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文化图文 >

孟京辉谈“活着”:即使心怀悲伤 也要保持昂扬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5日 18:1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中国新闻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记者 谢奕娟) 凭借“余华名小说+名导孟京辉+明星黄渤、袁泉”的阵容,话剧《活着》一跃成为年度最火爆的话剧作品。该剧将于11月2、3、4日登陆广州友谊剧院,日前,导演孟京辉透过邮件专访,向记者袒露了该剧的创作细节和花絮。他坦言,《活着》原著自己看了无数遍,更买了几百本书分发给剧组。“我自己也是不能看这出戏的,一看就要流眼泪。”谈到对于“活着”的理解:孟京辉说:“我要让大家明白一种昂扬的精神,即使心怀悲伤,身处苦难,也依然保持的一种昂扬——这才是‘活着’!”

  谈原著:余华小说就像一口深井

  信息时报:此前您的创作多集中在原创戏剧领域,改编中国文学作品还是第一次,是什么促发了您对这部作品的兴趣?

  孟京辉:余华的人生能量,都放到小说里了,就像一口深井,我们稍微一挖就有喷泉。2008年冬天,我和余华在我们共同的意大利朋友家里聊天。我问余华:“能不能把《许三观卖血记》排成话剧?”余华答:“可以考虑先排《活着》。”于是,我们的合作就这么敲定了。中间酝酿了4年,直到2012年,我才下决心要实现这件事。我既没有导历史题材的经验,更没有导农村题材的经验,好在9月份首演的门票在7月份一开票就被秒杀了,我就跟黄渤和袁泉说:票都卖出去了,咱们就踏踏实实做吧!

  信息时报:余华看了您执导的《活着》感动得直抹眼泪,他的反应是否让您意外?您自己看演出时有泪点吗?

  孟京辉:百感交集。我自己也是不能看这出戏的,一看就要流眼泪。之前余华让张艺谋指导电影的时候,张艺谋还是比较小心翼翼的。但这次我在话剧《活着》中一路到底从头到尾全部呈现,无论笑还是泪,都能紧抓住你!

  信息时报:小说《活着》您读了多少遍?最打动您的地方是什么?

  孟京辉:太多了,数不过来。我自己还买了几百本书,发给剧组的人,让大家无论是看过还是没看过的,都再看一遍,多看几遍,再多看几遍。最打动我的是余华在《活着》自序里的话:“以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我的解读是,原著《活着》里的那些死亡和悲剧,其实没有另一样东西重要,那就是幽默感。换句话说,笑很重要。

  信息时报:对您来说,“活着”又意味着什么?

  孟京辉:以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我要让大家明白一种昂扬的精神,即使心怀悲伤,身处苦难,也依然保持的一种昂扬——这才是“活着”!

  谈演员:袁泉黄渤比预想出色太多

  信息时报:您怎样看待“福贵”这个人物?

  孟京辉:看看黄渤,他身上就有福贵的那种精神和力量。我觉得挺带劲的,可以让你更多地把目光集中在福贵这个人物身上,在中国人的历史观里,都是宏大叙事和人文关怀,但是具体落实到一个人的心灵史,《活着》是一个极其例外和准确的例子。

  信息时报:剧中袁泉和黄渤的表现是否符合您最初的期待?

  孟京辉:比我预想的不知道出色多少!黄渤的表演非常丰富,甚至是游动性的,而袁泉在舞台上话很少戏不多,但一出现就控制全场,我都觉得很奇怪,他们是怎么做到的?我觉得老天都在帮我们。首演一结束我就对演员说:“今天演得挺好,以后不要比今天演得更好,够了!”我们所有的力度、速度、温度全都有了,不用再加劲,那样反而更容易失去了某种质感。

  信息时报:《活着》千沟万壑的舞美设计令人眼前一亮,怎么想出这个创意的?

  孟京辉:这是我们舞美设计师张武的创意。主创放松下来,抛却以前张牙舞爪的创作状态,任由自己随着余华的小说“漂移”。这次的舞台沟壑纵横,左右两边是巨大镜面,这些沟壑可以是田坎,可以是战壕,可以是你能想象到的比如说命运的起伏,演员在上面可以忽然出现、消失。文学的巨大能量,让戏剧自然而然地成型,然后我们就觉得舞台必须这么设计。

  谈创作:与其循规蹈矩,不如飞得更高

  信息时报:《活着》被视为您舞台剧作中的又一次巅峰,评论称赞您已成大师,您站在这座峰顶回望上一座高峰会有什么感慨?

  孟京辉:继续努力。我一向认为,做戏剧,与其循规蹈矩,还不如飞得高一点。今天我这么说,这是我孟京辉的戏,我孟京辉的《活着》,你们不要再用之前那些眼光来打量我了,要跟上我的节奏去走。明天我还是要以这样的态度来做戏剧,它才更有生命力!

  信息时报:您下来的舞台创作还有哪些计划,今后是否会更多的尝试文学作品的改编?

  孟京辉:如果有机会,会尝试。之前找余华,本来是想排《兄弟》和《许三观卖血记》,但余华说先考虑《活着》,现在《活着》已经开始全国巡演了,还会有机会去国外,我想要排的(戏)太多啦!

  幕后揭秘

  黄渤被“骗”饰演福贵 袁泉“醉酒”艳惊孟导

  在长达三个小时的时间里,黄渤的表演令人敬佩他在舞台上的收放自如。福贵用独白来叙述将女儿送与别人的那种饱经沧桑的冷静,黄渤的情感拿捏在忍受与释放中找到了绝佳的平衡。而事实上,凭借饰演“福贵”而一跃成为剧坛王者的黄渤,一开始却是被“骗”来的!一次,导演孟京辉找上黄渤,跟他说:“排话剧太容易了,你想,拍电影大热天你还到外面去,灯光烤着你,烦热,每天晚上蚊子叮你。我们排练场,你拿一杯茶,有空调,大家一块嘻嘻哈哈多好。你可以安静下来,静静地思考你的人生。”于是黄渤就“上钩”了,而事实证明,这是一场皆大欢喜的“骗局”。

  在张艺谋的电影里,巩俐演的家珍被生活熏得一脸烟火气息,而话剧中家珍的这种孤独感及光亮感,在余华小说原著里是遍寻不见的。袁泉形削骨立地扛起了家珍的魂,一张嘴一个步子都是家珍。演到女儿凤霞要出嫁时,孟京辉让袁泉站在一束追光的角落里,哼唱起《贵妃醉酒》,歌声飘渺缠绕,几乎让全场观众都为之屏息聆听,许多观众在演出后直言,袁泉的唱腔会直接让人有震住了的感觉,袁泉自己也说,每演到这段,心中总会涌起一种强烈的孤独感。

  显然,这一唱段是孟京辉自己对人物所加的阐释,纯粹的现实主义让孟京辉觉得无趣,“有了这段唱,多美多晕乎啊!”讲到袁泉的《贵妃醉酒》,孟京辉更透露了一个鲜为人知的小段子,有一次他在卡拉OK见到袁泉,她直接就“贵妃醉酒”在唱京剧,孟京辉说,他完全看傻了,觉得太美了,“她唱歌是有文化底蕴的,就是和别人不一样。”

热词:

  • 文化
  • 戏剧
  • 艺术
  • 表演
  • 孟京辉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