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新闻客户端

央视新闻客户端点击或扫描下载

国内国际经济军事历史娱乐视频图片评论

我在现场:记者亲历真实的玉门鼠疫

中国新闻央视网 2014年07月31日 09:30 A-A+ 二维码
扫一扫 手机阅读

原标题:

7月17日下午,甘肃酒泉市政府办公室对外发布消息披露:“7月16日,甘肃省玉门市发现一例鼠疫病例致1人死亡,目前死者遗体已按有关规范进行妥善处理。当地排查出与患者密切接触过的151人,目前已全部隔离。为防止疫情扩散,玉门市老市区、赤金镇、赤金镇西湖村等地已经设为疫情隔离区,隔离区内人、车、物严禁流出。”

7月17日下午,甘肃酒泉市政府办公室对外发布消息披露:“7月16日,甘肃省玉门市发现一例鼠疫病例致1人死亡,目前死者遗体已按有关规范进行妥善处理。当地排查出与患者密切接触过的151人,目前已全部隔离。为防止疫情扩散,玉门市老市区、赤金镇、赤金镇西湖村等地已经设为疫情隔离区,隔离区内人、车、物严禁流出。”

  央视网特稿(记者王小英)整个上午,杨翠都很闲,没有人走进移动营业厅,原本熙熙攘攘的街道也不见人,只有全副武装走动的武警。这是2014年7月18日上午,甘肃玉门鼠疫疫情发生的第三天。

  杨翠是从同学QQ群中得知玉门鼠疫消息的,而距离她上班仅一公里之外的赤金镇卫生院,已经因为鼠疫实行了戒严。

  7月17日下午,甘肃酒泉市政府办公室对外发布消息披露:“7月16日,甘肃省玉门市发现一例鼠疫病例致1人死亡,目前死者遗体已按有关规范进行妥善处理。当地排查出与患者密切接触过的151人,目前已全部隔离。为防止疫情扩散,玉门市老市区、赤金镇、赤金镇西湖村等地已经设为疫情隔离区,隔离区内人、车、物严禁流出。”

  尽管当地老人都曾听说过鼠疫,但鼠疫发生的时候还是让杨翠等人有种“非典重现”的感觉。和杨翠一样,许多经历了这场“劫难”的人都感同身受。央视网记者记录下了他们的一张张面孔,由此还原真实的玉门鼠疫……

  从“非典重现”到“恐怖传言”

有当事人对记者透露,7月18日,玉门市街上除了全副武装的武警,空无一人。

有当事人对记者透露,7月18日,玉门市街上除了全副武装的武警,空无一人。

  7月18日,杨翠的QQ群弹出消息:“玉门发生鼠疫,1人死亡,151人被隔离。”看到这条消息时杨翠才明白为何当天早上营业厅会如此冷冷清清。“大家都开始传,说通过空气、呼吸就可以传播。”杨翠表示,这让她觉得有种“非典重现”的感觉。

  街上除了全副武装的武警,空无一人,整整一个早上,没有一个人走进营业厅,杨翠不知道该继续上班还是下班回家,没接到领导指示,她只能在营业厅闲坐着打发时间。

  网上消息的传播,多少让杨翠有点恐慌,毕竟她上班的地方距离赤金镇卫生院只有1公里左右,卫生院周围已经全部戒严,不让靠近。

  杨翠向央视网记者形容说,原本每天营业厅的营业额有1600-1700元左右,但在鼠疫发生后,刚开始几天基本没人,到二十几号之后情况才有所好转,每天大约只有500-600元。原本繁华的大街,超过七成的门店都已关门,只有个别卖早点的餐馆和营业厅开门营业。

  “从来没觉得街上人这么少,每天只有消毒车开过,早上、下午各消毒一遍。”杨翠说,7月18日下班之后杨翠便开始在家休息,一直未出门。

  根据当地论坛消息,玉门市赤金镇西湖村人王某某7月13日发现一只死旱獭,随即剁碎喂自家的狗,当晚出现发烧现象,15日病情突然加重,被送往玉门市老市区人民医院,16日凌晨死亡,经确诊为鼠疫感染死亡。

  但究竟此人是如何感染了鼠疫,为何感染了鼠疫,进入杨翠耳朵的已经有好几个版本了。有人说“旱獭并非被王某某剁碎喂狗了而是自己吃了”,更为恐怖的谣言是“患者途经的地方,空气中也有此病毒,久久不能散去”。

  这些消息的传播,让杨翠觉得气氛变得异常紧张。

  跟杨翠一样,在玉门老市区生活的夏玉富在7月17日晚听到鼠疫消息的时候也是异常恐慌。

  “我赶紧去买了消毒液。”夏玉富说,去的时候,消毒液都已经涨价了,原本2.8元一瓶的消毒液已经涨价为4块。夏玉富买了4瓶,对棋牌室、楼房等进行了彻底消毒。

  “棋牌室根本就没人了,大家都不敢出门了”,这让以棋牌室为主要收入的夏玉富在恐慌的同时,颇为郁闷。夏玉富说鼠疫发生后当地买不到任何新鲜蔬菜,家里的主食主要是浆水面。

  进不去出不来的老市区

记者调查发现,玉门当地部分居民有食用烤制鼠类的习惯。

记者调查发现,玉门当地部分居民有食用烤制鼠类的习惯。

  患者王某某在患病发烧后,从赤金镇西湖村前往赤金镇卫生院,随后又被送往玉门市第一人民医院老市区分院。为防止疫情扩散,玉门市老市区、赤金镇、赤金镇西湖村等地被设为疫情隔离区。

  甘肃省卫计委的专家表示,由于鼠疫的潜伏期一般为1-6天,个别较长,可达8—9天,因此上述地点的戒严时间确定为9天。

  紧张气氛下,杨翠、夏玉富等人都不敢出门,但恐慌气氛下也有人铤而走险。

  “不少人都偷偷开车前往玉门新市区或酒泉市区了。”杨翠说,小区没有地下车库,车都停放在楼下。7月19日晚楼下便少了不少车,听邻居说不少人因为害怕,偷偷开车前往玉门新市区或酒泉市区。

  这些人究竟是否逃离了赤金镇,尚难以定论。

  记者在玉门新市区汽车站看到,原本从早上8点到下午6点,每半个小时便有一趟班车从新市区开往老市区,鼠疫发生后班车已经停发。“路口都有警车把守,根本过不去”,玉门汽车站一名司机表示,甚至从新市区前往酒泉、嘉峪关的班车都不会在赤金镇附近停留。

  “现在很难进入老市区,就算进去了,要等到疫情结束后才能出城。”酒泉市政府外宣办主任张克勤对央视网记者如此表示。

  鼠疫发生后,老市区、赤金镇等疫区的各个路口均有武警把守,减少居民的流动,生活在老市区的胡玉霞告诉记者,出门不能走太远,否则会有人拦截。

  玉门新旧市区相距79公里,鼠疫发生的时候,远在70公里外的新市区居民生活一切照常,周末早上公园的广场舞依然在进行。从新市区前往老市区,途径赤金镇,过了赤金镇之后的近30公里路,除了零星村庄外再无人烟。

  曾在老市区生活了8年的出租车司机张文斌则直言,老市区就是在戈壁滩上建立起来的城市,周边30多公里全是戈壁,没有村庄,特别荒凉,2008年之后他又在老市区生活了三年,依然是跑出租车,但客源太少。

  “曾经最为繁华的老市区北平街,曾经人挤人,后来出门稀稀拉拉不见几个人。”张文斌如此描述,2011年举家搬迁至新市区,生意好了不少。“这次要不是鼠疫,估计很多人都将老市区快遗忘了。”张文斌说,鼠疫发生后,他特地给生活在老市区的朋友打电话问候。

  老人谈鼠疫色变

图为受损严重的玉门鼠疫监测站。

图为受损严重的玉门鼠疫监测站。

  关于鼠疫,当地人的认识几乎分为两派。一派如杨翠,从小生活在赤金镇,但从未听过或见过“喜马拉雅旱獭”,更别提知道鼠疫了。上网查看旱獭的图片后她一直无法理解:“既然可能会染病,为何还有人乐此不疲地去接触旱獭,甚至是吃呢?”

  另一派如62岁的潘进泰。他对鼠疫的态度和杨翠截然不同,在他20岁的时候相邻村子的村民有人吃旱獭染上鼠疫。在潘进泰的印象中,当时非常恐怖,为了阻止鼠疫蔓延,当时政府对死者的尸体进行了深度掩埋,并用水泥在上方进行了浇筑,以防万一。从此之后,鼠疫在他心目中,一直是一种非常可怕的疾病,几乎是谈鼠疫色变。

  酒泉市阿克塞县人周先生则对2010年阿克塞发生的鼠疫记忆犹新。据传有人抓了旱獭,剥皮时不小心将手腕弄伤,患上鼠疫,整个阿克塞县封城一个多月,正在酒泉出差的周先生,不得已到敦煌待了20多天才回家。

  记者翻阅资料发现,之前,甘肃酒泉阿克塞县阿克塞公路一位41岁维修工人因捕食旱獭感染腺鼠疫继发败血型鼠疫死亡,腺鼠疫不同于此次玉门的肺鼠疫。甘肃省卫计委的相关专家表示,不同型的鼠疫传播方式不同,只有跟肺鼠疫患者密切接触才有可能通过飞沫经呼吸道传染,其它型鼠疫不会通过呼吸道传播。

  甘肃是历史上鼠疫流行严重的省份之一。1977年,玉门市发生的一起人间鼠疫导致兰新铁路中断,直接损失上亿元。自1959年确定夏河县存在鼠疫自然疫源地后,全省又相继确定碌曲、肃北、阿克塞等10个鼠疫疫源地。近10年来,甘肃省动物间疫情十分活跃,局部地区动物间疫情常有暴发流行,人间疫情也时有发生。甘肃省鼠疫自然疫源地发生人感染鼠疫的情况,多数为患者捕猎或食用旱獭。

  生活逐渐开始恢复正常

图为玉门市街景。

图为玉门市街景。

  刚戒严的时候生活很不方便,菜市场的蔬菜早已经不新鲜了,情况在7月21日才逐渐好转,胡玉霞总算是能买到较为新鲜的蔬菜了,说话的口气也开始变得相对轻松了点。

  7月22日,夏玉富也在鼠疫发生后首次走出自家住房,前往老市区最为繁华的北平街打探情况。当天晚上,夏玉富的棋牌室继17日之后首次迎来打牌的人,总算是打破了老市区33区的宁静,也开始逐步消除夏玉富的恐慌和疑虑。

  杨翠也是在22日下午走出家门,3岁的儿子扁桃体发炎,伴有发烧,她不得已前往赤金镇卫生院,卫生院的戒严已比以前宽松了不少,前去看病的人也多了起来。但杨翠说,在街上碰到熟人,都是站在远处相互打招呼,还是不敢太靠近。

  酒泉市政府秘书长贾洁在此前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介绍,当地政府和卫生部门已经排查出151名与死者接触的人员,卫生部门已严格按照疫情监测标准对这些人员进行了身体检查和既往病史、接触史调查,并按照就地就近原则,分别在玉门市医院老市区分院、玉门油田职工医院、赤金镇卫生院设置隔离点,进行封闭式隔离观察。在各隔离区内,密切接触者集中隔离观察,生活饮食统一管理,疫情得到基本控制。

  甘肃省卫计委组织专家解答媒体关于鼠疫的疑问时表示,为防止引发鼠疫,有关部门规定严禁在鼠疫区猎捕、贩运旱獭,在鼠疫自然疫源地不偷猎、不食用旱獭是有效预防鼠疫的办法。

  7月23日,杨翠通过电话向记者表示,现在赤金镇街上能陆陆续续看到行人了,大家如果有事也会开始出门了,只是街上车辆依然比较少。当天晚上,杨翠再次给记者发来信息称:“路上的警戒都解除了,快要通车了。”

  7月24日,甘肃省卫生计生委发布消息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和《人间鼠疫疫区处理标准及原则》,酒泉玉门市人间鼠疫疫情隔离区处理已按标准全部完成,玉门市老市区、赤金镇、赤金镇西湖村、疫点牧场4个隔离区全部达到解除隔离条件,经甘肃省政府批准,玉门市政府决定于7月24日零时依法解除玉门市鼠疫疫区隔离封锁。

  甘肃省卫生计生委介绍,151名密切接触者隔离留验9天后,经临床检查诊断无相关症状,解除隔离。至此,疫区再未发生新增确诊和疑似鼠疫病例,达到解除隔离条件。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 央视新闻
  • 央视财经
  • 央视军事
  • 社会与法
  • 央视农业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307 Temporary Redirect

307 Temporary Redirect


nginx
新闻图集更多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