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新闻频道 > CCTV-走遍中国

《走遍中国》 20140902 老宅里铁的罪证

发布时间:2014年09月02日 20:4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图片新闻
央视网评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朴永心老照片2.jpg

朴永心老照片

董家沟慰安所5.jpg

董家沟慰安所

董家沟慰安所的新物证4.jpg

董家沟慰安所的新物证

  央视网消息:老宅里惊现5张裸体女人的照片,她们是谁?又经历了怎样的悲惨遭遇?日军强征慰安妇制度有哪些新的罪证,慰安所里隐藏着怎样的战争罪恶?老宅里铁的罪证--《走遍中国》正在播出。

  主持人: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走遍中国》。

  2014年7月24日,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要求日本政府就“慰安妇”问题展开独立调查,此问题又一次引起全世界的广泛关注。

  2014年8月,我们栏目组的记者来到云南保山采访时,了解到当地文管所在对这处叫董家沟的老宅院进行修缮清理时,发掘出这些日本政府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强征慰安妇和日军“性暴力”犯罪的新物证。70年前,这所老宅被当作日军慰安所的血泪铁证显现于世。更引发关注的是:滇西抗战纪念馆还新征集到这枚日本政府为慰安妇颁发的“慰安纪念章”,当年日本军人使用的“慰安券”,以及在民间偶然发现的慰安妇人体照片。

  面对这些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日军强征慰安妇的新证据,我们的记者展开了深入调查。

  这是保山市腾冲县南门街的一座老宅,老宅的主人叫毕世铣,他是滇西抗战的亲历者。得知我们摄制组的来意后,老人说要先带我们看几张特殊的照片。

  记者:在这放着呢,是这样的照片,这是一张。

  毕世铣:嗯。

  毕世铣给我们看的这组女人照片,都赤裸着身子,动作和神态各不相同。他们是谁?这些照片又是在什么情况下拍摄的?十年前,当毕世铣第一次拿到这些照片时,也产生了同样的疑惑。

  毕世铣:我以为她们是日本婆、朝鲜婆,因为她们不穿衣服,全部是裸体。当时我就想,这些不是我们中国人。

  就在毕世铣猜测这些女人的身份时,一张照片引起了他的注意。照片中的这个女人腹部凸起,明显怀有身孕,这和一位美国联合通讯社记者拍摄的怀孕慰安妇神奇地吻合。这两者是不是同一个人?为了解开疑惑,我们摄制组跟随老人来到他当年发现照片的地方--流芳照相馆。

  记者:流芳照相馆当时在什么地方?

  毕世铣:就是这个位置。

  毕世铣:它是一个照相馆,有两层楼房,就是独独的一间房子,上面用毛玻璃作瓦,院墙里面有水井,有花草,所以这个房子是比较好的。

  作为南方古丝绸之路上的商贸重镇,腾冲自古以来商贾云集、老宅众多,1942年5月,腾冲被日军占领后,几乎变成了一座空城。当时的流芳照相馆位于古城中心,由于装修气派豪华,很快被日军强征为慰安所。毕家和照相馆只有一墙之隔,当时只有八岁的毕世铣对慰安妇的身份充满了好奇。

  毕世铣:她们当时穿的和服,腰上背着一个包包,脚上穿着“板凳鞋”。日本婆走路是这样的。

  记者:当时您问外婆,这些是什么人?

  毕世铣:当时我就是在这问我祖母,这些是什么人?我祖母就说,这些是日本婆、朝鲜婆,走走走,不要看。

  日本婆、朝鲜婆是当地老百姓对日军慰安妇的一种称呼,当时毕世铣无法理解村民为什么对这些面容姣好的女人避而远之。

  腾冲城光复后,毕世铣和祖母再次回到老宅,却看到了悲惨的一幕:整个小城断壁残垣、尸横遍野。

  毕世铣:就在这个位置,这边水多。这些慰安妇都还擦着胭脂、口红,然后太阳穴上有两个大洞,从这边穿到这边。这些慰安妇没有痛苦的样子,因为(子弹)穿过去马上就死了,所以她们的表情没有痛苦的感觉。

  盘踞在腾冲的日军在覆灭前,几乎所有的慰安妇也都被日军杀害,那段历史也随之石沉大海,对慰安妇的印象也留在老人的记忆深处。2001年,留芳照相馆的主人向毕世铣透露了一个秘密: 60年前,他们在清理老宅时,从墙缝里发现了一组裸体女人的照片。 

  毕世铣:(他说)我有五张日本婆的裸体照片,我可以给你看一下,但是你不能往外说,说了以后人家说我保存这个黄色照片找我的麻烦。看了以后我就说,你的这几张照片应该把它公之于世。

  在毕世铣的极力促成下,这组照片很快通过媒体报道,引起了国内外的巨大反响,当时在日本举行的日军“性奴隶”国际法庭上,一位名叫朴永心的朝鲜女人指认了美国人拍摄的孕妇正是自己,而对于另一张裸体照片并没有作出回应,随即,从事慰安妇研究的日本律师西野瑠美子开始介入此事的调查。

  毕世铣:西野很有耐心,就在朴永心家住了一个礼拜,每天吃了饭以后就陪着朴永心出来,在公园里边散步。在这个过程当中,朴永心就向西野讲了她当慰安妇的全过程。

  据朴永心回忆,1938年春,日本巡查以招募高薪女工为名,将17岁的她骗到了南京利济巷慰安所,当天夜里就被日军奸污。随后,来到了云南腾冲的日军慰安所,到腾冲不久就怀上了孩子。几个月后,日军在熊家照相馆为她和其它几个慰安妇强行拍下了这组照片。

  1944年9月,在中国军队大反攻的炮火中,日军将朴永心等20多个慰安妇带到日军的前线战壕里,在败退时强迫她们服毒自杀。

  毕世铣:都拉到横谷阵地那个战壕里面去,然后发给她们深拱(音)片,叫她们放到饭里面吃,吃了以后叫她们自杀。

  当时,已经怀有七八个月身孕的朴永心为了活下来,趁着夜色从战壕里跑了出来,鲜血不住地从她腿间流下。

  幸运的是,当他们跑到怒江边时,被中国军人发现并解救到野战医院,美国联合通讯社的一位叫马尔特约勒的战地记者拍下了这张照片。当时,朴永心怀胎的婴儿已经死亡,中国军医为她做了剖腹产手术,为了保住生命,切除了她的子宫。抗日战争胜利后,朴永心被送回朝鲜。

  2003年,朴永心在西野馏美子的陪同下重返滇西,指认日军慰安妇制度的战争罪恶,随后的第二年她就去世了。

  那么,朴永心在生前指认的大垭口等几处慰安所又在哪里呢?我们栏目组的记者继续进行寻访。

  记者:朴永心来这指认当年慰安所的地方具体在哪?

  陈所长:她当时指认的具体位置就是这一段山洼,这整个山洼都是当年慰安所的位置。

  记者:在松山战场遗址据你们调查有多少这样的慰安所?

  陈所长:我们通过大量的走访和调查,在整个松山上确定只有一个日军慰安所,就是大垭口日军慰安所。

  这是侵华日军在70年前占领云南西部期间,设立的30多个慰安所分布图,据不完全统计,在当地至少有500多中国妇女被掳掠到慰安所,遭受了日军的“性暴力”侵害,而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约有20余万中国妇女沦为日军的慰安妇。

  我们的记者在保山采访时,了解到有位老人在滇西是第一个,也是唯一公开质证侵华日军“性暴力”犯罪的受害者。70年前,她是从日军设在松山阵地的“大垭口慰安所”逃跑出来的,这位老人当年有着怎样的悲惨遭遇呢?

  朴永心去世不久,一位名叫李连春的老人站了出来,她是滇西第一位也是目前唯一一位公开指证日本政府慰安妇制度罪行的受害者。大垭口慰安所是她一生都不愿提及的地方,她究竟在这儿遭受了怎样悲惨的遭遇呢?

  陈所长:她曾经在腊勐村的白泥塘被日军俘获,日军在这里蹂躏她长达3个月之久。

  李连春18岁时的1943年秋季的一天,她背着菜篮子上街卖菜以补贴家用。突然,村口出现了一群日本兵,枪声和哭喊声打破了村子往日的平静。

  街上的人东躲西藏,李连春也躲进了邻居家的屋子里,可最终还是被日本兵发现。李连春和其他几个年轻姑娘被强行拖走,带到了日军的大垭口慰安所。

  陈所长:当时慰安所在前面,就是现在这个房子的位置,有个验票厅。验票厅之后下面有两个厢房,厢房之后又是一个院子,然后再有一个横的房子,横的房子再往前又是两个房子,这样越盖越宽越盖越宽,往下走。据说当时有6个院子,整个房子有6个院子。

  在大垭口慰安所,日军强迫她们身穿和服,脚踏木屐,学习日本礼仪,并且逼迫她们接受日本兵的残酷蹂躏。在李连春的身上还有当年她和日军反抗时留下的伤疤。 在日军慰安所黑暗的岁月,李连春每天都盘算着如何逃跑,后来终于找到了机会。 

  陈所长:相对比较平静的一段时间,老百姓也从边上经过,经过的时候就跟李连春搭上了话,李连春就请求当地的一个放牧的老人提供了一套当地的衣服,她换上这当地的衣服趁着夜色逃出了慰安所。

  李连春沿着怒江西岸,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山里跑去,在一个好心渔夫的帮助下,趁夜色藏在小渔船里渡过怒江,躲在一个偏僻的山村。几经周折,被好心人收留结为夫妻,从此将李连春改名为李有第,过上隐姓埋名的生活,70年间从没有回到那片让她心痛的地方。

  我们记者来到了白泥塘村,在当地妇联干部的陪同下,找到李连春在18岁之前住过的老宅,并有幸采访到李连春的侄子。

  封维广:一直都不是光彩的事情,是对人生的一种蹂躏。

  2003年,80岁的李连春去世,她在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是:“我要叫他们陪我的青春,从18岁开始”。

  在滇西一带,和李连春同样遭遇的妇女还有很多,那段记忆对于她们来说,是一道终生无法愈合的伤疤。

  记者:据你们调查,当时有多少当地妇女被掳掠到这里?

  陈所长:其实这个没有完全统计,因为很多老人忌讳这些,我们也不想挖掘更多这些老人的隐私和伤痛。

  在这种情况下,慰安妇调查工作遇到了重重阻力,庆幸的是,在朴永心和李连春的口述中同时提到了另一个地方,我们栏目组记者随即来到了龙陵县档案馆。

  龙陵县档案馆里,永久保存着对滇西日军性暴力受害者的调查资料。再次打开这些档案缘于一栋老宅--董家沟老宅,龙陵县文管所的杨所长为我们找到了当年董家沟老宅在修缮之前的档案资料。

  杨所长:其中的一个面都已经垮塌了。

  记者:等于说从1944年到你们维修前一直都保持这样?

  杨所长:对,就是这个样子。

  董家沟老宅,是一个土木结构串联式的四合院,全院有大小房间30余个,内部装饰精巧华丽,是当地有名的富家大院。那么日本占领龙陵期间,在这儿又发生了什么?在老宅里还会留下哪些遗迹和罪证呢?

  主持人:云南省保山市的龙陵县文管所在对董家老宅进行修缮清理时,在残破的房屋木地板下面和地基的废墟里发现了这些新的物证。这些血泪铁证,再一次展现了侵华日军当年在滇西所犯下的惨无人道的罪恶行径。

  而在腾冲的滇西抗战纪念馆里,记者看到了这些从民间收集到的新证据,它们又揭示出日本侵略者怎样的战争罪恶呢?

慰安妇和服.jpg

慰安妇和服

慰安妇梳妆盒.jpg

慰安妇梳妆盒

  龙陵县董家沟老宅被指认是当年日军的军人服务社,但是一直没有相关确凿的物证。负责老宅修缮工作的杨兴文,也在积极寻找有力的证据,直到2009年,相关人员在董家沟老宅的残垣断瓦下发现了新的物证。

  记者:当时在清理发掘的时候,在什么地方有意外的发现?

  杨所长:从那里撤出之后,在土下面做了一个简单的清理,清理后发现了那些木屐残片。

  据考证,大量的木屐残片就是当年在这里的慰安妇留下来的,这些女人用过的口红、梳子、发簪等饰品也证实了这一点,除此之外还有很多印有日本文字的药瓶。

  邱所长:这些药瓶其实装的是潘丽西林(音),相当于现在的青霉素,它的药用主要是用于消炎。每隔一个月或者一个半月,全体慰安妇都要进行一次体检。如果病的比较重,就会任由它发展,看一下三个月什么状况,半年什么状况。

  董家沟慰安所是侵华日军占领龙陵期间,设立的最大的日军慰安所,当时这里还是腾冲和龙陵一带对慰安妇进行轮训的地方,日军用各种残忍的方式对慰安妇进行施虐甚至致死。

  邱所长也曾参与了此项调查走访,通过当年在董家沟慰安所挑水做饭的童工,还原了一桩桩令人触目惊心的惨案。在董家老宅有一口古井,见证了日军对两名缅甸籍慰安妇的暴行。

  邱所长:其中两个缅甸的华侨少女不听他们的招呼,当时恰好从腾冲的高黎贡山下来100多日军对这两名少女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轮奸,喝了酒以后还用竹筒插进了两名少女的下身,最终把两名少女折磨致死,已经差不多了,然后把这两名少女惨无人道地扔进了井里。

  从1942年5月,日军侵占怒江以西达两年多,日军为稳定军心,强掳当地中国妇女,相继建立了30余个日军慰安所,每个慰安所都有一整套相对完整的规章制度。

  当年,在日军慰安妇制度的背后,又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呢?记者又来到位于腾冲的滇西抗战纪念馆。

  段生馗:我们在这里展示的就是当年日军在滇西慰安所遗留的残品,这些东西就是铁证。

  滇西抗战纪念馆副馆长段生馗,三十多年间,在民间征集了上千件有关日军慰安妇的物证,其中包括慰安妇使用过的饰品、生活用品,还有大量日军实施慰安制度的最新物证。

  段生馗:军队里面有组织、有规定,有一套完整的实施方案。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看这个慰安券,根据我们的考证,每个星期、每个日军颁发给两个慰安券。必须凭券慰安,就像我们看电影一样,必须拿着电影票去的。

  据段馆长介绍,日军的慰安妇制度,将慰安妇分为三个等级。日本妇女为一等,供上级军官淫乐;从其它朝鲜、缅甸、泰国等地交换过来的慰安妇为二等,主要慰安下级军官;中国本地妇女是慰安妇的第三等,供士兵淫乐。慰安妇等级越低,遭受的残害和压迫越深重。

  段生馗:我们计算过一下,当时在滇西30个慰安所,580个慰安妇为了要应付每个星期每个鬼子手上的两张慰安券,平均每天每个慰安妇要承受60个鬼子的蹂躏。慰安妇就是连吃饭的时间都没有,她们躺在床上,嘴里啃着饭团,身体还在为鬼子慰安,她们发自内心的呼喊:我们的身体不是橡皮做的。

  根据这些铁的罪证,日本侵略者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实施慰安妇制度是一种有组织、有规定、有一套完整实施方案的政府行为,博物馆首次公开展示的慰安纪念章就是揭露日军慰安制度的最新证据。

  段生馗:其实从这枚章上我们就可以看到,这是慰安纪念章。

  记者:日本政府的什么部门颁发给她们的?

  段生馗:这是军队颁发的,我们可以看到它有军队的标志,有军旗有国旗,这不是哪个政府部门,是非军队颁发莫属的这样一个东西。

  日本政府还成立了大日本国防妇人会,这一庞大的妇女组织不但向前线捐资捐物,让人无法理解的是,他们还特别成立了女子挺身队,把慰安服务当做一种支持前线作战的爱国行为,在日本国内的中学教育中,还开展歪曲的精神磨练。

  段生馗:我们可以看到当时日本的整个岛国已经封存起来了,他们的很多教育我们是无法理解的。像这个在38年的时候,在女子高中都要做这种裸体的所谓精神磨练课,这种课上不管是男生还是女生在教室里面把衣服都要全部脱光,然后就进行他们所谓的干擦操或者摩擦操。这是为什么做准备,当然是为战争做准备的。他们所谓要磨练的这种精神我们只能理解为一种变态的精神。

  1944年5月,中国远征军展开了滇西大反攻,随着日军的溃败,为了掩盖慰安妇制度的罪恶行径,以枪杀和强迫服药的方式,处死了这里几乎所有的慰安妇。

  通过朴永心和李连春的质证,还有从老宅里相继发掘出来的铁的罪证,还原、昭示了那段尘封已久的历史真相。

  在我们栏目组用摇臂拍摄董家老宅的时候,八月份的滇西,竟然飘起淅淅沥沥的小雪,这让记者寻访的脚步变得更加沉重。

  主持人: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注意到,最近,一些日本官员再次公开否认二战期间日本政府实施“慰安妇”制度的行为,还质疑受害人被强制带走的说法,而且受害人提出的所有赔偿诉讼请求,也被日本法院驳回,这引发了国际社会的谴责和声讨。

  对此,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认为,这是诋毁“慰安妇”制度受害人名誉,对她们构成的“二次伤害”,呼吁国际社会谴责日本一切否认历史的企图,要求日本政府就“慰安妇”问题展开独立、公正的调查,并向受害人公开道歉并给予赔偿。

《走遍中国》 20140902 老宅里铁的罪证 本期节目主要内容: 两座老宅,一段血泪。锁住的是院门,锁不住的是令人发指的丑恶。一位老人无意中发现的照片,揭开了一段不堪回首的往事,也让日军在滇西犯下的滔天罪行大白于天下。本期节目将以一组尘封了70多年的照片为线索,通过照片中人物之一朴永心的悲惨遭遇,深刻揭露日军慰安妇制度的罪恶。当地文管所还发现了一组新的物证,这些所谓的慰安勋章、妇联绶带等,将与老照片一起成为日军慰安妇制度无可辩驳的血泪铁证。(《走遍中国》 20140902 老宅里铁的罪证)
channelId 1 1 2 c57a7df745914866ba0f04ea31a5f9ae

留言评论

搜索更多 走遍中国 慰安妇 的新闻

860010-11160563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