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记者归来]解密“神八”与“天宫一号”会合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31日 12:26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b1b88b2fd3cd4182ac260d9aa429f11b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记者归来】:各位亲爱的观众,你们好,您现在看到的是中国网络电视台新闻社区中心《记者归来》节目。我们知道2011年11月3日凌晨,在相距地球343公里的遥遥太空中国“神舟八号”与“天宫一号”成功对接,意味着中国突破了载人航天三大基础性技术的最后一项,空间交会对接。从此,中国航天人通向空间站时代也打开了大门。“神舟八号”和“天宫一号”如何会合?本次航天技术的突破又有怎样的现实意义?首先来介绍一下本期的嘉宾,就是《焦点访谈》的记者刘雪松,雪松你好。
      【刘雪松】:你好。
      【记者归来】:当时接到要去采访“神舟八号”和“天宫一号”的任务,您当时是什么心情?
      【刘雪松】:接到任务是在7月份,当时具体的时间还没有定。首先我对航空航天个人比较感兴趣,多多少少知道些,知道总体的流程,于是主要是等它的时间,等它的发射时间。
      【记者归来】:11月3日凌晨“神舟八号”和“天宫一号”对接,在这么短的时间,节目是要播出的,如何选择报道的重点?
      【刘雪松】:这个对接当时我们中央电视台已经有直播了,这个直播其实跟往次不同,在空间站里有“神舟八号”,“天宫一号”有在轨摄像头。带来直接的好处,可以看得非常清楚.在对接迎面过来的时候,舱内舱外有不同的镜头。对于《焦点访谈》来说不是做直播,可能我们要做的更多是背后在这里面的故事。
       【记者归来】:您当时去到发射基地肯定要采访一些人,选择什么样的人做采访对象?
      【刘雪松】:我们采访的是各个系统,觉得采访越多越好,包括专家都是非常忙的,我们最终选择就是总设计师、总工,他们对一个整体非常了解,对一些细节了解得比较透彻,我们采访这样的人。当时,在等候采访的时候,其中一位总工,其中看到在现场解决问题的方式,坐在那里很多很年轻的工程人员、技术人员拿着计算的结果给他看,他想一会,然后就定了,好像批文件一样,感觉到很多运筹帷幄的感觉。
      【记者归来】:有没有有些东西不能接触到的,比如说涉及到国家机密的领域?
      【刘雪松】:我想当然,不管任何国家一个航天工程都会有这种机密的。
      【记者归来】:你实际报道的过程中需要数字来增加报道的说服力,那怎么拿捏?
      【刘雪松】:我们会知道一些数据,实际航天数据非常多,但是专家会告诉你的,哪些东西可以说。只要告诉你的就是可以公开的,对于我们来说就不用担心,他告诉你是可以公开的,他作为一个中国的航天师来说,需要内部掌握的。
      【记者归来】:您到了发射基地,也是去到了内部的工作室,内部人员的配合是怎么样的?工作状态是怎么样的?
      【刘雪松】:可以举一个例子,无论是发射还是对接,都传来大厅报来数据的声音。在另外一间指挥厅里,实际上是他们,每报一个数就会进行大量的计算,因为航天涉及到有很多种可能性,一旦中间出现了一点跟计划不符的地方,有不同的程序,都事先排好的。他们手里拿着很多纸、预案,过了这关放下去,又拿出新的不同预案。他们随时对数据进行计算,计算了再传给指挥厅,指挥厅再报出来,咱们看到的只是数据,但背后经过大量的计算,他们每一步都衔接得很稳妥。
      【记者归来】:您在记者生涯当中也是亲自拍过火箭发射现场,担任过报道的主要记者,您能不能再给我们回忆一下当时拍摄的过程和你难忘的一些经历?
      【刘雪松】:真正到现场,其实天宫发射这是第一次到九泉发射基地,之前神五、神六,我是作为策划,并没有到现场去。天宫发射到的九泉发射基地,是第一次在现场及火箭发射在电视里看到是倒计时。真正在现场的时候,我觉得还是很震撼,因为我们隔的距离是大概一公里左右,开始几百人、上千人大家屏息,凝神看着火箭,倒计时的时候,你听不到任何声音,只能看见火箭忽然点火。一点点起来,非常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我还很纳闷,大概过了三四秒钟,忽然爆鸣的声音传来。大概三秒钟的时间在很安静的环境下,看着无声的画面火箭在起飞。后来我看我们的摄像机,本来想用我们自己拍的画面,发现我们的摄像机架在一般的三脚架上,都在抖。
      【记者归来】:年终盘点就有“神舟八号”和“天宫一号”对接的新闻事件,这项技术刚才也是我们航天人打开空间站的大门,取得这么大的成功背后离不开工作者辛勤的劳动,给我们介绍一下这些航天技术人员,整个一天的生活情况到底是什么样子?
      【刘雪松】:整天一天的生活情况我们并不是完全记录,但是可以讲一下他们的工作状态。我举一个例子,其实航天事业永远是一个创新和挑战的这么一个过程。说到创新,这一次其实在火箭发射的时候,我们涉及到,采访到对我印象特别深。火箭特别技术里要准确的入轨,以往只要火箭到达一定的范围就可以了,要求这次到达精准的点。这样可以让“神舟八号”对接变轨,在这里其实可以选择两种方式,一种是传统的制导方式,送到范围内,剩下靠“神舟八号”自己带的燃料慢慢调整轨道的位置。另外一种方式,是从来没有用过的,叫定站制导,理论上来说可以让“神舟八号”非常准确到达指定位置。但是毕竟以前在中国没有做过,会有风险,当时有两派声音,一方面是选择传统方式,还有另外一方面选择用新的方式。后来我采访,他们说为什么新的方式这一派占了上风?中国火箭事业要不断前进,要有挑战,所以他们选择了新的方式,很漂亮,“神舟八号”的入轨非常漂亮。所耗费的燃料,姿态调整位置的燃料只用了预计的不到1%,这是一次非常漂亮的入轨。他们都感觉到,我能觉得这些航天人,在现场非常年轻。
      【刘雪松】:创新体现在中国航天,不光是大的方面,很多细节也有。这次看到了一个座椅,虽然这次“神舟八号”并没有载人,但是这次是为了以后的验证,在里面还是有座椅。包括模拟航天人,都是按照1:1的实重放在里面的,这次座椅很微小都有改变,爆炸反冲进行减震,现在进行了技术革新,外表看不出来,用高压气体来减震。这些细节虽然用不到,但是他们在努力尝试。我觉得这些人非常年轻,像我们采访的,我们所知道一个很关键的,在发射过程中一个很关键的环节,就是什么时候发射具体到几点几分?这是很关键的一个数据,谁来定的?是很多专家在不停的计算,实际上就是三个人,而且很年轻的,一个小伙子,他们的负责人28岁。
      【记者归来】:28岁?
      【刘雪松】:对,刚刚博士毕业一年多一点,但是他是一个非常,怎么说是一个能担重任的一个专家。是他这个小组三个人在那计算,定出了这个时间。这个小伙子告诉我说,其实他刚来的时候,他还不知道能做什么,但只知道是一个很有成就感的工作。没想到一年半以后,就是一个独挡一面的专业人员了,这个机会很多,年轻人很多,机会很多,但是有些人到现在没去现场。
     【记者归来】:总结了航天人当代具备什么样的特点?您刚才提到了,一个是年轻,一个是创新。总结一下航天人具备哪些特点?
      【刘雪松】:我在采访过程中感觉他们一个是心理素质好,第二个确实是勇于创新,因为航天事业要发展需要不断地挑战,要自己去。
      【记者归来】:其实在整个节目当中谈到了,总结一下,其实当代航天人具备这样的特点,一个是年轻化的特点,一个是创造能力,还有一个能吃苦、能干。在网上很多网友也总结了,在这次发射过程当中挖掘了比较有意思的事情,就是“神八哥”。因为长得帅,在各大猫扑等网站火得不行了,你有没有见到真人?有没有差距?他是什么样的状态,在这我们想揭一下秘?
      【刘雪松】:还真有意思,我看到他了,当时“神八哥”没有出名的时候。当时我和同事换证件,进入指挥大厅的时候,在门口等,一个小伙子过来,同事跟我说没想到技术专家还挺时尚的,还挺帅的,我当时也这么觉得。但是没过几天,我看到原来他是“神八哥”,有一个很帅的现场指挥人员“神八哥”,我一看照片是他,他很年轻,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么古板,都有自己各自的生活,很时尚。
       【记者归来】:话说回来,在报道过程中有危险存在,您参加报道很多次了,您就希望没有顾虑了,结合记者的经历在这方面您是如何思考的?
      【刘雪松】:中国航天事业发展到现在很成熟了,在现场很多回。但是真正在现场,和同事半开玩笑半认真说过,万一火箭中间出现什么问题的话,比如说发射到一半咱们往哪儿跑,听起来是玩笑,但是的确往周围看了看。的确在国外史上发生过,航天事业是有风险的。当时说完这个事,真往周围看了一看,找了一个上面带着很大阳台的地方,可以遮挡我们,我们说万一出了什么事可以跑到那。这个现场,中国这么多次了,不会有危险,但是留个神。
      【记者归来】:美国彻底放弃了这项技术,中国为何要不辞辛苦继续研发?
      【刘雪松】:是这样,其实美国没有对对接技术放弃,他现在使用的对接完全用俄罗斯的一套技术了,对接技术对于人类的太空探索来说是必须的一步,并不是说我可以用别的方式来进行这种。比如说这种空间站的对接,空间站如果要在太空中不断扩大规模,对接是必须的环节,所以不可能放弃,只使用俄罗斯的技术。中国要发展自己的航天站,也有比较大的规划。在以后中国会有百吨的级的航天站,一定需要这个技术,这是一个入门坎。这是现实意义的问题,举一个例子,其实在“天宫一号”和“神舟八号”对接的时候,在对接的那几天还有一件事情,媒体之前报道并不是很多。其实,中国和俄罗斯有一个航天的探索的合作,发射火星的一个探测卫星,这个新闻在之前没有多少报道。后来知道发射失败了,在失败了以后看到媒体有报道,公众知道中国有这么一个和俄罗斯太空的合作,这个报道看不到现实意义在哪儿,是一个非常纯粹人类太空深度探索的项目。但是我觉得任何一个负责任,或者有远见的国家或者民族应该有一批人去仰望太空,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在地面忙碌着自己现实的事情,一定要有人去仰望太空做一些看不到现实意义的事情。
      【记者归来】:其实我们知道在中国航天载人技术的发展整个过程当中,逃生技术也是伴随其中的,很多网友不知道,因为我们从来没有用过,您跟我们简单介绍一下?
      【刘雪松】:在已经对接成功的空间站和飞船之间的一个穿梭,他们可以通过打开舱门来往,像这样可能是我们这次关注的。像载人航天在九泉基地,在发射塔上去留意了一下,作为中国的航天员,他以后怎么步入到,就是航天员以后逃生的系统,这个当时对于我们来说是平时接触得并不多。
      【记者归来】:您了解到的逃生系统?
      【刘雪松】:我们看到航天员逃生,如果发射塔假设出现了意外的情况下,时间允许的情况,他们会有专人把飞船舱门打开,经过一个走廊跑出来,再进入一个防爆电梯,坐电梯再下到地面。时间不允许有一个通道直接跳下去,一直滑到地面的掩体中,大概40多秒可以从火箭的顶端到地面,这是我们当时看到整个逃生的这一套,在火箭发射塔上的系统。
      【记者归来】:您给我们总结一下,在整个节目当中您还有什么没有涉及到的内容?
      【刘雪松】:我记得在航天城的采访过程中,突然来了一大群学生,这群学生是正在读航天专业的博士生,很年轻的,男男女女的,我在旁边观察了一下,他们对什么感兴趣。我们觉得做这行的人,对这东西应该是习以为常了,发自内心的好奇,围在一起唧唧喳喳的议论,比如说航天服,像摸一件珍贵的文物一样,每个人很小心翼翼地去摸一摸。我觉得很有意思,对于太空探索来说,对于航天人是他们的一份工作,其实需要发自天然对未来的好奇,这些年轻的,他们现在是学生,但他们将来也是航天事业的栋梁。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