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新闻频道 > CCTV-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31020 如此买卖谁来管?

发布时间:2013年10月20日 19:5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新闻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图片新闻
央视网评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首播:

CCTV-1

10月20日19:38

 

CCTV-新闻

10月20日19:38

重播:

CCTV-新闻

10月21日03:45

 

CCTV-新闻

10月21日05:45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谈到宠物,一般人想到的都是猫狗这些常见的动物。可最近,记者在广州市的一家花鸟市场调查时发现,在这里被当作宠物公开销售的,居然有一些是受国家保护的野生动物。

  眼前这只通体翠绿的动物叫绿鬣蜥,原产地是美洲,在《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中被列为附录二物种。1993年,国家林业局发出《关于核准部分濒危野生动物为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的通知》,决定将《公约》附录一和附录二所列非原产我国的所有野生动物,分别核准为国家一级和国家二级保护野生动物,并依照我国现行法律法规实施管理。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二十二条明确规定:禁止出售、收购国家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可在广州越和花鸟鱼艺市场,买卖各种重点保护野生动物似乎是件很平常的事。

  一个摊位的老板介绍,他卖的是高冠变色龙和七彩变色龙。这两种变色龙是《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中附录二的物种,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

  在一处不大的摊位前,聚集了不少买家,他们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一个玻璃缸里。玻璃缸的一角,老板贴出的告示很显眼——“请勿拍照 拍照收费”。一位买家告诉记者,这是马达加斯加的辐射龟,最小的就要5000多元。

  这种辐射陆龟,原产自马达加斯加岛之上,名列《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一当中,属于全球最珍惜的陆龟之一,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而其他种类的陆龟,比如苏卡达、红腿、印度星龟等,均是国家二级保护动物,在这个市场里也随处可见。商贩坦言,由于需求大,陆龟的销量一直很好。

  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在这个市场里其实一直都有管理人员在不停地巡视。可是,市场管理处工作人员李先生说:“你要说有卖(保护动物),我还确实还不太清楚。”这样的回答可真是让记者没有想到。记者只在市场上调查了几天就发现了不少问题,可为何这里的管理人员却能视而不见呢?

  李先生表示,他们不专业,就是能看到一些东西也不认识。真的不认识吗?市场里,摆摊商贩的身后就张贴着严禁售卖野生动物的宣传画。哪些动物不能卖,宣传画上一清二楚。

  市场管理处管不了,那谁能管呢?工商部门是管理国内流通领域的专业部门,于是,记者拨通了广州市工商局的热线举报电话12315,反映在越和市场上发现的问题,12315工作人员建议拨打公安部门森林分局电话去反映情况。

  我国《野生动物保护法》第三十五条规定:违反本法规定,出售、收购、运输、携带国家或者地方重点保护野生动物或者其产品的,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没收实物和违法所得,可以并处罚款。这里面非常清楚地规定了工商行政管理部门的职责。工商部门不仅能管,而且也应该管。

  市场管理处管不了,明明担负有管理职能的工商部门又不管,记者找到了广州市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办公室。

  广州市野生动植物保护管理办公室副主任李仁养告诉记者:“平时我们有日常(巡查),保护管理办公室和森林公安分别巡查,有时还联合执法巡查。”

  野生动植物管理办公室有行政管理权,森林公安有刑事执法权,这两个部门联合执法,力度应该相当大。那他们日常巡查的效果怎么样呢?李仁养表示,9月份没有立案,可能没发现,因为有的时候不同时段来,他不一定摆出来。

  非专业的市场管理人员说发现不了,专业的野生动物保护部门的工作人员也说发现不了,记者都能发现的那些问题真的很难发现吗?于是,记者请保护办的李主任一起到越和市场里转转。这一回,一到市场,李主任就发现了问题。

  看来,在这个市场发现问题并不难。一看见真有人来检查了,刚刚还在正常做着生意的商贩们立马忙乱起来。卖蜥蜴的店迅速地关门歇业,而一个女老板,用两个塑料箱装上几十只陆龟,赶紧藏了起来。

  面对市场里的各种忙乱,保护办的工作人员并不着急。他们只是这样默默地看着,并没有采取任何措施,甚至连取证的工作都没有做。

  对此,李仁养说:“因为等一下我们森林公安要来人,这涉及到一些国家附录类的,我们处理不了。”

  又等了大约半个小时,广州市森林公安分局的民警终于来到了市场。可这时候,刚才还热火朝天的市场已经变得冷冷清清,商贩们大都已经离开,只剩下了一排排空荡荡的塑料箱。

  广州市森林公安分局刑警大队许镇育说:“流动性大,你看到的这种今天是收了明天谁来(摆摊)也不知道。这可能你要找找市场管理处,看看它怎么固定规范这种市场的档口问题。”

  市场管理处说自己不专业,工商部门说自己管不了,专业的野生动植物保护办公室说自己没有执法权,有执法权的森林公安最终又把皮球踢回给了市场管理处。这一大圈绕下来,似乎各方都能找到不作为的理由,但问题最终却没有得到解决。第二天,记者再次来到这个花地湾市场,市场又恢复了往日的繁荣,各种野生陆龟、蜥蜴、鹦鹉又都摆了出来,生意依然红火。

  在市场上把“珍稀保护动物”当“宠物”公开买卖,管理者有责任。如果有关职能部门只有收费时盯得紧,但在管理上却睁一眼闭一眼,违法行为自然猖獗。同时,买卖者也有责任,法律明确规定,买卖珍惜保护动物是违法行为,明知故犯,当然要负责;而且,如此冒险犯禁,还会带来健康和安全的严重隐患。这实在是没有半点好处,只有巨大代价。

《焦点访谈》 20131020 如此买卖谁来管?
channelId 1 1 2 aaebfc7a5e974ac9bb2037ce24ae2a07
860010-1102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