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千里追寻长江洪峰纪实:抗洪精神的传承与超越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26日 18: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专题:南方多省份遭遇强降雨袭击

  新华网武汉7月26日电(记者皮曙初、刘晶瑶)连日来,武汉市汉口龙王庙,江水漫过了防洪墙外的观江平台,孩子们把这里当成天然泳池,欢快地在江水中扑腾、追逐、嬉戏……

  就在这个长江与汉水交汇的著名险段上,12年前上演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抗洪斗争:口号震天,战旗猎猎,“生死牌”随处可见,数万军民昼夜奋战,誓与大堤共存亡……

  同样的洪水不一样的景象。当超过1998年的特大洪水进入三峡水库时,记者驰行长江中游千里江堤追寻洪峰,没有见到千军万马的壮阔场面,沿江干部群众在紧张忙碌中展示出前所未有的自信与从容。

  伟大的抗洪精神依然薪火相传,并闪耀着科学与理性的光辉。

  从大三峡到大武汉,从容应对洪水考验

  7月20日,流量达7万立方米/秒的大规模洪峰进入三峡水库,这是三峡水库建库以来的最大一次洪峰,也是1981年以来通过宜昌的最大洪峰,洪峰峰值流量超过了1931年、1954年和1998年的特大洪峰。

  人们不会忘记,1931年,长江干堤“千疮百孔”,长江中下游几乎全部受淹,武汉三镇“堤防尽溃、人畜漂流”“市镇精华、摧毁殆尽”。

  人们不会忘记,1954年,江汉平原和岳阳、黄石、九江、安庆、芜湖等城市受淹,到处一片泽国,京广铁路中断100多天。

  人们更不会忘记,1998年,受洪水威胁最大的湖北省,200多万军民日夜严防死守,用血肉之躯筑起了冲不垮的堤坝。

  特大洪峰再次压境,湖北人民又将如何面对历史“大考”

  三峡工程率先进入“考场”。洪水被巍巍大坝拦蓄,洪峰出库时,每秒削掉了3万多立方米流量。中国长江三峡集团公司董事长曹广晶豪情满怀,话语掷地有声:“三峡枢纽完全具备抵御98800立方米/秒洪峰的能力。”

  万里长江,险在荆江。经过三峡枢纽调蓄后的洪水平稳通过荆江河段,当地防汛部门没有接到险情报告。荆州市长江河道管理局防洪科科长张根喜说,流量一直维持在比较平稳的状态。

  在荆江著名防汛险段观音矶的沿江石壁上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1998年最高水位线,45.22米。石碑之下,不少市民在这里悠闲地玩耍游泳。

  洪湖螺山水文站位于荆江与洞庭湖汇合处。51岁的游庆宏每天密切关注着水位的变化。“比起1996年、1998年的大洪水来,今年要平稳很多,那几年真是紧张得不行。”

  他在这里已经工作了整整30年,见证了长江上令人荡气回肠的抗洪壮歌。“经过1996年到1998年的3次大汛后,长江堤防建设加强,堤身加高了3米,堤面也加宽到七八米,还修筑了护坡、压台,抵御洪水的能力大大提高。”

  汉江洪峰与长江洪峰几乎同时进入湖北境内,三峡水库与丹江口水库共拦蓄洪水超百亿立方米。两江汇合处,武汉市民生活如常,洪水还给爱水的江城人带来了更多的戏水乐趣。

  在华航公司的码头上,刘艳兰正在已经封堵的长江闸口值守。她说:“国家投资那么大修建了大坝、大堤,虽然我在这里值班,但不觉得有什么危险,没什么可担心的。”

  从三洲联垸到簰洲湾,历史见证时代变迁

  千百年来,长江水患始终是中华民族的心腹之患。如今在洪魔再次肆虐之际,两岸群众显得淡定从容。他们相信,随着时代的变迁、科技的进步,“驯龙”之旅不会遥远。

  正午的阳光直射在三洲联垸的江堤上,52岁的曹光淼带领6名“哨兵”,在巍巍江堤上巡视守望,汗水已湿透衣背。12年前,也是在这里,他与数万名抢险大军一道,扛沙包、堵管涌,奋战了两个月之久,胡子长到几寸长。

  三洲联垸是监利县境内最大的民垸,1954年、1980年、1998年曾3次扒口行洪。曹光淼清楚地记得,1998年8月8日,服从于防汛抗洪的大局,数万三洲居民抛家舍园,房屋、农田被江水吞没。

  那一年,长江大堤监利、洪湖段险情不断,一直让党和国家领导人揪心!张根喜说,当年荆州有60多万军民在大堤一线严防死守。紧要关头,三洲联垸等多个沿江大垸不得不破堤行洪。

  曹光淼相信,有了三峡工程,今年的大洪水并不可怕。

  三峡集团公司总经理陈飞说,大坝能战胜特大洪水,得益于“三大法宝”:精准的流量预测、巨大的防洪库容、科学有效的调度。工程师们实时分析三峡上下游各大支流、水库水位等信息,及时向长江防总提出出库流量调整建议,由防总进行科学调度。

  在三洲联垸下游,长江“老水文”游庆宏指着控制室里的电子天平告诉记者,这是用来测量江水含沙量的,精度可以达到万分之一。他说:“有了这些先进的测量方法和准确的水文数据,就能及时把握洪水的脉搏,应对起来更有底气。”

  与三洲联垸不同,1998年8月1日晚,湖北省嘉鱼县簰洲湾江堤磊,长江洪水奔腾涌入,没有来得及撤离的群众慌乱中爬到楼顶和树梢。子夜时分,抢险部队的冲锋舟才将他们从滔滔洪水中救出。

  陈名保,时任簰洲镇镇长,现在是嘉鱼县政法委副书记,对于当年的伤痛记忆他用“西流悲歌”作出总结,西流是指长江在簰洲湾弯曲的流向。

  他说,当年没有应急预案,灾难应对的措施和科学管理等方面都还有很多欠缺,受灾群众的安置有些忙乱。现在应急预案做到完备细致,天气、汛情、救灾等各方面的信息能快速互通,抗灾效率极大提高,当年的忙乱景象不太可能再出现。

  从干堤子堤到湖泊水库,抗洪精神永不褪色

  洪峰悄然而过,千里长江大堤巍然不动、安然无恙。但接二连三的大暴雨却使沿江许多地方积涝成灾,抗灾抢险的战斗丝毫没有松懈。

  从7月8日开始,从鄂东到鄂南,从江汉平原到鄂西山区,罕见暴雨轮番突袭,内涝洪灾严重,河流湖库满盈,干堤子堤频频告急,农田鱼池被水淹没。

  险情面前,广大干部群众踊跃担当。当长江洪峰经过洪湖江段时,洪湖已超警戒水位运行10多天,险情不断。洪湖围堤周边的乡镇都有50人至120人组成的民兵抢险突击队随时待命,一旦出现险情,他们在半小时内集结完毕,投入“洪湖保卫战”。

  险情面前,党员干部冲锋在最前线。在监利县棋盘乡龙湾村,当村边河水暴涨,河堤面临着溃决的危险,村委会凌晨4点一声紧急广播,全村30多名党员一个不落在第一时间赶到河堤,带领全村600多名男女老少,开始装沙袋、筑子堤。

  险情面前,军民团结一心,共赴时艰。咸宁市淦河河堤出现磊,200名武警官兵跪在洪水中码沙袋封堵磊;应城市白濒澥湖发生管涌,60名预备役官兵连夜奋战控制险情……万众一心、众志成城的抗洪图卷一次次再现。

  险情面前,人们将生死置之度外。在“’98抗洪英雄”胡继成的家乡监利县上车湾镇,巡堤突击队员杨君新在暴雨中坚守堤坝,不幸被洪水吞没,时年65岁。洪湖市青泛湖百桥泵站12个昼夜不停地运转,抢排渍水,52岁的农电技师何福志就在机房内放一张板床,累了眯一会儿,最终因体力不支而突发脑溢血,目前正在抢救治疗。

  一幕幕感人的场景,让人们一次次回到1998年:哪里有险情,哪里就有顽强不屈的中流砥柱;哪里有需要,哪里就有身先士卒的激流勇士。高建成、胡继成、彭志龙……英雄们以自己宝贵的生命,诠释着伟大的抗洪精神!

  时代变了,抗洪精神没有变。

  特大洪峰顺利过境,但防汛形势不容松懈。23日,在武汉龙王庙观江平台,国务院总理温家宝趟着一尺多深的水考察汛情,他指出,目前全国正处于防汛关键期,我们务必要保持高度警惕,坚持按科学规律防汛抗洪,切实做好防御更大洪水、应对更大灾害的准备。

  人们有理由相信,有伟大的抗洪精神,有凝结着现代科技成果的水利枢纽,有准确的预报、科学的调度和日益完备的应急机制,一定能够夺取今年防汛抗洪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