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最爱潮州肠粉

发布时间:2012年08月03日 11:3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潮州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一觉醒来,抹抹嘴角,原来又是一梦。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在梦里吃肠粉了,大口大口地吃,或是小小一抿。甚至是自己成了肠粉师傅,手里的抽盘飞速转动,旁边的老老少少眼巴巴看着我……认识我的人都知道,对于肠粉的迷恋程度,我应是古今少有的了。

  我是潮州人,当然,我心仪的是潮州肠粉。潮州肠粉通常只有一蛋,一葱,一酱汁而已,但恰恰就是这一蛋,一葱,一酱汁,加上潮州的水,潮州的米,潮州人的精细,成了我在他乡魂绕梦牵的美味佳肴。

  记得读小学二年级时,清晨起床,拿着妈妈给的三块钱,奔向拐角处胡荣泉对面的“阿姨肠粉”。“阿姨肠粉”不是店名,仅仅因为年幼的我只知道店主胖阿姨可以变幻出美味肠粉。

  片刻,肠粉端上。每次看到刚端上的肠粉,我都似初见般兴奋难抑。芝麻酱肆无忌惮地冲击着我的鼻腔,白色与褐色的色彩组合唤醒了我清晨的全体味蕾。拿起筷子,用手擦擦,点上半勺的辣椒酱,下筷,夹起,风卷残云,意犹未尽。背上书包,抹抹嘴,向学校跑去。小学时代就是这样,几乎每个清晨由肠粉开始,每份美好都有肠粉相伴。

  初恋是甜蜜的,我的她是完美无瑕的。不过后来想起,这所有的美好应该都是因为她肯陪我吃肠粉……

  那时早已搬家了,不是“阿姨肠粉”来延续我的肠粉生活了,是阿驼爷。驼爷,顾名思义,是驼背的老爷爷。驼爷驼得厉害,整个背像鼓起的小山丘,头发白而疏,脚不时微微抖着,像是抗议身上的沉重。但是做起肠粉的驼爷,在我眼中,却是那样的气宇轩昂。每个周末和她准时出现在驼爷的肠粉铺,小凳子小桌子,手拉手红着脸坐着,想靠近又怯怯,想开口又涩涩。后来找到了解决尴尬的最好办法,以至于那些周末成了我最珍惜的回忆,就是一起盯着驼爷做肠粉。

  但是,驼爷的手艺是丝毫不受影响的。手起,两个鸡蛋应声破壳入碗;勺动,鸡蛋与葱花紧紧相拥;铲起,晶莹剔透的肠粉温顺进盘;酱落,那属于我的怦然心动,最终成型。

  后来,初恋结束,我一个人伤心地去了驼爷肠粉铺。驼爷看看我,说:“今天一盘就够了吧?还是芝麻酱?”是啊,没了初恋,我还有肠粉呢!如今,人在深圳。

  大都市的繁华,确实让我向往。只是,每每吃着广州肠粉,吃着肯德基,心中就呐喊:好想吃潮州肠粉啊!我受着煎熬,煎熬多了,就有了梦里吃肠粉,梦里做肠粉,梦里卖肠粉,梦里,变成了肠粉……我的阿姨,我的驼爷。

  难得回潮州。珍惜每次机会,贪婪地游走于潮州的各个肠粉摊。不同的酱,不同的皮,不同的蛋的打法,甚至于不同的色泽,铭记于心!朋友们似乎也理解我了,跟着我一起探索潮州肠粉的新秘密,一起体味逐渐逝去的旧味道。

  端午那天,难得阿姨开店,又见“阿姨肠粉”。一阵欣喜,停下车,飞奔过去。

  再次端上,拿筷,点酱……不变的动作,不变的肠粉味,不变的狼吞虎咽。我到底是爱肠粉,爱酱料,爱芝麻香;还是爱回忆,爱童年,爱初恋?

  细细一想,是爱潮州吧!

热词:

  • 阿姨肠粉
  • 初恋
  • 芝麻酱
  • 酱汁
  • 打法
  • 辣椒酱
  • 鼻腔
  • 小山丘
  • 酱料
  • 葱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