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新闻频道 > CCTV-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 20130716 揭开葛兰素史克的“黑底”

发布时间:2013年07月16日 20:0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央视网评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央视影音

关闭

首播:

CCTV-1

7月16日19:38

 

CCTV-新闻

7月16日19:38

重播:

CCTV-新闻

7月17日03:45

 

CCTV-新闻

7月17日05:45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这两天,国内外很多人都在关注一桩大案:跨国药企葛兰素史克涉嫌商业贿赂案。人们熟悉的新康泰克、芬必得、百多邦等药品都出自这家公司。这桩大案能浮出水面,最初的线索来自一家名不见经传的小旅行社。葛兰素史克的多名高管通过这家旅行社大肆套现,套出来的钱一部分据为已有,另一部分则用来行贿。来看看他们是怎么运作的。

  今年年初,公安部门发现上海的几家旅行社有些不正常,尤其是一家叫做临江旅行社的公司,基本上不做接待普通游客的业务,每年的营业额却从当初的几百万元短短几年间剧增到数亿元。于是,湖南长沙公安局对其展开了调查。调查后发现,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旅行社居然和大名鼎鼎的外资制药企业葛兰素史克有着非同一般的联系。

  葛兰素史克(中国)投资有限公司企业运营总经理梁宏告诉记者,公司里报不了账的一些花费,包括跟一些政府部门打交道需要的花费,都通过临江旅行社拿出来。

  现在,梁宏和公司的另外三名高管已经被警方以涉嫌商业贿赂和涉税犯罪采取刑事强制措施。在公司,梁宏主要负责公司的市场推广。根据公安部门初步调查的结果,梁宏及其公司员工为了打开中国市场,不惜花重金向个别政府部门官员、少数医药行业协会和基金会、医院、医生等大肆行贿。

  办案民警表示,葛兰素史克公司是一家外企,如果员工要进行商业贿赂等非法活动,在中国会受到严厉打击,其母公司在所在国也会受到严厉处罚。为了规避中外法律上的风险,它就用通过旅行社的方式套现。2009年,梁宏经人介绍认识了上海临江旅行社老板翁剑雍,翁剑雍急于拓展旅行社的业务,梁宏又急于把资金套现,两人一拍即合。

  翁剑雍交代,他的旅行社为梁宏安排行贿的现金,单笔金额从四、五万元到五十万元之间不等。通过虚增会议规模、假报会议活动来套取现金、逃避监管,已成为外资医药公司的普遍做法。

  首先,高管通过旅行社虚增会议规模或者虚报会议的方式来套取现金。比如某个会议原本只组织了30个人,报账时旅行社按药企的意思,虚增20人,按50个人开具发票报账。这虚增20人套取的现金,一部分被高管非法侵占,据为己有,一部分留在旅行社账上,成为葛兰素史克用来行贿的"备用金"。有了这笔现钱,药企的销售人员再采取直接行贿或赞助项目等形式,向个别政府官员和医院、医生等大肆行贿。比如向医生提供演讲费、现金回扣、豪华晚宴和费用全包的旅游机会,以换取医生开具葛兰素史克的药品。

  调查中发现,一方面,葛兰素史克公司的高管通过旅行社套现向一些部门行贿,另一方面,他们又通过拿回扣等方式受贿,甚至长期接受旅行社的性贿赂。

  临江旅行社只是葛兰素史克(中国)公司众多合作旅行社中的一家。现在查出来的这些钱可能只是这起大案的冰山一角。警方初步调查发现,葛兰素史克在中国商业贿赂犯罪的时间之长,涉及领域、地域之广,涉及人员之多,涉及金额之大,犯罪情节之恶劣,实属少见。对于这样的犯罪行为,我们国家的法律是怎么规定的?一旦查实,涉案人员又会受到什么惩罚呢?

  根据我国1996年颁发的《关于禁止商业贿赂行为的暂行规定》,行贿者根据情节会受到一万元以上二十万元以下的罚款,并没收违法所得,构成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相关专家表示,实际上我国在执行中是重罚受贿,而在行贿方面采取了宽大为怀的策略,这一定程度上纵容很多人去行贿。应该对行贿方和受贿方都进行严惩,才能同时打击商业贿赂犯罪的供给和需求两个方面。

  葛兰素史克股份有限公司,由葛兰素威康和史克必成两家公司于2000年底联合成立,是全球最大的以研发为基础的制药、生物以及卫生保健公司之一。这家公司自成立以来各种丑闻不断频发。

  2004年,意大利警方查出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曾向意大利4700多名医生和药剂师行贿,为该公司新上市的药品或特效药开具处方;2006年和2007年,该公司又因虚假广告和违反公平竞争法在新西兰接连被罚;2012年,美国司法部对英国葛兰素史克公司提出违规营销处方药等指控,第二年,因为涉嫌滥用市场支配地位,英国公平贸易办公室在葛兰素史克内部展开调查。

  除了葛兰素史克,全球范围内因为商业贿赂而遭到重罚的医药公司不在少数。2012年12月,全球制药巨头礼来被美国证交会指控,通过提供不当支付方式贿赂外国政府官员,以获得在俄罗斯、巴西、中国和波兰的业务,最终礼来同意支付追缴款等近3000万美元,以了结上述指控;2012年8月,美国证交会称,辉瑞制药在包括中国在内的8个国家,向当地官员以及医生和医护人员等国有单位公职人员行贿,最终,辉瑞缴纳了包括罚金在内的6000万美元。

  医药公司通过会议套现出的巨额资金,实际上都出自老百姓的腰包,这些行贿资金无形中抬高了药品的价格,梁宏表示,这个运营成本大概要占到药价的百分之二、三十。

  梁宏给记者算了一笔账,不算研发成本的话,其公司生产的贺普丁出厂价是140元,即使按20%的会议费用和20%的利润率来计算,它实际上药品的成本也要低于140元的60%,也就是成本低于84元,而这还不计其它某些非必要费用。

  专家表示,这个案件浮出水面,和我国这些年长期不懈地反商业贿赂是息息相关的。中国不是跨国公司行贿的温床,他们应该尽快规范自己的行为。

  现在,案件的侦办还在继续。除了临江旅行社,该案涉及的其他几家旅行社是谁?既然是商业贿赂,就存在行贿和受贿双方,现在行贿方已经大白于天下,那么受贿方究竟是谁?除了葛兰素史克,还没有其他公司也在做类似的勾当?这些问题,人们关注,也期待答案。商业贿赂,破坏公平竞争、滋生贪污腐败。医疗卫生行业更是治理商业贿赂的重点领域。人们希望,能以这一案件为开端,为这一领域把把脉,查出病灶,抓住病根,让中国法律好好开出一剂治病良方。

《焦点访谈》 20130716 揭开葛兰素史克的“黑底”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焦点访谈
  • 揭开
  • 葛兰素史克
  • 黑底
  • channelId 1 1 2 5620056586cb47e997f0003cb75af8c3

    留言评论

    860010-1102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