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新闻频道 > 国际新闻

奥朗德:我相信中国政府有能力对财富进行再分配

发布时间:2013年04月28日 13: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4月25日,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邀请,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抵达北京,开始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 新华社记者 王晔 摄

  4月25日,应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邀请,法国总统弗朗索瓦·奥朗德抵达北京,开始对中国进行国事访问。 新华社记者 王晔 摄

  法国总统奥朗德率庞大商务团首次访华,签下60架空客大单,欲从中国增长分一杯羹。奥朗德此次短短37个小时的访华,被媒体普遍形容为“旋风之旅”。芮成钢独家专访奥朗德,中法贸易将取得哪些进展?

  记者:奥朗德总统您好,非常感谢您接受我们的采访。

  法国总统:您好,先生。

  芮成钢:我们首先想请问总统阁下,来中国访问最想带回巴黎的是哪些?

  奥朗德:我来不是想带回去一些合同,或者给人一种我来做生意的感觉,我来是为了显示中法两国之间的友谊。通过昨天一整天多方的接触,证实了我的感觉,那就是尽管在中国有很多法国的企业,但是法国文化要比法国经济在中国更有影响力。让我感触最深的是,习主席告诉我,当他还是一个学生的时候,就曾经阅读过福楼拜和维克多·雨果的作品。这也证明了,在中国,法国在政治和文化方面是具有一席之地的。

  芮成钢:我们普通的中国人一提到法国,就像我们在微博上跟大家征集问题时,收到了几千个不同的问题,提到法国大家会想到法国的时尚,想到法国的电影,法国的艺术,法国的历史,也会想到很多现在法国的品牌,包括法国很多的奢侈品牌,包括很多现在非常,在中国卖的非常贵的法国的红酒,还有人说因为现在中国人买的太多,现在法国人自己都买不起了,特别贵的法国红酒,像(红酒名)等等。这些我想但是总统阁下你可能觉得希望中国人提到法国的时候,联想到的不仅仅是这些奢侈品牌,是这些艺术文化领域,还有一些其他的更重要的信息,你想传递给中国的电视观众是吧?

  奥朗德:四十年前,法国总统乔治·蓬皮杜曾自嘲法国产品承载的法国形象。他说:奢侈品、美食、旅游等不足以构成一国经济的支柱产业。一方面,他是对的,因为经济就是制造业,就是核电站、飞机、高科技和数字产品。但在我看来,他的思考还不够深入,我想一个国家独有的特色也很重要,比如,精致、品质、美感,以及追求极致的产品。奢侈品不仅仅是为了一小部分人而生产的,它还是一个梦想,是人们希望有朝一日能够享有的一种生活方式和产品。而法国是两者皆有。首先,法国拥有现代科技,比如在中国,我们参与了从核电站建设到垃圾处理的一系列项目,另外,法国有很多高科技研究,诺贝尔奖金获得者。法国还有高速列车,在数字领域实力也非常强大。同时,法国在农业和食品加工方面也很先进,在这个方面,我们希望跟中国未来有更多合作。法国还有香水、还有时装。这就是法国,就是具有一种领先的能力,领先的理念、领先的产品、领先的生活方式。

  芮成钢:非常同意总统先生您刚才说的这些,看出来您对法国的经济充满了信心,我也想问问您,因为您这次访问中国正好赶上很多西方的投资者对中国经济有一些唱空,或者有一些(听不清),说中国经济可能又会出现一些危机,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西方投资者,或者包括一些机构唱空中国,您作为一位西方大国的元首,您对当下或者是未来的中国经济用信心吗?

  奥朗德:我不怀疑中国经济,它在过去三十年间所发生的巨大变化是任何一个国家,或者说任何一个大国,都不曾完成的。这在人类历史上是史无前例的。自然,我们就会问这样一个问题,它会持续吗?中国奇迹还能继续下去吗?答案是肯定的。因为你们是一个大国,有13亿人口,其中很大一部分人还未能达到另一些人的消费水平。另外,因为你们已经拥有了大量的基础设施,并进行了城镇化建设,这为未来提供了一种发展模式。从可持续发展和环境保护的角度来看,这能持续吗?当然不行。你们必须投资环保节能的新兴科技。我对中国经济有信心。我有信心,还因为你们控制好了银行体系,未被2008年的金融危机所波及。与此同时,因为我相信中国政府有能力对财富进行再分配,而且政府也明白,需要大力扩大内需,并提供更好的社会保障。这也是为什么我鼓励法国企业继续在华投资。现在法国和其它欧洲国家经常会问:中国是不是发展得太快了?它是不是攫取了我们的一部分经济,损害了欧洲的就业?我不这么认为,如果一切规则都能建立在互利互助、相互尊重的基础上,那就不会有风险。当一个国家成功时,总会带来一些担忧。一方面,这个国家会担忧:这种发展会持续吗?另一方面,其它国家,比如欧洲的一些国家,也会担忧:中国会不会变得太强大?我此行的目的,就是希望联结欧洲和中国。中国需要欧洲,一个更好的、发展更快、更有信心和资本的欧洲。中国也应该成为欧洲发展的动力,它应该接受更多欧洲的产品,这能让欧洲更加有活力。

  芮成钢:谢谢总统阁下,我们也准备了几张照片您看一看。这第一张照片是您的一张官方照片,我在看您这张照片的时候,我看到的是一张改革者的面孔,我知道当下的欧洲经济,包括法国经济都遇到了很多的困难。我们相信您是一个改革者,您希望给您的国家带来很多期盼已久,也是必须的改革,但是改革有时候很困难,我们在中国也说改革,我们的总理李克强先生也说,改革进入了深水区,遇到了很多困难,因为它触动了利益,很多取得利益者会让改革变得很难,您对改革理解是什么?改革有的时候也需要代价,我们采访过的很多欧洲的领导者,因为要推进改革,推进变革,往往付出了自己政府的代价,或者是自己的支持率的代价等等,这些您的内心深处是一个什么样的原则?

  奥朗德:改革总是困难的。因为我们要改变习惯,要质疑现状,要进行利益再分配。这肯定是困难的。但是我们要保证,这些改革是有用的。我总统任期的挑战就在于立刻进行改革,增加竞争力、增加就业以及减少财政赤字,让法国人重燃希望。现在的问题是,欧洲人民对于更好的生活不寄希望。在中国,人民有生活得更好的希望,因为人们知道这从哪里来。在法国,在欧洲,经历了这么漫长的危机,人们对能否生活得更好产生了质疑。我的责任就是在法国和欧洲进行变革,让我们重新找回增长、信心和繁荣。这里面有很多未知数,而欧洲和中国是相互连在一起的,也就是说,现在你们看到,欧洲有困难,但如果这种困难长期持续、不能重新振兴的话,中国的繁荣发展也会受到影响。

  芮成钢:在您推行的这个改革当中,您觉得最重要的是哪些?最困难的又是哪些?

  奥朗德:在法国有两个改革很困难,第一个困难是增强法国公司的竞争力,让它们有更好的业绩,更有技术含量、更加灵活和更有保障,因为法国和欧洲有太多人失业。第二个困难是退休制度改革。寿命的延长使得我们要求人们要么推迟退休的年龄,要么领取比他们的预期少的退休金。这是一个旨在团结的改革,团结有工作的人和没有工作的人,应该让更多失业的人有工作;团结即将退休的和正在工作的人们。在法国,我们十分重视团结这个理念,团结不同社会阶层和不同年代的人。

  芮成钢:我们再来说一说法国和德国的关系,这里准备了两张图片,第一张图片是您和默克尔总理,那个时候可能您刚刚当总统的时候,媒体说你们走路的时候,你把她都挤到红地毯外面去了。好像两个人距离不是特别的近,但是这张你们俩感觉好像特别好,好像进入了一个甜蜜的一个蜜月期,法国和德国的关系,我们关心您和默克尔总理的关系也是因为在欧洲整个目前的形势下,我想请教您您觉得与欧盟来说德国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法国应该扮演怎样的角色?有媒体说您当了总统之后,德国扮演的角色似乎更加重要了?

  奥朗德:德国在很多年前就进行了改革,现在德国肯定是欧洲最繁荣的经济体,同时,它人口比较老化,失业率比其它国家低,而且它成功地实现了公共支出和政府预算的平衡。德国受到危机的影响比其它欧洲国家要小,我跟默克尔夫人说,我们要一起来稳定欧元区。这个拥有统一货币的欧元区要团结。对希腊、西班牙、意大利、还有塞浦路斯,她接受了我的建议,我们达成了妥协。现在,我们要一起来为促进增长而努力,我试着说服她,我们大家要一起来减少政府的财政赤字,特别是对那些近年来在这方面有点放任的国家。但是,这些都要有条不紊地进行,绝不能以扼杀可能出现的增长为代价。这是一个不太容易的讨论,但是尽管不容易,结果总是一样的,就像电影故事一样,在开始的时候总是很难,但总有一个好的结局。

  芮成钢:法国和英国的关系您怎么看?因为这一段时间以来,英国方面有不少欧盟的一些负面的言论,经常制造新闻。

  奥朗德:英国不在欧元区,它也不愿意加入,他们甚至想站在一边作为一个旁观者。这是它的选择,它是一个主权国家,可以自己做决定。我要求英国不要阻碍欧洲前进的步伐,一体化前进的步伐。但同时,我和英国领导人在国际事务方面有非常好的关系,比如在反对恐怖主义、安全、或者在叙利亚问题上,我们不能允许叙利亚的现状这样持续下去,走向野蛮的暴力。所以说,我尊重英国,我也和英国领导人在国际事务上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但是在欧洲问题上,我对我们的英国朋友说,你不能一只脚站在里面,一只脚站在外面,你的两只脚必须站在一起,否则你会摔倒的。

  芮成钢:接下来我想在跟您问一问,作为一个政治家您对于媒体的印象,西方政治家总会在媒体上成为头版头条的主角,而且媒体用他们的方式解读政治家。比如说我手里的这张照片,不知道您见过没有,这张照片在互联网传得很多,很多人说奥朗德总统在干吗啊?您能给我们解释解释这张照片背后的故事。

  奥朗德:我觉得,对媒体,我们要给它自由,我们知道,和自由在一起生活很不容易。因为它有的时候会对事件,或对事件的理解带来损害,甚至是不公正的。一张照片,在我不知情的情况下拍了下来,我的手表有的时候它会转的,重要的是它总是准的。认为媒体的报道会妨碍行动,那是错误的;媒体会让问题复杂化,有时是曲解你的行动,但是它永远阻碍不了你的行动。人们会被媒体的报道所影响,但在一段时间之后,人们关心的是你有没有政绩,而不是报纸卖了多少,人们关注的是他们的生活水平是不是改善了、购买力是不是增加了、孩子是不是过得更好了,这是他们唯一关心的结果。

  记者:我们这两天又看到一些关于您的报道,关于法国经济和目前政府表现的报道,说现在法国的媒体对于您这些称呼的很多描写非常的极端,但又有一些文章说应该给奥朗德领导的政府更多的时间,您现在觉得法国的媒体对您很多描述和报道当中有哪些误解是最深的?哪些误解是最不应该发生的误解?

  奥朗德:媒体是企业,他们要卖报纸,信息的价值是一种商业价值。我不怪他们。现在法国的媒体不是法兰西共和国的官方媒体,还好那个时代已经过去了。有时候,我也可以抱怨他们的过分甚至是暴力,特别是有时候他们会对我采取的政策、以及对我个人,进行讽刺丑化,但是最后我都一笑了之。我从事政治生涯30年了,如果我希望传媒能够把我选为共和国总统的话,我到现在还在抱着报纸看呢。所以,创造历史、制定政策、采取行动,靠的不是那些发表评论的人,而是决策者。我们要搞清楚一点,媒体有他们的任务,他们的责任就是评论,那么我的责任和我的任务就是改变我的国家。

  记者:我们的这个节目名字叫《领导者》,我们每周都会采访一位世界的某一个领导者,很多是政治领域的,但是我看到法国的媒体,包括西方媒体在描述您的时候,说您总把自己定位成一个普通人。您在任何时候虽然当了法国总统,还总把自己定义成一个普通人,这句话该怎么理解?

  奥朗德:我在竞选总统的时候曾经说过,我要成为一个普通的总统,也就是说,我要尽我所能地理解每一个法国人,像一个普通法国人一样地去生活。我不需要特权,我不需要过得跟别人不一样。这就是我想说的。一个普通的行为和形象。但是同时我要作一个真正的总统,法国需要一个能做决定和有行动的总统,但是又不能像过去的君主那样,因此我是一个民主制度下的普通总统。但是现在我们处在一个非常时期,五年来欧洲一直生活在危机中,失业率超过了10%,作为一个国家元首,今天我们应该做的,就是采取一些非常的政策,尽管我们要以正常的方式来进行。换一个词,也就是说,要用民主的方式来进行。

  芮成钢:感谢总统阁下接受我们的专访,我们也祝您在接下来的行程内,在中国有更美好的回忆,特别是在上海。

  奥朗德:访问的第一天已经让我印象非常深刻了,第二天肯定也是一样的。所以我以后一定会有机会再来中国的。

  记者:谢谢,感谢总统阁下。

  【延伸阅读】

  奥朗德:邓小平摸着石头过河方法适用其他地方

  奥朗德在沪对话中国学子 望巴黎成“西方上海”

  奥朗德:“我已邀请习近平主席明年访法”(图)  

  法总统谈访华第一天印象:一定再回来认识中国

  法国总统访华 中国订购60架A320和A330飞机

责任编辑:刘志勇

热词:

  • 奥朗德
  • 有技术含量
  • 政府预算
  • 访华
  • channelId 1 1 1
    860010-1102010100
    1 1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