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新闻频道 > CCTV-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60131 治国理政新实践(二) 在自主创新中实现转型升级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31日 20:1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图片新闻
央视网评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首播:

CCTV-1

1月31日19:38

 

CCTV-新闻

1月31日19:38

重播:

CCTV-新闻

2月1日03:45

 

CCTV-新闻

2月1日05:45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东莞是中国制造业的重要代表之一,它曾经有过风光无限的荣耀,也曾经面对过风雨欲来的压力。劳动密集型产业曾是它的优势也曾是它的包袱,完成转型升级既是它要面临的任务,更是整个中国制造业要面临的任务。没有创新,没有产业结构的调整,中国制造业会风光不在,整个中国经济也将受到拖累。从这个意义上说,东莞正在发生的变化具有着重要的样本效用和指标意义。

  每天早上七点半,广东一家集团公司的董事长何思模就会准时出现在公司,开始一天的工作。

  在城市的另一边,广东另一位企业家王大孟也开始了一天的忙碌。

  1991年,王大孟大学毕业回到东莞,接手了家族的制衣厂。当时他们主要给国外的品牌做贴牌、代加工服装,生意非常红火,订单多到接不过来。

  与王大孟不同,学通信出身的何思模从创业开始就一直在和电器打交道。1989年,24岁的何思模在江苏扬州创办了生产稳压电源的小工厂。因为看中东莞的区位优势,2001年,何思模把工厂搬到了东莞。

  东莞一直有“世界工厂”之称,“东莞塞车,全球缺货”,一度被用来形容“世界工厂”东莞制造业曾经的盛况,在只有2500平方公里的面积上云集着五六万家制造加工企业,昔日的低廉劳动力、政策优势使得加工贸易在这片土地上如火如荼地展开。电子设备、玩具、皮具、服装代加工,当时的“东莞制造”主要是技术含量低的低端工业。

  当年的何思模也主要给国外品牌做贴牌、代加工,生产中、小功率UPS不间断电源。那时行业巨头德国施耐德是何思模最大的客户。2006年,施耐德投资,成立了一家合资公司,主要生产UPS电源。给别的品牌做代加工挣的只是小钱,而且自己永远是被动的,没有发言权。何思模意识到,必须打造自主品牌,他开始招兵买马,组建自己的研发团队,在贴牌生产的同时,进行技术创新,着手打造自己的品牌。

  2008年,经济危机爆发,东莞代工贴牌的黄金时代戛然而止。仅仅一年间,东莞倒闭的企业在册的多达857家,东莞赖以繁荣的外包加工之路似乎已经走到了尽头。东莞的困境实际上是中国制造遇到困境的缩影,加工订单在减少,而劳动力成本却在急剧上升,世界工厂的竞争优势不复存在,东莞模式到了生死关头。

  何思模的企业也不例外。那一年,他的合资方施耐德也在金融危机里受到重创,但是对于早早建立研发团队,布局品牌战略的何思模来说,危机的反面正是机遇。他成功地回购了施耐德的股份,实现了从合资企业到全民营企业的转型。

  在UPS行业里一直充斥着惨烈的恶性竞争,在行业的厮杀中何思模意识到,仅仅依靠单一的UPS产品,并不能转危为安。何思模一边专注生产UPS电源,一边寻找新的生机。那时在大洋彼岸悄然兴起的新能源产业,给了企业新的增长点,何思模全力调动技术力量,开始研发生产光伏逆变器。面对劳动力成本的不断增长,2008年开始,何思模的企业开始逐渐更新生产设备,实施机器换人,逐渐用自动化设备替代部分流水线上的工人。

  与何思模同步,在“世界工厂”东莞,机器换人计划的实施,揭开了一幅未来制造的图景,也成为东莞解决用工难问题的有效途径。机器换人已经成为东莞企业的普遍做法。2014年,东莞市推进企业“机器换人”行动计划出台,通过政府扶持来推动产业技术改造,提高工业自动化、智能化生产水平。东莞的制造业工厂,正经历大规模的智能制造升级。目前,东莞已经申报了759个“机器换人”项目,这些项目完成后,预计可减少用工45117人,劳动生产率平均提高65.25%,机器换人,不仅仅是节省劳动力成本,还提高了产品质量和成品率。

  经过UPS市场的厮杀和洗牌,何思模生存了下来,他的公司成为国内UPS电源的龙头企业。何思模带着科研人员进行研发,延伸产业链条,再次进行链条升级,为客户提供IDC数据中心一站式产品服务。

  让何思模不曾想到的是,刚刚兴起的光伏逆变器市场的无序竞争再次重演。由于前几年我国光伏产业一直出现的利好政策,很多中小企业蜂拥而至,产业因同质化而身陷价格战漩涡,低水平重复建设,催生了产能过剩。

  在这种过度竞争中,企业如何发展?何思模又一次陷入困局。

  而在这一年,由于没有订单,王大孟的工人从1500人减少到200人,为了节约开支,他把一半厂房租给了别人。王大孟决定往互联网的方向去探索,他想通过互联网,直接把工厂和消费者联系起来。服装生产,关键环节是衣服纸样的制作,也就是生产的工艺单。一个在外地消费者的量身尺寸,如何演变成一个完整的衣服纸样?这是网络私人定制的技术难题。王大孟找了两家电脑公司,找编程人员设计程序。

  由于程序太复杂,大半年后,这两家电脑公司主动放弃了这个项目。无奈的王大孟注册了一家网络科技公司,招了几个计算机专业人员,开始自己研发软件。

  对于传统的东莞加工制造业来说,已经没有第二条路可走,产业升级、资源替代、腾笼换鸟,自创品牌已经是在市场中存活的必由之路。

  寻找能人,搞科研,升级产品同样也是何思模的选择,他一直在技术创新、转型升级的路上。这些年,易事特一直很重视科研开发,组建了博士后科研工作站、院士专家企业工作站,凭借技术优势,何思模带着他的企业一次次率先进入蓝海市场,在光伏逆变器市场陷入低迷之后,何思模从2011年抢先开始布局光伏发电站项目,率先占领市场。

  由高技术含量、高附加价值产业替代低技术含量、低附加价值的产业,通过腾笼换鸟,东莞经济在一定程度上出现了传统产业发展减速、新兴产业增长迅猛的“产业转换”。据东莞市工商部门统计:2015年,东莞市新登记企业5.5万户,同比增长20.4%。节能环保、新兴信息产业、生物产业、新能源、新能源汽车、高端装备制造业、新材料等七大新兴行业市场主体累计达到1.22万户。

  东莞的转型是我国传统产业转型升级的缩影。2016年1月18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促进加工贸易创新发展的若干意见》,逐步变“大进大出”为“优进优出”,“助力贸易大国向贸易强国转变”,正是点题之笔。《意见》明确指出加工贸易创新发展的核心在于创新,改革、创新是必由之路。

  尽管何思模现在已经是航天和高精尖电源系统供应商,但他心里依然忐忑,不知道什么时候又会遇到沟坎儿。早在四年前,他就把目光盯上了新能源车充电桩。

  跟何思模一样,王大孟在经过一路的跌跌碰碰之后,也暂时得到了喘息的机会。2015年10月,他的男装定制APP正式上线。

  在东莞,这些从优胜劣汰中成功转型升级的企业,依然面临着缺乏人才、资金等考验。

  不断地研发、升级、转向、寻找蓝海市场已经不仅仅是危机中的存活之道,而是面对市场的必有的常态。

  王大孟的男装定制APP虽然已经上线,但运行一个月来,接到了2000多个订单,这跟他的预期还相差很远。他想融资来开拓市场,却苦于没有融资的渠道。

  东莞的“莞”字,下面是完结的“完”,上面草字头——正如发芽的种子、吐绿的新苗。你看,这多像东莞眼下正在经历的变革。不破不立,没有淘汰落后的决心就不会有创新升级的空间。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了五大发展理念;“创新发展”,居于首位。站在这样的角度上去观察,我们就会清晰地看到,东莞正在经历的变化并不意外,它其实也是整个中国正将经历的变化。“创新驱动发展”正如蝴蝶破茧而出,它注定会经历一个艰难的过程,但也只有这样,它才会有光明的前程。

《焦点访谈》 20160131 治国理政新实践(二) 在自主创新中实现转型升级
channelId 1 1 2 5d2ba6abeef54bee8cc14eb13ce5934d

留言评论

860010-1102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