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地方联播 >

众声喧哗才是广东文化魅力(组图)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03日 09:5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南方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在不久前颁布的《2011-2020年广东省建设文化强省规划纲要》中,第一条就是着力培育提高全社会的文化素质,大力提升广东文化形象。

  广东的文化形象是什么?老广们眼中的广东文化形象和他人眼中是否有别?7月31日的“岭南大讲堂·文化论坛”上,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章建刚、上海复旦大学教授陈思和、广东文化评论家黄树森围坐一圈,共同勾勒出他们眼中的广东文化形象,提出他们对广东文化未来的畅想与建议。

  当日的观众中,不仅有地地道道的“老广”,也有操着各种外地口音的广州新移民。在现场互动环节,听众们踊跃发言,与专家问答解惑,但更多的是思想碰撞。

  黄树森:广东的文化就像莲蓉月或者姜撞奶,是一种甜咸交集的状态

  最近周立波调侃了一下北京的郭德纲,说郭德纲是吃大蒜的,他是喝咖啡的。如果按周立波的说法,上海是喝咖啡的,北京是吃大蒜的,那么广东的文化或者岭南的文化,我觉得就是一种莲蓉月或者是姜撞奶的文化。在莲蓉这个甜的东西里面要加一个咸蛋,在牛奶里面撞进一些姜汁,都是一种甜咸交集的状态。

  在区域文化中,多样性是不可缺失的。生活中需要大蒜,需要咖啡,也需要莲蓉月。余秋雨说广东文化像喝早茶一样,就在人民平常的生活中。广东文化也是一种探索的、进取的、创新的、与时俱进的文化。传统的、现代的;正统的、区域的;中华的、异域的;北方的、南方的;乡土的、都市的,都在广东这个地方交融、游荡、升华。所以,不绝于耳的“沙漠”议论,喋喋不休的“穿堂风”之说,众声喧哗,街谈巷议,这才是广东文化的魅力,也是中华文化借广东创造、转换的一种显现。

  广东是千年不变的大门,梁启超说,把广东放在世界的地图里,广东就是世界的中心,梁启超把它叫做“世界交通第一通道”。广东这种独特的地理位置,决定了晚清、民国直到当代的现代化,都选择在广东登陆。广东的海洋文化之所以有别于中国其他的沿海城市,在于它的“飘洋过海”。广东人在唐代就开始飘洋过海,所以,广东的华侨遍布五大洲,成为独特的文化现象。广东的地理趋势决定了广东人有一种天然的闯荡性,这是广东文化的独特性。

  广东为什么能成为思想的摇篮?用通俗的话来讲就是:冒险就是活着的理由。广东文化里面的冒险精神是比较浓厚的。香港一位学者用群体生平的研究方法,选了广东的66个商人,按照他们的出身、文化程度、从事的职业和年龄做了一个判断,觉得广东的生意人有两个特点,一个是冒险精神,一个就是很愿意为桑梓服务,改善家乡的生活。他这种研究方法在欧美很风行,我觉得是比较科学的方法。

  广东文化是潮流的风向标。用现在网上的一句话来说,它永远是青春期,而不会碰上更年期。近代史上每一个历史风云变幻的关键时刻,总有广东文化存在。在如何对待西方的文化侵略和文化输入的问题上,广东人在情感和理智方面的调适度是很准确的。梁启超说广东人对西人“既不畏之也不恶之”,广东人不崇洋也不排斥。

  陈思和:不是只有曹雪芹才是文化,广东人应该用广东话来创造自己的文化

  为什么老是说广东没有文化?因为广东人说的是广东话,上海人说的是上海话,而我们通常都认为最有文化的是说普通话。譬如说,一个话剧在北京人艺上演,那肯定就是第一流的,因为人艺的演员说的是京片子,像老舍的风格、王朔的风格。可是,如果是用广东话演话剧,就不会那么火爆。当然,文化的高低不应由语言的“高低”来决定,每个地区有一定的语言,通过一定的语言来表达这个地区的文化、风俗、历史。如果以这样的标准来看,文化就应该和语言一样,是多元的。

  没有一个客观标准是可以全国统一世界统一,不是只有莎士比亚才是文化,也不是只有曹雪芹才是文化。所以,我认为广东人首先要有自信,用广东话来创造自己的广东文化。

  广东有着非常特殊的地理环境,如果我们把广东文化着眼于一个方言文化圈,这个文化圈不仅包括广东,也包括海南,也可能包括香港、澳门、南洋,甚至新加坡、马来西亚的华人圈。如果用世界华人范围的历史、经济、文化作为一个总的大的文化圈的话,那么广东正好处在最中心的位置。从北面来说,它是中原主流文化的南大门,主流文化到广东,在广东这个地方被承受了。我认为这个承受是非常重要的,不是消极地被影响;广东好像是一个盘,把整个中国的文化托在盘里,这里包含了洋气,包含了批判,包含了反思,包含了变迁。

  在更大的文化圈中看广东,它有着承上启下的作用,把中国的文化经过吸收消化、反思、反馈、批判、革新,然后传输出去,构成中国文化的强区,这才是我心中期望的广东文化。

  章建刚:我尤其喜欢一个标题:《广州,等待灵魂跟上来》

  我认为,直到今天,作为现代范畴的城市文化还没有在广东充分展开,没有展示出它丰富的内涵。广东经济的超前位置本来给了它相当大的发言权,但现在的状况是,广东文化的辐射力还相对较弱。

  除了现代的文化创造,后现代也是社会发展进程中一个值得关注的层面。后现代处于现代化的城市文明当中,它提出了文化多样性的理想,要求城市文化表达出新的地域特色。这种地域特色,一般是通过与该地域文化遗产的对话实现的,而最重要的表现方式就是城市设计和城市景观的营造。这个时候的公共建筑,不仅需要一般意义上的美观,而且要有清晰、明确的人文表达。

  上次我来广州时看到广州大剧院,一个出租车司机告诉我,广州人把它叫做潜水艇。我在网上也看到了广东的老艺术家潘鹤和其他的艺术家,以及媒体的名嘴们也在议论广东的建筑,我真的是很有同感,我不知道这些建筑的人文表达在什么地方。我尤其喜欢报道的标题,叫《广州,等待灵魂跟上来》。我觉得这不是老广们简单的怀旧,而是一种超越的诉求,我认同这种后现代的地方文化复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