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20多部委协力为民资开道 实施方案可能年内出台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24日 04:57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经济周刊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中国经济周刊》记者 王红茹|北京报道

  7月26日,随着《国务院办公厅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重点工作分工的通知》(下称《通知》)的下发,民间资本的胃口再一次被吊起。

  继5月13日国务院发布《关于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若干意见》(下称“新36条”)之后,《通知》将鼓励和引导民间投资健康发展的一揽子政策细化为40项明确而具体的工作任务,并逐一分解到国务院20多个部门和地方政府,被业内人士认为是民间资本进入垄断行业的一个新的里程碑。

  据权威人士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由于《通知》只是把任务分解下去,至于什么时间执行、如何执行,都没有更加具体的体现,仍需出台更为细致的改革实施方案。该人士透露,由于这是一次“国家命令”,相关部委必须得尽快落实,各实施方案年内有可能出台。

  “部委总动员”

  民企进入垄断行业已是渴盼很久的事了。

  早在2005年2月,国务院曾经出台了“非公经济36条”,放宽非公有制经济市场准入,但因为有关条文比较模糊、操作性不强而饱受诟病,更没有细化到具体负责的部委,很难真正落实到位。但此次《通知》中,各部委的分工定位十分明确,每项具体任务都有一个部门牵头,最多有9个部门同时参与,受到了业内专家和民间投资人士的一致肯定,被称作“部委总动员”。

  “这个梦已经做了多年了。” 在苦于投资无门的浙江新多集团董事长程新贵看来,这一天,对民营资本而言是一个值得庆贺的日子。自从2005年国务院颁发了“非公经济36条”之后,程新贵一直希望能在有关垄断行业一试身手,而这个梦一做就是5年,现在实现这个多年的梦想越来越近。

  “这次的政策明确表示,非公经济可以进入包括电力、铁路、石油天然气在内的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领域,并且规定了由具体部门牵头负责,对民营企业是一次很好的发展机遇。”程新贵向《中国经济周刊》表示。

  在国家发改委投资所研究员张汉亚看来,《通知》是国家吸取了“非公经济36条”的教训, 由20多个部门牵头承担40多项工作,是有史以来中央政府打破制约民间投资“玻璃门”、“弹簧门”力度最大的一次。

  长期以来,在实力雄厚的国有资本面前,民间资本举步维艰,不仅难以进入“非公经济36条”所列举的各种垄断性领域,而且在原有的一些竞争性领域也不占优势。大量的民间资本被逼入楼市、股市,造成了国民经济的“泡沫化”和“空心化”倾向。

  在电力、电信、石油等诸多垄断行业中,中石油一直处于舆论的风口浪尖。多年来,民营企业对进入石油勘探开发领域情有独钟,一直呼吁国家放开上游勘探开发领域,从而解决油源问题,但一直没有进展。这次,为打破“国企与民营僵局”,中石油已率先南下浙江,首次向民企敞开垄断大门,堪称第一个吃螃蟹者。

  中石油动真格

  在国务院颁布《通知》后的第10天,8月4日,中石油集团副总经理李新华现身杭州。他的这次浙江之行,是受中石油集团总经理蒋洁敏的重托,怀揣119个项目,首次向浙江的民营企业伸出橄榄枝。

  其实这已不是中石油第一次跟民企洽谈合作事宜。早在《通知》下发之前的7月21日,中石油集团高层就主动邀请一些民营石油企业代表,一起坐到了全国工商联的会议室里讨论合作方式。不过,在参会的民营油企人士看来,“会上没有谈到任何实际问题,中石油做了一场秀,我们捧了一回场。”

  而此次中石油再次出击,可是带着“真枪实弹”来的。

  据了解,此次中石油拿出的119个项目,涉及海外勘探开发、炼油化工、成品油销售、天然气与管道、装备制造五大领域,分布于国内外,总体项目投资规模近6000亿元,中石油期待能引入不低于2000亿元的国内民间资本。

  这是中石油集团股份制改革12年以来,第一次大规模面向民企招商引资,同时也是首家以实际行动来执行“新36条”的大型国有石油公司。

  据悉,娃哈哈集团董事长宗庆后在会谈开始前就表达了想在非油品、油气等领域寻找机遇的强烈意愿。此外,参与招商洽谈的还包括万丰奥特控股、华立集团、正泰等各路浙商。

  与此同时,浙江民企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程新贵告诉《中国经济周刊》:“ 与国内石油巨头相比,民营企业由于资金限制势单力薄,只能是一个小股东。况且我们浙江这边的民营企业生命力都不是很长,一个公司的周期也就5年~10年,一旦合资公司在早期出现连续亏损,民企无疑会被吃掉。”

  专家建议国、民合资

  记者注意到,在《通知》的40项分工条目中,涉及交通领域和能源领域的达10项,占整个项目分工的1/4。位列第一大类的是“鼓励和引导民间资本进入基础产业和基础设施领域”,其中又以涉及铁路市场化的多项任务引人注目。

  其实,铁路建设早在2005年就已经允许民营资本进入,但一些民营企业进入后又纷纷撤出。

  时至今日,原浙江光宇集团常务副总经理刘建国仍在为数年前一次不成功的投资感到遗憾:2005年,浙江光宇集团雄心勃勃地参与浙江衢(州)常(山)铁路建设,成为国内首家染指铁路投资的民企,但最终却黯然撤出。

  张汉亚表示,铁路是垄断性行业,由铁道部独立核算,民营企业进入后,没有经营权,再加上年年亏损,所以2005年进入的,不管是民营企业还是国有企业,都退出了。

  《通知》提出鼓励民间资本参与铁路干线、铁路支线建设,为民间资本打开了又一个缺口,“如果民间资本可以进行专线专营,并且能够独立经营、独立核算,民营企业进入才有意义。”张汉亚说。

  但是,在中国社科院中小企业研究中心主任陈乃醒看来,即便消除掉民营资本进入类似石油、铁路等垄断行业的政策障碍,但是在与国资的市场竞争中,民资还是存在着相当的弱势。陈乃醒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为了更好地解决这个问题,政府要有意识地组建国、民合资的股份制企业,实行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合资经营,“这样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经过一段时期的发展后,就可能看不见所有制的界限了。”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