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周刊]20110813

发布时间:2011年08月13日 23:2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7d5c33c316fd4f81d9a084ac84cb7f3e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面对极具中国特色的上访,究竟是疏还是堵?是聆听还是让他闭嘴?不同的时间,不同的地点,不同的人会有不同的选择。广州,显然是选择"疏",以及"聆听"。最近广州市化解积案"百日行动"拉开了大幕,市长万庆良8月5号打了头炮。本周,是各区跟市直有关部门的一二把手全体出动大接访。8月5号在市长万庆良接访的时候,三个半小时接待了12批信访群众,有几个群众反映的问题已经积压了25年。市长一出面,很多问题就可以当场拍板。难怪一位上访的村民感慨,"我信你,市长。"但是面对上访者可并不都是这样。去年北京9月份打掉的黑保安公司安元鼎,就是用另一种方式对待上访者,而今,又有个别死灰复燃的状况出现了。维护稳定,我们该怎样选择呢,是接访还是截住上访。《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如何面对信访。

    本周视点:被“截”的信访

    8月11日上午9点,广州市白云区信访局刚开门,等候多时的市民就一拥而上,争着递材料、填表格、拿号,希望能得到面见区领导反映问题的机会。同一时间,这样的景象在广州各区的信访局都上演着。

    广东电视台记者 汤苑文:我现在就在越秀区信访局这里 在今天早上九点钟 越秀区的主要领导会在这里 与市民进行大接访 虽然现在接访 才刚刚开始了15分钟 工作人员透露 他们已经派出了191个号码。

    按照广州市化解信访积案百日行动的部署,8月11日这天接待上访群众的是各区的党政一把手,虽然级别没有市长高,但普通市民平时也难得见到。最终得以面见区领导的人,全都经过了几小时排队苦站,也几乎都有一肚子多年求告无门的苦情。

    上访市民 张先生:因为我1995年9月与地铁方 签订了安置协议和补偿协议 现在16年过去了 连一个安置的地点都没有

    上访市民 蔡婆婆:下面每次都踢皮球 搞得我们个个星期都要去

    上访市民:其他地方无办法(解决),来到这里看区长能不能,帮到我们老百姓

    2008年,2010年,广州曾进行过两次市、区、局三级行政“一把手”集中大接访,当时人声鼎沸的场面,令人印象深刻。而今年的公开接访活动,规模创下历届之最,从8月5日开始,将一直持续到11月15日,时间长达百天;并且改换形式,领导们不再闹哄哄地集中一处,而是分期分批在各自的信访办与群众见面。今年首先出来亮相的,就是现任广州市长万庆良。

    8月5日的市长接访中,万庆良处理了一起历时25年的积案,事件涉及铁路建设临时拆迁居民房屋,复建后一直不给办房产证,1986年签署的拆迁协议至今仍无法落实。

    广州白云区江高镇居民 林 姨:铁路局说把房子盖好之后 帮我们办房产证的 谁知道他们推来推去 整天不理我们广州白云区江高镇市民 王伯 到哪都没人理睬。

    万庆良对铁路局负责人:是你们自己的事 你不能对群众说 你去找施工单位 你是业主单位 你不能这样推的。

    市长协调之下,最终广铁集团负责人现场承诺,将在一个月内给出解决方案。虽然不知问题何时才能彻底解决,但上访多年的市民总算有了盼头。

    上访市民:20多年来 我们找什么部门 铁路部门也好 拆迁部门也好 他们都在推卸责任,今天市长一锤定音。

    广州这次大接访,重点是解决积案,市民苏先生的遭遇是另一个经典案例——为了讨回自己和工友们被拖欠的22万元工资,他已经奔走了整整三年,到现在各部门的公章盖了46个,工钱却一分也没要回来。

    上访市民 苏先生:我第一个程序是先到劳动仲裁委,赢了。再到一审、二审、执行全部走完了,好了。一直天天催。

    工厂老板躲债,法院判决执行不下去,对方偷偷转移资产,报警却没人管。三年来,为了讨薪,曾经任职企业行政经理的苏先生没有再找工作,妻子也带着孩子离他而去,这就是维权的代价!

    上访市民 苏先生:就是说互相在推,公安、工商、劳动仲裁、街道居委会、一大堆的部门。所以为什么会产生46个公章都没完事呢。

    8月8日,苏先生冒着大雨排队,终于见到接访的广州副市长陈国,市长做了批示,区领导也介入了调查,尽管问题何时解决目前仍然未知,但苏先生倍感凄凉的心却得到了些许安慰。

    上访市民 苏先生:今天这个区长说,我完全有条件申请民政救助,我就表态,我就说只要能够把我三年前应该得到的血汗钱拿回来的话,你们把这些救助的钱,还有很多需要帮助的人。

    仅仅是一次认真的倾听,就让许多人感动得连连道谢,让逐渐冰冷的心又恢复热度,从这个角度看,大接访功劳不小。但这毕竟不能成为常态,在没有大接访的日子里,那些倾听,那些感动,又该到哪里去找呢?

    白岩松:理想有的时候很好,现实却有的时候要打些折扣。广州要求件件有回信,件件有落实。好理想。但是刚才短片中的苏先生也得到副市长和信访局的当面承诺,可是第二天他并没有等来该来的信访局的工作人员。广州这一百天的大接访可不算短,但仅靠这一百天显然远远不够,在一百天之外呢?在广州之外呢?面对信访这个工作,可能北京的压力最大了。就像广州信访很多人要找市长一样,很多人认为问题在地方解决不了,得上北京得去找中央,于是北京的信访工作压力就慢慢地增加了。在这大的压力当中,也听得到一些杂音,也看得到一些怪现象。比如去年被公安打掉的黑保安公司,可是哪里有需求,哪里就有供给,今年,"黑监狱"又冒了头。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新闻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