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再修国史如何突破“时代局限”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12日 01:0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红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8月9日《新京报》刊载《新中国二次大修“国史”修什么》一文,称我国将再次修订国史,纠正时代局限所酿缺憾。其实这项工作几年前就开始了。据我所知,早在2005年,中华书局就已着手点校本“二十四史”和《清史稿》的修订准备工作,并于2007年正式启动。目前各史样稿均已完成并通过专家审查,各史的点校工作正全面铺开。预计2015年全部完成。

  “二十四史”与《清史稿》,是系列记载华夏五千年文明的史书,它使中华民族成为世界上惟一拥有五千年连贯、完整历史记载的民族。新中国成立后,在国家领导人的亲自安排下,由中华书局组织全国百余位文史专家,从1959年起,对“二十四史”做了标点、分段,并进行了校勘,纠正了旧本中的谬误、脱漏、衍文、倒置等许多错误,是为“第一次修史”。到1978年,“二十四史”点校本已经由中华书局全部出版。

  然而遗憾的是,这部点校本有些“急就章”的色彩,且受时代背景影响,难免有些学术缺憾和瑕疵。这也是为何点校本出齐刚过去三十年,如今又要修订的原因。中华书局总编辑、点校本“二十四史”及《清史稿》修订工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徐俊就坦承,“由于受当时政治、学术等客观条件的制约,点校本也存在不同程度的不足和缺憾,给读者利用带来不便。”更为重要的是,史学之美,在于求真,倘若这些不足和缺憾影响到了历史的真实性,那损失就太大了。

  行笔至此,不妨问:今人在修史时应如何突破“时代局限”,最大限度地避免各种缺憾和瑕疵呢?时代在进步,相比前辈史学家,今天的史学家应该感到幸运:海内外善本的广泛调查与发现,工具书、索引的大量编纂,甚至全新出土的墓志碑记……各个领域的新发现、新成果层出不穷。更值得一提的是,随着技术发展而实现的古籍数码化,使得专家检索资料的便捷程度大大提高了。但我以为,与技术的进步相比,观念的“进步”或许才是更重要的。

  毋庸讳言的是,在人类历史上,无论是著史还是修史,都难免受到各种社会因素,特别是政治因素的影响。历史学家范文澜强调中国文化传统是“史官文化”,但顾准认为:“所谓史官文化者,以政治权威为无上权威,使文化从属于政治权威,绝对不得涉及超过政治权威的宇宙与其他问题的这种文化之谓也。”在封建时代,迫于统治者的压力,史官很难做到“秉笔直书”,坚持不虚美、不隐恶的精神。如此一来,历史的真实性和权威性就大打折扣。

  新中国第一次修史,时值“文革”期间,当时的政治风气对点校工作的影响是不可避免的。徐俊就提到,当时学术界提倡“批判继承”和“古为今用”,具体到点校工作,要求尽量简洁,因此学者们做的很多校勘、考证工作并没有能够在校勘记中充分体现;又如,要求在点校工作中突出政治,强调连标点符号也要讲阶级斗争,认为“凡是美化帝王将相、宣扬封建道德、污蔑劳动人民的语句,不应用感叹号。”再如,在分段提行的问题上也讲阶级斗争观点……这些都是今人修史应避免的。

  历史学最重要的一条原则,是“史家中立”。正如一位外国学者所言:“史学家所要做的,就是尽力展现所有的事实,并且让事实去为它们自己讲话。”修史的过程中如果说需要什么指导思想的话,我想唯一指导思想就是:实事求是,力求让史书接近历史的真面目。

  最后要指出,修史更多属于学术范畴,而学术自治、学术自由是最重要的。袁伟时先生说过,对历史的解读,历来就是多元的。学术的问题,对历史解读的问题,让大家自由讨论就好,在不断的自由讨论中,就会接近历史真实。就此而言,营造一个相对自由的学术氛围,对于再修国史也是相当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