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视频|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央视网 > 新闻频道 > CCTV-焦点访谈

[焦点访谈]十面“霾”伏 考验应急/打车怎么这么难(20130115)

发布时间:2013年01月15日 20:2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央视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央视网评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央视影音

关闭

首播:

    CCTV-1

    1月15日 19:38

 

    CCTV-新闻

    1月15日 19:38

 重播:

    CCTV-新闻

    1月16日 03:45

 

    CCTV-新闻

    1月16日 05:45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视频截图

  央视网消息(焦点访谈):

  十面“霾”伏  考验应急

  最近一段时间笼罩多座城市上空的雾霾成了人们心头的痛,面对严重污染各地的应急方案纷纷启动。从 1月11号开始《北京市空气重污染日应急方案》迎来了首次大考,方案规定空气质量为严重和极重污染日的时候,将酌情启动强制性减排措施。包括企业停产、工地停工、公车限行等等,那么这些措施落实的怎么样呢?

  记者先到几个建筑工地观察了一下,按照应急方案的规定,在重度和严重污染级别,这些工地要加大洒水降尘频次,土石方施工要减少土方开挖规模,并停止建筑拆除工程。而在极重污染级别要停止土石方作业,那么这些措施是否被落实到位了呢?

  记者走访了三个建筑工地,发现情况基本相同,大量挖开裸露的施工现场没有采取任何洒水、遮盖等措施。

  除此之外应急方案还对环卫部门提出了要求,要求在重污染日加大道路清扫保洁频次。记者采访的环卫工人表示,他们平均每天都增加了两三个小时的保洁工作。

  对于北京这样的大城市来说,汽车尾气污染占到22%以上。而在应急方案中规定,达到极重污染日时在京党政机关和企事业单位要带头停驶公务用车30%。

  虽然有规定,但是在北京市针对极重污染下公车停驶的回应中,并没有透露出更多的实施细则,以及执行情况的相应数据,其效果自然还难以评估。

  应急举措关键在检查落实。比如公车限行,这车号怎么报?路上如何监控?抓住违规的怎么处罚?这一系列的实施细则最好也能公布出来,一方面让大家心里有数,增强信任感,另一方面不是也方便大家替有关部门监督吗?

  打车怎么这么难

  这几天大雾不散,空气污染,让人心烦,可是烦上加烦的还有一个打车难。天儿不好大伙都盼着早上车、少吸尘,可偏偏你越想打车,却越打不着车“打车难”这个老问题在坏天气里更让人关注。

  时间已经临近早上八点,梁先生已经在寒风中站了二十多分钟,手脚已经冻的发麻,眼看一辆辆空车驶过,可就是没有一辆停的。

  在梁先生附近的街道上每隔几米就会有焦急等待出租的上班族,等待打车的人越来越多,梁先生在寒风中苦等了40分钟后,终于在一片羡慕嫉妒的目光下,趁一位司机停靠在路边上厕所的机会,抢上了一辆出租车。而记者等了45分钟后却一直没有打到车。

  看来赶上高峰时段路上是实在打不到出租车了,不过出租公司现在都有订车电话,可以电话预约、上门服务。那这电话到底管不管用?

  星期一早上8点,在北京北三环马甸桥附近有不少上班族一直在等车上班,记者也在这里尝试进行电话约车,首先拨打的是北京出租车调度中心的号码96106。叫车平台服务员告诉记者没有车,5分钟后记者再次拨打,没有打通,再过5分钟后,记者再次拨打,同样告诉记者没有车。于是,记者决定拨打另一家出租车公司的叫车热线。

  在等待了10分钟后记者接到了来自服务平台的短信,告知记者无车应招。高峰时间记者在三环的一个普通路口进行了四次电话约车最终以失败告终。

  路上打不到车,电话也一样约不到车。高峰时段人多车少,供不应求当然是原因之一。但是问题还真不是那么简单,按常理说高峰期打车的多,出租车正该多拉活、多赚钱,可偏偏越是这用车多的时候,路上的出租车却越少。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怪现象?这出租车到底都到哪去了?

  早上9点,记者来到了北京大望路。按说早高峰是市民打车需求量最高的时候,在这个地方却有许多出租车却停靠在路边,大多数还挂起了停运的牌子。

  不但早高峰躲,晚高峰也同样要躲。晚上五点,这时候正是下班的高峰期,记者来到了德胜门桥下,看见这里停满了出租车,足有上百辆。许多司机空着车不知道去了哪里,还有的司机直接躲在车里睡大觉。

  一边是急着打车的人群,一边却是出租车在躲活。开了十六年出租的张师傅说起躲活,也很无奈。他说,现在出租车司机就靠这个吃饭的,怎么会不拉活儿呢,一个月的“份子钱”就要5000多元,每天一睁眼就欠了公司200元。得拼了命干活才基本能保本。

  可是如果遇上堵车油耗就得增加,他告诉记者,不堵车时每公里油耗0.75元,而堵车时每公里就得1.5元。挣得10块钱,有3块要送给加油站,再加上每个月给公司交的份钱,自己不仅挣不了钱,还有可能要赔钱,这是为什么很多司机高峰时不愿出车的原因。

  司机们给记者算了一笔账,如今油钱涨到7元多一升,加一箱油要400元左右,如果按30天计算,每月加油就是6000元左右,按照规定单班的车份每月应为5175元,扣除油补及工资返还1700元,交公司约3500元,实际每月要为公司和加油站支付约9500元,每天平均316元,如果每天按出车8小时计算每小时不能低于40元,否则就要自掏腰包赔钱,而且这还不算洗车、保养车等费用。现在北京的堵车造成等候时间不断延长,等候计时是5分钟两元钱,堵一小时只有24元,而且堵在路上时间长不仅赚不到钱,高油耗更让出租司机们叫苦不迭。

  乘客最想打车的时候,偏偏是出租不想运营的时候。出租车成了稀缺资源就给某些人留出了空子可钻。没有手续的车辆参与运营来抢客,这叫黑车;有手续的出租车拒载、挑活、要高价,这也挺黑的。

  西客站也一直是打车难的重灾区,记者在西客站北广场,发现有许多黑车正在这揽活。地图上精确地标识着从西客站北广场到中华世纪坛只有2.3公里,平常乘坐正规的出租车也就十块钱左右,黑车所要的费用是正常打车费用的5倍。

  北京站距离西客站,地图显示不足十公里,正常打车费用在25元左右。黑车所要的费用是正常打车费用的6倍左右。面对着急打车的人们,不光黑车索要高价车费,一些正规出租车也加入了进来。在军事博物馆地铁外面停着不少空出租,可要打上这些车却不是件容易的事。

  记者连续问了7辆车最后终于有一辆车同意走,但前提是车费是80元,不打表。地图显示军事博物馆距离儿童医院3.8公里,正常的打车费用在12元左右。一名司机告诉记者,这些停在军博地铁的出租车基本不去别的地方,他们只往返于西客站,也不打表,需要拼车。十元一个人,拼满四个人就走。

  记者看到,有不少实在打不着车的旅客最后不得不选择这种拼车的方式去西客站。

  市民打不着车,出租司机也有自己的苦衷,这几乎成为了一个难解的死结。这份子钱能不能再降一降?作为公共资源的出租车行业能否更透明更公开?“打车难”不光北京有,全国各地都有,已经成了城市顽疾,他普遍存在、长期存在,而且久治不愈。可见不是偶然现象、个别现象,它得从根上找原因。就以北京为例从上世纪90年代起出租车总数就基本固定在了6.8万辆左右一直没变。如今城市发展了、人口增加了,出租车数量是不是需要增加呢?出租车的管理机制是不是需要改革呢?这些问题应该谁来研究?应该谁说了算呢?解决好这些问题,打车才能不再难。

[焦点访谈]十面“霾”伏 考验应急/打车怎么这么难(20130115)
责任编辑:刘一

热词:

  • 焦点访谈
  • 打车
  • channelId 1 1 2 e4ec83edee604db29415249e8d3115eb

    留言评论

    860010-11020101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