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我踏上了青藏之旅

发布时间:2012年02月27日 18:48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西藏日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404 Not Found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404 Not Found

  段遥亭

  不知是我们家族和西部有着千丝万缕的缘分,还是生命的根脉源于边疆,总觉得像是欠了人家一笔永远无法偿还的陈年老账。

  正是父亲和大哥在祁连山下和青海湖畔当过兵,加上二哥大学毕业后又去了新疆的缘故,那种血脉相连的惯性拉扯着我一路小跑,向西,再向西。后来大部分时间都在西部边疆地区和青藏高原奔波。

  若要去西部,无论坐火车还是在长途汽车上晃荡,望着窗外的无边黑夜以及颠簸不停的戈壁荒野,我猜想我的祖辈应是游牧边疆的主人,自己的前世今生原本就该属于这片土地,骨子里与西部天地有一种故乡般的水乳交融。

  2003年春节过后,我就打起背包上了青藏高原。坐火车先到敦煌,与别人合租一辆桑塔纳轿车前往格尔木,再换乘长途汽车去拉萨。在刚踏上青藏之旅时,桑塔纳轿车像一只独木舟一样在柴达木盆地里游弋着,早春的原野里全是铁灰色的枯草,人生旅途的荒凉突兀在视野当中。该说的客气话说完了,思绪也就木然了。再后来过了大柴旦和盐湖,到处都是荒芜的大山和镶嵌在草坡上的羊群。在西部漫游的长路上,城镇以外的地方很难看见行人,广阔无垠的季节里让人心中生出一种别样的感觉。那条中国西部人口密度最低的公路上车少人稀,我们一路昏昏欲睡。到达格尔木时天色已晚,只好住了下来,第二天再走。

  早上在长途汽车站买票时,好多人都在喝葡萄糖口服液、红景天胶囊之类的抗缺氧药物,甚至还有人买了氧气袋,进藏路途的艰险一下子逼进了人的胸口。三月份的青藏高原春寒料峭。夜间行车时车窗玻璃上结了一层冰,靠窗户的人冻得不行了,裹紧了脏乱的薄被子还打着哆嗦。那时候青藏铁路正在修筑之中,公路桥梁几乎都在改造,车子时不时地要走上一阵子便道。车子像轮船一样在波浪无边的大海中前行。我们只好在古海一般的青藏高原上漂泊着,颠得人五脏六腑全乱了套,骨头也快要散了架。

  “进藏的路还长着呢。”一位去过西藏的朋友这样说。车子在青藏公路上奔跑,放眼望去,扑入眼帘的尽是缓缓起伏的山脉和丘陵。就海拔高度而言,这里随便一个小土包的海拔也比泰山高。用“高海拔的丘陵”和“小起伏的高山”来称呼这些山脉很贴切。草木难附,被融化的冰雪打磨出一道道滑溜的山痕,在空旷的气息中透出一股神秘的魅力,彷佛神话中的古老战场。

  高原高远,西藏在上。

  我止不住越野的心情,把西藏走了一遍又一遍,想了一年又一年。

热词:

  • 青藏高原
  • 青藏公路
  • 车子
  • 青藏铁路
  • 格尔木
  • 丘陵
  • 山脉
  • 桑塔纳轿车
  • 红景天
  • 药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