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新闻周刊] 20120901

发布时间:2012年09月01日 23:25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2cbe420bf0104891ab2e60e8da4a76e0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央视网消息:

  本周视点:被叫停的奥数

  白岩松:

  提到奥林匹克,大家会想到竞争激烈的奥运会。不过,今天我们要关注另一个奥林匹克,它不是体育比赛,但同样、甚至更加竞争激烈。它的全名叫“国际数学奥林匹克竞赛”,简称“奥数”。这边伦敦残奥会开幕,但在北京,奥数却似乎要闭幕了。本周,北京教委叫停所有与升学挂钩的奥数竞赛培训,而且从即日到10月31日,全市所有涉及奥数的培训也先暂停。政令一出,即被称为“史上最严厉驱逐奥数培训措施”。奥数可能真被停了,但小升初时,学生家长还会拼什么呢?奥数走了,问题就真能解决了吗?《新闻周刊》本周视点关注“停了奥数,然后呢”?

  这个周末,全国的中小学都陆续迎来了开学返校的日子。在北京,市教委紧急下达的一道“奥数禁令”成为家长们谈论最多的话题。从8月28日起,北京所有涉及奥数的培训将被暂停。

  孩子家长1:现在是上级不让办了,不让办了谁知道他在别的地方办不办,另行通知吧。

  孩子家长2:她妈都不会做(奥数题),太难为孩子了,这奥数不应该有。而且太超课本了,还稀奇古怪的。

  孩子家长2:(有没有参加一些奥数培训?)/参加了,我是从孩子的这种兴趣出发吧,因为他对数学比较感兴趣,然后觉得这样的话有一个相对的环境,很多孩子在一起可能相互之间还是一个促进。

  “我不想上奥数,但不学奥数就进不了好中学”,原本是培养学生对数学兴趣、提高逻辑推理能力的奥数,近年却成了名校的敲门砖,大部分孩子和家长被迫卷入奥数大军。而此次北京针对奥数乱象的整治,似乎显示了前所未有的决心,短短一周多的时间,频频祭出“限奥令”,禁止学校把奥数成绩当作升学尺度,禁止公办学校参与举办奥数竞赛和以选拔为目的的培训班,禁止公办学校教师参与此类培训班活动。而一场针对全市所有学校的全面检查也随即展开,集中查处与奥数竞赛和培训挂钩的入学行为。

  北京市副市长 洪峰:

  北京市虽然早已明确要求严禁将奥数成绩作为小升初的条件,但从媒体报道看,仍有社会培训机构和学校违反规定,非公开地将奥数成绩与升学条件挂钩。针对这种情况,将采取坚决有力的措施进一步加大治理力度。

  这已是迄今为止,北京市教育主管部门第四次向奥数热发出宣战。自2003年起,北京市教委就多次发布文件,要求学校严格把握义务教育阶段的课程标准,切实减轻学生的课业负担,并曾叫停了“迎春杯”“希望杯”等奥数竞赛。但另一边,却是十年来奥数热度从未降温,奥数培训产业日益庞大,奥数成绩依然是名校暗地选拔最重要的标准。

  教育部儿童发展与学习科学重点实验室主任 禹东川(电话采访):

  从统计学来讲,就百分之五的孩子适合学奥数,奥数本身如果作为兴趣培养是非常好的,但真正我们奥数培养的目标就是为了考试,为了应付考试进行所谓题海战术,这种东西对孩子是非常大的摧残。

  本周,在北京重拳治理之下,北京30所示范中学率先作出承诺,不以奥数成绩作为选拔学生的依据,在日常教学和考试中不出现奥数等繁、难、偏、怪超出课程标准的内容,切实减轻学生负担,而各大培训机构也陆续撤下奥数招生广告。由于此次北京奥数禁令的截止日期是10月31日,还在等待观望的培训机构,也开始重点打出了英语和语文培训的广告,有些培训机构则以数学思维班等名目继续招生。

  北京“文新学堂”教育培训机构工作人员:

  国家不让我们开班,要怎么怎么着,那我们老师给学生辅导课总能辅导吧 我可以改个名,可以说我没有报奥数,可以说我报的别的,我报的是数学。

  专家 闻风:

  想进好学校实验班的,第一位是占坑(学奥数)。那你说现在北京市长发言论说不让占。我跟你讲从1990年以后,年年发(文件),年年不管用。1998年一批家长没学,结果痛不欲生,结果考了,依然考了。

  整治奥数乱象,会不会又是一阵风?由于开学前很多家长就已经替孩子在秋季奥数班中报了名,接下来奥数还要不要继续学,已经投入的大量精力和金钱又怎么办,让他们感到茫然甚至忧虑。事实上在禁奥多年的上海、成都等城市,各类奥数培训和竞赛依然火爆;而即使奥数不再成为“小升初”选拔标准,孩子们又能否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孩子家长1:

  要不然你就是特长生,你达到那个国家几级运动员你能特招,要不然你就是学习特别好,将来考试去。

  孩子家长2:

  课外的东西让孩子多玩玩,别搞得负担太重。实在没办法,像人家那个家长说的拼爹,那我就跟人家去拼去。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 杨东平:

  大家还是听其言观其行,因为这样子的禁令,这种雷声已经响过很多次了,就这次究竟能不能下一场透雨,真正能够通过整治奥数来进一步整治这个择校热。

  白岩松:

  奥数是一个“进口”的产品。1956年由大数学家华罗庚从前苏联带回中国,目的很单纯,普及数学科学。但是几经波折,从上个世纪90年代开始,奥数突然变了味,一方面变成商机,另一方面也非常关键,那就是成为各种升学的“敲门砖”。这样一来,原本单纯的奥数复杂化了,中间也屡屡经历被叫停或责难的境地,但总能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直至近来彻底被当成小升初入学时作恶的元凶,终于到本周遭受严刑。但是,奥数委屈吗?

  视点二:奥数 躺着也中枪?

  高思培训学校校长 须佶成:这口号不是说我们做做样子,而发自内心地愿意去支持,是因为我们现在整个在教学的过程当中,教研的工作和教学工作其实也是被升学在干扰。

  8月的最后一天,是大部分北京中小学开学报道的日子。在北京中关村这家以奥数而起家的培训学校里,教室显得有些空荡。“禁奥令”规定,从现在直到10月31日前,所有的奥数培训班一律叫停,这让很多学校的秋季课程,打上一个问号。

  高思培训学校小学部负责人 池恒:目前我们觉得,我们秋季的课程将严格按照教委对我们相关规定来进行

  26岁的池恒毕业于北大,现在在培训学校里担任奥数老师,他自己也曾是奥数竞赛的优胜者。1998年,池恒经历了第一次取消统考、由电脑就近派位的“小升初”,那时,他的数学特长成为进入重点中学的“敲门砖”。

  高思培训学校小学部负责人 池恒:我自己确实是赶上了第一届就近入学,当时我是因为本身我以前一直在学数学,所以当时可能迎春杯拿了一等奖,同时当时好像有数学特长这样一个名义,最终我就进入了北大附中,但是我的很多同学当时是就近入学,选择了我们当时附近的一些学校。

  杨东平:在九八年前后,开始一轮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的整治,当时教育部明确地规定,所有的重点高中必须跟初中脱钩,但是北京的情况很糟糕,它有初中的话,他就要从小学开始选拔人才,所以最早的这种占坑班,或者说重点中学举行的这种用奥数来选拔学生的这种活动,就是从人大附中的学校开始.

  从1956年被华罗庚先生引入中国至今,奥数在中国经历了50多年兴衰。最早目的只是普及数学科学,但80年代以来,奥数竞赛成为一种风潮,最多时有超过20万学生参加。1998年,“小升初”取消统一考试,奥数开始真正走入火爆。学习奥数的人群,也从高中、初中生,逐渐向小学生转移。2005年,当北京叫停了老牌奥数竞赛 “迎春杯”时,很多人都以为奥数的末日到了,但出人意料的是,北京的奥数培训产业反而更加兴旺,现在规模较大的几家培训学校,都是在2005年之后才成立的。

  在池恒的记忆中,当年班上学习奥数的孩子不到四分之一,而现在,一个班近八成人都在学奥数。

  杨东平:在北京市小升初有各种各样的名义很多渠道,一类叫做以权择校,包括条子生共建生。第二类是以钱择校,就是交高昂的择校费和赞助费,第三点我们把它称之为叫以优择校,就通过奥数,通过各种测试以及包括那个推优、特长生,就是用这种方式来选拔优秀学生,有的人认为我既没钱又没权,我只有这条路了,就是考奥数什么的

  高思培训学校小学部负责人 池恒:如果升学导向这件事情没有取消的话,什么东西跟升学挂钩,那什么东西都会躺着中枪,或者什么东西就会变成热潮。

  经历了几次叫停,奥数产业一面战战兢兢,一面又在巨大的市场需求中发展壮大。在面对“禁奥令”时,家长们依然源源不断地把孩子送进培训学校。而作为培训机构,不管规模如何扩大、招生人数如何增加,师资力量如何壮大,一旦“小升初”面临争议,他们都会率先成为被攻击的目标,背上“扰乱教育市场”的骂名。

  高思培训学校校长 须佶成:现在把这个数学的教育跟黄赌毒去相提并,对我们来说是一个非常沉重的枷锁,所以如果教委这些措施和规定,能够还数学教育一个非常纯净的环境,这是我们绝对拍巴掌赞成的。

  杨东平:就奥数作为一个小众的业余爱好,如果他不跟升学挂钩,就变成跟围棋、跟游泳是一样的, 只不过它已经在现在被大规模的异化了,那么等到学校义务教育阶段的学校恢复正常秩序了,学校比较均衡了,那你奥数就像英语、语文、体育一样,作为一个业余爱好的类别当然是可以存在

  高思培训学校小学部负责人 池恒:

  什么东西你摸不着,看不见的时候你可能就会产生一定的恐惧,你就希望通过抓住一根救命稻草\所以可能在奥数禁止的风波过程中,家长有一定的迷茫或者说有一定的困惑,所以我想奥数的停止不应该是教育改革的最后一步,我想接下来应该有相应的更多的配套的措施,配合这次风波的延伸吧。

  白岩松: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叫停奥数背后的理由应当充分,为小学生和他们的父母减负,营造更公平的小升初环境。但是,真的叫停了,最担忧的竟不是以此为商机的培训机构,而是那些面临小升初的家长们。他们会疑惑地询问,以前吧,有个奥数还知道自己该干嘛,现在叫停了,让孩子学什么?去拼什么?拼爹?还是拼艺术,拼外语,或拼其它什么培训?因为名校就这么几所,总得有个敲门砖或卡尺吧?这一次叫停奥数后会带来什么?

  家长:孩子都是五年级六年级的,那些家长都在聊,说奥数,因为都在学着呢,还参加竞赛什么的。说要没有奥数,那今后想上中学,想上好中学怎么上啊?那不就看爹了吗?

  家长:根源还是教育资源不平衡,然后大家都是绞尽脑汁,想各种办法想要挤到名校里去,那你取消了这个(奥数),名校的数额毕竟是有限的,还得用一个其他的方式再来筛选,要不然凭什么筛选。

  小升初不再考奥数,看起来是好消息,却令不少家长忧心忡忡,因为大家都知道好学校名额有限,人人都想上,那就必然会用某种方法选。奥数没了,说不定会冒出奥英、奥语或者其它什么,更让人难以拿捏。然而,在专家看来,属于9年义务教育的初中阶段,根本就不该有择优录取这回事。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杨东平 院长:义务教育它是一个非选择性,非淘汰性的教育,它不是说要选拔出好学生来,让他们受好学生的教育,它是一个普惠的,一个公平的权利,每个孩子都应该享受的,禁止选拔,禁止淘汰。按照义务教育法,义务教育必须是免费 免试 就近入学, 不允许出现分成三六九等,有的人上好学校有的人上差学校。

  中国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实行重点校制度,用行政的力量,人为打造一批重中之重的学校,给最好的师资,配最好的设备,招最好的生源。而在1986年《义务教育法》颁布之初,初中阶段的重点校制度,实际上已经不合法了。遗憾的是,26年过去,全国各地的重点校依然比比皆是。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杨东平 院长:很多的重点学校,很长时期以来,拒不招收免试的就近入学的学生,一直到2010年北京市教委规定,任何初中你都要接受一定比例的免试的就近入学的学生,但是我个人认为我们很多重点学校,这个免试入学学生的比例是非常低的。我建议这些承诺不用奥数来选拔学生的重点学校,首先公布你现在的今年入学新生的就近入学的比例,片内学生的比例,到底是10%还是20%,还是30%还是50%,接受公众的监督,表示你的诚意。否则的话,公办学校,义务教育的学校如果只收10%、20%的片内生,那你到底是什么性质的学校?国家为什么要给你提供公共经费,对不对?如果你是民办学校另当别论,你拿了国家的钱你不执行义务教育法?

  教育资源不均衡是不争的事实,取消重点校,短时间内难以完成,但近年来各地已经想出不少办法,缩小初中重点校与普通校的差距。其中之一,就是重点校的校长和教师去普通校轮岗制度。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杨东平 院长:

  凡是学校均衡做得比较好的地方,都是把校长教师流动作为一个关键的政策,因为其实你的硬件多一个楼,少一个楼,老百姓是不在乎的,但是你的优秀老师能不能为其他学校所共享,这是一个就是教育资源的均衡是学校均衡的一个核心的因素。

  北京市在2010年1月,曾由教委主任做出庄严承诺,将在全市推行义务教育阶段教师流动制度,不过时至今日,推行的力度仍然十分有限。另外一项全国公认的消除教育资源不均衡的良策,也就是“重点高中名额下放”制度,在北京执行得也非常不理想。

  21世纪教育研究院 杨东平 院长:

  教育部规定重点高中名额下放的比例不低于30%,这什么意思呢?比如说你人大附中北大附中原来只招收你的尖子生,特长生,就是对口初中部的那些优秀学生,或者高分学生,现在你必须拿不低于30%的比例发放到普通学校,那么即便你没有上重点初中,你在这个普通初中你是名列前茅的,属于第一梯队的,你仍然有机会上重点高中,这样子就减缓了对初中阶段的择校竞争,这叫名额下放。这个政策在做得比较好的地方,像山东、安徽都已经下放到60%左右了,但你问问北京市下放多少?大概5%都不到。

  北京,是全国优质教育资源最集中的地方,同时也是教育不均衡最明显的地方之一,此次北京教委大力取消奥数,并且承诺在10月底推出新的小升初方案,效果如何,值得期待。

  白岩松:

  有人说得好,奥数不是万能的,但也不是万恶的。奥数在某个特别阶段,扮演了升学敲门砖的角色,也是一种让奥数无可奈何的尴尬。之后,奥数能回到单纯的与数学有关的快乐中去吗?但与此同时,更重要的是,本次叫停与升学有关的奥数培训,同时还宣布,市教委将重点推进小升初入学办法改革,目前已开始着手研究更为完善的入学政策。好,今年已马上开学,明年的小升初可以因此更公平吗?可以把相关改革更早出台,让公众议论、考量一番吗?

  本周人物:非-让座者

  这是前不久刚刚上映的电影《搜索》,刚刚得知自己得了绝症的叶蓝秋,因为心情沮丧没有给公交车上的老人让座。这一场景被电视台实习记者用手机拍摄了下来,并被剪辑播出后迅速引发民愤和人肉搜索。

  最近几天电影里的场景似乎搬到了现实生活,“不让座”的确成为热点。(一组报纸标题)8月23日,杭州一小伙不让座被打5耳光。8月25日,兰州小伙不给老人让座被打。8月26日,长春小伙没给中年妇女让座被扇耳光。同一天在济南,一小伙也因没给带孩子的妇女让座被打了一耳光。

  济南公交车现场:打我干嘛 我打你干嘛 声音那么响 你听不见吗 孩子在这站着 两次差点摔倒 你不知道吗 你踩我几次我都没有说 我踩你我扇你都是轻的。

  八月二十六日晚上八点左右,在济南公交车115路上,一位带着小女孩的妈妈给了一位不让座小伙一巴掌。通过当时的监控视频我们看到,公交车行驶中这对母女一直站着,司机专门提示了大家让座。然而一位坐在老幼病残孕专座上的小伙一直无动于衷,孩子的妈妈似乎有点不高兴,主动和小伙子说话,但让人没想到的是孩子妈妈一巴掌扇在了小伙子的脸上。

  济南公交车现场:我扇你 我替你妈扇的你 我无语 你无语 你就应该无语。

  最近不断发生的不让座被扇耳光事件,让很多人发出“不想被扇以后还是主动让座吧”的无奈感概。然而,大家都花同样的钱买了车票,让座原本应该是以自愿为前提,这些不让座者真的就该被打吗?!(转场到杭州被打小伙的照片)这是8月23日,在杭州K192公交车被扇了五个耳光的没有让座者。浙江《青年时报》的报道说,小伙被打后,一声不吭,呆坐在位子上,鼻血不住地流。

  电话采访:《青年时报》记者 周淳淳:小伙子应该不是杭州本地人,包括他的一些穿着、一些打扮来看,就像是从外地或者是刚刚到杭州来找工作或者是找到工作正在打工的人

  8月23日,周淳淳在微博上发现了杭州刘先生发的这张照片,并说自己刚才在公交车上看到一幕很惊心。原来这位刘先生是和打人的夫妻一块儿上车的,因为车上人比较多他们都走到了下车门的附近,正好对着一个侧坐的小伙子。

  电话采访:《青年时报》记者 周淳淳:丈夫个子不高,但是看起来很壮,很魁梧。妻子扎了个马尾辫,手里面抱着几个月大的孩子。

  当时K192公交车的司机也注意到了这对夫妇,还专门按了车上的提示语提醒大家让座。

  提示广播响了四遍仍然没有人起身让座。

  电话采访:《青年时报记者》周淳淳:到了下一站,后排有人下车,抱着孩子的妻子找座位上,丈夫仍然站在原来的地方对着这个小伙子。小伙子再抬头跟丈夫对上眼之后,就惹到对方不高兴了,丈夫就抡手朝小伙的脸上扇过去,一左一右,“啪啪啪”大概打了五个耳光,一边打还一边说,你看什么看?车上坐着还看,看笑话?

  电话采访:《青年时报记者》周淳淳:刘先生说丈夫第一个耳光下去的时候,那个小伙子戴着红框眼镜就直接飞出去了,等到第二个耳光再打下去的时候,小伙子鼻血就唰的流下来了

  突如其来的一幕把车上的乘客都惊呆了,车厢一片安静,也没有人阻止。直到这对夫妻两站下车后,才有一位老奶奶走过去递给他了几张纸巾。

  电话采访:《青年时报记者》周淳淳:刘先生说小伙子一看就知道很内向的那种性格,在位置上,包括老奶奶后来递给他纸巾他才说了声谢谢,一直也没有跟旁人有交流。

  就这样,这位不让座者流着血,握着自己被打断的眼镜一直默默地坐到了终点站。这样的场面让目睹了事件整个过程的刘先生极为震惊。

  电话采访:《青年时报记者》周淳淳:当时刘先生说小伙子这样子的行为很可能就是他身体有不舒服的地方或者是已经很疲倦了,也不是说故意不让的,可能身体的原因没有让座

  电影《搜索》中,公众最后才知道那位不让座的“墨镜姐”是因为得了绝症心情沮丧。而现实中的这几位被打的不让座者随后也爆出了不为人知的原因,8月26日,在长春公交车上,因没给中年女子让座被打的小伙,被同车的乘客发现是一位走路一瘸一拐的残疾人。济南那位被孩子妈妈打的小伙,也在最后告诉公交车司机自己喝了点酒,有点头晕。迟来的真像似乎让大家找到原谅不让座者的理由,不过,不让座者就该和耳光挂钩吗?讲道德的同时我们也不应该忘了宽容。

  电影《搜索》片段:从爆出她在公共汽车上不让座到今天 她的生命结束 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我想通过这部影片表达:(互联网)不得以‘正义之名’伤害个人。宽容才能够使人冷静判断是非曲直。”《搜索》导演 陈凯歌

  白岩松:

  用不道德甚至违法的方式来提倡道德,谁都知道这严重不靠谱,但近段时间却此起彼伏、四处发生着。看到这种景象,越发感觉道德焦虑不仅没有减轻,反而加重了。因为不守规矩,何以道德呢?

  特写:学车要过“水”门关

  教练:咱们前面是这个涉水区域,注意,慢行,往前走

  学员1:那不一样,涉水路面的时候有阻力,跟平常道路行驶不太一样

  学员2:一定要慢,慢行

  学员3:水不能溅起来,入水之后,停车换挡这都是不行的,油得给上。

  对于老司机们来说,这样的练习应该是他们不曾经历过的,但在本周,北京的驾校却纷纷开始增添这些新设施,因为一个月后,这将是大客车等重点车型学员的新增科目。而在现场也能看到,几乎每一个小型车学员都迫不及待地要过来转上几圈,因为这虽不是他们的考试项目,但与他们的生命和财产安全,却同样有着颇为密切的关系。

  学员1:下大雨的时候过水路,涉水路面,挺有帮助的以后。

  学员2:因为以后开车肯定会碰到嘛,所以应该过来走一下

  学员3:北京前几天那个下雨的事,我觉得还是挺有必要的,这个不分南方北方,这种路面这种情况还是很有可能遇上,即便是没有很深的水,就是个小水坑什么的,为了行人还有自己的车都得注意一下。

  北京721暴雨,让这座城市开始重新审视自身,桥区排水改造方案出台了,下凹式立交桥区的蓄水池开建了,而在本周,这种看上去似乎正在加速的变化,又延伸到了驾校当中。

  教练:涉水路面和湿滑路面现在还没在考试范围之内,只不过让学员提前体验,以后实际操作的时候,增强他们的行车意识。

  今年年初,公安部推出17项新措施,严格要求驾照发放,其中就规定,10月1日起,大中型客货车驾驶人考试新增模拟连续急弯路、隧道、临水临崖、雨雪天、湿滑路、突发情况处置6项必考项目。而北京市根据自己的路况特点,将必考项目增加为10项,其中就包括了模拟积水路段。

  水深20公分,警戒线35公分,在这个模拟的积水路面上,每天有大约上万辆车次通过,教练员可以在驾驶操作中对学员进行提醒,但对于警戒线标识的意义,包括教练和学员,似乎都不是多么在意。

  问:你过的时候有没有注意警戒线

  学员2:警戒线,两边看了一下,没看清

  学员1:看见了

  问:警戒线的高度呢

  学员1:高度,没太注意

  学员3:不是说我们应该能掌握的吧,我们可以识别这个标,但是具体有多高多什么的

  根据北京保监局的数字显示,北京在721暴雨中,至少有4.2万辆车遭受损失,估损金额大约有3.9亿元,而当这些车辆在水中艰难前行时,可以想象,其中有多少司机可能从未曾接触过这种路面状况。

  学员3:当然市政如果做得好的话,这种(涉水)问题肯定会少,当然绝大部分问题是市政的管理,都没有(积水)这种情况,(车辆涉水)肯定少得多了,但即便是市政做得很好,你也不可能排除这个万一啊,有些这种情况,司机还是有必要应该掌握。

  各种各样的突发情况和路况,交管部门当然希望驾驶员能够做出第一时间的反应,驾照的考核越来越严格自然就顺理成章。但对于司机们来说,类似这样的涉水前行,恐怕也只能作为一种感觉新奇的体验,一旦真正去面对721暴雨那样的场景时,市政管理上的缺失,就是任何体验也无法抵消的。

  白岩松:

  今年5月4号,湖北孝感一中高三(3)班学生集体在教室一边挂吊瓶“补能量”、一边复习的照片被传遍大江南北。没想到本周,与此有关的一条消息又传遍各地,“吊瓶班无一人考上重点大学”。看到这个标题我有些困惑,考不考得上重点大学与该不该打吊瓶有关系吗?没考上重点打吊瓶就错了吗?而如果考得特好,打吊瓶就对了吗?这不是逻辑,更像是嘲讽。而面对孩子,这就不必了。

  一周新闻回顾

  客运大巴再出特大事故

  追尾、大火,坠沟……本周,接连发生在陕西、安徽、山东、新疆等地多起客运大巴的惨烈事故令人心惊,也再一次引发公众对于长途客车诸多管理漏洞的强烈质疑。

  其中,8月26日本周日凌晨2点40分左右,在包茂高速陕西延安安塞段,一辆双层卧铺长途客车与一辆装载甲醇的大型罐车追尾起火, 短短几分钟内,包括9名学生在内的36名乘客被烈焰吞噬,仅有三人幸运逃生。根据初步调查结果,该事故是由于两车驾驶员违法导致,但同时,也暴露出管理不到位、长期存在的隐患始终没有得到解决等突出问题。

  在这起车祸的现场,一张“面露微笑”的照片也将陕西省安监局局长杨达才推上舆论的风口浪尖。而在“表情”之外,更有网友关注到杨达才腕上佩戴的“名表”。短短一天之内,这位杨局长曾在不同场合佩戴5块名表的照片接连被网民曝光,其中包括劳力士、欧米茄、江诗丹顿,雷达等品牌。对此,杨达才称这5块手表是其在10年内利用合法收入购买,最贵的3.5万元。但紧接着,在网络上,杨达才佩戴另外六块疑似名表的照片又被陆续曝光。目前,陕西省纪委已经介入调查。
  
  四川攀枝花又发矿难

  云南私庄矿难:责任事故!

  又是一起惨烈的矿难!周三下午五点左右,在四川攀枝花肖家湾煤矿发生瓦斯爆炸事故,剧烈的爆炸使上吨重的矿车被拧成麻花状,部分巷道垮塌;由于矿工被困区域冒顶严重,一氧化碳浓度高,温度更是达到80至90摄氏度,导致救援十分困难。

  矿难发生时,154名矿工正在井下作业。两个半小时后,104名矿工成功升井。随后,数支救护队轮番下井搜救,截至今天中午,这场灾难已导致43人死亡,仍有3人被困井下。目前,该煤矿负责人已被警方控制。

  而在本周,针对去年造成43人死亡的云南师宗县私庄煤矿“11?10”特别重大煤与瓦斯突出事故,国务院事故调查组也公布了调查报告。该起矿难被认定为责任事故。调查还发现,私庄煤矿没有执行矿领导带班下井制度,事故当班矿领导在事故发生后弄虚作假、伪装下井带班;此外,师宗县从煤炭工业局局长、副局长到执法人员、煤管所负责人,再到驻矿监管员等都收受了私庄煤矿的钱物,放任私庄煤矿非法违法生产。

  一周两航班收“威胁信息”

  周三,由于收到来自美方通报“航班受到威胁”的消息,一架从北京飞往纽约的国航CA981航班在起飞7个小时后返航,当时机上共有325名乘客。随后,首都机场近300名警力对该航班进行了严格安检,并未发现异常情况。

  而就在第二天,周四晚10点半左右,深圳航空ZH9706航班在起飞后也收到匿名电话“威胁信息”,为确保安全,该航班备降武汉天河机场。目前,公安部门已介入调查。

  一周人物回顾

  徐先生: 谁来“买单”?

  乘坐出租车却被隐藏在杂志架底部的针头扎伤,而针管针帽内残留的不明液体竟被检测出含有艾滋病病毒抗体!本周,徐先生这段苦不堪言的经历得到北京警方证实。虽然身体被检测出有病毒抗体并不意味着就一定有导致感染的“活病毒”,而且他也及时服用了可抑制病毒复制的药物,不过至少3个月后才能最终确诊 仍让徐先生倍感煎熬。而眼下的他,不光要承受服药导致的头晕呕吐、近三千元的检测 医药费,甚至还因此丢了女友……目前北京警方已成立专案组展开全面侦查,可对徐先生来说,或许他更想知道,谁该为自己这“倒霉”的经历“买单”?

  卜庆锋:“勾兑是行规”?

  本周,在全国首例特大地沟油案的庭审现场,身为河南两家涉事企业董事长、同时也是销售环节第一被告人的卜庆锋在法庭上装起了糊涂。他说自己不清楚低价收购的是“地沟油”、不知道正常豆油与“地沟油”的勾兑比例,也不知道经过改造的油罐车可以暗中操作,蒙混过关。不过,这个一问三不知的董事长却在辩解时无意中道出的一条行规却让人大跌眼镜:“只要是在国家标准允许的范围内,大厂油和小厂油混合、高质量油和低质量油混合,这是 行业惯例”!而更让人吃惊的是,在法庭上,声称这“食用油“勾兑”是行规”的被告人,还远不止卜庆锋一个!

  姜一诚:高调 低调

  面对一位晕倒在路边的七旬老人,他不顾众人劝阻,坚持上前施以援手。

  这个小伙子没有冒然施救,他轻轻将老人翻转过来,一只手稳稳托住老人头部保证呼吸畅通,另一只手则在老人的包中寻找急救药品和手机,试图与老人的家属联系。而当救护车赶到时,这个小伙子却悄然消失了。本周,在人们的极力寻找下,这个名叫姜一诚的28岁小伙子被邻居认出。不过,和高调的救人之举相比,不愿面对媒体的姜一诚却是极为低调。在他看来,“好事 做好了就行了”“应该做的就没必要再张扬”。

  邹恒甫:夸大其词?

  因为一条爆料“北大院长、系主任、教授在梦桃源餐厅淫乱”的微博,邹恒甫,这位曾任北大光华管理学院教授而后又被院方辞退的经济学家 近日持续受到舆论的特别关注。本周,面对北大“已访谈所有服务员,无人听说奸淫情况”的调查结果以及媒体、公众的追问,邹恒甫再发微博,承认举报夸大,但同时表示自己“并没有说假话”,他“要谈的是整个中国的教育问题。周五,北大发布声明,称已正式起诉邹恒甫。一个是颇有名望的经济学家,一个是中国顶尖的高等学府,在看过这几番热闹的刀来剑往之后,人们恐怕更愿意接受的,还是那个清清静静的校园,那些认认真真的教授。

  白岩松:

  看了本周人物的回顾,马上会想到“道德”这个词。食用油勾兑是行业惯例,这也太没道德了;小伙子救人还低调,这道德太高尚了。不过感触不该停留于此,社会道德该以什么样的方法来建设?恐怕要离开道德谈道德,要用法律和良善的规则让人性中的恶被抑制,人性中的善被弘扬,才是提升道德的关键,光喊口号无济于事。比如食用油勾兑,只有监管、监督以及惩治有力,大家才不会这么干,否则,光让人不想干,那可太难了。

  白岩松:

  小时候我们这代人常听一首歌,“我在马路边捡到一分钱,把它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那个时候我们觉得这样的行为天经地义,但是岁月更迭,通货膨胀,现在得捡到多少钱交到警察叔叔手里边呢?本周,上海,11岁的小女孩敏敏把马路上捡到的两块五硬币交到了派出所的警察叔叔手里边,这一幕让民警非常感动。这个小女孩是安徽人,父母在上海打工,捡到钱一心一意要交到民警手里。民警说,捡到两块五交上来这是第一次。是的,看了我也很感动,也许找到失主已经不太可能,但接下它是为了保护小女孩干净而善良的心。但愿,这样的事还能常有。

  白岩松:
  下周一,9月3号,全国很多地方中小学开学。像北京等大城市,将面临严重拥堵的考验。为此,本周,北京已提前发出预警,并想到了弹性上下班等对策。但是怎样更明确的真的发出交通拥堵的预警,并且提倡大家绿色出行,也许真的可以开始付诸实施。困难多,难度大,真面对,就真会有办法。但愿在方方面面的努力下,周一,交通能够顺畅一些。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