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教育图文 >

熊丙奇:推动教改需更多师生参与

发布时间:2012年10月15日 17:5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新华每日电讯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三思后评

  近日,一名深圳大学大三学生,以数篇万字长文批判当前深大乃至中国大学各种弊端,呼吁师生踊跃参与,推动深圳大学的进一步深层次改革。对此,深圳大学校长李清泉给出积极回复称“会加以思考”。

  坦白说,读完这位大三学生的文章——《谁来拯救你,我行将就木的母校!》、《论深大十月革命与中国大学的出路》,笔者并没有发现特别有新意的东西,其提出的给予深大办学自主权、让教授民主选举教授会以及营造学校自由的舆论氛围的建议,也和当下讨论的现代大学制度改革目标相差无几。尽管如此,这些建议由学生写出,并公开发布,仍令人感到欣喜。

  对于我国的教育改革,舆论一直期待能够“自上而下”,系统推进。2010年颁布的国家《教育规划纲要》,就被认为是对国家教改的系统规划。可是,纲要颁布至今已有两年多时间,关键领域的教改,比如落实和扩大学校的办学自主权,推进行政权和教育权、学术权的分离,建立现代大学制度,却进展不大。

  原因显而易见,因为主导教育改革的是教育行政部门,而这个部门也正是被要求放权的对象。要落实学校的办学自主权,就需要政府部门把本属于大学的招生自主权、学科专业设置自主权、课程设置自主权、学位授予自主权等交给大学。但南科大改革的实践表明,依靠政府部门的自觉性,主动放权,是十分困难的。

  那么,怎样才能启动教改呢?可行的思路无非有二。一是改革教改模式,将教育行政部门主导教改,改为由全国人大和地方人大推进教改,具体思路是,将教改纲要过立法程序变为教改法案,这一方面可以解决改革措施与现行法律法规不吻合的问题;另一方面则让政府教育主管部门变为监督执法的对象,政府必须依法放权,而不是视自己的意愿决定是否放权。

  二是公众参与教改,就是由教育第一线的教师、学生以及社会人士,表达对教育改革的意见,参与改革方案的制订,并监督教改方案实施。这在国家制订《教育规划纲要》时已经尝试,但观察这之后的教改试点,师生对教改的参与并不多,这事实上造成了教改雷声大、雨点小。师生之所以没有参加教改的积极性,一来缺乏参与渠道,普通师生微言轻,说了也没什么意义;二来担心说错话,给自己带来麻烦,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再就是有不少教师和学生虽然认为教育问题十分严重,急切需要教改,可他们不相信政府部门真想教改。

  从目前的情况分析,要将教改纲要,变为教改方案和行动,仍有很多困难,更需要“自下而上”的推动。如果师生能以积极的姿态提出教改意见、参与教改方案制订,这很大程度可以形成教改的舆论力量,并推动博弈机制的建设,这正是现代大学制度建设的内核所在。就像这位大学生的建言,目前就引起了社会的关注和校方的重视。如果师生都以“人微言轻”“事不关己”的态度,对待教改,教改确实就可能毫无进展。

  你怎样对待教改,就可能有怎样的教改。如果大家抱着对教育的热爱,坚持不懈,不怕困难和挑战,坚持建言,最终必定会形成推动教改的力量。这也是这位深圳大学生建言的价值所在,如果多一些这样的大学生,能表达自己对教改的观点(哪怕是重复别人的观点),就会形成公众参与教改的力量,争得属于自己的话语权。

  需要注意的是,在当前的教改试点中,其实也是提供了途径让师生表达意见的。可在现实中,相当数量的师生,都觉得这些途径是走形式。比如,在公选校长中进行民意测评,大家并不把其当回事。如果大家都以“走形式”的态度对待,结果就是“走形式”,而如果师生不愿意走形式,坚持要求民意测评结果必须当场公开,在教育部门和学校拒绝公开之后,还是一再提出要求,那么,情形就可能完全不一样。(熊丙奇)

热词:

  • 教改试点
  • 现代大学制度
  • 招生自主权
  • 留言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