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调查]鄱阳湖之痛(20110625)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25日 22:5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aef936836ade4be39b17a8987d891382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今年以来长江中下游地区降水量为五十年来同期最少。

  鄱阳湖处于历史同期最低水位。

  面积减少了差不多一千平方公里。

  已发布干旱黄色预警。

  昨天开始江西赣北地区,普降大到暴雨,鄱阳湖水位开始回升,摆脱历史同期最低水位,旱涝急转的局面。

  今天直接启动防汛应急响应至三级水平。

  今天上午的罕见大暴雨导致一个水电站发生了漫坝,现在这个大坝的水位已经超过了警戒水位。

  解说:等等,让我们再看一下江西修水河一条支流,今年六月初暴雨降临时,三个小时降雨量超过180毫米,而就在此前十五天,鄱阳湖区还仿佛一片干涸的草原,十几天内,这里发生了什么?这个古老的湖泊经历了什么变化?

  6月3日,鄱阳湖上空阴云密布,隐隐雷声中,我们驶入鄱阳湖的腹地。

  新建县南矶乡鄱阳湖南部湖心中的一座孤岛,我们的车轮驶过鄱阳湖的湖底,这是一条只有在冬季枯水期才能浮出水面的水泥路,路旁的电线杆上还能看到清晰的水印,在往年的6月,这里的水位两到三米将没过我们的车顶。

  记者:尽管我们穷尽了想象,但是眼前这荒草丛生,没有一滴水的鄱阳湖,还是让我们感到震惊,原来只能坐小船才能来到这里,而现在呢?我们从很远的地方开了很长时间的车安全抵达这里,看看这条倒扣的小舢板,显然已经搁置在这里很长时间了;而左边这条大船更让人感到吃惊,在这个本来是捕鱼捞虾的一个最繁忙的季节,现在却被闲置在这里。我们上去看一下:里面结满了蛛网,甲板上布满了鸟粪,所有的这种捕鱼捞虾的设备都已经拿走,显然已经是搁置在这很长时间了。

  我们将从这里出发,一路来到它的入江口,看看干旱的鄱阳湖到底发生了什么。

  解说:我们启程的这一天正是干涸的鄱阳湖迎来降雨的第一天,在之后的七天里,暴雨突降鄱阳湖,降雨是否会让干涸的鄱阳湖得到恢复?连续的暴雨是否又会导致新的灾害?从抗旱到防汛,鄱阳湖将如何承受这种极端逆转?

  南矶乡是位于鄱阳湖南部湖心中的一座孤岛,往常人们需要从对岸的新建县乘船才能来到这里。

  记者:这船我看这大大小小的,停在这有好多条。

  万国民(南昌市新建县南矶乡红卫村 村民):好多条,不是好多条,全部。它们都没出去可以这样讲,一个都没出去,没用啊,逮不到鱼啊,逮不到虾子啊什么的。按照往年的话,这个水位的话涨到哪呢?一般都到那边,可能都淹了咱们,淹了,对对,淹了咱们了。

  解说:这位村民告诉我们:从今年三月开始,湖水就逐渐下退,水文记录里江西省以1638毫米的全年平均降雨量排名全国第四,每年一到五月,全省的平均降雨量818毫米。今年,这个数字降为412毫米,不到往年的一半。

  5月2日,鄱阳湖水位降到有记录以来的同期最低水平,水量只有历史同期均值的13%,鄱阳湖湿地九个子湖几乎全部干涸。

  滨湖的渔业首当其冲成为重灾行业,我们驱车赶往位于鄱阳湖东岸上饶市的鄱阳县,这里是全国第二大水产县围绕着渔业的捕捞、养殖、水产加工、运输、渔具的生产,这里有一条完整的产业链。

  刘庚生(上饶市鄱阳县管驿前村 村民):它是一个水神(庙),每天都有人来祭拜。

  记者:今年这样,鄱阳湖干成这样了,来求雨的人可能也不少求过,管用吗?

  刘庚生:一般都是初一十五,就是老天还是不下雨。我们这个村渔民,现在有1/3的人是养鱼,有1/3的渔民是打鱼,还有1/3的渔民是从事放鱼,到鄱阳湖去收鱼、放鱼,到我们村里来卖。

  记者:完全完全是以湖以水为生。

  刘庚生:以水为生,就是这样,打鱼。

  解说:今年60多岁的刘庚生是管驿前村的老村委会主任,也是世代生活在这里的渔民,进入6月的这几场大雨,在他看来,来得太晚了。

  刘庚生:像这个元气大伤了以后,你想恢复这个过渡时期,应该是很长的,这么长时间干旱无雨,可以说整个水产资源,要想恢复以前那样也很难很困难。

  记者:但是在我们,可能不生活在湖边的人想象中的话。是不是连下几场大雨,这个河水,湖水就都补充起来了,会不会这样?

  刘庚生:那个资源它有生长过程的,本来4月份5月份都是鱼的产卵期,现在这个季节都过了。但是没有水草的地方再产卵的话,有些它存活率是很低很低,可以这么讲,它没有那个环境。

  记者:不仅影响今年这一年,来年都还受到影响。

  解说:6月3日,渔民们等待了几个月的降雨来临了,但在此时,湖里幸存的鱼类已经过了产卵期,即使在这个时候重新放下鱼苗,如果水位正常,仍需要经历三到四个月的正常生长周期,到将近10月才能开始捕捞。

  每年的6月20日中午12点是开湖捕鱼的时间,以往每到这个时候,渔民们都会准备渔具,鸣放鞭炮,而在今年的6月20日之前,鄱阳县渔政局副局长张少军,望着外面的暴雨,担忧不已。

  张少军(上饶市鄱阳县渔政局副局长):就算现在开始水位再涨高了,鱼类也无法繁殖,也错过了它的繁殖期。

  记者:如果过一段时间,这个禁渔期结束了,开始捕鱼了,今年这个旱情,对你们马上要开始的捕鱼季有什么影响?

  张少军:影响很大,今年从禁渔前两个月,元月份、二月份、三月初,在这两个半月之间,渔民的捕捞产量,我估计比去年减少了大概80% 90%。

  记者:这么大的一个数字。

  张少军:这么大个数字。

  解说:今年禁渔期之前的捕捞锐减,让张少军预感到了更大的威胁,每天往来于江上的渔民对水里发生的变化了然于心,我们踏上了一条这个季节少有的捕鱼船,在禁渔期里,只有河流里可以捕鱼,船老大李国华带我们一起划向饶江。

  记者:今年这一季打鱼收成怎么样?

  李国华(上饶市鄱阳县管驿前村 村民):不行,不行。

  记者:怎么讲?

  李国华:我们这里收成比往年起码产量要减少一半。

  记者:差这么多,那这些鱼鹰还养得起吗?每天饭量也不小啊。

  李国华:这个鱼鹰每天起码要吃一斤半到两斤,要是买鱼啊,买鱼一天起码要吃60块钱。

  记者:那这一出一进的话,赔了好多钱。

  李国华:赔了很多钱,我们是从小搞到大的,要是现在再这样下去,我们也不搞了,现在我们生存都困难了。

  记者:养不起了。

  李国华:对。

  记者:那这些鱼鹰怎么办呢?你要不干了,多可惜。

  李国华:我们就是想办法把它给卖掉了,只有这样了。

  解说:鸬鹚捕鱼,作为这个古县城的渔俗文化标志曾经被反复拍摄,出现在广告、报纸封面、旅行手册上。如今,管驿前村最后二十几只鸬鹚捕鱼船在今年四散离开,只剩下了七只还往来于江面,如果仍然捕不到鱼,李国华和他的一船鸬鹚也会选择离开这段陪伴了多年的水域。

  记者:鄱阳湖的这场大旱影响的不是某一户、某一家,而是整个的一个链条,从养鱼的、到捕鱼的、到收购的,像是这样的一个水上人家,他们今天忙活了整整一下午,花了好几个小时的时间,这么多的鱼鹰,总共才捕到了这么些鱼,可以说连它们自己的肚子都喂不饱,辛苦了。

  解说:傍晚的时候,几条收获甚微的渔船相继靠岸,在这个村庄的码头仍然引起了小小的轰动。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新闻调查
  • 鄱阳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