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 > 新闻频道 > CCTV-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40619 去培训 却赔命

发布时间:2014年06月19日 20:0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图片新闻
央视网评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首播:

CCTV-1

6月19日19:38

 

CCTV-新闻

6月19日19:38

重播:

CCTV-新闻

6月20日03:45

 

CCTV-新闻

6月20日05:45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这几天,一名19岁的少女,在一家网瘾戒除机构意外身亡的消息,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少女的死因,目前被怀疑与机构工作人员的暴力伤害有关。人们不禁要问:这究竟是什么机构?雇用的是些什么人?他们又用了什么方法,才会导致这样的结果?而家长,又为什么会把孩子送到这里呢?

  距离玲玲去世之后将近一个月,记者联系上了玲玲的室友婷婷。据她回忆,5月19日当天,玲玲之所以受到惩罚,是因为早上上厕所时没有征得老师的同意。

  按照郑州搏强学校的规定,每天早晨6点到6点半是学生们叠被子的时间,这期间不能擅自离开寝室,就连上厕所也要征得老师的同意。因为拒绝蹲起,到了晚上,玲玲被安排更加严酷的加训。

  郑州市公安局十八里河分局治安三中队民警张勋告诉记者:“死者在加训的时候,几名学生在宿舍窗口看见,几名老师对死者和另外一名学生进行加罚训练,做这个前倒、后倒,导致这种情况的。前倒就是身体往前扑,后倒就是身体笔直的往后倒。”

  婷婷说,当时因为玲玲不愿意做后倒训练,现场的学校老师还亲自上阵,强迫玲玲做后倒训练。两个小时后,玲玲就出现吐血、昏迷等症状。

  如今,出事的郑州搏强学校已被关闭,学生们都已经回了家。在紧闭的大门一旁,牌子上写着最佳少年问题矫正学校的字样。那么,这个曾经号称拯救了无数网瘾少年,被誉为明星学校的地方,为何会出现这样的事情呢?郑州搏强学校到底是一所怎样的网瘾戒除学校呢?

  婷婷告诉记者,除了残酷的训练之外,搏强学校对学生的生活、学习都出台了苛刻的规定,比如上厕所要报告,每天的日记也要定期接受检查。

  搏强学校有明确的规定,进校之后的前两个月,孩子不能与家人见面,也不能通电话,更不用说跟外界的其他人有任何接触。对孩子们来说,这里俨然成了一个监狱,他们没有自由,没有自己的隐私。而一旦违反学校的相关规定,就要受到教官严厉的惩罚。

  婷婷表示,老师们几乎每天都体罚身边的同学,体罚一次都有固定的数,比如说500个摔前倒,100个摔前倒,200摔前倒都有,如果逃跑,会罚1000个前倒。她最害怕摔前倒,因为摔完之后小臂、膝盖全都肿了。

  在婷婷的描述中,这里跟戒除网瘾很难扯上任何关系,更像是一个被围墙封闭起来的世界,无端的甚至是残酷的体罚每天都在发生。在玲玲死去两天之后,5月21日,婷婷被父亲接回了家。然而,近一个月过去了,她还是一直活在过去的阴影之中。她说一到晚上就害怕,都是郭玲玲被摔以后的样子。现在睡觉躺的特别挨边,不敢闭眼睛,半睁着眼。

  本来是来戒除网瘾的,却死在了被网友称为地狱学堂的学校里,而这并非个案。早在2009年8月,广西南宁少年邓森山,在参加“戒断网瘾”的训练营时被殴打致死;2010年,一名乌鲁木齐17岁少女因逃避戒网瘾,试图逃跑,坠楼身亡。通过限制人生自由,打骂、吃药甚至电击等手段,来矫治青少年的网瘾,这样的新闻这些年时常见诸报端。

  在对郑州搏强学校的调查之中,记者发现,这所学校成立于2007年,学校的教师主要由心理辅导老师、训练教官和文化课老师三部分构成。据学校负责人王淇介绍,招聘时从事心理辅导岗位的老师只要有心理咨询师资格即可,从事军事训练的教官则只需要退伍证。这些人全都没有教师资格,就连从事文化课教学的老师,有三成也没有教师资格。然而,一所没有合格师资,违规办学的学校,从2007年开办至今,却经营了7年。

  从郑州搏强学校的《民办学校办学许可证》上,记者看到,从2010年到2013年,这所学校连续四年通过了郑州市管城回族区教体局的年检。郑州市管城回族区教体局副局长刘喜红承认监管有漏洞。

  早在2009年,原卫生部发布的《未成年人健康上网指导征求意见稿》中,就曾明确否定了“网络成瘾”这一说法,并严格禁止限制人身自由的干预方法,严禁体罚。而教育部门更是严厉禁止体罚学生。

  为何通过限制人身自由,体罚学生的所谓网瘾戒除学校,培训中心,直到今天,还在继续运营?以郑州博强学校为例,记者算了如下一笔账:

  博强学校规定,学生学制一般6个月,每月学费5500元,每个学生在校期间,会开一次家长会,每次收费2000元,也就是说,在6个月里,学校从一个学生的身上可以拿到35000元的费用。这跟普通学校相比,简直就是天价。而博强学校的在校学生,常年维持在100人左右。在网瘾治疗的幌子之下,对暴利的追逐,也许才是悲剧一次又一次发生的原因。

  以强化训练之名、行暴力侵犯之实,甚至导致人身伤亡的案例,其实并非首次发生。这样的问题,媒体报道过、社会谴责过,政府治理过,可它还是会出现,这令人痛心、更引人深思。机构的违规、违法还只是表相,更深刻的问题在于:为什么孩子和家长的冲突会如此尖锐,为什么家庭和社会没有化解矛盾的更好方法,以至让不法机构有机可乘?立和谐之本、畅沟通之道——这更值得教育工作者和社会工作者认真思考。

《焦点访谈》 20140619 去培训 却赔命
channelId 1 1 2 54edf9d99da149bcb81903983525bc93
860010-1102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