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新闻频道 > CCTV-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50330 复修路为何难修复

发布时间:2015年03月30日 20:1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图片新闻
央视网评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首播:

CCTV-1

3月30日19:38

 

CCTV-新闻

3月30日19:38

重播:

CCTV-新闻

3月31日03:45

 

CCTV-新闻

3月31日05:45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水利工程的建设,为经济发展带来了贡献,但修建电站,也会对原来的公共设施,比如道路带来改变,进而影响周边群众的出行。本来,这些问题在水电工程立项时就已经统筹考虑并要妥善解决的。但是,记者在金沙江沿岸采访时发现,个别电站早就投产运行,而有些按计划需要复建的路却依然遥遥无期。老路淹了,新路没建,老百姓出行就更难了。

  金沙江将四川省雷波县和云南省永善县分隔两岸。都说蜀道难,可是云南省永善县金沙江边的村民出行比对岸的四川要难多了。

  需要渡船过江的基本上是云南省永善县沿江几个乡镇的百姓。江边原本有一条便道出行,2012年因为上游的向家坝水电站大坝蓄水,淹没了原来的便道,现在他们要到县城办事,要么要绕山路走好几个小时,要么就乘坐轮渡绕道到对岸的四川省雷波县再经由一座大桥返回永善,而且这个船一天只有四班,晚了就没有了。

  据了解,从2010年开始,当地就规划在向家坝电站的淹没区内,从绥江县的南岸镇到永善县的佛滩乡规划重新修建一条公路,简称南佛公路,这条路全长56公里,2011 年动工,原计划2012年10月完工,可是至今一直没有修通。导致出行不便的不仅是永善县的百姓,一位司机师傅是永善县相邻的绥江县人,他从绥江县到永善的一个乡镇,因为路没有修通,原本简单的路程变得无比复杂,要过两次河。

  半个小时的路程因为路没通,却要花上半天的时间。这里的老百姓出行不安全也不方便。记者在沿岸的桧溪镇、青胜乡等路段实地走了一下,发现有的路段已经基本铺好,大部分还是毛坯路,坑洼不平,还有的根本无法通行。

  记者沿途采访还发现,围绕这条完不了工的公路还有不少的纠纷。一些路段很多大型机械和设备废弃在路边。当地老百姓反映,包工头跑了,而占地补偿款没有付够。还有人反映,前两年在工地上打工的工钱也没有领到。

  在云南省政府网站的投诉页面上,2014年7月,有人反映因为承包修建这条南佛公路,施工发包方已经拖欠了他们工程款2000万元左右,多次讨要无果。

  在南佛公路桧溪镇路段,记者发现一个工程队正在施工,这是南佛公路的承建方——中国水电十四局的建筑队伍。工地现场负责人告诉记者,这个项目总投资6亿元,钱已经花完,干了5年,现在欠1个亿了。

  按理说,中水电十四局是一家大型国有企业,为什么会连这样一条几十公里的路也修不通呢?某工地现场负责人表示:“我听说外界其他单位挂着我们单位名义干,(广东)中外建公司,挂着我们单位名干,干亏了,不管了。”

  实际上,广东中外建公司在接手工程之后又继续往下转包或分包。一份当地法院公布的关于处理南佛公路承包纠纷的一篇文章中提到:“2011年12月18日,原告张某与被告朱某双方协商一致,被告将其从广东中外建集团有限公司承包到的南佛公路某段桥梁转包给原告施工,双方签订了《建设工程施工协议》。”文章还进一步提到,原被告双方都没有建设工程的资质,属于无效协议。

  正是在这样的层层转包下,到最末端负责修建的施工队实力极其薄弱。一位村民告诉记者,其中一个项目部租用了他家做办公室,连房租都没有钱支付。

  南佛公路是当地的重要工程,使用向家坝电站的移民资金。按照当地政府的说法,工程建设事关永善县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一方面关系到向家坝电站能否如期蓄水,另一方面关系到几万库区百姓的出行问题。这么重要的公路工程为什么会变成这样的烂摊子呢?记者来到永善县政府负责协调这条路修建的移民局了解情况。永善县移民局副局长表示自己也很委屈,因为没法约束他们。

  原来,南佛公路采用了比较特殊的修建模式。负责修建的是向家坝电站的投资建设方——中国三峡集团。三峡集团移民局的工作人在《中国三峡》杂志2012年6月发表了一篇文章提到,中国三峡集团从确保水电按期蓄水发电的大局出发,为充分发挥三峡集团公司在工程建设管理方面的优势,快速推进工程建设,经过与地方政府部门协商,决定代为组织建设这些移民专业项目。也就是说,因为三峡集团修建的向家坝水电站蓄水淹没了原公路,新南佛公路的资金来自三峡集团向家坝电站的移民资金,资金原本应该提供给当地移民局,由他们来重建南佛公路。可当时距离向家坝蓄水时间比较紧张,三峡集团提出以“反包”工程的形式代为组织修建。

  本意没错,是为了加快建设进度,可三峡集团接手工程后,转给了中水电十四局,中水电十四局又转给了广东中外建公司,中外建公司继续往下转包或分包。根据记者的了解,至少转了两次。经过这样的层层转包,2012年10月,向家坝电站如期蓄水,而公路却至今没有建成。

  2012年9月,云南省移民局在提出还存在一些遗留问题的情况下,表示从移民搬迁安置角度看,向家坝水电站云南库区基本达到了工程蓄水移民安置专项验收要求,同意通过移民安置专项验收。就这样,大坝如期蓄水,而受影响的就是老百姓的生活。三峡发展公司的工作人员认为,问题主要出在承建方中水电十四局上:“以前也是他们在管,只是有些协助队伍干了就走了,钱拿差不多就解散了,跑了。”

  按照我国《招投标法》规定,像南佛公路这样涉及基础设施建设、又是国有资金投资的项目必须要通过招标来确定施工和监理单位。可是在互联网上记者没有找到任何关于南佛公路招标的信息。在《中国三峡》发表的这篇文章中披露,由于项目属于应急项目,为简化招投标流程、缩短时间,代建项目施工和监理单位采取了先进场施工、后签订合同的直接委托方式。

  据了解,受三峡集团移民局的委托,四川二滩国际工程咨询有限公司承担南佛公路建设的监理工作,由中水电十四局承担建设工作,而合同都没有定好,就开始施工,留下的问题自然不小。2011年6月,南岸镇政府发表的一篇名为《南佛公路未征先建存隐忧》的文章中提到水电十四局在政策、资金、和项目管理不明确的情况下进场修路,占地政策没有出台,给社会埋下不稳定隐患。文章的担忧果然变成了现实。

  现在,距离通车条件还很遥远,钱却已经花完了。2014年底,中国水电十四局重新入场,收拾残局。可是短缺的资金如何填补,却还是一个疑问。

  就这样,4年过去了,这条路何时修,如何修,还是个未知数。不仅如此,记者在永善县了解到,南佛公路并不是当地唯一的烂尾公路,同样因为被三峡集团建设的溪洛渡电站淹没,由三峡公司代为修建的黄码公路也存在的同样的问题。

  黄码公路全长100公里左右,投资3亿多元,是当地老百姓出行的唯一道路,原本也应该在2012年通路。据了解,承建黄码公路的是葛洲坝集团,也是从三峡公司承建的。在冷清的项目部记者看到了堆得一尺多高的都是债务资料。项目部值班人员表示,路啥时候能复工,没人知道,他们的工资去年5月就停发了。

  据了解,三峡集团在向家坝、溪洛渡水电站库区涉及到云南、四川等地的淹没区采取同样的模式,代建了六路三桥,都应该在2012年10月前后竣工。但根据记者查询到的信息,除了永善县的这两条公路没有修好之外,雷波县S307 复建路,直至2015年1月承建方还还在对剩余工程建设实施招标,而屏山县S307复建公路,2014年9月,当地老百姓仍在反映,该路没有修通,给沿路人民的生产生活带来很大不便。

  从节目中我们看到,当地库区移民管理部门对于百姓出行无路的状况十分着急,却又无能为力。他们说,当地的百姓已经为电站的建设做出了牺牲,不应该让他们继续吃苦。负责电站建设的长江三峡技术经济发展公司,当初既然设法把修复道路的工程也弄到了自己手上,那就不能只顾建电站,不愿修道路。重视自身的经济利益,漠视群众的生活困难,于情于理于法都不通。我们建设项目,发展经济的最终目的,就是为了群众的生活变得越来越好,这也是一个国有企业应有的社会责任。

《焦点访谈》 20150330 复修路为何难修复
channelId 1 1 2 7833128774c14c5ab99762169298ab16

留言评论

860010-1102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