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官员受贿轨迹如温水煮青蛙 浸淫圈子文化迟早出事

发布时间:2011年03月31日 09:41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法制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我市检察机关查办职务犯罪连续3年呈上升趋势。”重庆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新闻发言人雷万亚近日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披露了近3年来重庆市检察机关查办职务犯罪案件的情况:仅2010年重庆市检察机关查处县处级以上干部250人(含厅级干部14人),占查办职务犯罪总人数的21.7%,其中不乏一些过去表现优秀的领导干部和国家重点培养的硕士、博士等高级专门人才,有些领导干部还曾经为重庆市的经济发展作出过较大贡献。

  “剖析这些落马的腐败官员,其受贿轨迹犹如‘温水煮青蛙’。”雷万亚举例说,被判处无期徒刑的重庆经济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原主任唐文峰,喜欢打麻将。一个开发商于是经常陪其打麻将,每次都先给唐1万元或5万元不等的垫底资金,前后共20多万元。最后这笔钱,也算作唐文峰的受贿金额。

  县处以上干部贪腐突出

  “从查办的职务犯罪级别来看,县处级以上干部犯罪越来越突出。”雷万亚分析说,重庆市检察机关查办处级以上干部人数逐年上升,2000年超过100人,2010年达到250人。同时,查办的处级以上干部人数占当年查办职务犯罪总人数的比重也逐年上升,2001年超过10%,2010年则超过了20%。

  从犯罪金额看,动辄几百万上千万元的大案越来越多。如市规划局原局长蒋勇(正厅级,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受贿1796万余元案,巫山县交通局原局长晏大彬(已执行死刑)受贿2226万元案。

  从犯罪分布看,职务犯罪主体范围越来越广。既涉及市级主管部门,也涉及区县党政机关、部门、街道、乡镇、村社,公司企业等众多单位,甚至还有农村基层组织的村长、社长及一般农民共同犯罪,成分极其复杂。

  从犯罪重点看,部分行业、系统职务犯罪比较突出。一是工程建设领域,由于资金积聚、项目积聚,成为不法分子腐蚀的重点,通常都占到年度查办总人数的30%左右;二是民生领域,如社会保障、教育、医疗卫生、征地拆迁、支农惠农、安全监管等领域发案较多。

  从半推半就到来者不拒

  “腐败官员各有各的贪腐手段和方式。”雷万亚说,但他们都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很多干部的受贿轨迹都是由浅到深,由小到大,如“温水煮青蛙”。

  比如,重庆市南岸区原纪委书记卢海洋,其在任市纪委三室主任时,负责调查南岸区原副区长刘信勇涉嫌违纪问题。刘信勇欲请其关照,最初约吃饭,被拒绝。后通过他人引荐,二人见面吃饭,刘信勇以5000元的红包进行试探,见其收下后,知道卢海洋要收钱,便授意侄儿给卢海洋送钱。侄儿先是送上金额“不大不小”的两万元。在卢海洋收下后,第三次,又加大力度,送了5万元;第四次,则增加到10万元。

  “在‘糖衣炮弹’攻击下,很多官员起初拒绝,慢慢变成半推半就,再到后来来者不拒,最后干脆主动索要。”雷万亚说。

  比如,重庆市第三人民医院原院长刘松涛案件中,某公司主任在投标前,用信封装了3万元钱给刘松涛,准备“意思一下”,但刘松涛把信封拿起来掂了掂,嫌少,把钱还给人家,直接要求项目返三四个点,其贪欲令行贿人都很是吃惊,最后,不得不答应其条件,向其行贿10万元。

  浸淫“圈子文化”迟早出事

  “当前,在社会生活中,非常流行所谓的‘圈子文化’。有的人就在这样的圈子中,互相打招呼请托帮忙,将权力与金钱搅和在一起,逐渐将一些圈子发展成相互利用、牟取私利的工具。”雷万亚说,办事拿钱,金钱开道已成为一些腐败官员的潜规则。一些干部对权钱交易习以为常,见怪不怪。

  比如,重庆市沙坪坝区原区长黄云在悔过书中说,“这些年,礼金‘漫天飞’,有点‘干事就需拿钱’的感觉。你若不接受,人家说你‘假正经’,不会为人,让大家都难堪。心想,社会风气如此,收点礼金也算不了什么,以恶小而为之,以从众而自慰。这样,拿多了,积沙成塔;麻木了,是非难辨。”

  “还有很多犯罪嫌疑人心怀侥幸,认为只要自己手段高明,朋友关系到位,赃证藏匿隐蔽,应该是没有问题的。”雷万亚说。

  比如,重庆市巫山县交通局原局长晏大彬,就把受贿的两千余万元用纸箱子装上,分别放在其在外地买的几套空房子里,以为可以高枕无忧。谁知天不藏奸,被小区保安检查房屋漏水时发现并报了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