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内地港澳青年坦诚谈上访等热点 交流受中央肯定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5日 07:5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青年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香港年轻人对内地感兴趣吗?”

  “肯定感兴趣!中国从2008年奥运会之后迅速发展,香港年轻人都想知道内地的教育之道、发展之道。”香港中文大学法律系三年级学生许拓罛笑着回答道。

  8月15日到21日,由中国法学会组织的“内地与港澳青年法律交流团”在上海开展了为期一周的交流活动,来自香港、澳门以及华东政法大学等内地多所法学院校的近百名青年法律学子参加。许拓罛是交流团中的一员。

  此项交流活动今年已是第三年举办,是“爱祖国、学法律、创和谐”青少年大型普法系列活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出席活动的中国法学会副会长胡忠指出:“今年是‘五五’普法的收官之年,是党的十五大提出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律体系形成之年,也是万众瞩目的世博会第一次在发展中国家举办。开展港澳与内地法律交流周,正当其时,意义重大。”

  香港青年:“内地为什么有上访?”

  “我们从媒体上看到内地有不少人上访,为什么不能在当地法院解决?听说还有当地政府把去北京上访的人带回来,或者去他们家里恐吓威胁,内地学生能否给我们解释一下?”香港大学三年级学生关煜伦问。

  “我认为这有两方面原因。”华东政法大学的大三学生宋瑞峰回答说,“第一,我国传统文化中老百姓有‘厌讼’心理,宁愿上访,也不大愿意寻求法律途径。第二,行政诉讼败诉的较多,现行法律制度还有不完善之处,无法提供百分之百的救助。”

  宋瑞峰坦诚地说:“地方政府威胁老百姓不再上访,这是严重的违法和对公权力的滥用。有这种情况的出现,我认为是我国对地方政府的权力约束、监督机制还有不够完善的地方。”

  上海对外贸易学院大三女生刘新慧说:“‘威胁不再上访’只是部分地方阴暗的方面。做到司法公正,一直是我们法律学生心中的梦想。虽然我们现在力量很小,但是成长起来的80后、90后心里有自己的正义感,遇到现实的阴暗面,我们也会尽自己的努力去打破。”

  “据说内地网络论坛发帖要经过审查,有时还会删帖,内地学生能解释一下吗?”关煜伦接着问。

  “因为网络上有时会流传有害社会公共良俗的信息,比如色情暴力,我们法律规定,这些信息需要清理。”上海政法学院三年级的张卓颖回答。

  “伏尔泰说过:‘我不同意你说的每一句话,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对这句话,你们怎么看?”香港中文大学一年级学生黄盛荣严肃地问。

  “时代在发展。”刘新慧马上回答,“在没有网络的时代,很多百姓缺乏发言权,但现在我们有网络,网上的草根力量在不断壮大。比如有市长戴名表、抽名烟,马上就会被网友人肉搜索。姑且不论是否合适,但这给了大家话语权。”

  “中国在向更理性、更科学的方向发展,中华文化的传承,在中华文明的大背景下,法治文明是其主要组成部分,因此,要重视法治文化,加强法治软实力建设。三地的政治制度、司法制度不同,要了解各自的不同,才能共存共荣,年轻的一代才能站在历史的角度在传承和发扬中解决面临的问题。”2010港澳学生法律交流代表团副团长、中国法学会办公室主任、中国法学交流基金会秘书长刘剑说。

  澳门青年:“内地大学生真的享受生活吗?”

  澳门大学法学院学生凌伟豪,两次入选这一交流团。2008年到北京参加活动时,留给他印象最深的是一位内地大学生谈在农村法律辅导、宣传的经历。“听了那位同学的话,我才知道,在内地,农村人和城市人对法律认知的差异非常大。京津沪的市民可能都知道怎么用法律来保护自己,但农村人常常对法律一无所知。”

  今年,已经上大三的凌伟豪再次来到上海。对于这个城市,他知道的不仅有世博,还有“钓鱼执法”。

  “在内地,我感觉法律和人比较有距离,有一种威严和高高在上感。而在澳门,法律和我们距离很近,法务局也是一个公共服务部门。”凌伟豪说。据带队的澳门特别行政区政府法务局法律推广厅厅长罗静萍女士介绍,法务局的职能有为政府草拟法案、向市民普及法案、民政财产登记、为16岁以下的青少年犯建立收容所等。

  凌伟豪对中国内地大学生抱有的最大疑问是:“你们真的会享受你们的生活吗?”

  他皱着眉头数说他的印象:“整个高中都是为了高考,然后大学负担又那么重,还要继续争取高分、奖学金、出国念书的机会……你们有机会走一走去看世界吗?”

  宋瑞峰一听这话就笑了:“你说的这也是片面的情况,也有很多拼命玩、旅游的大学生。因为就业压力大,有人希望能获得最好工作,就拼命去考各种证书,但这样的人不算太多。考托福、GRE等也是到了高年级、临近大学毕业才会有的,大学一二年级还都比较轻松,有很多自由时间。”

  凌伟豪听说,内地大学生刚毕业时常见的工资水平是2000元到3000元,这对于澳门同龄人来说近乎不可思议。“这样的薪水,活得下去吗?”据他介绍,澳门大学生如果成为公务员,月工资是1.8万元到两万元澳币;如果通过非常难考的司法考试获得司法官聘任,月工资是3万多元澳币;如果是成为实习律师,则从无酬到几万不等。

  “不会活不下去,但是刚工作很多同学是节衣缩食,压力较大的。”宋瑞峰坦承,“我们很优秀的师兄师姐,月工资近万了,在上海过下去还是有压力。而如果从事实习律师则更加辛苦,一开始的确会挣扎在生存线上,过段时间,积累经验、案源后,境遇会改善。”

  而让内地同龄人吃惊的是,澳门青年工作后一定要给父母钱。“一定要给?当然。月工资每1万元就要给至少2000元,依次递增,有人还要父母亲各给一份。”

  “听说内地特别需要维权律师,是这样吗?你们想去做吗?”有不少港澳青年问。

  “的确特别需要。”刘新慧说,“中国人千百年来的思维习惯是惧怕法律,也就是‘不想惹官司’。现在我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劳动合同法》等已经得到了相当的普及,但中国太大了,偏远地区人们法律意识还是薄弱的。我有同学来自西南、西北,那里很缺法官,法律人才缺口很大,但很少有学生愿意留在当地,他们想留在大城市。”

  “内地学生都是为什么才想学法律?毕业以后要做什么?”又有港澳青年追问。

  “很多同学想考取法官、检察官,也有人想做律师。每个人选择专业的理由不同,而我个人是这样的。还是中学生的时候,我深入过山东老家的沂蒙山区,看到了失学的孩子、工伤而没得到补偿的老爷爷、老奶奶,触动很大。我本身是比较活泼热心的人,我最真实的想法,就是以后不管干什么,都希望能为他们无偿做点事情,也想做公益律师。”刘新慧说。

  港澳80后一代的“爱祖国”

  港澳学生参观世博会的三大印象是:中国馆美、志愿者素质高、人也多。

  “世博的中国馆,展现了东方文明的辉煌。我还看了30个省的分馆,以前对一些欠发达地区不太了解,现在发现,他们虽然没有沿海省份那么发达,但一直在努力做好自己的事。世博园里有那么多人,我也感受到我们的国家人很多,要共同发展好很不容易,对祖国也多了份理解。我们澳门的学生对国家的认同感很强,国家的发展让我们很有自豪感。”凌伟豪说。“我对世博志愿者印象很深,这么热的天他们一直在外面,还穿着长裤,服务精神真的很好。”香港大学三年级学生司徒一熹说。

  多数接受采访的学生都提到,参观上海市人大议事厅给他们留下了深刻印象。“上海人大议事厅专门为普通民众设了旁听席,原本旁听席和人大代表的席位之间是有玻璃的,后来玻璃拆除了,在立法上渗入了透明元素,给我留下很深印象。”澳门大学二年级学生陈德铭说。

  对80后的港澳年轻人来说,“爱祖国”是个什么样的概念认知呢?

  “我们这一代人,不大会说‘血浓于水’之类的话,但同样我们对中国的强大感到很荣幸。很多外国朋友会和我们谈起奥运或世博,让你感觉到中国是很强大的国家,在国际舞台上光芒耀眼。我自己认为的‘爱祖国’,是要和内地有更好的合作、经济文化往来,让香港对祖国有更大的贡献。”许拓罛说。

  对于一些香港90后担心“上海来了,香港完了”的言论,24岁的香港大学四年级学生邓峻安说:“我觉得这么大的国家,是可以容得下好几个发展得很好的城市的。香港和上海等城市不是竞争的关系,城市之间可以相互帮助和学习。别人问我是哪里的人,我会说我是中国人,当然我也会说我是香港人。”

  据澳门同学介绍,澳门从幼儿园就开始听国歌,小学就开始有中国历史课,大学里还有中国文化通论课。“我们多接触中国的文化,中国的语言,这就是爱国。在自己的岗位上做好自己的事,尽自己的本分也是爱国。”凌伟豪说。

  “此次活动的主题是‘爱祖国、学法律、创和谐’,爱祖国排在第一位。要想爱我们的祖国,首先就要多了解她。对祖国多一些理解,自然就能多爱我们的国家一些,为国家的发展作出一份贡献。”澳门大学带队老师曹锦俊说。

  “作为炎黄子孙,法律学子肩负着共同的历史责任”

  据刘剑介绍,港澳与内地青少年法律交流周是“爱祖国、学法律、创和谐”系列普法活动的一项,已于2008年、2009年在北京、港澳成功举办过两届。活动内容丰富,成效显著,受到了中央领导同志的充分肯定和高度评价。

  2008年,来自香港和澳门5所大学法学院的港澳法律学子代表团一行120人与首都高校法学院学生代表参加首届港澳与内地青年法律交流周活动,受到全国人大常委会原副委员长热地的接见。在参观全国人大议事厅时,正赶上吴邦国委员长在主持会议,给同学们留下了很深印象。2009年,来自清华、北大等5所高校的50多名大学生在香港参观了廉政公署,举办了300人的论坛“网络时代与青年法律”;在澳门,还受到了特首的接见。

  “普法教育应是全民的事,普法中很重要的就是对青少年的普法,中国法学会对此义不容辞。”刘剑说。

  “我认为内地的法治环境这些年来进步了很多。如果我给香港的法治打90分,我觉得内地可以打80分。”刚与内地学生交流完的邓峻安说,“我有信心中国会变得更好,改革开放才30年,中国的硬件软件都好了很多,当然还不完美,但我可以等待。重要的是相互要多了解,多了解就会有理解和体谅。”

  邓峻安坦承,现在香港年轻人对内地的了解还是不够。“持我这样想法的人还是少数派。我觉得原因首先是媒体的一些片面报道,让一些年轻人对内地不愿意多接触,缺乏认同,其次也是缺少了解的机会。”

  “通过此次活动,我感受到澳门与内地不一样的法律制度,更感受到内地在健全完善法律制度上作出的努力。法治文化需要漫长的成长过程,不同的法律制度之间需要取长补短,追求共同进步与融合。”澳门科技大学大四学生程春晓在感言中说。

  活动期间,在上海华东政法大学举办了“法治文化对当代法律人的影响”的主题论坛。中国法学会副会长胡忠出席论坛并致辞。

  胡忠指出:“‘法治文化对当代法律人的影响’作为本次论坛的主题,既具有前瞻性,又体现时代性,对加快推进我国法治建设具有积极意义。虽然内地与港澳的法律体系不一样,但是作为当代法律人,作为炎黄子孙,青年法律学子们对法治的期待却是相同的,肩负的历史责任是共同的。”

  他对青年学子提出了期望:“希望青年学子们认真研读中国历史,加强法治文化学习,做中华法治文化的传承者和发扬者;增强爱国意识、提高法治观念、法律素养,做崇尚法律、遵守法律、维护法律的身体力行者;树立与祖国同呼吸、共命运、同发展、共繁荣的理想和目标,加倍努力学习,做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建设者和推动者。”

  “通过这次交流活动,三地的青年法律学子一定会加深彼此之间的了解,增进彼此之间的友谊,共同努力,成为明天法治建设的栋梁。”胡忠说。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