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视频 >

[新闻调查]都江堰 民意的重建(2011.05.21)

发布时间:2011年05月21日 22:4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网络电视台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8a5b98e157944627f635c99c1562faf2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进入[新闻调查]>>

  中国网络电视台消息(新闻调查):两千年前,李冰用"顺势而为、法道自然"的理念建造了旷世之作--都江堰,于是,岷江两岸的荒蛮之地,变成了富甲一方的天府之国。在进入21世纪之后,为解决"三农"问题,都江堰开始了统筹城乡,建设国际田园城市的进程,这意味着都江堰地区将要从传统的农业文明向现代文明实现转变。

  2008年5月12日,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原计划前往都江堰,参加城乡统筹试点的现场会,大地震不仅打乱了他的行程,也打乱了都江堰城乡统筹的历史进程。

  李春城(中共成都市委 书记):那天就是要去柳街镇,就农村产权制度改革做代言。就是在上车之前就发生了大地震。

  解说:在马楚清的记忆中,经历灾难的最初,他和绝大多数灾民一样,记忆中的感受、更多的是茫然。

  马楚清(都江堰市民):当时我就想,地震已经到这个程度了。我们的房子完了,我们对面的房子垮塌了,烟雾沉沉,看到死了那么多人,我觉得都江堰发展,一下损失这么大,别说好多年才能恢复起来,当时我们是这样想的,当时我们还是想:我们这个房子应该以后怎么办?怎样做?

  解说:在地震发生一周以后,都江堰市委书记刘俊林面对着这样一组数据:城乡住房毁损24万户,3091人罹难,90%的建筑物遭到不同程度的损坏,50万受灾群众分布在数百个临时安置点内。

  刘俊林(中共都江堰市委 书记):全力以赴、组织救援、组织抢险、组织城市功能秩序恢复,这是第一阶段,很快我们就面临一个重大的问题:就是在都江堰的农村产权制度改革是停?还是坚持?还是加快?我们很快就面对这个问题。

  解说:在巨灾降临的最初,空气中弥散着失去亲人的痛楚和失去家园的悲伤,住在安置点的人们,已经无暇顾及5年来和他们的命运息息相关的变革。

  突如其来的地震,把这一进程推到了一个进退维谷的境地,面对废墟,当时的普通人很难把城乡统筹过程中土地产权的变革,和自己的未来的生活境遇联系在一起。

  刘俊林:我们经过认真思考,即使地震后我们农村产权制度的改革,不仅不能停,还要加快,为什么?我们就是要通过灾后重建,把农村产业制度改革的制度化的成果运用到灾后重建,解决好灾后重建的钱从哪里来的重大问题。

  解说:在地震发生之前,都江堰对未来的发展构想,是发展旅游业和现代服务业的国际化田园城市,但规划实施却面临着诸多的难题。在城市有20多万平方米待改造的危房,数万个家庭所面临的居住困难,以及老城区功能改造成本过高等诸多难题。在农村,有多达30万的失地农民需要安置。

  而随着大地震的发生,百废待兴,过去在城市和乡村积累下来的难题,是不是也有可能随着恢复重建的进程迎刃而解了呢?

  李春城:恩格斯讲:没有哪一次巨大的历史灾难不是以社会进步为补偿的。所以我们提出的重建目标:就是要把重灾区建设成为科学重建和科学发展的样板,要迎难而上,要化危为机,要实现新的社会进步。

  解说:都江堰是世界文化遗产和世界自然遗产的"双遗产"所在地,对"历史负责,向世界交代"是都江堰震后规划需要遵循的核心。都江堰的重建规划,来自全球一流规划专家之手,围绕"重建古城的风貌、复兴文明精髓、统筹城乡未来"的基本原则,全面借鉴了全球同类型城市规划已有的成功经验。在专家和官员的眼中,重建规划方案已近成熟。然而,当这份规划在征求民意的过程中,出乎意料的事情接踵而至。

  屈军(都江堰市规划局 局长):我们的行政中心这次受损了,到底往哪搬?原来我们的规划里面是考虑的聚源新城这一块,后边我们做了一个老百姓的调查,就是意见调查,75%的人不愿意离开这个中心组团,不愿意到聚源,觉得聚源比较远一点。

  解说:在都江堰的老城区,房屋密度大、人口密度高,地震以后的安置板房和危楼,把整个老城区塞得密密麻麻,在专家和官员看来,如果不把一部分老城区居民向外转移,老城区的重建将腾不出空间。重建都江堰,向聚源新城的迁移必须要先行。具体的办法是:政府将为房屋损毁的城镇居民提供70平方米救助房,而接受者要放弃原有房屋的产权和土地使用权,这个方案让焦虑的灾民产生了各种联想。

  马楚清(都江堰市民):当时议论把我们赶那么远,整到那边去住,但是土地置换,你价格就不等,就是说你的黄金地带,城区一环路或者城中心,它土地价值或者二环路、二点五环以外去,它的土地价值跟这儿的价值相差很大,以至于老百姓有些人说亏了。

  解说:在百姓的眼中,聚源新城虽然离老城区只有5公里,但这个往成都去的高速路边的小镇子在他们心里什么也不算,多数人不愿意离开古城中心地带,甚至有不少市民认为这是政府为了甩掉古城中心这8万人的包袱而搞的一个噱头。

  刘俊林:所以当时第一阶段,就是我们广泛了解群众的意愿,就觉得群众说我要自建我不走,你们千万别赶我走,我们第一态度很明确,符合规划、有资源、有能力你自己做,这是稳定的一个很大一部分。当这些群众获得这个承诺之后,他们自己一商量才知道,真难。他们就理解了政府的很多困难。

  解说:实际上在地震之前,新加坡规划之父刘太格为都江堰做的一份概念规划中,聚源镇就是新城。震后,聚源新城被规划为安置点的一部分,原计划将足够数量的每户70平米的安置房建在这里,用古城废墟上的土地产权进行免费置换,当时希望至少吸纳4万人。

  由于政府四套班子也计划搬过去,聚源一度出现"现代行政金融中心"的定位。但多数市民的要求是,原址重建。一时间,政府规划的思路和民意之间出现了对立,而作为规划局长的屈军、自然就处于矛盾的着力点上。

  屈军:其实规划不是困难的问题,应该是严格按照规划走,但是这里面还是一个公众参与的问题。

  解说:聚源新城的计划暂缓了,民意从这个时候开始参与到政府震后的规划当中,政府公开了规划方案和图纸,市民广泛参与,提供意见,政府、专家和市民在一个对等的平台上,共同讨论城市的未来。

  李春城:灾后重建和统筹城乡改革发展的实践都不断地向我们阐释一个道理:就是对于群众合法权益的漠视和对群众能力的过分担心都是不对的。解说:这里是鱼嘴,都江堰水利工程的起始点,两千多年前,李冰用"顺势而为"的理念化害为利,把汹涌的岷江巧妙地一分为二,从高原奔流而下的江水,因为都江堰这个工程而变得平静恬美,造福着两岸生灵,古人甚至用"少不入川"来形容成都平原安逸舒适的生活。而今天,在经历了巨灾之后,"顺势而为"的哲学精神,也在重建中被继承下来。

  在大多数古城居民的反对下,已近成熟的规划方案被修改了,原来的规划转变为应对未来发展的预备方案。

  屈军:实际上我们既请了专家,也请了老百姓参与,这个是两种已经,一定要怎么来统筹的问题。

  解说:在政府、专家、市民不断的互动过程中,调整以后重建规划在"重建什么?为谁重建?谁是重建的利益主体?这几个原则问题上日趋明确。新的规划,兼顾了民意,也兼顾了都江堰未来的愿景。毕竟都江堰的震后规划,不是一个孤立的体系,它必须服从于成都未来发展的总体战略,必须兼顾到一个绿色的宜居之城未来人口可以出现的增长和可持续发展,它需要充分尊重每一户居民在不同时期可能产生的不同价值标准和不同的利益诉求。

  屈军:所以说这个里面最大的问题的是,老百姓的利益和规划里面冲突之间怎么协调的问题。所以这个就涉及到规划里面第二个特点:就是全民的参与度目前应该超过欧美公众的参与,为什么这么来说呢?欧美参与可能是一个很长时间的参与,而目前我们灾后重建是两年之间必须要完成老百姓参与的,他每个房屋应该怎么修?这个参与度是非常强的。

  解说:经过多回合的碰撞、沟通,在距古城1公里的地方画出了一片新区,有18000多户城中心的居民,置换了政府提供的70平米安居房,马楚清也是其中之一。

  马楚清:合适,为什么?因为70平米,因为它是当时政策是每个户给70平米,最基本的,政府修好送给你,但是必须保证你这个是一个人,比如说你这个户头,假如说我有六个人,六个人就是按规定一个人16平米,你六六就是三十六,就是96平米,就不存在70平米,我要个95平米我都不要一分钱,政府全部出。

  刘俊林:我就讲社会就像一个千层饼,我们平常可能非常努力,我们也毕竟是一层一层把它揭开,我们把它处理好,而地震把这个千层饼一个纵向的撕裂开了,每一层都暴露出来,你都可能要面对,你都避不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