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揭发职业资格考试背后利益链:黑洞巨大乱象频生

发布时间:2010年07月05日 10:5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半月谈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注册设备监理师、注册资产评估师、企业法律顾问、执业药师、价格鉴证师……品类繁多的职业资格考试和职业技能鉴定考试,在推动我国劳动力素质向专业化和技能型加速迈进的同时,也衍生出规模惊人的考试产业链。专家估算,当前我国职业资格考试产业链的经济总额已超过3000亿元。

  半月谈记者在调查采访中了解到,受利益驱动、多方博弈,“考证热”的背后,一些职业资格认证和职业技能鉴定已形成了巨大的利益黑洞,乱象频生。如何使职业资格考试步入一个规范、有序、科学的轨道,已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考不完的证书

  41岁的吴成祥是青海省大通回族土族自治县一所医院的医生。半月谈记者在青海省人事考试中心见到他时,他刚填完计算机等级考试的报名表。“报名费60多元,每张训练光盘要50元,书本费要花200元,如果参加培训班,还得花200多元。参加一次这样的考试,少说也要花五六百元。”吴成祥说,考证费已成为他每年的刚性支出。

  中专毕业工作至今21年中,吴成祥自考大专、成人本科、执业医师、英语、计算机。到目前为止,他拿到的各类职业资格证书有二三十个。“我是单位的劳模和学科带头人,但是在以证书为评判标准的制度之下,我只能不停地考下去。”吴成祥说,考证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反映出人的职业能力,但这些年来,自己花在考试上的费用有1万多元,繁杂的考试也令人身心疲惫。

  “目前几乎所有的人都在考证,你不拿证书,别人就比你更有竞争优势。”中央民族大学伦理学专业在读研究生李伟说,为了在毕业后找到一份好工作,他不得不依靠本科所学的会计学专业基础来报考注册会计师。

  评职称、增加就业筹码,这是大多数考证者的动机,考试经济在巨大的市场需求下风生水起。长期关注职业技术考试的青海省社会科学院研究人员毛江晖介绍,除职业技能鉴定,目前我国各类职业资格考试已经超过了50种。每年,仅外语和计算机等级考试的报考人数就达到了6000万人次以上,保守估计各类职业资格考试所带动的经济总额已超过3000亿元。

  多方利益主体逐利

  “其实在整个职业资格考试中,受益最大的是考试机构、培训机构和那些教材经营机构。”首都经济贸易大学会计系研二学生郭琳说,报名费、培训费、教材费、鉴定考核费、证书费等考试过程的每一环节,都与收费联系在一起。

  “凡是学会计的基本都考注册会计师,因为这是去会计师事务所的敲门砖。”郭琳说,但这门被戏称为中国难度最大的考试,一个证书拿下来少说也要投资上万元。以前是5年通过5门课程即可拿到证书,从今年起改成了8年考7门,按照一本教材40元、配练习册加起来100元左右计算,仅教材支出就需要700元左右;报辅导班每门需要六七百元,如果报那种承诺包通过的班,一门课程就要1000元;此外,每门课程考试的报名费为60元,报名费总额就是420元。

  半月谈记者在调查中了解到,正是由于受利益的驱使,一些政府部门、行业协会以及培训机构都热衷于分享这块“蛋糕”。

  “全国目前统一开考的职业资格考试有50多种,其中青海开考的有48种,但是这些考试的管理权大部分都在不同职能部门,考试中心其实只是一个代理考试机构。”青海省人事考试中心副主任王永全说,由于历史原因,一些政府职能部门已经形成了专门的职业考试管理机构。一些行业协会、社会办学力量由于看到了其中的巨大商机,不断地开办各类证书考试项目和培训班。

  “考试中心的报名费是根据物价部门的核定来收取,但教材、培训等项目不归考试中心管理,因此很难规范统一。”王永全说,一些职业资格考试认证机构甚至有不成文的规定,要考证必须先购买他们的教材、接受他们的培训,否则就没资格参加考试,或者很难通过考试。

  另外,市场上培训机构良莠不齐、乱象丛生。为了收取报名费、资料费和培训费,一些获得代理培训资格的机构随意降低考生报考条件,有些甚至没有取得相关的培训办学资格就开展培训。与青海省人事考试中心培训部相邻的一家机构,在工商部门注册的是开展教育咨询类业务,但张贴在其门口的招生通知却全都是关于职业资格考试培训的内容。

  “职业资格考试涉及各个方面的利益,所以管理起来比较困难。”青海省职业技能鉴定指导中心主任刘波说,为了规范这一考试,国家有关部门曾在2008年进行过一次清理整顿,但总体效果不好,主要原因还是一个利益问题。他说,自己就曾经接到过不止一次投诉,有些是培训机构收了钱负责人却跑了,有些是承诺包通过结果承诺落空。

  治乱当用重拳

  “职业资格证书是反映劳动者具备某种职业所需的专门知识和技能的证明,也是劳动者求职、任职、开业的资格凭证,是用人单位招聘、录用劳动者的主要依据。”毛江晖说,目前,大多数职业资格认证的运作中,政府部门或相关机构通常负责制定相关政策,职业技能鉴定标准的拟定、职业资格证书的开发和职业培训等具体工作往往由部门的直属单位开展。而这些直属单位又各自办了许多职业技能培训学校,作为社会力量办学机构进入市场,开展所谓的“定点培训”。

  事实上,正是由于这些带有官方背景的机构依靠发证机关的行政权力,靠培训、发证生存,形成职业考试领域的混乱。毛江晖建议,治乱必须从建立健全职业考试制度和完善监管这两个方面着手。

  首先应建立一种全国统一的职业资格制度,职业资格不能由某个部门、协会、机构随意认定,应集中管理权,消除滥设职业资格的现象。然后,搞好分类管理。职业资格管理涉及社会各个领域,需要统筹考虑各个行业的情况。对于同时应用于多个行业的某项专业技术,不能再按行业分割,避免重复培训、重复考核。另外,还应明确区分就业限制类职业和普通职业,确定不同的培训考核内容和标准,采用不同的管理办法。

  目前,人事和劳动部门应尽快建立职业技能鉴定质量督导制度,严格执行鉴定的工作规范、技术标准和管理规程,完善培训考核制度,形成培训、考核、监督有效分离的管理体制。相关部门应集中精力搞好职业资格体系规划、履行监督职能;把考核逐步交给行业组织实施,使考核环节成为提高培训质量的一个闸门;对市场上的培训机构采取自由竞争的管理办法,优胜劣汰。(记者 骆晓飞 王雁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