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中国网络电视台|网站地图
客服设为首页
登录

中国网络电视台 > 新闻台 > 新闻中心 >

我和《重庆晚报》

发布时间:2011年12月29日 20:5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重庆晚报数字报 | 手机看视频


评分
意见反馈 意见反馈 顶 踩 收藏 收藏
channelId 1 1 1

更多 今日话题

更多 24小时排行榜

吕进,著名诗评家,重庆市文联荣誉主席,西南大学博士生导师。

  《重庆晚报》形式上是小报,市民心中却是大报,接近草根。所以,经常发生一些相关的趣事。

  吕进

  北京大学季羡林教授除常在《北京晚报》为文外,他还曾在上海《新民晚报》开过“人生漫谈”专栏,从1996年起始,这一开就是十年。专栏文章后来经作者同意,由文汇出版社结集,于2007年出版,到现在已经三次印刷。季羡林生病住院后,《新民晚报》曾策划请他同时再开一个“病中杂谈”专栏,因为季先生的健康状况,没有实现。季羡林说,写小文章不能只用小气力,我有同感。记得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吧,我在《重庆晚报》上写过《我的两支笔》,就是回答当时冒出来的“吕进都当教授了,怎么还在《晚报》发文章”的滑稽非议的。

  苏联诗人马雅可夫斯基的长诗《列宁》说,人像一条陆地上的船,航行久了,船就会沾满各种贝壳。我这几十年,还没有清扫的各种各样的“贝壳”,聘书啦,荣誉证书啦,挤满了书柜的三个大抽屉。其间有一些很不起眼的蓝皮证书,却是我不肯舍弃的“珍宝”,这就是《重庆晚报》的“获奖证书”:有颁发给一些文章的,也有表彰“优秀通讯员”的。《重庆晚报》是1985年5月1日创刊的,副刊《夜雨》也同时问世。自那以后,我就和《夜雨》结下了不解的情缘。当年获奖的多是“一周笔会”,就是一周围绕一个题目写文章。我写了《香港诗话》、《左邻右舍》、《诗人记趣》、《人物素描》、《莫斯科写意》、《浮光掠影看美国》等等,好多好多。《重庆晚报》成了我的精神家园。

  《重庆晚报》形式上是小报,市民心中却是大报,接近草根。所以,经常发生一些相关的趣事。当年诗人余薇野说过:他到医院看病,别人发现他是“《晚报》上的余薇野”以后,坚决不要他排队。1991年8月我去北京出席“艾青国际研讨会”,带着硕士生王毅同行。王毅现在是华中科技大学的博导了,但当时是小不点啊。按照学校的规矩,教授出差可以坐飞机,硕士生却只能坐火车硬座。于是我就变通了一下,师徒两人都坐火车硬卧,经费就没有问题了。火车开动,王毅和我交谈一些专业的问题。坐在对面卧铺的是一个老年人,脚下搁着一竹篮食品,看来是个美食家,一边吃东西,一面静听着我们的谈话。突然他问我:“你是《晚报》的吕进吗?”得到肯定答复后,他递过食品,坚决要我品尝,不然就“看不起”他,还说起他读《夜雨》的感想。看来,《晚报》吕进比学者吕进在普通百姓里更出名呢。

  从去年12月开始,“吕进专栏”已经一年了。“专栏”的文章经各种报刊、网站转载,读者散布很远,且纷纷要求结集成书。读者的鼓励很温暖,有人甚至对我说:“你要一直写下去啊,我们每周二读《重庆晚报》的‘吕进专栏’已经成了习惯了。”但我想起《红楼梦》第26回里宝玉的丫鬟小红说的话:“千里搭凉棚,没有个不散的宴席。”这话其实源自明代冯梦龙的《醒世恒言》第35卷,原话是:“天下无有不散的筵席,就合上一千年,少不得有个分开日子。”“宴席”得散了,我必须向同行了一年的亲爱的读者,也包括尊敬的辛苦细致的编者,说一声“谢谢啦”。

热词:

  • 重庆晚报
  • 晚报
  • 专栏
  • 新民晚报
  • 贝壳
  • 夜雨
  • 人物素描
  • 获奖证书
  • 珍宝
  • 红楼梦
  • 搜索更多重庆晚报 晚报 的新闻