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地方联播 >

重庆城口庙坝镇一夜之间被淹 4000居民深夜撤离

发布时间:2010年08月01日 11:30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重庆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我国多省市遭遇暴雨袭击

图为城口县人武部官兵在抢险救援。通讯员 程道君 摄

  7月28日上午,城口县庙坝30多名群众代表,带着400多人签名的标语来到堰塞湖抢险救灾指挥部,向县人武部领导送上感谢信。69岁的老支书符代安眼含热泪对记者说:“幸亏刘政委带人来救我们老两口,不然我这条老命就没了!”

  县、镇领导和乡亲们都说,没有刘政委第一时间拉响警报,组织大家撤离,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被洪水夺去生命。想起10天前那一夜,庙坝人至今心有余悸。

  预警———濒危中守住生命防线

  暴雨如注,狂风怒号。18日晚,城口县庙坝镇街道空无一人,村民都躲在自己家里,有的早早钻进被窝。

  “不知道这场雨要给乡亲们带来多少损失哟!”两辆军车穿过庙坝镇,往县城方向驶去。坐在车上的县委常委、人武部政委刘云,望着窗外的大雨心急如焚。

  几天的连续大暴雨,使城口县多个乡镇严重受灾,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早上8时,县人武部党委召开紧急会议,决定由部长王洪进在家主持工作,政委刘云带队到鸡鸣、周溪等5个重灾乡镇指导救灾。

  22时,车辆行至距离庙坝镇往县城方向1.5公里处的倒流堰。倒流堰,河道狭小,因河水流过此处往上游倒灌得名。“咕咕咕……”大雨中,刘云突然听到山体发出怪叫声。顺着微弱的车灯光,他隐约看见前方路中央有堆泥石,而且上方不断有石头滚落下来。

  “不好,前方塌方了!”车停了下来,刘云立在雨中,驻足观察了几分钟,黑暗中,“咕咕咕”的声音越来越大,让人感到莫名的恐惧。突然,一个念头在他脑际闪过:如果山体垮塌阻断了河水怎么办?几乎就在这瞬间,刘云喊道:“快回庙坝镇。”

  20分钟后,庙坝镇政府值班室灯火通明,一次紧急会议在紧张气氛中召开,临时指挥部迅速成立。成员有:刘云,庙坝镇书记、镇长、副镇长、镇武装部长。每个人都神情凝重。

  “情况很紧急,民兵预备役人员、镇干部随时待命!”

  “一个观察员不够,要两个!”

  “马上通知附近居民,迅速撤离!”

  ……

  会议中,刘云脑海中迅速过滤抗洪抢险应急预案,一个个指令快速发出,一个个应急措施快速制订,一个个疏散命令迅速传达到200多名民兵,一个个居民接到紧急转移电话通知。

  家住倒流堰的村民庞仁琼至今心有余悸。当晚23时45分,她接到民兵连长王成友的电话,赶紧带着12岁的女儿从屋里往对面山上跑,刚跑出200多米,就听到身后山体垮塌的轰然巨响,眼看着自家的房屋被泥石流吞没。庞仁琼说:“就像电影里炸弹爆炸一样……幸亏他们及时通知我,才保住了我和女儿的性命。”

  “叮———”23时50分,电话骤然响起。“镇长,山垮了,河遭堵了!”伴随观察员梅发高急促的声音,隐约能听到山体滑坡“轰轰”的巨响。庙坝镇镇长李章平险些拿不稳手机。

  70多万立方米的山体垮塌,泥石流将下面的罗江河流阻断,水位迅速上涨,镇上2000多居民的生命受到严重威胁。县委、县政府接到灾情报告,随即任命刘云为现场抢险指挥长。 

  转移———洪流中劈开生命通道

  这时,堰塞湖水正在以平均每分钟0.1米的速度上涨。

  “必须第一时间通报险情,第一时间转移群众!”指挥部果断决策。

  人武部车上临时安装的警报器此时发挥了重要作用。危急关头,刘云迅速调集镇派出所警车,兵分三路拉响了警报。

  “快点走,洪水来了,往地势高的地方走!”

  “不要睡了,再睡就没命了!”

  ……

  300多名民兵和干部群众迅速集结,分三批朝桥南街、桥北街和桥西街三个方向,一家一户敲门,挨家挨户奔走相告,通知大家马上转移。

  “有啥子要紧,还没看到过涨水吗?”“再大的洪水,会淹到比河岸高20多米的家里来?”“07年重庆发大水时,水量也不过涨了2米?”对于只有两条浅浅小河的小镇,有的居民对警报不以为然。一位60岁的老大爷,下床在窗边瞧了瞧后,准备回屋继续睡觉。

  更多的居民在得知消息后慌作一团,喊声、哭声、雨声交织在一起,有的想抢救财物迟迟不愿撤离,有的刚从睡梦中惊醒,恍恍惚惚不知撤离何方,有的惊慌失措中穿着短裤跑了出来……村民谢天华睡得昏昏沉沉,出门后往深水方向跑,幸好被民兵拦住。

  急,急,急!时间就是生命!

  眼看河水漫上场镇,党员干部上来了,专武干部上来了,民兵上来了……

  他们在倾盆大雨中声嘶力竭通报险情,对不愿离开和不相信的群众,强行破门而入,生拉硬拽进行转移撤离。看到有的居民穿着短裤、光着脚丫从房间跑出,立即脱下衣服和鞋子给他们穿上,光着上身赤脚护送群众转移到安全地段。

  镇武装部长向守春,不顾爱人经营的超市被淹,从接到转移疏散群众的命令开始,就在场镇上来回奔跑,先后20多次经过超市门口,从未进门确认家里是否还留有亲人。他一个人先后转移输送40多名群众,自家损失了20多万元。

  时针指向零点20分,绝大多数村民都已转移。洪水没过地势低平的桥西街和桥南街,正向桥北街蔓延。看到许多老人、小孩、病人和腿患残疾的居民行动迟缓,情急之下,刘云命令20多名身强力壮的民兵组成特别小组,通过背送、搀扶等方式进行输送转移,在如注的暴雨和飞速上涨的洪水中劈开一条生命通道,为撤离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21岁的魏代明回忆说:“我由于车祸几天前小腿刚动完手术,行动极为不便,得到消息后,70多岁的父亲搀扶着我刚到门口,就被两名民兵背走了。当时,街道积水已经淹没小腿。”

  村民朱先鹏一家9口人,当给家里的老人穿好衣服,搀扶着走出房间时,洪水已淹到膝盖。怎么办,老人行走不方便,肯定跑不过洪水。正当一家人深陷绝望之际,一辆军车停在他们面前。“老人家和小孩先上车!”正在进行搜寻的刘云下车后,边说边将3位老人、2个小孩推上车,同时,让朱先鹏和哥哥、嫂嫂、未婚妻乘上摩托车赶快转移,而他却留在镇上进行最后搜寻。直到水淹至胸口,才被前来寻找他的其他同志从水中拽出来。

  零点30分,受洪水威胁最大的2000余人被成功转移。

  凌晨3点,洪水漫过整个场镇,人武部官兵、民兵和镇干部争分夺秒与洪水赛跑,在洪水涨至7米前,成功转移整个场镇4000余人。站在山坡上,俯瞰着自己熟悉的场镇成为一片汪洋,镇长李章平感慨地说:“要不是人武部官兵、民兵,起码有1000人死在睡梦中!”

  搜救———捞出身陷绝望的生命

  “哎呀,隔壁的谢发楼怎么没看到?”惊慌过后,村民们镇定下来,开始寻找自己的亲朋好友。

  “好像那边楼顶有人!”……由于堰塞湖水位上涨迅速,100多名群众来不及转移,被困在自家屋顶。

  “庙坝老百姓一个都不能少!”见此情景,刘云嘶哑着对精疲力竭的官兵和民兵发出动员令。随即组织大家用木棍、轮胎、油桶等制成简易筏,在堰塞湖中来回搜救被困群众。

  堰塞湖地处居民区,湖面上遍布家具、木材、牲畜尸体、油污等各种漂浮物,加上密布的电线和淹没在水中的树冠,水情复杂,搜救艰难,稍不注意就有生命危险。尽管如此,他们仍然坚持在黑暗中打着手电搜寻最后的生命。

  两三平方米的简易筏,能在肆虐的洪水中支撑多久,没人清楚。“我去,我个子小!”此时,身高不到1.7米的民兵左天兵,毫不犹豫地站了出来。

  “我救人去了,你好好休息。”临走,左天兵只跟妻子说了一句话,不敢多看妻子的眼睛。妻子体弱多病,已有半年时间没参加劳作,庄稼的事情都是请人帮忙。要是他再有个什么三长两短,这个家算完了。

  第一次救人,还没划出20米远,淹在水里的油罐突然爆炸,简易筏被冲翻了,左天兵扑腾几下,回到岸边。与鬼门关擦身而过的他,并没有被吓退。他又和村民找了些木料和两块木板绑在一起,做成了第二个木筏。这一次,他成功救出困在三楼的谢发楼家的两个小孩。

  第三次下水,救出一个大人、一个小孩;第四次下水,救出两大一小……一次又一次,由于长时间浸泡水中,左天兵冷得发抖,嘴唇冻得乌黑。终因极度疲劳导致腿部抽筋,再次落水,肺部呛进大量柴油污水引发严重病变,目前仍在县人民医院抢救治疗。一晚上,他先后救出22位村民。

  4点20分,家住同宝村的王让菊成功获救。“我当时都已经绝望了,看到洪水淹没我的小腿,我抱着外孙女靠近姐姐说,死也要死在一起。我给在重庆打工的女儿打电话,交代后事。正好左天兵发现了我们……他是我们的大恩人啊!”说起左天兵,她感激涕零。获救前,她背着外孙女在自家三楼顶层站了整整一夜,眼看洪水一步步逼近。

  早上6点,100多名被困群众全部成功获救。

  城口堰塞湖抢险救灾的战斗还在继续。

  19日下午,人武部部长王洪进带领民兵应急分队火速驰援。某预备役团、开县人武部先后派出了官兵和民兵预备役人员219名,携带橡皮艇和冲锋舟,和武警官兵及国土、水利等部门一道,爆破、排险,运输物资和人员,投入清漂、清淤、防疫等战斗……

  那一夜,庙坝人民记住了好些名字:县人武部政委刘云、副部长徐万刚、政工科长刘勇、镇武装部长向守春、民兵左天兵…… 记者 文晶 实习生 龙秋麟 通讯员 付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