的地位。

  主持人:在谈到治本的时候,当然看像观念的改变、养儿防老等等,但是很重要的一点当然就像专家说的,是这种社会的保障。如果说我们越来越多的人,社会保障做得很好的时候,真的生男生女都一样,现在生男生女都一样是作为一个标语和口号贴在墙上,但是在现实生活中不一定是这样,所以大家就会有一种内心的担心,如果全社会这种社会保障,也就是安全网治好了之后真的生男生女一样了,包括现在的很多城市里的人已经越发感觉,生女孩儿有的时候比生男孩儿反而更好,在无论是养老还是亲情,还是日常的交流之中,城市里愿意生女孩儿的反而越来越多,可能这样一种概念改变起来真的是一个治本之策。

  也有人在谈到男女比例失衡的时候,把这个原因归咎到其中的一个原因,归咎到计划生育的政策上,其中有一点,比如说北京大学教授穆光宗,他不是说仅仅归到这一点,他在解读男女比例失衡的时候,他说中国的出生人口性别比问题有其独特性:一是严格的生育政策的推行导致生育选择空间的狭小,二是男尊女卑的文化影响和农村妇女地位的低下;三是急剧的社会转型和市场经济的发展导致B超控制的失效,这一点我还要加几句,其实何止B超。今天我看到了一个更加“可怕”的消息,美国的科学家已经研制出了一种更快速的检测你怀孕的是男是女的科技手段,只要手指头取一滴血,七周怀孕就可以95%测出男女来,你说多可怕。落后的观念得到了先进技术的支撑,反而能变现了。四是深层面的生育责任伦理的缺失。因此,治理对策也需要体现综合性。

  但是也有专家不认同这样的说把它归咎到其中的一个原因是计划生育,人口学专家吕荣侃就说,出生人口性别比例失衡,不是计划生育政策造成的。其根本原因是根深蒂固的多子多福、传宗接代的婚育观念,直接原因是B超技术进行胎儿性别鉴别。实际上,韩国和我国台湾并没有搞计划生育,但是也出现过性别比失衡的问题。

  其实现在中国的性别比失衡也越来越成为一个社会问题,可能也有很多人说,这是很大的社会问题吗?我去日本采访的时候我问,目前的日本第一位的问题是什么?我以为会谈到国家的发展或者是怎么样,他谈到的是人口问题,一个是老龄化,一个是出生率太低。将来对于中国来说,人口问题也越来越会成为一个大问题,比如说老龄化的问题,还有一个男女比例失衡的问题等等,这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涉及到打“两非”的时候也是,国家出台了相关的政策,但是究竟到底能不能落实?落实了之后是不是真的有效,让人真的不敢这样,我们也需要拭目以待。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新闻1+1
  • 性别
  • 危机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