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做强高等教育,向人力资源强国转变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26日 12:4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山西日报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

  当今,科技和教育在社会发展中的作用日益凸显,人民财富的增长和生活的改善愈来愈依赖于知识积累和科技创新。

  7月18日,应山西省教授协会成立十周年之邀,教育部原副部长周远清教授参加了山西省第三届科教兴晋突出贡献专家表彰大会。他就《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作了报告,谈了体会。本报记者就高等教育方面的改革进行了采访。

  我国高等教育经过大改革、大发展,将长期处于大提高阶段

  记者:《纲要》提出坚持以开放促改革、促发展,开展多层次、宽领域的教育交流与合作,提高我国教育国际化水平。您长期从事高等教育的研究,中国高等教育改革经过了怎样的历程,对于山西高等教育改革发展有哪些借鉴意义?

  周远清:作为多年来高等教育改革的见证者和部分参与者,我认为可以用大改革、大发展,现正处于大提高阶段,概括我国多年来走过并正在走的一条高等教育改革发展道路。

  开放一直是改革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中国高等教育战线是最早开放的一个领域,而现在正处于边收获边扩大开放的阶段。清华大学作过一项统计,仅2008年一年就有9位诺贝尔奖得主、20位世界一流大学的校长访问了清华大学,这在10年前是不可能的。开放提供了更广泛的交流平台和空间,使得我国和世界的交流与合作从不可能变为可能,并且日益密切。清华大学现在在讲的境外教授有680名,每年校内本科生有近1500人左右可以去国外进行学习交流,到2012年,30%左右的本科生将有机会走出国门学习交流。高等教育要进一步改革和发展,就要扩大开放。

  开放是中国高等教育发展道路上的一次大的改革。对于山西来说,应该借开放平台作支撑,建设一个更加开放的山西高等教育,使山西和世界的高等教育更加紧密地融合。

  记者:此次《纲要》在体制方面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怎样理解体制改革中出现的一些新情况、新问题?

  周远清:体制改革包括办学体制、教学体制、招生就业体制、经费筹集体制以及学校内部管理体制改革。“5大体制改革”使中国的高等教育基本上适应了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要求。

  以缴费改革为例,一位英国学者说过,以前英国的高等教育是不收费的,考上大学的学生由政府代缴学费。在欧洲有不少高等学校以前也是不收费的,但最近几年欧洲教育领域进行改革,许多国家的高等教育也开始收费。英国的许多媒体在缴费改革后的5年之内都对此议论纷纷,我国也有相同的情况。在我国,这样的缴费改革是可行的,理论上讲,高等教育属于非义务教育阶段,可以收费,而且随着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大部分人有可能负担一部分国家教育费用投入,所以我们的缴费改革理论上站得住,实践上有可能。随着缴费体制改革,有更多的青年可以进入高等院校进行深造,在校生数量大大增加。1996年,我国高等教育在校学生680万人,2006年,这个数字已接近2000多万。缴费体制改革使我国高等教育有充足的资金发展壮大。

  我国正从高等教育大国向高等教育强国迈进,但发展中面临的诸多问题尚待解决

  记者:近年来,我国高等教育获得了长足发展,但是也出现了一些声音,批评高等教育的质量有所下降。您怎样理解这些说法?

  周远清:教学体制改革包括面向21世纪的教学质量工程、课程体系改革、专业调整、文化素质教育、人才培养模式的改革等。我想重复一下6个问题:专业设置过窄,在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下,尤其是科技快速发展以后,本科生的专业设置太窄与现实需求有相当的距离。教学内容偏旧,我们的教学一直是“学书”,总体上讲不先进甚至比较落后。针对面向21世纪课程体系的改革,我们专门编写了1000本教材,以适应新课程体系教学内容的要求。教学方法偏死,创新型人才的培养需要有先进的教学方法,目前我们从幼儿园到大学,采用的教学方法比较僵化。人才培养模式单一,要学习世界先进,培养我国高等教育的优秀人才。外语水平偏低,学生花在外语上的时间长,效率却很低。人文教育过弱,一直以来我国都重理轻文,加强文化素质教育就是要改变这一状况。目前来看,教学改革的6大问题仍然存在。

  伴随着中国高等教育的大发展,不可避免地也会出现一些问题。一方面,高等教育逐年扩招,另一方面,教师队伍质量、教学质量如何保证,每年大批学生就业也面临着问题。我一直认为,教育质量在扩招的同时有所提高还是下降,在短时期内是无法争论清楚的。有提高的部分,也有不尽人意下降的部分,但中国高等教育现在发展到了2000多万在校学生数量,并且正在平稳发展,没有出现极端情况,这是相当不容易的。当然,高等教育一定要提高质量,但是现在也出现了一些高校校长提起发展来头头是道,但是讲起提高质量就语塞词穷的情况,说明很多具体工作还没有做到位。

  现在形成了一种世界思潮,即建设若干所大学推动整个高等教育的发展,对应这一思潮,日本推出了卓越计划,出现了4位诺贝尔奖得主;德国推出了10个顶尖大学的建设计划;俄罗斯也提出了重点建设莫斯科大学和圣彼得堡大学。我国“211国家重点教育工程”也引起了世界的很多关注,并且取得了重大发展,这也属于教育改革大发展的一部分。

  开放是前提,改革是关键,质量是中心,理念是先导

  记者:新《纲要》颁布不久,各行各业都在学习、领悟其精神。多年来的教育改革,给我们留下了什么样的思想和理念?

  周远清:我总结了4句话,开放是前提,改革是关键,质量是中心,理念是先导。中国高等教育得益于开放,开放做得好,高等教育的发展便会领先。高等教育改革发展过程中我们付出了很多代价,也取得了重要的经验,其中重要的就是对质量的重视。上一轮的改革中,国家对办学思想、办学理念越来越重视,在一场百位校长研讨会上,我曾经说过,一场教育思想的大讨论在我国悄然兴起。重视理念的先导作用,加快从高等教育大国向高等教育强国过渡。

  现在,我国的高等教育从精英教育阶段走向了大众化教育阶段,有的校长提出来是不是意味着精英教育不重要?首先,中国语言中的“走向”往往是否定前者肯定后者,比如从应试教育走向素质教育,就是否定应试教育肯定素质教育,高等教育从精英教育走向大众化也很容易引起类似误解。其次,精英教育是国家发展的一种软实力,在世界教育领域一直都占据重要地位,我国也提出了要建设国家一流大学,建设“211国家重点教育工程”,可见精英教育的重要性。但是,精英教育不是简单的几所学校决定的,所有大学都要注重素质教育,注重创新能力的培养,注重个性发展,实行人才全面发展。

  记者:《纲要》提出的战略目标是 “到2020年,基本实现教育现代化,基本形成学习型社会,进入人力资源强国行列。”这个目标该怎么理解?

  周远清:中国高等教育又到了一个关键时刻,《纲要》提出的“两个基本,一个进入”对中国的教育改革发展有重要意义。此次颁布的 《纲要》截止年限是2020年,到2020年我国要跻身创新型国家的行列,我国主要的材料和技术要靠自主创新来实现,这也是我国教育改革到2020年面临的重要任务。

  对于《纲要》,我想谈几点自己的体会。首先,国家高度重视。此次《纲要》是我国改革开放以后第一个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举全国之力来制定《纲要》,也要举全国之力来贯彻《纲要》“两个基本,一个进入”的战略目标。其次,《纲要》通篇是要“做强”教育,要建立人力资源强国,要从教育大国变为教育强国,提高质量是建设高等教育强国的必然要求。第三,改革是动力。《纲要》对改革非常重视,要以体制、机制的改革为重点,把改革创新作为教育发展的强大动力。第四,质量是核心。所有阶段的教育都要把质量作为最重要的部分,这就要求所有教育行政部门联合起来综合研究教育质量。第五,提高教育国际化水平。要培养具有国际视野、国际竞争力的人才,应当更好地学习国外的优秀成果、优秀文化,构建和谐文化。最后,加快建设具有中国特色的高等教育理论体系。国际视野,中国道路,要在学习别国的基础上逐渐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

  教育事业是党和国家,也是各民族人民群众最根本的事业。《纲要》通篇体现的是做强高等教育,从教育大国向教育强国转变,从人力资源大国向人力资源强国转变,要实现这个目标是很不容易的,还有一条艰巨而长远的道路要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