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媒体评“屌丝”走红 反映由下而上集体焦虑[图]

发布时间:2012年03月31日 06:19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大洋网-广州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刘洪波,知名杂文家。

  冲击波

  “吊丝”走红网络。报纸是这样报道的,但网上红的是“屌丝”。在报纸上,词语经过了字面的雅驯化处理。报纸上有专家出场,称“吊丝”为庶民叙事,反映集体焦虑,由下而上地反抗主流话语和价值观。

  字面驯化和专家解读,表示“文化确认机制”在注意屌丝的存在,并且是以一种接纳和理解的姿态,准备将屌丝整合到既有的文化秩序之中。然而,整合的前景可能不乐观。“屌丝”不是一个孤立的词,而是借由网络径直出头的青少年文化的一个小征象。它与既有文化秩序属于不同的主体,它拒绝乃至谑弄既有文化秩序那种虚怀若谷的接纳。事实上,既有文化秩序可能也失去了解读网络青少年文化的能力。教室、办公室、会议室以及家庭的客厅,是既有文化秩序的运行场所,一个线下世界,一个整序空间,成功学、励志故事、绩效考核和雄心壮志成为主宰。而线上、课下、卧室等处,青少年作为完整主体呈现出来,这些空间里,既有文化秩序不是被反抗而是被谑弄,它是青少年文化中重要的欢乐源泉。青少年文化向来如此,这一世代特殊性在于网络使它能够整体性地呈现出来,而且使既有文化秩序对它无可奈何。

  文化归属上,屌丝与高富帅和女神是内部张力,而与既有文化秩序是不同的营垒。青少年文化只有在其所属的一代成为文化秩序的主体时才得以渗入秩序的主流,而当其成为获得这一位置时,已落后彼时的青少年文化几个世代。就像今天,上世纪80年代被赋予伟大时代的文化含义,而往日当时,“八十年代新一辈”同样被视为前景渺茫的一代人。

  既有秩序在解读屌丝的焦虑和反抗。传统上来说,焦虑值得重视,反抗值得尊重,解读者那里,这样说就代表着对屌丝有一种居高临下的理解和优容。但当杜甫在教材中的画像被涂画时,既有秩序就发出了严厉的声音。既有秩序终究不是属于屌丝的。

  屌丝的大量叙事围绕着传统上可称为“性社会学”的话题展开。屌丝的典型性别是男性,在身体、财富、地位所形成的性安排中,屌丝显然处于不利位置。屌丝叙事有从控诉、反抗到屈服、无奈的各种情态,但基本面上是自嘲,讲述方式类似于自爆“糗事一箩筐”。当屌丝面对世界,自嘲就转为谐谑。谐谑是屌丝面对世界的方式,自嘲是屌丝面对自己的方式。屌丝如此之多,以至于焦虑变得轻微,愤怒更变成了不必要的自寻烦恼,化不利处境为轻谑一乐,并显示一种看穿世相的明白,就与不利处境达成了妥协。妥协而非改变,这正是消费主义与市场统治完成的有效控制,美化而言,叫做“理性经济人”。

  “屌丝”只是一时的流行,它不是一群人的固定命名,而是一个时段的网语方式,而已。不利位置者不管叫屌丝或者别的,行动力已经丧失,所有的只是一串串“自嘲”。

热词:

  • 文化秩序
  • 青少年文化
  • 屌丝
  • 理性经济人
  • 叙事
  • 性社会学
  • 吊丝
  • 谐谑
  • 反抗
  • 自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