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新闻频道 > CCTV-面对面

[面对面]马中:求治地下水污染(20130224)

发布时间:2013年02月24日 22:4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图片新闻
央视网评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央视网消息:如果说河流湖泊的污染真的让人触目惊心的话,那么地下水的污染则因为深藏在地下而显得隐蔽和陌生,然而近日来随着山东潍坊深井排污事件的发酵,我国地下水污染的严峻现实摆在了公众面前。本期节目专访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副院长马中,揭开这场看不见摸不着却严重威胁着生命安全的地下阴霾。

  “山东潍坊市许多化工厂、酒精厂、造纸厂企业,将污水压到地下一千多米的水层,直接污染地下水。”近日,有网友在微博上发布的这条消息备受关注。对此,潍坊市环保局作出回应称,“一千多米的深井技术上不可能实现,而且打井成本一般小企业也无法承受。”

  记者:我们很想知道从理论层面上,或者技术层面上,这样的操作是可能发生的吗?

  马中:企业如果规模不是足够大,或者说这个污水或者污染物的处理成本不是足够高的话,一般的情况下是不可能花很大的价钱去打井的。

  针对网络上的爆料,潍坊市环保局事后对当地企业进行了拉网式排查。目前,虽然此事还没有进一步的调查结果,但是关于地下水污染的舆论却在不断升温。

  当地环保部门对外宣称,经过排查并没有发现企业向地下排污的情况。为进一步征集线索,潍坊市公布了有奖举报办法,对相关举报人最高奖励10万元。

  (声音来源:央广新闻《新闻纵横》)

  谢振溪 山东省潍坊市环境监察支队支队长: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没有发现有通过高压水泵向深井排放污水的问题。

  中国13亿人口中,有70%饮用地下水,660多个城市中有400多个城市以地下水作为饮用水源。按照我国对地下水级别的分类,1类可以直接可以饮用,2类经适当处理可以饮用,3类一般可用于养鱼和游泳,以此类推,5适用于农业用水和景观水域,5类之外的水体基本上没有使用功能。

  记者:到几类水的水平,就证明它受到了污染?

  马中:我判断至少处于三类水状态的地下水是受到污染了。地下水在原始的状态下水质都是很高的。

  记者:大概能高到多少?

  马中:都是在一类水、二类水的水平。

  舆论关注的核心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地下水污染状况令人担忧。

  马中:第一说明我们的地下水受到了污染;第二个说明污染的水平或者是状况呢并不乐观,还是很糟糕的。但是具体的比例和数字,我觉得光通过比例或者通过定性的数字是不能够准确说清楚的,为什么不能够准确呢?因为如果我们讲地下水污染,至少有两个事情需要说清楚,第一个是这个水本身在它存在的状态下是一种什么样的污染水平,比如我们可以用一些更具体的数字,是可直接饮用?还是可处理后饮用?还是说已经不可饮用?这应该说是很明确的表达,而不是说简单地讲污染、严重污染。

  记者:那对我们的饮用水最直接的影响是什么?

  马中:就是说它的在处理之后,可能污染物没有去除掉,还依然存在。因为自来水处理的时候还有能力问题,它可能污染越重的水,处理越困难,甚至有的污染物本身不在处理范围之内。所以我们关心水源地也是这个原因,有些污染物,进入水源地了,可是在处理过程中却容易去除掉这就是问题和风险。就好比我们戴一个口罩一下,我们前天大气PM10,戴个口罩能把灰尘过滤大,大家觉得安全了,呼吸的空气也清洁了,结果没发现,这PM2.5能钻透口罩,你还得吸进去,这说明口罩的处理功能,没有把所有污染物都给处理掉,就这个道理是一样的。

  国土资源部在2000年至2002年的调查中,全国有超过60%的地下水资源是属于1到3类的标准,而到了2009年,全国超过70%的地下水属于4类以下标准,在不到十年的时间里,地下水水质急剧下降。

  记者:对我们老百姓自身的健康会有直接的关系吗?

  马中:那个关系不是最直接的,因为这个水在水源地是不安全的,或不达标的,它可以通过处理措施达到饮用水,如果在处理过程中,没有采取必要措施,污染物没有去除掉,那个水就不安全的。所以当我们说饮用水源地不安全的时候,不一定说饮用水不安全,饮用水是处理之后的饮用水。所以你既然不是直接饮用水源地的水,那你这个水就要看看你喝这个水处理后的水是什么感觉,是用饮用水的标准来判断的。

  记者:疾病现在和饮用水的不安全和不合格有关?跟地下水污染有关吗?

  马中:我们宁愿相信这样一个数字,就是地下水遭到污染,而且是越来越重的污染,原因因为有越来越多污染物,包括污水排入到了地下,这样导致我们地下水,越来越脏,越来越污染,越来越不安全。

  记者:就是这份报告是吗?

  马中:对,《加强地下排放污染物监管 保护地下水》。

  这是一份由马中牵头刚刚完成的关于地下水污染的专项研究报告,在调查中,马中和他的课题组有了惊人的发现。

  马中:就是发现这样一个问题。就是中国的工业所有的工业企业,它的用水量,是它的污水排放量的四倍。中国供应水量是830几亿吨(每年),它的污水的排放量是200多亿吨,中间差了600多亿吨。

  记者:那600多亿吨的水去哪了?

  马中:这600多亿吨分了三个去向,一个是它自身的损耗,包括蒸发、渗透这些过程。自然的消失掉,第二个过程是它的损耗,它耗用了,比如说进入含水产品,像饮料,这些含水的产品。即使把这块也刨除掉,还有大约160亿吨水找不到。那么我们就觉得这160多亿吨水实际上就是没有经过处理,就偷排掉了。

  记者:这160亿吨水的流向一定是向地下水进行的污染吗?

  马中:只有两个去向,一个是地表,一个是地下。但是地表偷排被发现的可能性,远远高于地下偷排。因为地表毕竟污水要在地表上流淌,包括气味,包括颜色,很容易被抓,现在人的觉悟高了,更容易公众监督发现它。但是地下偷排做不到,连看都看不见,连闻到闻不到。这种就更加隐蔽。

  记者:那我能理解说这160亿吨的水平,有可能会成为我们地下水污染的主要的源头吗?

  马中:很有可能,非常有可能。这个地下水的污染就是靠污染物的排放进入地下,这个很明显的。

  每年160亿吨的工业废水不知去向,很有可能被企业通过深井偷排到了地下,从而成为地下水污染的罪魁祸首。然而由于国内并没有发现公开的案例,“深井排污”更多地还是一种推测。

  记者:这个可能做到去找到它们,去发现它们,控制它们吗?

  马中:完全可以做到。最简单的方式,就是把每一个企业的用水跟排水做一份平衡核算。你排多少水应该是很清楚的。这就非常简单的算术过程,计算过程,很容易做到,但得要花工夫,要时间。

  记者:我们工业生产水当中有将近五分之一都没有了,这块,长时间没有人发现吗?

  马中:至少我们现在从管理上来讲,没有发现这个问题。我也做了三年的研究才发现,就光做这一个题目做了三年,最后才发现。

  记者:为什么会这么难发现呢?

  马中:因为它是分别管理的。用水需要计量的,也是要收钱的,这是水利部门管的。如果你用的是自来水厂的水,是建设部门在管,它卖给你多少水,多少吨水收多少钱,他掌握的很清楚,所以这个数字是跑不掉的。但排水的时候,是环保部门管了,环保部门应该也管排水。但是这个排放的时候呢,企业说我排放多少,环保部门可以去查,你是不是排了多少。那如果这个查得不严,或者说他就说他排这么少,而且他可检查的那些管道就排这么多,那也是有据可查的,那也没法质疑。但需要质疑是,没人去把用水和排水对起来,这是两个或三个部门的事,这就,企业就钻这个空子。

  【2013年2月21日新闻资料】

  环保部《环境风险调控“十二五”规划》日前发布,在规划中对于当前我国所面临的水资源污染状况做了这样的描述,“近年来,我国有一些河流、湖泊、近海水域以及野生动物和人体中已检测出多种化学物质,……多个地方出现饮用水危机,个别地区甚至出现癌症村等严重的健康和社会问题。”要想扭转这种严峻的形势,马中认为当务之急需要改变的目前工业排放标准过低的问题。

  马中:就是我们排的污水中,含的污染物的浓度,实际上是以非常低的排放标准去排放。

  记者:多低?

  马中:我们排放的工业污水的污染物浓度,最有代表性,或者最重要的是指标叫COD,用这个指标来讲的话,它的工业污水,全国工业污水,五类水我们已经把它定义为污水了,它的功能已经基本丧失了。而这个经过处理后排放的水,是这些基本丧失功能的地表五类水的4.5倍。

  记者:那是一个什么程度?

  马中:有一个定义叫劣五类。当然劣五类可以非常的劣,那就没有数字了,但是我们说决定着我们工业污水现在,所有排放的规模,在全国范围内,如果平均计算的话,都属于劣五类。

  记者:那这些对地下水的影响是什么?

  马中:这些如果说你让它去灌溉使用,那肯定就是污染农田,污染农业、农作物,肯定会污染地下水,也是一个渗透的过程。如果这样污水直接引入地下,那肯定就是污染地下了。

  虽然近年来工业废水排放的标准得以不断修订提高,但是水资源保护的需求相比,依然显得远远滞后。

  马中:现在这个我们水环境的标准,都是很高的。我们不可能定低标准,比如说我们定饮用水的时候,绝对不会让它低于三类水。这个我们环境的标准,但是我们的问题在于,我们排放标准太低了。

  记者:排放标准难道跟这个不是一个系统吗?

  马中:两个系统,就这是两类标准。我们的排放标准,可以说远远低于大大低于我们的环境标准。这个低的差距可以达到了十倍,甚至于二十倍。

  记者:怎么会出现这样的问题呢?

  马中:应因为考虑到治理成本的问题。

  记者:但是国家在花那么多钱,在治理水污染的问题。

  马中:可是那是后治理,我们国家花了很多钱,是用于已经被污染的水环境的治理。

  不久前,一则消息引发了舆论的关注,环保部文件显示,我国有3.6万公顷耕地土壤重金属超标,由此每年造成的粮食污染高达1200万吨,直接经济损失超过200亿元。

  被污染的水源除了导致土壤和粮食的污染之外,也进而导致了地下水的污染。据中国农科院在北方5省20个县的调查显示,有50%的地下水硝酸盐含量因过量施用氮肥而超标。

  马中:农民喝的水都是地表水,或者浅层地下水。地表水被污染,那很多是由于城市污染物或者工业污染物,但是浅层地下水农村地区基本就是农业生产造成的,就是污水灌溉和化肥使用,那的地下水是很不安全的。因为我们高强度、大剂量使用化肥已经持续了很多年了,我们的农业使用的化肥量在全世界是第一位的,占到全世界化肥使用量的40%。

  记者:这个是地下水受到污染的主要原因吗?

  马中:是啊,也是在农村地区这是非常重要的一点。

  记者:能占到多少比例呢?

  马中:这个比例是不清楚的,但是它导致地下水中的污染浓度提高得很快,因为这些化肥,很多它的化肥通过水的方式渗透到地下水中去。这些情况在小麦的传统的主产区其实早就出现了。

  针对严峻的地下水污染状况,《(2011-2020年)全国地下水污染防治规划》中提出十年的目标,到2020年全面监控典型地下水污染源,科学开展地下水修复工作,建成地下水污染防治体系。

  记者:我看到的数字是说,地下水如果遭到了污染,要恢复它,需要一千年,真的是这样吗?

  马中:对,因为这是个自然过程。地下水的恢复要比地表水困难的多的多。因为它完全是封闭的,所以它的恢复基本上只能靠自然过程。

  记者:就即便从现在开始,我们重新制定标准和重新统一管理,那也只能留给子孙后代,让他们去解决这个问题。

  马中:我们肯定给子孙留下一个很大的负担,他们去治理和恢复这个。

  记者:我们要几代人去完成这样的。

  马中:因为环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光是水这一项就已经是非常艰巨和复杂的,还有大气、还有生物环境、生态环境。

  今天我们一起来关注这个看似老生常谈的话题--环保,是因为我们越来越清晰地意识到,随着社会的发展阶段所限我们已经无可避免的遭遇到环境的危机,面对这样直接关系到我们生存和生活的环境危机,我们需要的当然不是理由,而是扎实的行动。如果把环境比作是我们的母亲,在从小到大的成长里,我们一直在不断地向她索取,但是它是不能够被允许这么无限制地透支下去的,当我们长大了,是时候该想想回报的事情。

[面对面]马中:求治地下水污染(20130224)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面对面
  • 马中
  • 求治
  • 地下水污染
  • channelId 1 1 2 123717b5b55449659adb64ae8f8b9511
    860010-1102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