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中国图文 >

首例“被精神病”案受害者获赔 精神病院强收治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16日 06: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京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据新华社电 正在家休息,却被精神病院工作人员强行捆绑,欲送往医院,济南市市中区这位“被精神病”者为此将这家精神病院和自己的妻子告上法院。济南市市中区人民法院一审“以侵犯公民人身自由”为由,判决精神病院依法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这是全国首例生效的公民被当成精神病患者收治引发诉讼的判决。

  受害者起诉妻子与医院

  2010年3月9日,李元(化名)的妻子吕秀芳(化名)到济南一精神病院称其丈夫有精神病,并为丈夫办理了住院手续,交纳了3000元住院押金。第二天,精神病院4名工作人员乘出租车到李元家,欲将其带往医院治疗。

  由于李拒不前往,并极力反抗,精神病院工作人员采取了用约束带捆绑的方式,将其从家中强行带出,欲将其塞入出租车带往医院,在此过程中,李元极力反抗,引来部分群众围观。后吕秀芳打电话报警,公安民警到达现场后,精神病院工作人员解开了捆绑李元的约束带。

  此后,李元将这家精神病院及其妻子告上法院,认为精神病院在没有任何证据,也没采取任何医疗诊断的情况下,采取暴力手段将自己送往精神病院治疗的行为,给自己心理上、精神上造成巨大创伤,请求判令精神病院赔偿精神损失费5万元。

  精神病院强收病人无依据

  法院认为,非经法定程序,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剥夺别人的人身自由,即使是精神病人或疑似精神病人,也是如此。将精神病人或疑似精神病人强行收入院治疗是一种剥夺其人身自由的行为。目前我国并无法律规定精神病医院有将精神病人或者疑似精神病人强行收入院治疗的权力。因此,这家精神病院仅凭吕秀芳办理的住院手续,就擅自派人采取捆绑等暴力方式将人带往医院的行为,严重侵犯了其身体权和自由权,是侵权行为。

  法院一审判决精神病院赔偿李元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目前,这一判决已经生效。

  说法

  主审法官

  “不能允许"被精神病"存在”

  “从全国看,精神病院强行收治病人的情况应该不在少数。”此案的主审法官介绍说,但是,按照法律规定,只有公检法机关有权限制人身自由。

  如果精神病院可以随意强行收治病人,那么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面临“被精神病”的危险。从法院来讲,不能允许这种危险存在。

  那么对于真正的精神病患者或疑似精神病患者,究竟应如何收治呢?这位主审法官认为,我国应抓紧推动《精神卫生法》的出台,并成立专门机构对疑似精神病人进行甄别、检查,这个机构应该是独立于精神病医院之外的第三方,通过立法,赋予其或者公安机关收治精神病患者的权力。

  据新华社电

  社论:“被精神病”的制造者应依法追究

  新华社10月15日报道,今年3月9日,由于妻子的授意,家住济南的李元(化名)被精神病院工作人员强行捆送医院,这位“被精神病”者为此将精神病院和妻子告上法院。济南市市中区法院一审“以侵犯公民人身自由”为由,判决精神病院依法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这是全国首例生效的公民被当成精神病患者收治引发的诉讼。其判决无疑具有破冰意义。

  因为,回顾之前此起彼伏的“被精神病”事件,受害者事后往往只能打碎牙往肚里吞,有关责任人无论是政府部门、执法机关、精神病院及一般单位或公民,鲜有因此受法律追究的,而这种责任追究的缺失,正是“被精神病”难以杜绝的重要原因。

  “被精神病”绝不应被轻描淡写,每一起“被精神病”的发生,都是一次精神上的“矿难”,这样的“矿难”虽不如煤矿矿难那样惨烈,可是,其中充斥的对公民表达权、人身自由权、健康权的粗暴践踏,同样令人心惊而齿寒。而众所周知,表达权、人身自由权、健康权,这些都属基本人权,重要性绝不亚于生命权,所以,我们亟须以关注煤矿“矿难”的态度关注精神领域的“矿难”。

  对于“被精神病”,此前舆论的关注点往往集中于法律的完善上,即通过规范精神病人收治程序,来防止“被精神病”发生。可是,相比事先预防,事后究责亦不可忽视。济南“被精神病”者获赔偿说明,即使《精神卫生法》未出台,对“被精神病”现象依法追究并非不可能,正如济南市市中区法院在判决中所指出:“目前我国并无法律规定精神病医院有将精神病人或者疑似精神病人强行收入医院治疗的权力”。实际上,一般政府部门同样没有该权力,而公安机关虽有权力,却受严格限制。在此背景下,任何人、任何组织把正常公民强送精神病院的做法,无疑是明目张胆的违法之举,如此野蛮剥夺公民人权的行为,岂能让其逃脱惩处?

  司法作为社会正义的最后一道防线,对于“被精神病”事件,显然不能回避。济南“被精神病”一案的主审法官说,“如果精神病院可以随意强行收治病人,那么我们每个人都有可能面临"被精神病"的危险。从法院来讲,不能允许这种危险存在。”司法正需要这样的担当,司法应充当起人权的守护神。而且,这样的担当不仅体现在面对普通违法者时,面对滥权的公权部门,面对无法无天的地方官员时,司法同样需要这样的担当,挺胸向“被精神病”现象说“不”。

  这样的担当不只针对司法机关,行政体系和医疗卫生体系同样需要对“被精神病”实行零容忍,那些公权导演下的每一起“被精神病”都应被作为重大的侵害人权事件,像矿难一样受到处理,严厉处分有关机构及相关人员。那些在“被精神病”事件中为虎作伥,无视基本医学伦理的医疗从业人员,理应被清除出医疗卫生队伍。显然,对“被精神病”现象的行政、行业追责,不应继续成为制度空白。

  济南的李元(化名)通过法律讨回了公道,其他的“被精神病”者呢?就在上月,湖北十堰“被精神病”者彭宝泉状告当地警方一案已结束庭审,这起并不复杂的案件,法院却至今未作出判决。温家宝总理曾说:“我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要让人民生活得更加幸福、更有尊严,让社会更加公正、更加和谐。”精神卫生领域法制不彰,“被精神病”现象不除,尊严、公正恐怕依然遥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