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三峡否认蓄水滞洪致重庆被淹 回应库容数据质疑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02日 11:1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我国多省市遭遇暴雨袭击

    新华网宜昌8月1日电 题:对话三峡集团公司董事长曹广晶

    “新华视点”记者任芳、刘紫凌

    在成功拦截本世纪最大洪峰后,三峡工程又遇到了一次“舆论洪峰”:这个大坝到底能抵御“万年一遇”、“千年一遇”还是“百年一遇”的洪水?今年的地质灾害频发如山洪、滑坡、泥石流等,是不是因为修建了三峡大坝?库区的泥沙淤积问题如何解决?为此,记者1日赴三峡坝区,就网上的种种质疑与三峡集团公司董事长曹广晶进行了对话。

    三峡大坝:防洪能力是不是“逐年萎缩”?

    记者:有的网民将几篇关于三峡大坝抗洪能力报道的标题罗列一起,内容包括三峡大坝可抵御万年、千年、百年一遇的洪水,并据此说三峡大坝的抗洪能力“逐年萎缩”。请问三峡大坝防洪能力到底如何?

    曹广晶:“N年一遇”是一个统计学概念,是根据长江的水文记录资料和其他历史资料,按照国家相关规范计算分析得出的,例如三峡工程所说的“万年一遇”的流量为每秒11.3万立方米,“千年一遇”达到9.88万立方米,“百年一遇”达到8.37万立方米。但百年一遇并不意味着洪水按一百年时间间隔一百年出现一次,应该理解为在长时间周期中,平均一百年出现一次。今年的洪峰峰值接近每秒7万立方米,算是“约15年一遇”。

    就三峡大坝本身而言,它是按千年一遇的洪水作为其正常设计工况,万年一遇再加10%的洪水来作为校核工况,也就是说,即使面对万年一遇洪峰,三峡大坝主体建筑物仍然是安全的。就它对下游地区抗洪能力而言,面对百年一遇洪峰,三峡大坝可通过自身水库调蓄,就可以保证下游荆江河段安全行洪;即使面对千年一遇洪峰,三峡水库与荆江分蓄洪区综合运用,可保证江汉平原地区安全。

    有的媒体将三峡大坝抗洪能力的稿件罗列在一起,进行了某些引申。如网上“万年一遇”的标题摘自2003年6月一篇关于大坝最后鉴定验收报告的报道,原文标题是《建一座让人民放心的大坝——三峡工程质量报告》。网上《三峡工程今年可防千年一遇洪水》的报道,播发于2007年5月三峡启动防汛腾库工作之际,文中阐述了面对20年一遇、百年一遇、千年一遇的洪水,三峡大坝的防洪措施与抗洪效益。而网上含有“百年一遇”表述的报道,出现在一张图片报道简短的解释语中。

    过去几年来,包括在今年7月19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我们在谈到三峡大坝的防洪能力时,涉及了大坝面对万年一遇、千年一遇、百年一遇洪水时不同的抗洪效果。

    记者:今年三峡大坝抗洪效果如何?

    曹广晶:今年的实践表明,三峡工程抗洪防灾效益巨大。1998年洪水最大每秒6.3万立方米,全国调用上百亿元抢险物资,高峰期有数百万群众和数十万军队参加抗洪抢险。今年洪峰最大每秒7万立方米,三峡工程控制下泄每秒4万立方米,过境时大坝下游的居民泰然处之。本次洪水通过三峡工程的调蓄削减,使长江中下游河段未超过警戒水位,粗算一下,避免了数十万人上堤巡堤查险,仅此一项产生的误工或误餐费补助恐怕就有数千万元。这次洪峰只动用了三峡水库三分之一的防洪库容,整体应对是比较从容的。

    垃圾漂浮物:会不会威胁大坝安全?

    记者:洪峰刚过,我们看到库区水面上到处漂浮着垃圾,有报道认为垃圾漂浮物威胁大坝安全,情况究竟怎样?

    曹广晶:河道型水库的漂浮物处理属世界性环保难题,垃圾漂浮物对水质有影响,也会影响航道通畅及水电机组出力,对大坝自身安全不会构成影响。每年长江主汛期,随着大洪水的出现,三峡库岸周边和支流都会出现漂浮物积聚现象。今年首次特大洪峰过后,三峡坝前的漂浮物面积一度超过1万平方米,三峡集团公司每年都要投入大量资金和人力进行清漂工作。

    重庆被淹:与三峡蓄水滞洪有多大关系?

    记者:7月19日重庆遭遇今年最大洪峰,朝天门码头被淹,此事被指与三峡汛期蓄水滞洪有关,这个如何理解?

    曹广晶:三峡水库修建是利用上游高山峡谷的地形,把水位线以下的居民迁出,形成相应的库容,三峡工程的总投资当中,有超过50%的费用是用来补偿这些淹没的。7月19日重庆寸滩水位达185米时,三峡坝前水位是150米左右,水库回水还不到涪陵,应该说这次滞洪作用并未对重庆排水造成影响。

    长江中下游地势平坦,人口密集,发生溃堤后损失惨重;上游则以崇山峻岭为主,应对洪灾回旋余地相对较大。三峡大坝的防洪功能,主要体现在对中下游平原的保护方面。

    泥沙沉积:会不会缩小防洪库容?

    记者:受三门峡水利工程建成后黄河日益成为“地上河”的影响,泥沙问题是当年三峡工程论证时的重中之重。目前三峡工程泥沙问题有多大?

    曹广晶:解决泥沙问题的基本思路是“蓄清排浑”,即通过水库调度的方式来解决三峡工程的泥沙问题。泥沙问题是试验性蓄水观测的重点。近十几年以来,随着上游干支流建库、水土保持等因素的影响,泥沙来量大为减少,现在泥沙来量仅相当于设计论证阶段采用数据的40%。因此原先预计水库运行百年后防洪库容可保持85%,现在看可以至少可保持90%以上。

    记者:对于防洪库容,有外国专家质疑,中国曾表示“水高180米,防洪库容接近200亿立方米”,而最终确定库区最高水位只有175米,防洪库容却超过221亿立方米。如何解释这一对数据的误差。

    曹广晶:论证期间,三峡水库正常蓄水位曾做过180米、170米、160米几种方案。1992年国家批准的初步设计最终确定了正常蓄水位175米,防洪限制水位145米的方案,目前221亿立方米的防洪库容是根据这一方案严格测量计算出的,是多项调度设计的基础,不可能也没有必要虚报。

    地质灾害频发:是否与三峡工程有关?

    记者:今年入汛以来长江流域暴雨、山洪、泥石流、滑坡、城市内涝等多种灾害频繁发生,有人将其归咎于三峡蓄水。三峡工程是否会导致地质灾害频发?

    曹广晶:三峡工程影响范围只能限于受蓄水影响的干支流两岸某些滑坡现象,而暴雨、山洪等不可能跟三峡有关,把整个流域的这些灾害都和三峡工程扯上关系更是牵强附会。

    三峡工程之前,世界上已经建起了几十万座大坝,三峡工程虽然是装机容量最大的工程,但水库库容在全球排名第22位。世界上大水库数十年的实践表明,水库蓄水初期,是新库岸的不稳定期和再造期,是隐性地质灾害的集中释放期。经过几年的蓄水和泄水,两岸边坡就会稳定下来。可以这么说,世界上没有哪个工程像三峡这样,对水库两岸的地质灾害情况进行了如此全面的勘察规划,花如此大的代价进行治理。自从2003年开始三峡初期蓄水以来,这些年的实践证明,尽管也有少量滑坡出现,但是没有因为滑坡造成人员伤亡和重大财产损失,这应该是非常了不起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