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新闻访——北京微博发展管理规定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30日 17:14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CNTV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2 723220861ba54bc98432321d14bccf3e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主持人:各位网友大家好,欢迎收看中国网络电视台的访谈节目,我是张莹。据近期统计,中国微博账户已经增长到3.2亿,约占中国网民的65%,微博已经超越了网络的论坛成为了仅次于新闻媒体报道的第二舆情源头,随着微博的发展,微博在信息传播中发挥的作用是越来越大了,北京市近期出台了《北京市微博客发展管理若干规定》,要求任何组织或者个人注册微博客账号应当使用真实身份信息,规定允许户的微博名称不必实名,即前台自愿,后台实名,网站开展微博客服务应当保证注册用户信息的真实性,针对这一事件,今天我们的演播室请到了两位嘉宾,和在线的网友们共同探讨一下这一事件。首先先介绍一下,中国传媒大学新闻评议与舆论引导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唐远清,教授,您好。

   

    唐教授:您好。

 

    主持人:还有一位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中央电视台特约评论员杨禹老师。

杨禹:您好。

主持人:刚才我们也说了,今天谈到一个背景,北京市出台了这个规定,我们想请两位先简单谈谈,现在我们中国微博一个整体的环境,还有为什么会现在出现这样一个规定,它的必要性有哪些?   

 

    唐老师:目前微博的环境从两方面来讲,如果是从正面来讲,现在微博成为民意表达主要的平台,成为民意主要的一个出口。但是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现在的环境也出现了泥沙俱下的现象,包括网上的谣言,包括一些不当的言论,这个也是在微博里面体现,这一块也是目前今年有很多这样的事件,所以说这个环境也到了应该可以整治的时候了。

 

    主持人:杨老师也是一个微博上的热门击点者,也是很多人关注点的,您觉得我们微博现在怎么样?

 

    杨禹:我觉得微博在快速发展过程当中,一方面我能看到很多新发展的状态,另一方面其实微博在有些方面引人思考,甚至在有些时候感觉到它有一点点降温了,我想可能是现在它的好处,它的问题几乎同时展现在我们的面前,有些可能存在的问题稍微在意一点,我听有些人对微博的热情下降了,老在上面听到一些营养不太够的讨论,占据自己太多的时间,愿意从微博当中略微退出一点。但还有更多的人,越来越多的人加入到这个平台之上,所以我想微博越过了自己的初创期,进入到一个自己整合自己的优势,然后逐渐地用各种各样的办法能够自己暴露出来的问题逐渐给解决掉这样一个时期,在这个时候出现类似这样的规定符合它的发展阶段。

 

    主持人:教授,您觉得现在出台这样一个规定的必要性有哪些呢?

 

    唐老师:是这样,微博或者包括说网络是不是实名,这是很多年前就在讨论了,这次北京市出台的微博客的管理规定,其实严谨来说它是叫实名注册,倒不是我们宽泛意义上讲的实名发言,比如说在后台上我们必须要实名登记,但是在发言的时候你可以采取匿名的方式,所以这是首先要界定的一个概念。实际上因为我们讲它的必要性可以结合,这件事从我作为一个学者客观研究,我个人包括在微博上发了,是合情合理的,但它是一个实质,原来是匿名的、不公开的,现在加上实名审核注册的环节,好像有一些方面的舆论就觉得好像提出来一些不同的看法。

    

        我总结了主要有三个方面,一个认为好像是这样一个实名注册侵犯了言论自由,另外一个就觉得这样会使得微博客的监督功能更弱化,因为大家知道现在传统的监督功能更多转向了网站,而且更多地转向了微博客。第三个,那就涉及到因为最近大家正好知道,韩国一直实行实名制,韩国由于是商业机构在负责后台,所以使得它的信息泄露,所以很多网民有一种焦虑,就担心我们的信息会不会泄露。因为我正好跟踪了这件事,做了一个研究,这三点我个人的看法,第一个谈到,微博实名注册是不是侵犯了言论自由,这个目前实际有很多著名的学者提出观点,我个人认为好像这个事还谈不上侵犯言论自由,主要是这样讲,就是说所谓侵犯言论自由大家能想到,如果事先不允许你发言,这就算所谓的言论禁身。但是实际上微博的实名注册并没有禁止你发言,你还是可以发言的,而且你发言也可以采取以你个人所喜好的名字。但是只不过多了一个后台认证环节,您刚才问到有没有什么必要性,必要性迎合微博发展的一种现状,肯定进步意义咱们认识都比较到位的,因为随着社会的发展,微博在这个过程当中产生一个很重要的作用,所谓人人都是麦克风。但是由于因为是完全匿名的发言,这样就会使得确实很多匿名网民发言的时候,他的约束感比较少,所以这就会出现损害的后果。我们要求实名登记,我觉得对政府部门来说,我觉得这个实质叫两害相权取其轻,我如果完全要求像过去那样的话,我们今后会付出一些社会成本,这个社会成本在哪里,我们要做一些辟谣,出现了一些负面的信息以后我要去登记,这个其实需要花不少人力、物力和财力的投入。从社会管理的角度,当然希望,因为你是事先实名登记了,一般来说大家都知道只要是实名登记,他发言了就应该有一些社会责任,所以这一点是他应该选择的,所以第一点我觉得谈不上侵犯言论自由。

   

    但是对网民提的另外两方面,我觉得这是一个反驳的意见,我觉得有一定的道理,也就是说有关政府部门应该相应出台一些配套性的措施,比如说像现在提到的第二点,如果我是实名登记发言的话,那么本来我的言论所谓舆论监督类的信息,对社会负面问题揭露的一些信息,因为大家知道很多人都会担心,我因为是实名登记,可能会受到打击报复,这方面我们得用一个有利的配套的措施。这个我倒是了解了一下,在政策出台以后 有开新闻发布会,有关部门提到过,我们所谓后台的数据,并不是在新浪、网易这样的博客服务商,实际是在公安局那个地方,这样一个我们就不用担心这个数据包括出现像韩国那样的,所谓的个人信息的泄露,另外的,比如说我是一个基层的,揭露当地基层官员的一个情况,实际上不可能拿到在公安部门的数据。所以当然这一点,可能老百姓会有疑虑,一定要让大家明确知道肯定没有这方面的问题,如果把这个疑虑解决了以后,其实尽管我们在实名注册以后发言比原来感觉多了一种束缚,但实际上大家都知道自由是相伴相生的,你在这样做的时候,只要你是我们讲的,正常的渠道,正常的微博发言的表达,其实也没有觉得好像特别受到限制。而且大家看现在微博上的很多发言是特别出位的,或者说也是大胆的都是实名的,所以我觉得这是从针对网民这三点疑虑,我提的一点我个人的建议。另外一个我觉得微博的必要性,另外一个角度来讲,其实大家看凡是有影响力的微博主,而且从一个普通的网民发展到网络的一个意见领袖,其实肯定大家得知道你到底是谁,如果你的言论总是很犀利或者直指社会现实,慢慢也是会积攒你的人气或者粉丝数。所以我觉得从这个角度来说,网民既应该看到实名注册发言比原来小心一些,但是也要看到这样做对自己的好处,这是我的一些看法。

 

     主持人:您觉得微博还是良性的,大家不用过于担心自己的隐私。杨禹老师您怎么看呢?

   

     杨禹:老师刚才说得很全面,我们都是实名,我们俩还互粉,也没有马甲。

     

     主持人:都是红人。

 

     杨禹:其实我觉得我们中国大家对微博的讨论,其实广大公众要讨论的实质问题,其实比微博实不实名其实还要更深刻一些,比如说我们言论自由需不需要有点边界,我觉得在任何国家里面,在任何社会里面,言论的自由总还是需要有一点点边界,这个边界,别说在微博上,你在任何地方,特别是在公共场合,你要想发表一些违反国家法律的、违反国家宪法的一些言论,这都是不被许可的。微博这样一个平台,当然它很有活力,也给很多我们的微博网友体验到了从来没体验过的一种发言自由,但是不要忘记了,同样需要有一种约束,所以我想后台的实名注册也许就是一个我们正在摸索的诸多边界,至于说它在北京率先进行了这样的尝试,效果怎么样,会不会在短时期内在全国所有地方都统一来这样做,我想我们大家也都看着北京实行实名制,包括现在跟上来的,上海也要实行了,他们实际执行的效果怎么样,公众这些所有的担心能不能够在这个过程当中逐渐被解决。最终我想大家会接受这样一点约束的,没有任何约束的一个舆论平台、传播平台,我相信它是没有生命力的,当我们把这种大家可以接受的约束建立起来之后,他真正传统的声音可以体现。刚才唐老师还提到了一个大家特别关心的问题,在后台实名注册了,会担心这个信息会不会因为一些不可控的因素流落到很多地方,被泄露,我觉得任何的信息、后台信息的保管机制,我们都不可能说从技术上、从管理上万无一失,谁都不敢打这个保票,但是有一个规律 可以注意到,这样的公众信息要让它保留在负责任的、有能力的政府公共管理者手中,而不是保留在商业管理者手中,即便是商业管理者是一个企业他在一段时间内他做了大量的投资,有足够的技术能力,他表示我可以保证这个信息的安全,但是我想我们最妥贴的办法把它放到类似于公安部门,让大家信得过的公安部门,把这个顾虑打消之后,我相信大家会慢慢接受这样实名制的这样一个氛围。

 

     主持人:北京实施以后是什么样的是我们要拭目以待的。另外我还想问问两位,对于国外的微博管理有没有一些案例可以让我们借鉴的,和我们有什么不同或者相同的方法?

 

     唐老师:国外,其实大家在关注的,因为韩国也实行实名制,也是这样实名注册,这次其实大家都在关注,他实际上是放在商业网站,所以他的信息就泄露了,比如刚才杨禹谈到的,大家关心的这个事情。实际上网民的交流放在两个方面,一种是被用于商业的用途,韩国这次是这方面的问题,比如说一旦实名注册留了手机号会不会有骚扰电话。另外一种焦虑可能是目前为止好像政府部门还应该有些配套措施,让大家消除这种疑虑,因为我们可能还担心另外一种,因为本来去投诉性、监督性的信息,要说大家可能都会觉得北京的公安部门跟全国的公安部门可能都是一家人,所以会有这样一种情况,可能原来他们通过网络、通过微博的方式投诉或者揭露黑暗的信息就会大大减少,所以这里面确实应该完善一种机制。而且好像从不同内部网站的发展也涉及到一个公平性的问题,因为大家肯定知道,就北京的微博服务商做了这个事,肯定会有些网民就流失到其他的地方去,现在大家知道北京有了,上海马上实行,听说广东也要实行了。所以这里面我们倒觉得,如果说假设要实行一个我们能够接受的方案,那么这也是可以考虑的,是不是有统一的步伐。如果现在都是北京这样做,而且当大家知道可能主要的商业网站服务其实都是在北京的,可能这方面也是我们下一步需要考虑的。

 

     主持人:现在有些网友已经提意见这样不公平,现在只是在北京地区,很多地区不一定是真实的信息再去登录微博,所以很多人有逆反的心理?

 

     唐老师:所以他就到其他地方去注册了。

 

     杨禹:微博管理措施还需进一步完善

其实微博这个东西太新了,比如现在大家人人都在谈论微博,不过就是一两年的事情。所以从国际上看,从美国政府对微博的管理来说,其实有很多,如果挑剔的看也有很多不太完善的地方,有一些管理的办法也会引起微博用户的不满,它上面也存在着比如说我们在我们的微博上看到的类似的问题,比如说过渡的情绪化,这个情绪化一开始很新鲜,但时间长了大家觉得缺少营养,有的时候一些谣言也到处传播,虽然我们说微博上面有谣言自清的机制,但是当这个机制发挥作用把一个谣言最终给辟了谣之后,我们回过头来看,在言谣言传播的那段时间里,它事实上已经达成了一定的效果,虽然最后把它辟了谣,但是那个负面效果已经传播出去了,没可能把倒出去的水全都再收回来。所以我想不光我们,事实上所有的国家此刻都在研究怎么能够管好微博这样一种形式,大家的目的其实都一样,就是给它设定一定的公众可以接受的边界,这个边界划定出来以后,一定有相对一部分的人群还是这样想,但是我们要选寻找个社会群体中的大部分人。同时还能够在给它设立边界和保留这个平台的活力之间找到一个平衡,这个平衡点到底在哪儿,我想韩国不会为我们提供唯一的标准,那是韩国结合自己的实践,结合它自己的社会文化,包括它今天社会面临的矛盾,我们作为参考,中国最终这个边界划在哪儿,它活力的尺度到底有多大,到今天我们还没有看到一个标准答案,还是需要我们一点一点去尝试。只不过在这个尝试的过程中,主导者或者管理者应该更多地去主动顾及微博上的用户,多数用户的感受和他们的顾虑,把解决顾虑的那些措施摆到前面来,而不是说先采取一个一刀切的简单办法,然后再去慢慢地去补充那些解除大家忧虑的措施。如果那样的话,等你真把大家的忧虑解除了,这个平台可能活力丧失了,人已经跑光了。

 

     主持人:对,失去信心了。最后我还想问两位因为我们北京市的规定已经出台了,两位对于这个规定的实施之后,对我们这个微博的发展会有一个怎样的影响,有没有一个自己的看法?

 

      唐老师:这个影响其实也可以根据两方面来看,一个是刚才强调的,过去是匿名注册的,他应该在三个月的时间去完善。我觉得有些影响也是正面的,因为大家知道,我们刚才更多强调了网民的言论自由,或者公开表达一些不愿意被社会知道是谁发表的言论,尤其是批评性、监督性的意见,但是也要注意如果没有这个比如说实名,还有一种是商业机构在微博上的一些,我个人认为是不良的应用,比如大家知道的微博营销,包括现在可能天天会接到不少的,通过微博发送来的垃圾信息,就是广告性的信息,如果有了这样一个工作,这一块在微博的不良营销上会大大减少。

 

     主持人:净化我们的环境。

 

     唐老师:是比较有效的手段,在那样的话,你至少有一个实名注册的身份,这是一个比较好的现象。另外一个,可能可以预期的是,只要这样实名登记以后,过去一些网民,比如肆意发布一些虚假,包括侵害人家的隐私,侵害人家的一些权利,可能负面的一种微博信息会减少。刚才杨禹已经提到了,我们负面很主要的一个谣言,网络谣言其实现在是很厉害的,当然网络肯定有一个自清的功能,比如大家看最近一两个月以来很快去辟谣,但是有一个情况,凡是谣言的东西、谣传的东西,它的传播速度、传播的范围要比真相传播得快,这是在转型时期社会心理的问题,可能老百姓在很多事件当中他宁愿去相信谣言,因为它代表一部分民意,谣言也确实是代表民意,从我们这个行业来说,最根本的还是最终让大家知道真相,所以这种谣言的传播最后会影响整个社会,这个其实也是比较对社会心理一个比较大的影响,如果说有了这样的实名注册,这个方面是比较好的一种消减,这是刚才讲的两方面比较好的影响。

           

          比较这个,因为这样一种实名的注册,可能对我们讲的微博业的一种发展不好的影响,就是不好应该看主体,一个对刚才讲的微博服务商,如果只有北京这样做,当然他会觉得不公平,刚才你也已经提到了。另外一个对于很多网民来说,网民作为一个可能我们想发布一些监督性信息主要的渠道,现在可能很多网民忌惮于这样一种,因为大家在现实当中的一些问题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这种疑虑不减轻,可能微博的社会监督功能可能会减弱。所以我觉得刚才杨禹讲得也很多,主管部门应该在这方面出台一些相应的措施,现在把后台服务商所有的信息放在公安部门,这肯定是可以有效杜绝商业性信息的传播,但是可能对刚才讲的监督性的信息有约束,可能老百姓反而觉得有点不放心了,所以这方面可能是值得探讨的。当然这个方面,我觉得在中国的话,因为你刚才提的问题有没有可借鉴的,那么我们的情况确实有点特殊,因为在国外微博没有像中国微博的影响力这么大,因为它的民意很畅通,它很多的途径,中国之所以有这样的微博,就是因为其他的言论不是特别畅通,所以使得它承担了一个本来应由主流媒体承担的职责。所以我觉得 在这方面要说从根本的角度应该还是要在整个民族、整个政治民族发展的情况下,让老百姓有其他畅通表达的渠道,而且一旦老百姓公开的表达意见,或对政府的批评意见,如果没有受到一些打击报复的担忧,实际上微博不会有像现在这样受到大家的关注,这可能是我的一些观点。

 

     主持人:老师还有什么补充的?

 

     杨禹:我看到有些网友说,微博实名注册制一旦实行了,微博就要死了,我觉得这是危言耸听。

 

     主持人:危言耸听?

 

     杨禹:对,这个我并不担心。我倒是有另一个担心,这样的制度颁布之后没有得到真正认真的执行。

 

     主持人:能不能执行下去,这也是我想说的。

 

     杨禹:社会公众发表意见的平台也绝不仅仅是微博这一个,还要致力于建设其他的通道,不能让微博承担不能承受太多的使命。我觉得既然颁布了规定,咱们就不要说因为有一些阻力或者不同的见解,干脆执行一半或者干脆就不了了之,既然有规定咱们认真好好地执行下去,执行完了以后,它的利、弊都展现出来我们在做判断,所以首先希望有关的方面按照规定的要求严格去执行,不要打折扣,执行完了以后,之前我们感受的一些功能会有所损耗,但是它可以使信息有效传播,我们看一个事物的发展,不要急一时的短长,让它成为一个比较有适度的空间和规律,让多数人在这里可以自由发表负责任的声音,这个平台一定有长久的生命力,我们整个社会公众发表意见的平台也绝不仅仅是微博这一个,还要致力于建设其他的通道,不能让微博承担不能承受太多的使命。

 

      主持人:非常感谢两位老师跟今天给我们带来关于微博发展自己的一些意见,我们也希望微博通过大家共同的探讨,可能成为真正一个大家可以发表自己观点的一个地方,但是它是一个健康长远的平台,我们这期节目就到这里,感谢大家的收看,再见。

热词:

  • 央视网
  • 视频
  • 点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