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青海无机构能检验饲料中毒 牧民171只羊死亡成“谜”

发布时间:2011年06月08日 16:0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新华网西宁6月8日专电(记者 陈国洲)年初至今,青海牧民曹金山揣着厚厚的一叠调查材料,奔走于饲料经销商和各个政府部门之间,为他家一周内死亡的171只羊讨个说法。对于一个普通青海牧民,这场灾难几乎令他倾家荡产。

  然而,171只羊究竟因何死亡?饲料有无问题究竟能不能调查清楚?牧民的损失该由谁来承担?近4个月过去了,这171只羊的死因似乎正在逐渐变成一个解不开的“谜团”。

  突如其来的灾祸

  曹金山家住青海湖边的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甘子河乡尕海村。作为牧民,曹金山一共养了280只当地产藏系羊和1头黄牛。今年2月份,曹金山从西宁市一家饲料经销店购买了10袋“铁骑力士”牌“9050肉牛肉羊精料补充料”共800斤。

  曹金山说,他后来才知道,饲料生产企业四川绵阳的铁骑力士集团,是中国饲料行业的知名企业。曹金山购买的饲料由该集团下属的甘肃武威铁骑力士饲料有限公司生产。

  从2月7日开始,曹金山对生产母羊、部分羔羊和1头黄牛每天早晚喂食他购买来的精饲料。而羊群里的后备母羊及羯羊、公羊与母羊分群饲养,只喂食干青草,没有喂食精饲料。

  从2月12日开始,喂食了饲料的羊群开始出现下痢症状,14日开始出现死亡,没喂饲料的羊群幸免于难。

  “很多羊拉像黑水一样的痢疾,嘴里吐着白沫,严重的无法站立。”据当时赶到现场查看的海晏县农牧局局长刘祥介绍,从14日开始,曹金山家的羊每天以十几只至几十只的速度死亡,到23日为止,共死亡94只生产母羊,77只羔羊和1头黄牛。

  “171只羊啊!按去年的市场价格就是15万元左右。”曹金山说,对他而言,这几乎是全部财产。而且死去的羊中包括大量生产母羊,这意味着断了他家羊群的繁育后路。

  熬人的查证之路

  根据海北藏族自治州农牧局上报给青海省农牧厅的《关于上报海晏县〈甘子河乡尕海村曹金山饲养牛羊发生疑似颗粒饲料中毒死亡情况〉的报告》,“可断定牛、绵羊不存在在草场上吃入有毒物质的可能,而发病死亡牛羊全部有补喂饲料的饲养史,而且病程的长短、死亡快慢与吃入颗粒饲料的数量有很大关系。”“业务部门初步诊断为饲料中不明成分引起的中毒导致牛羊死亡。”

  在曹金山看来因为这份报告很快就能解决的问题,却使他陷入了熬人的查证之路。

  事发后,曹金山立即与饲料经销商以及饲料生产企业甘肃武威铁骑力士饲料有限公司取得了联系。

  武威铁骑力士饲料有限公司业务经理张旭代表公司表态:“我们的饲料都达到了国家标准,而且牛羊死亡原因复杂,现在没有法律依据证明是我们的饲料导致牛羊死亡,如果能证明确实是饲料吃死了牛羊,我们愿意承担所有赔偿责任。”

  刘祥说,饲料生产企业所说的“法律依据”指的是有检验饲料中毒资质的检测机构出具的检测报告或实验报告。而海晏县农牧部门因为没有这样的资质,出具的报告不具有法律依据。

  为了获得这样的法律依据,2月23日,在曹金山的要求下,海晏县兽医站委托青海省兽药饲料监察所、青海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综合技术中心分别对饲料和死亡绵羊的脏器进行了检验。但他很快又从农牧部门了解到,这两家检测机构因为检测能力有限,无法证明饲料是否有毒。而且“饲料成分那么多,仅检测9种元素,很难说明有无问题。”

  于是曹金山跑遍了青海各个部门,发现青海省没有一家有检验饲料中毒能力的饲料检测机构。跑急了的曹金山冒着再损失上千元的风险,抓了两只羊带到海晏县畜牧兽医工作站,当着工作人员的面给两只羊灌下饲料,几天后,两只羊倒毙。然而,农牧干部告诉曹金山,因为是他亲手给羊灌下的饲料,不是第三方饲喂,因此同样无法证明。

  耐人寻味的“谜团”

  至此,曹金山家171只羊的死因在近4个月漫长的查证中逐渐变成一个“谜团”。这个谜团让人不禁发问:为什么作为我国第四大牧区的青海省没有一家有检验饲料中毒能力的饲料检测机构?没有这样的监测机构何以保证在市场上流通的饲料都是安全的饲料?如何保证牛羊不会因为饲料问题危害人的饮食安全?何以保证出了类似曹金山这样的事件后,能够维护牧民或者企业的合法权益?

  据了解,青海省唯一的饲料质量检测机构——青海省兽药饲料监察所的检测能力非常有限,仅能进行饲料常规营养物质的检测,对于饲料是否有毒没有检测能力。而地州县等各级地方政府,没有一家检测机构,对辖区饲料无法进行检测。

  青海省农牧厅饲料办公室高级工程师唐国盛说,2009年农业部公布了27家有资质的饲料有效性及安全性检测机构,但这些机构几乎全部地处东部地区,西部地区除四川外没有一家。因为高昂检测费、方便程度的影响,西部省份群众很难利用这些专业机构。

  曹金山家附近的牧民们因为这个谜团陷入了深深的担忧之中。牧民噶玛多吉说他现在不敢再用饲料了。“不知道饲料是怎么检验的?如果我的牛羊在吃了饲料后死了,我怎么才能证明,怎么才能获得赔偿?”噶玛多吉说。

  西宁市民王宁说他更关心那些吃了不合格饲料的动物,再被人食用后会不会对人产生危害。“这次是在农牧部门的监督下填埋了死亡牛羊,普通牧民遇到这样的事会不会卖掉死牛羊以减少损失?”

  作为事件当事人的曹金山依然在为讨要说法而奔走,他说他需要一个明确的答复,这是对社会各方利益负责。

责任编辑:张洋

热词:

  • 精料补充料
  • 藏系羊
  • 饲料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