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邓海建:秸秆焚烧哪里是个观念问题?

发布时间:2012年06月11日 08:2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齐鲁网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作者:邓海建

  从昨天傍晚到夜里,南京的天空被层层“雾气”笼罩,南京环保局网站发布的实时空气质量信息显示,昨晚8点左右,空气质量达到重度污染。空气中呛人的味道,让很多人再次将矛头对准“久治不愈”的秸秆焚烧。(6月10日《现代快报》)

  年年夏初开始,年年雾锁诸城。说起来当然是秸秆焚烧的不对,唱的最高的调子就是“观念问题”,所谓的“观念论”就是说农民对秸秆焚烧还存在认识的“误区”,譬如“有些农民凭多年的经验认为,焚烧后的秸秆是富含钾肥的草木灰肥料,适合中性和酸性土壤,对来年种庄稼有好处”。既然认定是“观念问题”,解决的办法就是小喇叭轰炸,扭转错误的观念——问题是,为什么科学种田等知识普及一“轰”就灵、偏偏在秸秆焚烧上毫无起色?这个悖论无人关心。

  周末笔者回老家,一路时见秸秆焚烧的浓烟大雾,能见度低不说,味道确实呛人。回头一打听,自己家的秸秆也加入到“焚烧大军”中,但说起焚烧的原因,母亲竟也能说出焚烧的诸多害处,譬如破坏土壤结构云云,随之而来的问题是:不烧,你能怎样?一方面,眼下的农忙不等人,青壮劳动力基本在外务工,虽然农机现代化程度高了,但劳动力锐减的结果依然是“农忙忙死人”,油菜等要收割、夏秧苗等要插种,哪有时间来捯饬这体积巨大的秸秆?二者,广播里说起秸秆的效应头头是道,但问题是有几家秸秆加工企业来田间地头主动回收过?很多农村没有沼气的传统,也找不到回收的企业,更不可能掏钱加工后还田……地方政府在这些层面没有得力作为,“严禁”的结果,无非是年年法不责众。譬如安徽合肥市今年33个乡镇被列为重点禁烧区域,共建立33个一级管理网格,实行24小时驻守重点禁烧区;重点禁烧区域内,有4架高性能无人驾驶飞机全天候监控——但如此严防死守之下,农民的秸秆焚烧仍无法禁止。

  没有契合实际的疏导,只有空唱高调的禁绝,秸秆焚烧之祸永无纾解的可能。随着PM2.5环境监测的升级,焚烧对空气的负面影响日益显著,那么,仅仅靠埋怨焚烧秸秆的农民真能解决问题?于此而言,经年焚烧而不能禁绝,职能部门起码当承担“整治不力”的责任?田间秸秆的出路在哪里,笔者以为,可行的办法无非有二:一是权力部门“出力”,帮助农民及时把秸秆从田间运送上来,以看得见的经济效益解决后顾之忧;二是财政部门“出钱”,补贴建立健全秸秆处置机制,要么贴补加工企业主动回收,要么贴补农民深加工后还田——如果职能部门继续只在岸上动动嘴皮子,明年的秸秆,恐怕依然难逃被焚烧的命运。

  (来源:齐鲁网)

热词:

  • 秸秆加工
  • 观念论
  • 焚烧秸秆
  • 严禁
  • 现代快报
  • 误区
  • 观念问题
  • 出力
  • 雾气
  • 田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