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新闻频道 > CCTV-新闻1+1

《新闻1+1》 20130520 超标大米:不仅仅是说说的事

发布时间:2013年05月20日 22:5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央视网评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央视影音

关闭

  央视网消息:您好观众朋友,欢迎收看正直播的《新闻1+1》。广州进行食品抽检,其中大米抽检的不合格率最高,居然超过了40%,其中当然最主要的问题是重金属隔超标。这件事一发生之后,几乎所有媒体关注的焦点都放在了信息公开的时候话居然只说了一半,相当多大家关注的信息你都没有提供,比如说这批大米到底有什么危害、哪来的、都是什么品牌等等等等,于是像挤牙膏一样这种信息不断地向外出。但是这个问题相当得重要,因为涉及到政府信息公开,可是正是因为这个重要的问题,也掩盖了另一个更加重要的问题。如果说大米的这种重金属镉超标是由于土地重金属污染所导致的,类似这样的情况在中国还有多少,整个中国的土地是不是现在正在严重地疲劳地种植所有的农作物,我们是不是都会成为这方面的受害者?今天这两点我们都来关注。

  总体合格率92.92%,这是5月16日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公布的,广州一季度餐饮环节,食品及相关产品检测结果,如果单从总体合格率来看,这个数字应该不会引发大家太多的注意,但是当有媒体注意到大米及米制品的检测结果并进行报道后,偏偏离不开大米的广州市民能坐得住吗?

  米及米制品抽检的十八个批次中有八个批次不合格,合格率仅为15.56%。不合格的原因是重金属镉含量超标。米及米制品镉超标,44.4%的不合格比例,引发的是民众对餐桌大米安全的担忧。镉超标大米从何而来,由谁生产?如何流进了广州?面对市民及媒体的关注疑问,5月16日,广州市食药监局负责人却表示说,他们暂不便公布具体名单。17日下午有媒体记者再次打通电话,了解事情进展,却得到了这样的答案。

  陈科长 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办公室:

  我们局可能会处理这个事情,我们稍微可能会有一个新闻通稿,其他我现在也不清楚具体情况。

  记者:估计什么时候能出来?

  陈科长:没那么快,因为还有一些数据还在统计,有些执法人员还在现场检查。

  记者:但是结果不都已经通报了吗?

  陈科长:是啊,因为我们有一些后续处理。

  记者:那能不能先告诉我们,这个不合格的是哪些东西?

  陈科长:我也不清楚,我也要等相关部门给我稿子。

  记者:不合格的产品的名字不方便透露,这个表态是咱们这边做出的吗?

  陈科长:它不是不方便透露,不方便透露这句话,估计当时媒体也有一些误解了,我们到时候会具体解释在新闻通稿里面,因为它原来按照食品安全信息公开管理办法,是有分级公布的。就是说有一些信息公布不在我们这一级,所以我们还得请示上级部门,由上级部门公布这样子。

  记者:您说是公布哪些产品不合格,这个权力不在咱们这一级是吧?

  陈科长:具体还是新闻通稿才能够讲得清楚。

  既然是广州市食药监局对产品进行了检测,但信息的公布却要请示上级部门,这让广州市出现的镉超标大米,成为了一个没有来源和去向的谜,而这样的舆论也激起了舆论和市民的反应,让相关部门开口怎么就这么难?

  刘先生 市民:我觉得应该公布,不然他报出来也没什么作用,要让我们知道哪些米是超标的,哪些米是不超标的,这样我们才知道去买哪些品牌,就放心去买。

  市民:毕竟是吃进肚子的食物,这都不公布,我们有知情权。

  市民不断质疑,舆论持续关注,5月17日晚上11点,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管局,对外公布了4家抽检到镉超标大米的餐饮单位。

  广州市太洋海鲜酒家有限公司,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南国商学院食堂,广州市海珠区燕南飞美食店,仲恺农业工程学院第一食堂排粉镉。

  然而这样的信息仍然不能让公众满意,为何仍旧没有公布不合格米及米制品的品牌及生产厂家?几乎所有人都在问这样的问题。在信息通报中,记者注意到这样一段信息,“镉含量抽检是我局在部分餐饮单位进行的针对性抽检,抽样量较少,抽样范围较窄,只代表局部个别的餐饮单位,米和米制品抽检情况,不代表广州市整体情况。

  但是在大家的不断追问下,5月18日,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管局最终公布了镉超标的8批次米及米制品生产厂家品牌标志。

  主持人:中国人认为民以食为天,这是天大的事,但是食品安全也的确是现在按了葫芦起了瓢。不过问题有的时候是这样,如果羊肉造假,我还可以选择牛肉,禽流感了我可以去吃其它的一些,奶粉有问题还可以买洋奶粉,但是对于作为主食的大米如果出现了问题,你想躲,尤其在南方躲起来就有点费劲了,尤其这个不合格的比例非常高。我们来看这一次广东抽检的时候涉及到很多的食品,但是其中不合格率最高的偏偏就是米和米制品。我们看抽检的批次一共抽检了18批次,合格的只有10,不合格的批次8,不合格的项目就是镉超标,然后它的合格率仅仅有55.56%,也就是说40%多是不合格的。那这个时候大家当然就会立即产生恐慌了,奶粉当时说99%都是合格的,大家都不乐意,为什么呢,我哪知道那1%是哪儿?你也没告诉我,我只要买中了1%,我等于100%的倒霉率,因此信息不是这样的公开法,更何况涉及到40%多的时候,我们更不知道,只能把100%的大米都先当成有问题的大米,我才能躲得开,因此知道更加详尽的信息大家才能够觉得有安全感。

  有的时候话说到一半不说了,反而容易让大家产生更大的恐慌,另外,接下来民众还会去想是不是官商结合呢?对政府的形象其实是更糟糕的打击,怀疑你是替很多的企业,在为他们进行阻拦。

  说到这儿的时候,我们看整个挤牙膏这样的一个过程。5月16日公布了这个不合格、合格抽检的结果,17日的时候请注意,广东外语外贸大学大三学生陈晓岸向广州市寄出公开的申请函,要求你得给我公布。其实不仅仅是他了,这个时候整个媒体包括全国的都有这样的一种冲动。当天晚上的时候,广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通报了四家抽检到镉超标的餐饮单位,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是,在这四家里头包含着广东外语外贸大学。那看到这样的一个联想的时候,我就在想,会不会是这名大三的学生已经知道是到本校进行了抽查,他怀疑这种危险就在自己的身边?否则怎么会这么巧。到18日的时候大家依然是不满意,因此在官方网站上又公布了涉嫌镉超标的八批次米的生产厂家和品牌的表识。但是到这儿就结束了吗?没有啊,我们还有很多很多的疑问其实都没有给予我们解答呢,比如这批米到底量有多大,这个持续的时间影响有多长,而且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它的产地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状况,将来能够隔绝吗?这种问号就越来越多。接下来我们就要往源头上再去找一找了。

  今年2月27日,《南方日报》以”湖南问题大米流向广东餐桌“为题,曾经报道过湖南镉超标大米进入广东市场的消息。报道称,2009年深圳市粮食集团有限公司从湖南采购上万吨大米,经检验该批大米质量不合格,重金属镉含量超标,并称在检测出镉超标之后,深粮集团并未将问题大米退回湖南,反而售向了市场,这显然是一个重磅消息。

  就在媒体报道当天,深粮集团迅速召开新闻发布会。

  王慧敏 深粮集团党委副书记:我们第一时间封存了这批粮食,进行检测,不合标的粮食全部退货,对方也退款。到了最后截止到2010年的4月份,这一批不合格的粮食全部由对方提走,可以说这批不合格的粮食没有一粒从粮食集团流向市场。

  随后深粮集团提供了部分的证据,证明从2009年到2010年之间,这批大米被多次退货出库,一直到2010年4月,不合格的大米由湖南方全部提走。报道的第二天,2月28日,广东省政府也要求严查进入广东境内的镉超标大米。但是舆论却注意到,问题大米的源头湖南的厂家却一直未曾露面,而它们的神秘也客观上让湖南大米成了”问题大米“的代名词。

  刘先生 深圳海吉国际农产物流园米商:现在没有人湖南米。

  记者:顾客没有人来买吗?

  许先生 深圳福田农批市场大米经营商:现在没有人问那种米。

  自镉超标事件以来,湖南大米在广东市场受到严重冲击,市民不买了,市场不进货了,而湖南的粮食加工和加工流通企业则开始出现大米滞销。

  童晓华 常德市金穗优质米业有限公司董事长:

  外面销出的米大部分返回,再后面的订单几乎没有。即使有一部分也是少部分,销量走很慢。

  跟去年同期相比下降多少?

  童晓华:我们下降了70%左右。

  大米销售不出去,价格一路下跌,米商不敢跟农民签来年的订单,许多种水稻的农民也只能眼看着几十吨的稻谷就这样堆积在仓库里。湖南省农业资源与环境保护站站长尹丽辉告诉记者,湖南大米镉超标的情况确实存在,但是镉超标大米应该还是占少数,至于镉超标的原因,他认为还是和产地、重金属污染有着直接的关系。

  尹丽辉 湖南省农业资源与环境保护站站长:因为湖南本身是鱼米之乡,也是农业大省,另外一个我们也是有色金属之乡,这两个东西合并在一起,就构成了,也形成了我们湖南农业产地的背景。特别是有色金属的开发带来了污染,特别是湘江流域这一带,这也是一个现实。

  今天,发生在广州的镉大米事件再次将人们的视线引向湖南,这又将给整个湖南市场带来怎样的打击,问题又该如何解决?听听三个月前上次事件中购销公司负责人的表态,我们能感受到的是,问题的解决并不容易。

  蔡达明 湖南佳佳粮食购销有限公司总经理:像我生产单位解决不了,加工单位也解决不了,这个事情发生这么久,没有单位出面,包括粮食局、技术监督局、农业局,这些单位必须出面究竟这个问题怎么解决。

  主持人:类似这样的事情,政府的相关信息公布的越精确、越快速,其实它产生的副作用就越小,但是如果政府的信息公开越模糊,消费者的反抗力度就越大,然后误伤的目标就越多。举例说,如果非常快速地就公布了湖南哪个地区的大米镉超标,大家不买这个地区的大米就好了,可是现在变成了大家不买湖南的大米,甚至更扩大一种范围,这其实是由政府的相关信息的公布不够精确、不够快速所导致的副作用。其实现在我还有一种更大的担心,这种更大的担心是什么呢?这次广州市抽检的相关的产品是公布了一半的信息,没想到引起了大家巨大的反弹,像挤牙膏一样,倒逼着它一步又一步地向大家公布信息,因此由于不主动,变成了非常非常被动。但是它有两个走向,第一个是用更透明、更公开、更快速去满足大家这样的一种期待,还有一种是他们走向相反,我以后不说了,连前半句我都不说了,这样的话大家不就会神不知鬼不觉吗?但是请注意这是犯罪,因为这涉及到食品安全,但是即便你说这是犯罪,但是谁能打消这样的怀疑,因为有什么样的制度和相关的政策去保证他们必须去说,而且说得很透明呢?因此把我巨大的担心放在这儿,我非常不希望广州这次大米超标的事件,会提醒有些部门将来走向另一个反面,但是我再次说,那个反面可是犯罪啊。

  好了,接下来其实说到这儿的时候,我们还是有很多的信息不知道,镉大米的具体数量有多少,超标大米的具体流向在哪儿,除了广州已经公布的厂家之外还有哪些生产企业,种植这些大米的土地的污染状况是什么。尤其是这里又涉及到了,比如说《中华人民共和国食品安全法》,都不要说是”准确、及时、客观“的规定了,我们来看”应当同时对有关食品可能产生的危害进行解释和说明“,这个必须有啊,今天我们的节目得把这一个空白赶紧去补一下。我们要连线的是长期研究农产品镉污染的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营养工程学院的副教授朱毅,朱教授你好。

  朱毅:你好。

  主持人:其实现在当下的人们即便在远方,我最关心的核心的问题就是,好了,这批大米镉是超标的,按它这次超标的额度,是不是一定会对我们的身体产生危害?这种危害是短期还是长期的?我们应该怎么去面对?

  朱毅 中国农业大学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副教授:

  镉中毒它是慢性的,潜伏期最短是2到8年,一般是15到20年。但是就这一次检测出来的指标可以看到,最高的是0.4毫克每千克,和大米镉限量的国际标准持平。这一次的事件上,我们在镉的,我们国家大米镉的标准是0.2毫克每千克。

  主持人:我插一句话,我们是高于国际标准的是吧?

  朱毅:对,高了一倍,这些米,最严重的米都可以出口,但是不能内销。因此从风险评估的角度来讲,目前公众是不必过于惊慌的,城市居民只要保持这个身体营养状态良好,戒烟、远离二手烟,注意食物多样化,经常变换不同品牌、不同产地的米和米制品,什么都吃一点,什么都少吃一点,身体是可以从容面对可能的镉暴露的风险的。

  主持人:但是它毕竟超过了国家标准,是否存在着长期强潜在的危险呢?

  朱毅:这肯定是的,但是标准只是一个执法依据,就是会对我们的身体直接地造成比如说慢性镉污染导致的这个危害,它最主要的是肾脏,主要危害导致肾系统功能障碍、肾损伤、致畸致癌发挥类似雌激素的这种环境内分泌的干扰作用,这个还需要更大的量和更长的时间。

  主持人:但是有这一点,我得再次重复一下,因为消费者和观众可能在期待着。刚才朱教授提醒大家,以这次检测出来的产品它的超标量其实和国际的标准是符合的,不会立即对人的身体产生特别大的这种危害,但是这种事情不能纵容,如果时间长了,或者说慢慢超标更多了,会对人产生更长的影响。

  朱毅:对,是这样的,因为大米是我们国家的绝对主食。

  主持人:好,朱教授在这儿还要问您一个问题,其实这就涉及到了土地,可能是它的重金属污染的导致最后在这样的受污染的土地上长出来的农作物,它已经开始有了超标的空间。当地很多的地方,据您的了解是怎么样看待有污染的土地继续种地的?

  朱毅:我也经常到基层去调研,我就会发现就是当地政府官员很难把握发展和环保之间的平衡,维稳和环保之间的平衡,总是存有侥幸之心,实际他们对土地的污染情况是心知肚明的,但是农民不一定知道得很确切,但具体的数值可能是把握的。这些地方官员觉得只要是不出事就好,还有包括对农民的科学技术的这种指导和支持,这也是做得不够的,这也是希望他们下一步能够继续去做的,用更积极的态度去面对这个事情,来解决这个问题。

  主持人:不能真知道、但是假装捂着耳朵不知道。好了,接下来我们继续关注这个话题。

  信息的及时公开是否能够有利于问题的解决,而不是仅仅引发恐慌。事实上今年2月深粮集团出现的镉大米事件有媒体还在质疑,当初的上万吨大米是否真的没有流入普通市场?目前还没有一个部门公布调查结果。事实上这样不清不楚的结果,是让广州市内的粮油批发商对湖南大米的集体拒绝。

  粮油批发商:我们做江西和本地的米为主,顾客也会看米的产地,有人会说湖南的米有毒,一般就不会要的。

  同样是在今年,广州金斯奇公司生产的排粉也被验出镉含量超标,工厂一度宣布停工整顿。但是有批发商反映,在上个月依然有金斯奇公司的销售人员向他们推销排粉,最后都被批发商纷纷婉拒。

  粮油批发商:她的意思是放20箱,就送我几箱,帮她推销卖,我们都不想做,我做了十几二十年了,从来都是做大厂家的,小厂家都很少做。前两个月这里也查过湖南大米,一般不合格的产品,我们都不敢去做。

  来自湖南省政协的一份议案显示,”近年来湖南省出口外销农产品因有毒有害物质超标被拒的次数逐渐增多,“但是目前为止湖南方面对此也没有进行公开解释。一粒小小的米却让众多部门集体失声,而当我们把视线拉开一些就可以发现,不管什么原因,每一次涉及到公众食品安全的事件,总能引发最热烈的关注。

  主持人:在这儿我还要提出一个更加更加严峻的问题,非常巧,昨天上午我跟很多人恰好说了这样的一句话,我说中国的土地比农民工还要累,因为一年好几季种地,而且现在的化肥的使用量就越来越大,这里含的有毒的物质非常高,不像很多年前,我们一直千百年来使用的是有机肥料,因此土地的毒性越来越增长,再加上这种污染所导致的重金属等等一些因素,我们都会成为未来潜在的中毒者。针对这个问题,接着当然要连线的是朱教授。朱教授,您怎么看待我说的这个问题,中国的土地已经超负荷地运行,有毒的物质越来越增加,我们是不是都会成为潜在的中毒者,怎么办?

  朱毅:目前是有这样的一个问题,似乎我们在用明天的粮食来填饱今天的肚子。土地得不到合理的休耕,它的肥力和土壤的品质下降,以及恶性循环的农业污染加剧,现在就是高含量镉的磷肥的施用,这个也是土壤镉超标的一个重要的来源,其它的就是工业废水了。所以最后这样的结果就是涸泽而渔,让土地承受它不可承受之重。目前休耕可能是难以做到的,但是轮流种不同的庄稼来保持肥力还是可以推行的,环境污染严重的地区要拿出敢于休耕的这样的魄力和智慧,来彻底解决当下的污染问题。

  主持人:您所在调研的时候了解的情况,可能比我们字面上谈到的有的地方要更严峻吧?

  朱毅:应该是这样的,但是大家我看到的土地的情况严峻,但是我们人群的这个承受力,健康状态比我们想象的要好很多,也就是说目前为止没有发生这种群体性的这样的重金属中毒的食品安全事件。

  主持人:看样子中国人经过长期的摔打和磨炼,我们的底子和抗病毒能力是越来越强了,但愿不是因为这个去面对不断恶化的环境。好了,非常感谢朱教授给我们带来的解读。其实这个问题今天抛出来,这是一个巨大的问题,在欧洲以及在美国,很多的土地都要强行休耕,而且不许一年种二季或者三季。中国如何不把更多的土地拿去盖房子,最后在有限的土地里变得越来越有毒,希望今天中国开始重视这个问题。

《新闻1+1》 20130520 超标大米:不仅仅是说说的事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新闻1+1
  • 超标大米
  • 20130520
  • channelId 1 1 2 fdbda105c5a844bf940a6c782f9580e9

    留言评论

    860010-1102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