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新闻频道 > CCTV-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60125 一波三折的扶贫贷款

发布时间:2016年01月25日 20:13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图片新闻
央视网评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首播:

CCTV-1

1月25日19:38

 

CCTV-新闻

1月25日19:38

重播:

CCTV-新闻

1月26日03:45

 

CCTV-新闻

1月26日05:45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小康不小康,关键看老乡;老乡要脱贫,需要大家帮——找项目、跑销路,还有一件事特别重要:得有本钱。为了帮助农民突破制约发展的资金瓶颈,中央和地方都想了很多办法,贴息贷款就是有效手段之一。在陕西省的洛南县,就有不少农民拿到了这样的惠农贷款。可是大家没想到,钱到手没几天,烦恼却来了。

  陕西省洛南县是国家重点扶贫开发县,截至2015年底,还有8万多贫困人口,占到全县人口的约六分之一。这里地处秦岭深处,自然条件不太好,农民家里一旦家里有病人或者孩子读书、结婚等大事都容易陷入贫困。能够从信用社贷到一笔款,发展点经济作物,对他们来说是求之不得的好事。

  20152月,当地出台了一个扶贫政策,每户贫困户最高可以拿到不超过5万元贷款,由财政贴息两年,也就是说两年内农民是不用付利息的。在信用社的支持下,20155月前后,当地有2万多户贫困户申请到了这笔贷款。可是刚拿到钱两个多月,信用社就通知他们重新去签一份合同。

  石坡镇李河村村民告诉记者,第一次签合同是5月份,第二次是8月份,这一次换了合同,上一次的合同就不起作用了,贷款也由无息变成了政府部分贴息。

  农民认为,之前说不要利息,钱刚到两个多月,就改成有利息了,在信用社让利的情况下,贷款利率按利息千分之6.6执行。5万块钱的贷款,两年下来,就要近8000块的利息,这可是笔不小的数字,好在政府表示要贴息千分之3.3,也就是农民需要承担一半。村民们觉得政府不讲信用。

  究竟是什么原因,他们要撕毁原先的合同,从无息贷款改为贴息贷款呢?在石坡镇扶贫中心,洛南县石坡镇扶贫中心主任王洛皓告诉记者:“扶贫是要发展产业,有的农民没有产业可以搞,也把钱贷了,不发展产业,所以修改了原来的政策。”

  原来,按照县里的解释,贷款是用于农民发展产业致富的,发下贷款后,有部分农民没有好好发展产业,甚至把钱存银行。所以感觉原来的无息贷款政策不妥当,改为了部分贴息。这是县扶贫局的说法,那么乡镇上发现了这种情况吗?王洛皓表示:“咱这儿没有发现这种现象。”

  尽管这位干部说这个镇没有发现这种现象,但这也是县里调整政策的一个原因。在采访中,记者还听到了另外一种说法。乡镇一位工作人员说:“上面的政策调整不是咱们说了算。理由新一届领导上任变化。”

  记者注意到,当地关于扶贫贴息贷款先后发放过两份文件。从发放的时间来看,第一份是20152月。而在20155月前后,当地的县委县政府领导班子进行了调整,20157月下发了新的文件,原来的文件作废。新文件将扶贫贷款储备金从3000万下调为2000万,而且从无息改为了贴息,随即要求农民与信用社重新签订了有息贷款的合同。对于这种变化,基层干部也有自己的看法:“我们也觉得没有道理,但是政策这样我们也没有办法,我们必须执行。”

  对于这样的做法,法学专家认为,这与“依法行政”的要求是明显冲突的。

  国家行政学院胡建淼教授认为:“从法律上来说国家的法律也好,政府的政策也好,制定了以后为了公共利益的需要修改不是说不可以,这个修改第一不能违反法律,第二要符合正当程序,还有很重要一点,就是新的制定以后,只能约束新的行为,不能对以前已经发生的行为,在以前原文件背景下已经发生的合同行为重新去进行调整这是不允许的,这就违背了法治的精神,违背了法律上的适用原则。”

  贴息贷款如何设计才更合理、更有效,当然可以讨论;全部贴息,如果不是最高效的方法,当然可以调整。可合同都签好了,钱都下发了,才想起来调整,而且既没有细致地解释说明、也没有充分征求意见,群众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能没意见吗?更麻烦的是,这变故还不止这一项。

  201512月底,到了贷款第一个季度结息的时间,按照第二次文件变更的说法,这笔贷款政府贴息千分之3.3,农民只需要承担千分之3.3。可是人到了信用社,贷款农民发现,情况似乎又变了。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打电话叫我付去,我想33,几百块钱的利息,结果回来是1500(元),我想着下来付的66。”

  因为没有准备,突然让交千分之6.6的利息让一些原本就经济困难的农户措手不及。一户村民因为子女读书、结婚已经背了不少债务,贷款选择的又是养牛这个项目,养牛周期长,回报慢,突然增高的利息给他家又带来了不小的压力,他只能借钱还利息。不仅是他家,不少贷了款的村民也都感到很无奈。

  这个政策不到一年的时间,从最早说无息,后来调整为政府补贴千分之3.3,而到实际付利率时又变成了农民要先付千分之6.6,记者到镇上的信用社了解情况。

  石坡镇信用社工作人员表示:“你先付,然后到时候县上财政给你拨3.3的利息,给你减轻负担。”至于钱什么时候拨过来,他们说:“这个要等相关通知,等财政局通知,等上面通知,到时候把钱报上去。”具体时间他们说不清楚。

  在乡镇的扶贫中心,记者看到了20157月当地第二次下发的新文件,上面的确写明了信用社按合同约定向贷款户正常收取利息,扶贫、财政部门通过“一卡通”方式按年向贷款户补贴利息。

  石坡镇扶贫中心主任王洛皓说,补贴利息不是按照自然年,而是贷款年。可是,随后记者发现,在文件中上关于补贴利息的时间要求并非如此,而是每年1220日前就要启动相关贴息程序,随后将贴息资金拨付到贷款户手中。20151220日早已过去,这些贴息程序到底启动了没有?王洛皓说:“这个还没有。”

  那么,县里为什么迟迟不启动贴息的程序?记者随后电话采访了洛南县扶贫局的工作人员。洛南县扶贫开发局扶贫经济合作社副主任郑中文说:“这个不是(变了),20159月份才开始执行3.3贴息政策,按照他原来文件规定,群众贷款期间是一个季度,那么你要给群众办贴息可能浪费时间,把2015年的集中拿到2016年进行贴息。”

  按照他的说法,因为担心“浪费时间”,文件上写明的应该2015年底补贴给农民的利息就推到了2016年底。这样一变再变,政府的承诺能否真正兑现,不少人将信将疑。

  政府态度一变再变,对于单纯指望这笔贷款来脱贫致富的农户,不管选择的是养牛、种植花椒,还是发展烤烟等种养殖项目,大家都有点儿底气不足。

  一年以来,一个扶贫政策发生了三次变化,专家认为,这不仅对于扶贫工作的目标不利,对于政府的公信力、法治政府的建设也是极大的损害。

  胡建淼认为:“如果政府公信力下降了,老百姓对政府不信任,不要说扶贫做不了,一切工作都做不了。政府的公信力是政府一切工作的基础,也是法治政府的基础,没有公信力的政府肯定不是法治政府,所以我们要重视公信力的建设问题。”

  今天说的这件事,在发达地区看,算不上什么大钱;但是放到洛南,无论是算县里的总账,还是算农民的小账,那都不是小钱,因为那里是贫困地区,群众穷,财政紧,出现今天这样的问题,其实也不奇怪。面对这些考验,是闭门造车,直接把包袱推给群众,还是充分依靠群众、发动群众,争取群众的支持,想办法渡难关?观念不一样,效果就大不同。特别是眼下,扶贫进入攻坚阶段,要在精准上下工夫、见效益,这就更要求肩负使命的每一个人,把问题想得更细致、把工作干得更扎实。

 

《焦点访谈》 20160125 一波三折的扶贫贷款
channelId 1 1 2 550f1cb2712141098ce57ea4201dc623

留言评论

860010-1102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